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89章 讨教

第389章 讨教

几飞人落座之后,便有婢女奉上极品香茶和瓜果点心。0906s5kf1723g2435m67j86

美『妇』老鸨这才满脸是笑闻言问道:“田少爷,今儿个打算怎么乐呢?是听歌还是看舞,还是斗酒还是作诗?”

平康坊高端青楼的艺伎分类很细,有跳舞唱歌的舞姬、歌姬,有演奏丝竹管乐的乐姬,有『吟』诗作赋的艺姬,还有酒量好能说会道专门陪客人喝酒行令的酒姬等。

田少爷道:“左兄是第一次来,这些都让左兄领略一遍好了,这样,先摆上酒宴,找几个酒量好的来陪左兄我们喝酒行令,酒过三巡之后,再叫歌姬、舞姬献舞献歌,然后再叫艺姬来给我们弹唱。一左兄,这些姑娘可都是个个一等一的品貌才情,见到动心,可别手软,这些兄弟可个个都是饿狼,你不出手,别人可要占先了。那后悔莫及哟!”

一众人等哈哈大笑。???大唐小郎中389

很快酒宴摆上,数量不多,但做工精致,上的美酒也是甘醇无比,左少阳还没等喝就已经醺醺然了,连称好酒。

房门一开,莺莺燕燕地进来几个如花似玉少女,判杳开放,活泼可爱,一人身边一个,说了各自姓名。其中一个少女,口才也好,自饮三杯之后,当了“席纠”也就是后世所称的“酒司令”。

这席纠姑娘饮了三杯之后,问道:“田少爷,咱们今儿个行什么令?”

田少爷道:“今日以左兄马头是瞻,左兄决定行什么令,咱们就行什么令。

左兄,你说吧!是左右离合令?还是言小名令?”

康玄胡『插』话道:“要不行一字惬音令吧!”

唐朝人喝酒喜欢行令,而且大多数酒令都游戏,是文人雅客们行的,左少阳穿越过来已经有一年了,对这玩意还是不怎么擅长,跟这帮子文人在一起,特别是田少爷”隆州秀才科头名,更不敢班门弄斧了。连连摆手道:“我只会看病喝酒,这文绉绉的酒令我可不会玩,还是你们玩。轮到我我喝酒就是。”

田少爷道:“那怎么行,今日你是主啊。”

伍舒道:“我也不喜欢太文雅的酒令,咱们选个好玩又不会脑子的中如何?”

一个老者笑道:“不费脑子又好玩的,莫过于拇战了。”

拇战就是划拳,左少阳一听来了精神:“好好!就这个好了。”

田少爷做东,主要宴请左少阳,他决定行令,既然选择拇战,旁人自然不会说什么,而且他们这些文人,平日里咬文嚼字,现在偶尔学学粗人划小拳喝酒”倒也不失为一种换脑消遣,所以前一致赞成。

来了一年了,左少阳对唐朝划拳的规矩已经很了解了,他划拳很在行,而这些文人平日都很少划拳的,所以左少阳是胜多输少”但是,这些人轮流跟他划小拳,加上旁边漂亮酒姬不停花言巧语劝酒,喝不多时,左少阳便已经熏熏的了。

当然,田少爷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酒量好的还能跟左少阳对着喝,不好的已经搂着酒姬倒在椅子上了。

原先是主要针对左少阳,可喝到后面,也开始各自为战,相互邀约着划拳斗酒了。伍舒端着酒杯”拎着一壶酒,低声对左少阳道:“左兄,这屋里太热”咱们到外面栏杆上吹吹风说说话,如何?”

“好!”左少阳也端了酒杯”两人推开外间门,来到外面走廊上,伍舒还随手把门拉上了。

外面凉风一吹,果然舒畅许多,伍舒先敬了左少阳一杯酒,然后说道:“上次左兄教导小弟,学医要踏踏实实的,不能有半点含糊,也不能投机取巧,小弟铭刻在心,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苦读医书,但是,诸多不懂的,却苦于没有良师,这次进京赶考,也不过是应景而已,唉,若早能遇到左兄,跟随左兄学医,或许小弟便不用假借他人也能医举及第了。”

左少阳听他说开始认真研读医书,也很高兴,道:“没关系,我先前就说过,你想学医,我可以帮你,不懂得可以来问我。”

“多谢左兄,不懂之处太多了,一时半会说不清啊。”???大唐小郎中389

“没关系,我们可能还要在京城呆几天,你有空可以来找我,不懂得我给你讲。”

“太好了”伍舒又敬了左少阳一杯酒,说道:“近日小弟研经》,对其中关于,风毒水肿,不甚了了,左兄能否解说一下?”

