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74章 遭遇悔婚

第374章 遭遇悔婚

左少阳心想,本来就是抄袭的嘛,只不过是抄袭后人的,别人不可能知道罢了。心想白芷寒说的也对,反正自己这几个月天天都按伍舒的字体苦练毛笔字,虽然比伍舒他们相比差远了,但是已经勉强可以看了,于是坐下后,提笔写下了这首诗。毕竟是抄袭的,也不好意思落款盖章。就这么递给了炮掌柜。

炮掌柜接过放好,又说了几句闲话,便告辞走了。

原先没写诗词的时候,等了十多天才好不容易谈拢一家人家,现在,有了左少阳这首诗,第三天炮掌柜便兴冲冲来找他们了,一见面便喜滋滋道:“哎呀友公子,我现在才知道,你这两首诗的价值,好家伙,这两天我拿了这两首诗词去说媒,十家倒有九家点头的,都说若不纳妾,当即下聘订婚都可。我心中有了数,也不多说,反正京城别的不多,这官宦之家书香门第可多如牛毛,又找了几家,有同意纳妾的,但是女子不如意,要么太难看,要么看不懂左公子的诗,说得牛头不对马嘴的,要么只说好,却说不出好在哪里。这些我都作罢了,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一家既欣赏公子文采,也同意成亲之后左公子纳妾的。还没等我来告诉你们。先前找的人家又想通了,又来找我们说可以同意将来纳妾,所以,一共有了三家了。嘿嘿嘿,你们自己挑吧。”左贵老爹喜出望外,这才两天便找到了三家,当真是意料之外,看来,医术如何,人家一时半会看不见”而文采如何,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多亏儿子文采不错,怎么以前没注意他还有这本事呢?哈哈,看来光宗耀祖就指望儿子了。原来还想凑合找一家官宦之家闺女便行了”现在看来,不能如此草率,必须找一房称心如意的儿媳妇才好,等将来儿子加官进爵,封妻荫子亮出去也好看。最好能找一家对儿子将来仕途有所帮助的。左贵老爹心里盘算,无奈他却不知道,左少阳对做官半点兴趣都没有,他不知道他这光宗耀祖的期待恐怕只能是梦想。左贵老爹问道:“是哪三家?”

“都是城北里坊的,高家、李家和孙家。都是祖上或者现任京城为官的。以官职论,高家排首,他父亲官居太庙陵署丞,从七品下的官,李家是正八品,这孙家最末,只是流外二等的通事令史,…”左贵老爹断然道:“这个不入流的官就算了吧,不考虑了。”

“好的”那就在高家和李家里挑选吧,这两家的闺女都不错,我见过的,论相貌,李家的要美一些,但是”我听着倒觉得高家的文采更好一些,不仅说了公子那首吊亡词的典故,还看了都流泪呢,非常的欣赏公子的才学。又评价公子写长安的那首词,说是长安布局和早朝盛况”还文绉绉的说了不少赞叹的话,我也记不住,反正都是好词。一对了,还有一家的闺女还指出了公子诗中的一个小毛病呢。”左少阳奇道:“是吗?什么毛疯”

“她说公子的诗最后一句写的,一条星宿五门西”说的应该是早朝入太极殿的情景,太极殿只有三门”说五门似乎不妥。

白居易是中晚唐诗人,那时候大明宫已经修好启用为皇上早朝的地方,这首诗写的其实是群臣进入大明宫早朝,而大明宫是五道门洞,所以诗中写的五门”唐初李世民时期上朝是在太极殿,而太极殿在贞观之初只有三个门洞,分别是承天门,左永安门,右长乐门,后来才扩展为五个门的。左少阳对这个细节并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修改。

听了这话,左少阳大窘,讪讪道:“是我弄错了,不不,应该是我的朋友写错了,他可能实际上没有到过后面的宫城,所以不知道是几个门,随意猜想应该是五个门,就这么写了。”左贵老爹笑道:“这说明人家姑娘是认真看了你的诗的,还指出了你的谬处。这家姑娘是谁家的啊?”

“她家可是赫赫有名的老神医,甄氏医馆甄权老神医的孙女。”左少阳惊讶得瞪圆了眼睛:“甄老神医的孙女?是不是那个脖子细细的,一张大嘴,连眉毛都没有的,偏偏穿得珠光宝气的那个?”

