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77章 算计

第377章 算计

“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瞿老太爷端起茶杯,摇着花白的脑袋慢腾腾吹着茶面上漂浮的雀儿尖的茶叶,吸着气抿了一口,很享受地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我跟你物色了一家,正准备来找你们说,偏巧有人找上门来了,也是为你们左家相亲的事情,要把姑娘送给你们家。”

“是吗?谁啊?”

“这人说起来你应该知道,便是当初在合州,战乱失火,他女儿救粮食摔断了腿,后来小郎中救治,他们一家人许婚,让你们帮忙度过饥荒的。”

“乔老爷?”左贵脸顿时阴了下来。

“没错”瞿老太爷道:“你先别着急,听我说,我知道你很恼怒他们家当初出尔反尔,背信弃义悔婚,连带把乔家闺女也恨上了,不愿意让忠儿给他家闺女治伤,我听说,他闺女这伤本来好得差不多了,回来之后,又复发,很严重,痛得死去活来的。乔巧儿的哥哥乔冠,是大理寺评事,通过这层关系,找到了京城甄氏医馆甄权的弟弟,太常寺丞的甄立言瞧病,甄立言看过之后,说这条腿没救了,一家人慌了,乔老爷一家跑到合州去找你们,得知你们进京之后,又赶到京城里来。后面的我就不说了,他们说已经见过你们了。你不肯医。

“是,我不想见这背信弃义的人。”

“我知道,我也狠狠说了乔老爷一顿,他一个劲表示后悔,然后,托我来说个情,希望你原谅他们的错,能帮巧儿姑娘治伤。”

这几天左贵老爹其实也想通了,桥归桥路归路,背信弃义的是乔老爷,与乔巧儿的病无关,自己家是开药铺的,给人治病是本份,不应该把个人恩怨与治病挂钩。

所以,左贵老爹叹了一口气:“好吧,等忠儿回来,我跟忠儿说,让忠儿给他女儿治病就是。”

瞿老太爷很高兴,想不到左贵老爹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乐呵呵捋着胡须道:“太好了,另外,还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本来吧,乔老爷的儿子乔冠找到我的时候,说了,如果能说动你们给巧儿姑娘治病,那就最好,如果你们不愿意,就跟你们说,他们愿意遵守原来的婚约,把闺女嫁给你家忠儿为妻,也同意你们将来纳妾不过有个条件。”

左贵老爹阴着脸冷冷道:“什么条件?”

“得让忠儿三年内靠上进士,三年内考不上,这婚事就吹了。”

左贵老爹怒气勃发,呼地站了起来:“他当我左家是什么?要饭的叫花子?当他女儿是什么?金玉做的香饽饽?我左家非要巴巴得娶他女儿?呸瞿老太爷,麻烦你回去告诉他,我家忠儿如果考上了进士,有的是公主郡主王爷大臣的千金门当户对的闺女任他挑任他选,用不着求他乔家门上去若我忠儿考不上科举,他就算一辈子娶不到媳妇,也不求他乔家的臭女儿”

瞿老太爷忙起身劝道:“好好,左郎中息怒,先息怒,这件事也是我多嘴,他这底牌我不亮,你也不会生这么大的气。乔老爷这做的事实在过分了点,本来嘛,当初许了婚就不该悔婚,既然悔婚了,有病求医很正常,又拿女儿的当筹码,这算什么事嘛。好了好了,你也别生气了,小郎中现在有本事,不愁找不到合适的媳妇的。——我这就物色好了一家,说给你听听。”

左贵老爹本来气得七窍生烟,一听说这话,怒气立即烟消云散了,忙坐回椅子:“老爷子物色的是哪家的闺女?”

瞿老太爷慢悠悠坐回交椅,又品了一口茶,才说道:“高祖皇上在位时的侍御医于太医的孙女。于老太医可是有来头的,他是当今刑部尚书刘政会刘大人的妻弟。刘大人知道吧?那可是跟随高祖皇上太原起兵的首义功臣很得高祖皇上的赏识的,当今皇上对他也是极好。靠着这层关系,于老太医也就一路青云,当上了高祖皇帝的御医。高祖皇帝退位之后,于老太医年岁已大,也就告老隐退了。他的儿子,也就是保荐给你家忠儿当媳妇的那姑娘的爹,也是京城杏林名医,在京城开有一家‘于氏医馆’,生意很红火的。这门亲事,你意下如何啊?”