“这个简单,风毒袭表引发水肿,是因为外感风寒或者风热之邪,营卫失和,内舍于肺,肺气失于宣降,不能通调水道,下输**,风水相搏,流溢于肌肤,发为水肿。风邪温毒以阳邪为主,风『性』轻扬,故病起在表,在上,迅速遍及全身,因外感风邪,水湿内侵致水肿者,多属实证,风胜者重在肺。”这种病有什么症状呢?”伍舒问。

“风毒水肿,属于,风水泛滥证”这种病眼睑浮肿,继而四肢及全身皆肿,来势迅速,兼有恶寒发热,肢节酸楚,小便不利,若偏于风热者,伴喉咙红肿疼痛,舌质红,脉浮滑数,偏于风寒者,兼恶寒,咳喘,舌苔薄白,脉浮滑或紧,如果水肿较甚,则脉沉。”

“这种病该当如何论治?”

“疏风利水!你请我到青楼喝花酒,不是就为了讨教这些问题吧?如果是这样,不必花钱请我喝酒,直接来找我,我也会如实告诉你的。”

伍舒讪讪道:“哪里话,咱们到底兄弟一场,你又帮了我矢忙,若不是你,我连进京赶考的机会都没有,而且你还教导我踏实学医,所以这几个月才埋头攻读,日日心中所想的,都是这些不明之处,今日见到左兄,忍不住讨教,若涉及左兄珍藏祖方,小弟就不敢问了。”

“不存在,这些都是泛泛而谈罢了,治疗风毒水肿的方子也不是什么秘密,当然,可以说我这方子别人是不知道的,看在你这么多诚心的份上,我就跟你说一个方子,但是,治病要随证用方,不能生搬硬套,否则会出问题的。”

“这个自然,小弟仅仅是讨教风毒水肿的医术,不会给人看病的,小弟已经说过,我家中钱财不愁,不会为了『药』资这点蝇头小利去草菅人命的,左兄尽管放心。”

“那好,我就告诉你,治疗风毒水肿的基本方,叫越婢加术汤。”

越婢加术汤虽然出自东晋医圣张仲景之手,但是由于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战『乱』失散,记这个方剂的医书部分也随之散落,一直到北宋,才被收集整理成了《金匮要略》。所以唐初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方子。

左少阳跟伍舒说了方剂的配伍和各『药』在方剂中所起的作用,又说了随证加减的办法。伍舒侧耳倾听,还默默记诵,不清楚的,反复又问,左少阳都耐心解说。

他们说话的时候,里面继续划拳行令,很是热闹,却没人出来打扰,直到伍舒把风毒水肿病症治疗全都搞清楚记牢之后,伍舒这才喜笑颜开道:“多谢左兄指教,若有不明之处,改天再登门请教。外面风大,咱们进屋接着喝!”

两人进到屋里,田少爷已经喝得晕晕的了,乐呵呵拉着左少阳又要敬酒,感谢他治好了自己的骨折,要不然,这辈子就别指望进京赶考了。

又喝了一会,田少爷道:“酒差不多了,咱们听歌看看美人舞蹈,如何?”

康玄胡摆手道:“不妥,这喝得本来就头昏眼花的了,再看美人跳舞,转得头更晕。倒不如听听弹琴唱歌。”

众人齐声说好。

伺候的奴婢出去,很快引来一风姿绰约的少『妇』,手持琵琶,轻拢慢捻,歌喉婉转,唱了一曲。

田少爷是歌舞场老手了,听罢这一曲,抚掌叫好,端了一杯酒给那少『妇』饮了,问道:“这曲子已经听过多次,有无新词新曲,唱一支来?”

歌姬道:“有一曲新词,却是一位新人所填,诸位爷愿听否?”

田少爷道:“新人所填新词?好啊,唱来听听!”

歌姬点点头,弹奏琵琶,曼声『吟』唱道: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块。???大唐小郎中389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左少阳又惊又喜,这不是自己相亲时抄袭纳兰『性』德的那首“蝶恋花”吗?这青楼歌姬如何得知?还套用旧曲调弹唱呢?

这一曲唱罢,田少爷等人齐声叫好,纷纷称赞好词,值得干一杯!

众人饮干杯中酒,康玄胡摇着花白胡须叹道:“敢于将《世说新语》荀奉倩为救妻而冻死的可笑之事,当作赞词称颂,此君非同寻常啊!”

众人一起点头赞叹。

那歌姬见他们喜欢,便道:“这位新人还填有一首词,是『吟』诵长安城的,诸位爷愿意听听吗?”

“好啊!唱来听听!”

歌姬又弹着琵琶唱了一曲,这一曲也正是左少阳相亲时抄袭的白居易的那首诗。

这自然又引得众人一片叫好之声。

田少爷端着酒杯道:“田某虽隆州进士科榜首,但比起此君才气,自愧弗如啊,不知这位新人,姓氏名谁?是何方才俊?”

那歌姬微笑道:“妾身也是新近从旁人处传抄而来,只知此人姓左名忠字少阳,合州人氏。”

场中众人酒杯都差点掉在地上,齐把头扭向左少阳,目瞪口呆瞧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