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79章 鸡血藤

第379章 鸡血藤

左少阳回头瞧了他一眼:“数月前,敌军攻打合州,敌军细作在城中放火,你家宅院被烧,令妹为了救粮,被大火所困,被迫从二楼跳下,摔断了腿,当时我们只注意了腿部骨折,没有发现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妥,现在,令妹右髋部开始疼痛,引起右腿功能障碍,疼痛持续加剧,这应该是当时摔下楼,同时伤到了髋部,虽然没有造成骨折,但是这个外伤已经引起了局部血液循环不畅,发生股骨头缺血姓坏死。”

乔冠听不懂,皱了皱眉,问道:“这病要紧吗?”他最关心的不是这伤是如何形成的,而是这病好不好治。

乔巧儿这是外伤引起的股骨头坏死,而且关节畸形,继发姓骨关节炎改变,已经到了中晚期也就是坏死致残期。股骨头坏死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难题,治愈的关键在时间,越早发现越早治疗,痊愈的可能姓就越大。越到后面就越麻烦,预后就越差。

而且,最关键的是左少阳以前没有治疗这种病的经验,虽然学过怎么治,但是到底只是纸上谈兵,没有真正用过,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按理左少阳应该告诉乔巧儿实情,可是,他实在不忍心看见乔巧儿绝望的眼神,虽然他还从来没有从乔巧儿眼神中看见过绝望的神情,她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孩。他决心一定要治好她的伤病,便笑道:“没事,你的病不严重,我想我能治好的。”

乔冠铁板一般的脸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太好了,难怪巧儿时常夸你医术高明,这病连京城八十多岁的甄老神医都没办法,你如此年轻,若能治好这个病,那绝对会轰动整个京城的。到时候我一定领着小妹去他们甄家医馆让老神医看看,这世上并非只有他一个神医,还有左兄这样一位年轻的小神医!嘿嘿”

左少阳也干笑了两声:“乔兄过奖了。”心里悬吊吊的,却没什么底。

乔冠微笑道:“那还请左兄下方开药吧?”

左少阳艰难地点点头,他没有写方,因为治疗股骨头坏死在古代是个难题,现代用药比古代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使用的方剂都是唐朝没有的,他还不想轻易把这些方剂流传出去。需要什么药,自己直接抓药就行了。现在需要把方剂先思考一遍。

他走到窗边,凝神思索着以前学过的关于股骨头坏死的治疗原则,中医认为股骨头坏死是肝肾亏虚,气滞血瘀,瘀阻不通引起的,治疗的基本原则是补肝肾,行气活血,通络止痛。

选方是内外兼用,内服益气活血汤,用党参、黄芪、刺五加补血行气,以图“气载血行,以气运血”。再用当归、鸡血藤、赤芍、丹参养血活血,化瘀通络;外敷活血回龙散,以当归、红花活血化瘀,乳香、草乌、川乌、没药温经散寒,通络止痛,白芷、血竭、姜黄、大葱头祛风除湿止痛,促进药物从局部吸收。

全方合用促进局部血液循环,改善关节功能。内外合用促进局部新生血管的生长和侧支循环的建立,从而使死骨吸收,新股重建。

虽然没有用过,方子他背得很熟,他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对中医来说,是“方”到用时方恨少,以基础方为本,广记各种经验方,要牢记随证变方的原则,这不能死记硬背,得有扎实的中药学为基础。学方剂学才能轻车熟路,触类旁通。

他脑海里想着两种方剂的配药,统统想了一遍之后,他发现自己有一个麻烦,其他的药京城差不多都有,包括姜黄,虽然是唐初才出现的药,他先前在京城的陶掌柜的药行里已经看见了,都不用担心,可是,“鸡血藤”这味药,唐朝却没有。

鸡血藤是明清时才出现的药,唐朝没有作为药材使用,而鸡血藤又是方中用于养血活血化瘀通络的关键的药材之一,不能缺少的。这种药道地产地在广西和云南,不过,上次自己找合州画匠花的药材中就有鸡血藤,也托了祝药柜到各地寻找请人采挖移栽回来,那已经是数月前的事情,虽然走的时候只有部分药材挖回来移栽了,但是其中却没有鸡血藤,但愿后面这段时间里祝药柜找到了这种药移栽回来了,就不用巴巴地跑到云南广西去寻找采挖了。

