大唐小郎

第367章 豆腐块的长安城

第367章 豆腐块的长安城

左少阳告诉苗佩兰,这段时间祝药柜帮忙从各地采购回来的药材,就种植在那两亩专门的田里和山坡上,只要能移栽成功,以后用药就方便了。

因为走进京相亲,生怕带着松鼠人家看了说孩子气,影响形象,所以左少阳没有带小松鼠黄球,交给苗佩兰帮着养了。

苗佩兰和桑小妹又哭又笑地依依不舍说不完的叮嘱,终于挥手作别,瞿家和左家分乘几辆马车,摇摇晃晃驶向京城。

左少阳上车之后,马车摇晃,一夜没睡,很快就困了,便枕着白芷寒的大腿仰脸跟她说话,说着说着便睡着了。一直到中午时在一个小镇的酒家院子里停下打尖吃饭,才醒过来。

这是一个小镇,左少阳跳平马车,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回头却没有看见白芷寒下来,奇道:“喂,怎么还不下来,还赖在车上?”

“我,我等一会再下了。”

“哦””左少阳往酒店里走,忽又觉得不对劲,扭身走了回来,撩起车帘,见白芷寒在捶腿,便问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白芷寒艰难地爬起来。腿一软,又跌坐在垫子上,苦笑道:“我等一会再下来,你先去吃饭吧。”

“你腿怎么了?”左少阳道。

“没井么啊。”

“让我看看!”左少阳爬上大车,去摸她的大腿,捏捏揉揉,瞧着她。

白芷寒脸飞红霞:“真没什么的。”

“没什么那你怎么都起不来了?”

“我,我腿有点麻,呆一会就好了。”

左少阳顿时明白,这一上午,自己都以她大腿当枕头她生怕打扰自己睡觉,估计整整一个上午就没敢挪动过腿,不麻才怪了,心疼地搂住她亲了一口:“你这小呆瓜怎么不把我放在枕头上。”

白芷寒不好意思地笑了。

车棚外传来丁小三的声音:“少爷,老爷请你们下来吃饭了!”

“跟老爷说我们等一会就来!”

“哦!”

“等等!”左少阳探头出来,对丁小三道:“你去找人问一下,这小镇有没有寺庙。

“好!”

片刻,丁小三又跑回来了:,“少爷,掌柜的说东头后一个小寺庙。沿着大陆往前走大概两三箭路就到了。”

“呃,点菜了吗?”

“点了,不过人客有点多,所以可能要等一会才能吃。”

“那正好”左少阳道,“告诉老爷他们,我们去寺庙逛逛就回来。”

丁小三答应走了。

白芷寒的腿麻也差不多好了,在左少阳搀扶下下了车,两人来到小镇东边,这果然有座小庙。

左少阳找到寺庙主持说了萧芸飞的身材相貌,强调是个很虔诚很大方的香客。寺庙主持立即高兴地告诉他见到过,只不过是数月之前了。近期没见过,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左少阳很失望,那应该是萧芸飞回合州路过这里见过的。没有什么价值。

沿途打尖住店,左少阳都要去寺庙逛逛探听一下萧芸飞的消息。差不多每个寺庙主持都知道他,说起来都是赞誉声不断,只是,都说是数月前见过,提供不了他的更多消息。

但是随着距离京城越来越近,沿途寺庙渐渐的就没有了他的消息了,似乎他不在靠近京城的寺庙活动,或许是害怕京城捕快,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左少阳很失望,便在这些寺庙的门口都插上一根树枝。那是他们约见的信号。

这一日终于来到了京城。

京城长安,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进城之后,果然气派不凡街道整齐划一,横平竖直城市建筑颇具有震撼性。

他们到车辆从南城的明德门进门,这是长安正南门,也是长安城最大的城门,由五个城门洞组成,进去便是宽阔可以平行九辆马车的朱雀大街,直通皇城。

左少阳到处张望想看看皇宫是什么样子,可是,撩起车帘极目远眺,往前走了很远,也没看见皇宫,听车把式说,皇宫在长安的北边,他们现在还在南城,最然直通,却还是看不见的。

沿途看见的让左少阳惊叹不已,整个长安城可以说是城里套城,大城墙包围之下,城里所有的居民按片区又被整齐划一的大街小巷规划分割成整齐的里坊,就像豆腐块一般,都有高墙将一个个里坊都围了起来,高墙还有大门。将大门一关,这个里坊便成了一个独立的大院落。

长安的里坊很像现代城市的居民小区,不过里坊都是整齐划一的方形布局,总共有上百个,大小不一,大的里坊里面有上千家之多,小的也

有数百家。

长安城实行居民住宅区跟商业区分开管理的制度,在城里专门设了两个集市,分别在东城和西城。也就是集贸市场。所有的商业店铺只能开设在这两个商业区里,所以沿途是看不见商铺和店家的。能看见的,只有沿途的一堵堵高墙,一个个通向外界的里坊大门。