炮掌柜乐了:“甄家这位孙女长的是寒碜了点。呵呵”左贵老爹道:“相貌不说绝美吧,至少要端庄的,太丑就算了。”

炮掌柜忙道:“那可不是嘛,你们三个条件之一就有这个,不过这家是媒婆说的,我以前没见过他们家孙女,这次见了,当真觉得配不上公子也是因为这个,所以见了面之后,就没把她家算里头,再说他们家也不让纳妾的。”左少阳轻舒了一口气,心想要是娶这么个女人做老婆,那只怕要天天做恶梦,而且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让人看着很不习惯。左贵老爹点点头:“那咱们先说说高家和李家吧,先见谁家啊?要不先见高家?”

“随便。都看看了再决定也行。”左少阳笑道。

“胡说!遇到中意的就定子,哪有全部看完了才定的,满京城那么多官宦之家的闺女,难不成还真要一家家的相过去啊?”

左少阳有些不好意思:“行,如果高家闺女满意,就定了。”

说好之后,约定第二天便见面。

第二天的见面非常顺利,高家闺女相貌虽然比较普通,但是知书达理,谈吐文雅,跟左少阳谈论诗词,颇为投机。左少阳拐弯抹角问了人家姑娘对纳妾的态度,这高女羞答答说出嫁从夫,并不二话。左少阳偷偷问了白芷寒的看法,白芷寒也觉此女心地善良,应该比较好处,左少阳虽然不太满意对方的相貌,但这毕竟是相亲无数次后第一个称得上中意的人家,便点头同意了。左贵老爹也对这姑娘比较满意,对方人家相看了左少阳之后,也很满意。两家当即让媒人合了八字,也无冲撞的,更是高兴,便商定下聘订婚。聘金五十贯。左贵老爹担心夜长梦多,立即回了客栈取了五十两银子送到了高家下聘。

高家收下了彩礼,商定次日请期议定婚期。

没想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当左贵老爹带着左少阳等人,跟着媒婆和鲍掌柜一起去到高家请期的时候,高家竟然惶恐地告诉左家,这门亲不结了。当即奉还五十两聘礼银子,还一个劲赔礼道歉。左贵老爹很有些生气,再三追问原因,对方只说闺女又反悔了不同意了,左少阳知道,这绝对是借口,而且高家父母表情惊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高家不肯说出来。左贵老爹虽然很生气,但也看出对方有难言之隐,反正自家这条件也不愁找不到媳妇,就把聘礼收了回来,告辞离开了。

出到门外,左贵老爹阴着脸道:“京城人怎每回事?说好的婚事都能退,存心看不起娄们吗?”

媒婆奇道:“左老爷不愿意退这门亲?”

“是啊,明明说好了,为什么要退?”

媒婆跺脚道道:“那左老爷您就不该收这退回来的聘礼啊!应该去衙门告他们!”左贵老爹不懂这些,问道:“告?告他什么?”

“告他许婚了又悔婚啊!女家是不可以自行悔婚的,否则官老爷要打他板子,而且还把他家女儿判给你们家!”左贵老爹很是惊讶:“还有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

媒婆没好气道:“老身以为你们知道呢,再说了,人家一赔礼道歉,你们啥话都没说,就收了聘礼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们愿意退婚呢。”

退婚这种事很少遇到,所以炮掌柜也不知道,问媒婆道:“只是下了聘礼,没写婚书,也行吗?”

“当然行!”这媒婆对大唐律关于婚约的规定很熟悉,说道:“咱们大唐律说了:,虽无论婚之书,但受娉财,亦是。,这叫,娉则为妻,。就是说,只要女家当着媒人的面接了聘礼,就算定了亲,这婚事就不能悔了。”

“那如果悔婚呢?会受什么处罚?”

“大唐律规定的:,悔者杖六十,婚仍如约。若男家自悔者,无罪,娉财不追。,就是说,悔婚的如果是男方家,就不能要回聘礼了,但如果是女方家悔婚,那就不一样,告到衙门去,不仅要打他家长六十棍,还要维持婚约,把女儿判给你们!”

炮掌柜跺脚道:“哎呀,那现在再告还行不?”

“当然不行了!你接受退回来的聘礼,就算同意退婚了,再告就不行了。”左贵老爹勉强一笑:“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他们不愿,就算了,咱们再找,不是还有李家嘛。”

“对对!”饱掌柜和媒婆都连连点头,媒婆笑吟吟道,“其实,以老身之见,李家的闺女比高家的漂亮多了,得亏他们悔婚,咱们更娶一房更漂亮的,气死他们!咯咯咯”

左贵老爹也点头称是。于是,一行人立即马不停蹄赶到了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