左贵老爹惊喜交加,他自诩官宦世家,对大唐官制非常了解,且不说于老太医的裙带关系,还有个当刑部尚书的姐夫在后面撑腰,就是于老太医本人也是不得了的,他这侍御医是从六品,而且是皇帝身边的御医,虽然只是高祖皇上的,现在又告退了,但到底是官宦之家,若论门当户对,自然是一百个妥帖,只是,不知道其他情况如何,忙凑过头去,干笑问道:“这样的人家,能看上我们左家吗?”

瞿老太爷笑道:“左郎中,你怎么这会子底气不足起来?别忘了,你们左家也是官宦世家,祖辈也是做官的,现在令郎又是赵王爷亲封的‘拥军楷模’按门第,并不逊色他们家多少的,最主要的,是你家忠儿这两首诗,嘿嘿,颇得这闺女的赏识,可谓一见倾心,哭着闹着要结这门亲事哩于老太医最疼这个孙女了,这亲事自然就成了”

这番话把左贵老爹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老爷子过奖了,那这么说来,这于老太医的孙女,也是才貌双全的了?”

“那是自然这闺女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这文采嘛,就更不用说了,自幼便有人专门教授,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好好,太好了”左贵老爹又问道:“那,这个纳妾的事情……?”

“你放心,这件事我比你还着急,要是不准纳妾,我家芷儿怎么办?嘿嘿,所以,我跟于太医说清楚了,成亲一年后要纳我的外孙女和另外两个女子为妾,他们说了没问题。”

左贵老爹乐得合不拢嘴了,连连拱手:“太好了,何时相亲?”

“明日如何?”

“呃——,能不能今天下午相亲?”

瞿老太爷笑道:“怎么?看着这么好的人家,生怕又跑了哇?哈哈哈,放心,别人我不敢说,于老太医,我们数十年的交情了,他宁可把头割了,也不会反悔的”

“那就好,”左贵拱手道,“实在抱歉,我是真的怕了,只希望这一次能顺顺利利的把媳妇接回去。”

“没问题我现在就回去跟他们商议,说好了就来接你们去相亲”

“行啊,要不你先让乔家那位小姐来治病吧,中午忠儿他们要回来吃饭的,先看看病,再决定如何治,说实话,这病我是不会治的,只有忠儿会。”

瞿老太爷答应了,匆匆告辞从客栈出来。

拐过街口,乔冠手持折扇,一身便装,在那里跟没头苍蝇似的乱转,焦急地等着的,见他笑吟吟走来,顿时高兴起来,那铁板脸上到底挤出了一丝笑模样,拱手道:“瞿大人,如何?”

“办妥了”瞿老太爷乐呵呵道,“我就说了嘛,左贵老爹人很好的,恩怨分明,不会把病患拒之门外的。”

“太好了”乔冠哗啦一声张开折扇,不停给瞿老太爷扇着风:“那舍妹婚事之事,瞿大人提了吗?”

“提了”瞿老太爷叹了口气,说:“左先生说了,他们不会一棵树上吊死,所以这相亲还是要走的,遇到合适的,便娶回去了。如果遇不到合适的,将来他们家小郎中高中了进士,也不一定会娶你家乔巧儿了,这得看两人的缘分。”

乔冠皮笑肉不笑道:“是啊,我原也觉得这三年之约有些不妥,倒好像人家非得娶巧儿似的。左先生的话也很在理,就看他们的缘分吧。”

“好,你们赶紧把巧儿送去看病,他们等着呢,下午还要去相亲。”

“好好”乔冠自然最在乎的便是妹妹的伤病,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至于婚配之事,也只能随缘。

乔冠回到家,把这件事跟父母一说,都很惊讶,乔老爷道:“他们竟然不借势逼着娶巧儿?当真怪了。”

乔太太道:“想必是想借此机会狠敲咱们一笔的吧?”

乔巧儿嘟哝道:“左大哥不是那种人”

乔冠道:“先不说这些,赶紧送去治病要紧,免得夜长梦多”

“对对”乔老爷道,“他们既然不愿意娶巧儿,咱们正好不开这口,治好病就行。”

乔冠叹了口气,道:“爹,儿子有句话可说在前头,以小郎中的医术,连甄老神医都治不好的病,他能治好,单单这一点,只怕医举进士就跑不掉加上他如此文采,要靠秀才,只怕也并非难事。咱们大唐每年的进士也就二十余人,都是京城达官显贵家盯着呢,等到那时候再争,只怕就轮不到咱们这样的家了。”

乔老爷哼了一声:“怎么?你觉得咱们家还不够显达?别忘你,你老太爷当年可是秀州别驾,从五品的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