当然,有三种商号是例外的,那就是客栈、医馆和春楼,春楼因为主要是夜晚营业,所以单独开辟了一个里坊,也就是红灯区,叫平康坊,在红灯区里坊范围内,可以通宵营业,不宵禁。

而客栈和医馆也是耳以不设在西市和东市里,而是全城各处都可以开设,当然也是开设在里坊小城里。

理由很简单,因为东市和西市跟外城城郭的四城城门一样,定时开门定时关闭,一般是早晨日出晨正时分开门,傍晚日落戌正时分关门。在东市、西有关门的时候,市场里所有的消费者都要离开,然后由禁卒关门看守,严禁进入。

同时,唐朝长安城是要宵禁的”一般是二更时分开始宵禁(夏秋延迟半个时辰),五更解除宵禁(夏秋提前半个时辰)。市场大门关门到宵禁还有一个时辰(两个小时)左右的空档。这样,客栈和医馆如果开在东市、西市,就很不方便客人进出,也不方便百姓夜间急症求医问药。但是,单纯的买卖药材的药行,则是只能开在东市、西市里。唐朝的医和药是截然分开的,药行掌柜划为商人,属于贱行,而医馆坐堂大夫却不是商人”是一般百姓,他们可以参加科举,而且有专门的医举选拔人才的。当然,在当时,两者没有不可逾越的界限。药行掌柜要参加医举考试,却不被严格禁止。但是,这一行却是要严格管理的。左少阳他们的车队往前走了一段之后,便拐进了右边街道。

街的宽度比朱雀大街小多了,大概能并行四五辆马车。而且路两边还有不少乞丐和露宿街头的流民。左少阳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因为长安的繁华程度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才是贞观二年,大唐的最繁荣辉煌的时期其实是在中唐以后了,前期还只是处于起步阶段。不过京城人流的确远非合州能比,大街小巷行人如棱,热闹非凡。车水马龙的,而且很多车外形一样”几匹马拉着,后面长长的拖斗,上面分排坐着十多个人。有点像现代城市的公交车。

问了车把式才知道,长安城太大了,为了方便交通”朝廷允许马车和轿子在城里各处运营,奔行于城市各个里坊之间以及东市、西市与各个里坊之间。小型的马车提供单个出租的,根据客人需要走,类似现代社会的出租车。这种长长的拖斗的大马车是定方向走的,车身上写来往线路,比如东市到西市”大雁塔到皇城,延平门到延兴门等等,挂有牌子,招手即停,类似现代社会的中巴车。

瞿老太爷要到来信的那位旧友礼部考功郎中家借住”也不好带他们同去。本来瞿老太爷准备给左家他们找一家舒适豪华的客栈的,却被左贵老爹拒绝了,理由很简单:要节约每一文钱用来娶媳妇。左家的家财倒是不少了,可是现钱不多,总共只有七十八贯多一点,而且还欠了四百贯的外债。这一次进京,粱氏拿出了整整七十贯,到钱庄换成了银两,给他们做盘缠和聘礼。家里只留了八贯。

七十两要支付生活费路费还要支付聘礼,的确不算太宽裕,所以想着能节约就多节约一些。

于是,斟酌再三,瞿老太爷指挥马车来到距离他朋友家不远的一处里坊,找了一家名叫“朋来客栈”的价格便宜卫生条件很不错的中档客栈住下。说住的太差也不好,人家女家只怕会因此小看了。左贵觉得有理,见这家价格也比较便宜,也很干净,就住下了。左贵和丁小三住一个带客厅的大套间,左少阳和白芷寒住隔壁小套间。马车打发回去了,反正西市里租车租轿子都很方便。他们住的客栈就有这项服务。安排妥当之后,瞿老太爷一家人便乘车走了,约定办完事就来找他们。

住下之后,左少阳见天色还早,建议逛逛街,左贵老爹连日旅途劳累,不想走动,让他自己去逛。丁小三留下照料,左少阳带着白芷寒高兴地出了门。(!的一个月开始了,主角也进京城了。咕”虽然进了城,但主角还是一个平凡的小郎中,默默无闻的小郎中,依旧有很多路要走,他走的,依旧是一条小人物的路。当然,他会有一些奇遇,但是,应该是符合规律的。他的生活,依旧是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咕”虽然书评区很多批评的声音,但是老沐知道,这些都是恨铁不成钢的书友,我从心里感激他们。咕”不管是赞扬还是批评,都会让我会心的微笑,都会给我不懈前进的动力。(m我将用一颗感恩的心去构思每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