尽管缺了一味药,但左少阳还是决定先给乔巧儿用其他的药进行治疗,效果肯定比不上齐全的方子,但也聊胜于无。

左少阳转身对乔冠道:“乔兄,给令妹治伤的药,缺一味,这种药是我祖传的偏方,所以别的郎中都还不知道这种药,药行药铺里也都没有出售的,必须要找人去采挖。”

乔冠道:“没问题,你说什么样的药,我请人是采挖回来。”

“这种药京城附近没有,产地在南方。不过,我以前曾经委托我们合州恒昌药行的祝老掌柜帮忙到产地采挖,不知道是否已经采挖回来,可以派人去合州找祝老掌柜问问,若没有弄回来,便只有到南方去采挖了,——这味药不可或缺,否则疗效会大打折扣。”

“好!要不麻烦你画图样出来,我请人去合州找祝老掌柜问,不行就去南方采挖。”

“我不会画药材,最好能找个画师,我说他来画。”

“这好办,我们大理寺有最好的画师,专门画缉捕人像的!”

左少阳笑道:“这个不一样,最好找懂医的人来画。才能画得准确,别人也才好按图寻找。”

乔冠想了想:“这样的话,我去请太医署的画师来吧。”

“行啊。”左少阳点头道,“这个药没有来之前,我会先给令妹用其他的药,不过,给令妹治疗这伤病,有几个麻烦之处,要先说清楚。”

“公子请讲。”

左少阳看了一眼**的乔巧儿:“巧儿这病,首先我会尽力,至少尽快减轻她的病痛,但是,这个病很棘手,治疗起来恐怕要费些时曰,不是一两天就能好的,也请你们事先有个心理准备。”

乔冠忙问:“大概要多久呢?”

“不好说。”左少阳有些为难,“这病少说也要几个月吧,甚至一两年都有可能。”

乔冠有些失望,乔巧儿却嘻嘻笑道:“没事,连甄老神医都治不好的病,肯定不太好治,我早就想到了,不会急功近利的。治不好也没关系,我上次就说了,反正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哥哥已经帮我捡回一条命,这条腿就算废了,我也已经赚到了。尽管放心治吧!”

左少阳笑了:“你这丫头,好象这病是别人身上的似的,满不在乎的。”

“嘻嘻,哥哥医术如神,我现在已经在哥哥身边,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乔巧儿这种孩子依恋父母一般的信任感,让左少阳心里油然而生一种责任,一定要想办法治好乔巧儿的病。

可是,决心归决心,到底没有治过这种病,心中空落落的感觉还是没有减轻,反倒更加沉重了。

乔冠沉吟片刻,说道:“左公子,既然要用很长时间治疗这伤病,那……,就让舍妹住在客栈里好了,在下在客栈包一间房给舍妹住,再派个老妈子过来照料。这样也方便公子诊疗。如何?”

“这样最好,她这病不宜走动,更不能负重,否则会加重病情。住下来静养治疗是最好的。而且,我用的药有几味是需要特殊炮制的,比如乳香、没药、川乌、草乌,必须使用我自己的特殊方法进行炮制,否则会中毒的。因此,我不能写方给你们自己抓药煎服,容易出危险。”

“这样啊,客栈又没有炮制药材的地方,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甄氏医馆,介绍你认识一下甄老神医和他儿子甄大夫,以后你就在他们医馆里炮制药材好了,他们那距离你们这也不太远,要不我派一辆马车给你用,公子意下如何?”

左少阳上次去甄氏医馆登门拜访吃了瘪,但是那只是甄老神医的三儿子的表现,不能代表甄老神医的。而且平心而论人家也没有如何的没礼貌,只是有些平淡罢了,也算不上什么,现在有乔冠引荐,当然更好。能见见这位将来活到一百多岁的老神医,讨教一下养生之道也好了,人家这方面绝对比自己有经验,也有说服力。便说道:“行啊,这炮制药材倒不用每天都去,一次炮制的可以用很久,所以不会太麻烦他们。”

“那好,事不宜迟……”

刚说到这,就听到门口传来丁小三的声音:“少爷,老爷问你看完病了没有,差不多可以去相亲了!”

“好了!这就来!”左少阳答道。

乔巧儿笑嘻嘻道:“怎么,哥哥下午要去相亲吗?”

左少阳很有些不好意思:“是啊,瞿老爷子给介绍的。”

“谁家的姐姐啊?”

“呃……,是于太医的孙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