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91章 人生十字路

第391章 人生十字路

这一顿花酒,一直喝到旁晚起更,以田少爷等人的主意,是要喝个通宵的,长安虽然宵禁,但是平康坊里是不宵禁的,可以通宵达旦饮酒作歌,只要不出平康坊大门外面去,宵禁的人是不会管的。

左少阳却坚决不干,他可不想在平康坊这种烟花之地夜宿,那回去没法跟白芷寒交代。

既然左少阳坚持,田少爷他们也就只好作罢,把他送回了瞿老爷家。

几天后,已经到了腊八节,左贵老爹已经采购好了年货,准备启程返回合州。眼见要出发了,却被绊住了。

事情是伍舒惹出来的。

可是这件事,却让左少阳又一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那天下午,伍舒和田少爷两人急匆匆赶到瞿老太爷家求见左少阳。左少阳还很感动,以为他们得到消息自己要离开,特意赶来相送的,不了伍舒说了一句话,让左少阳气得七窍生烟。——伍舒说:“左兄,上次我把你说的风邪水肿病的辨证论治写了一篇文章,给甄权老神医投牒求荐,不料甄权老神医要我去他府上,替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杜淹治风毒水肿病救命啊左兄。”

“你说什么?”左少阳眼睛都瞪圆了。

伍舒支支吾吾道:“各州举人随物入贡后,必须要得到京城名家保荐,加上贡举过关,才能最终赋予及第资格。各地举人要把自己得意之作投给京城的名家,以求他他们的赏识和举荐。小弟自知医术平平,靠自己的医术根本无法赢得医学名家的赞赏。所以,小弟就打起了左兄的主意,假借讨教医术为名,套问了左兄关于风邪水肿的论断。”

左少阳阴着脸,仿佛便是一场暴风雨似的,盯着他:“到底怎么回事?”

伍舒苦着脸道:“那一日,小弟前往甄权老神医医馆投牒,碰巧得知当朝御史大夫杜淹患风毒水肿病,当今皇上下令甄氏兄弟给御史大夫治病。甄权老神医束手无策,而其弟弟太常寺丞甄立言甄大人直言不讳,说御史大夫此病不治,十一日午时必死。现在距离这个时间只有七天了杜大人家人不肯认命,放出话来,谁能医治杜大人的病,不仅重谢,还要全力保荐其及第。所以……”

“所以你们一伙人就来请我去喝花酒,把我灌醉了套问如何医治风毒水肿症?”

伍舒和田少爷都是面有愧色,伍舒诺诺道:“是,小弟将左兄所言记下之后,写就一篇论风毒水肿之证的文章,原意只想引得甄权老神医的赏识,推荐小弟即可,不料甄权老神医竟然照着用方,御史大夫杜淹大人的风毒水肿证却神奇地略有好转杜大人家大喜,命甄氏兄弟召见小弟即刻到他府上见面,——求左兄救命啊”

说罢,伍舒长揖一礼,声音带着哽咽和惶恐,田少爷也在旁躬身施礼求救。

左少阳阴着脸冷笑:“我都说过,随症论治,告诉你的方剂切不可用于治病,你倒好,拿去给杜大人治病,杜大人是御史大夫,你知道是何等人物?那可是朝廷高官重臣皇上亲自让甄氏兄弟给他治病,何等了得的你们却去捅马蜂窝你有几个脑袋?”

御史大夫是从三品,负责纠察百官,相当于中纪委书记。虽然唐朝后期御史大夫职权有所削弱,但在唐初,权力还是非常大的。

杜淹不仅是御史大夫,而且还检校吏部尚书,唐初检校就是代理的意思,当时没有吏部尚书,由杜淹代理该职务。

左少阳其实也不知道御史大夫到底是什么样的高官,反正肯定是高官没错,要不然,也请不动堂堂的老神医甄氏兄弟一起给他看病了。

他学医学史知道,不少侍御医就是因为给皇上宠信的高官治病没治好,被皇上迁怒处死的,这伍舒不知好歹,竟然为了获得引荐,针对御史大夫的风毒水肿写辨证论治的医术文章递给老神医甄权,没想到惹火烧身,现在人家注意到这篇文章,叫他过去,显然是让他帮着治病,而伍舒医术平平,这医术是没办法作假的,一张口就会露馅,到时候只怕会给个欺君之罪处死也未可知。所以慌了,来求左少阳帮忙。

伍舒苦着脸道:“左兄,我也不知道会惹如此大的麻烦。只因左兄不愿替小弟捉笔,小弟请的人医术又远不如左兄,不得已,便想着能在举荐上做文章,若能获得老神医甄氏兄弟的保荐,及第便有望了,又偏巧得知他们对风毒水肿正感头痛,而小弟前番去合州时,又得知左兄在合州治疗水肿病医术如神,治愈了无数病患,所以,知道左兄精于此术,才求教左兄,原指望能获得赏识,予以推荐。投牒之后,并无消息,为了引起重视,小弟又投送御史大夫府邸一份,末了还加了一句,说此方曾经治愈水肿垂死病患无数。于是引起了御史大夫家人的注意,送去给甄老神医,要求按这方子用药看看效果。甄老神医用了之后,竟然起效了,于是招小弟觐见。小弟才知惹了大祸,都是小弟鬼迷心窍,还望左兄救命啊”

左少阳阴着脸道:“你想要我如何帮你?”

伍舒一听这话,以为左少阳答应了,顿时惊喜交加:“小弟想请左兄委屈一下,扮我药童,跟我一并前去,从旁相助,反正那御史大夫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只需帮我周旋一二,聊过此关,纵然治不好御史大夫的病,也不至于露馅出丑,便万事大吉了。不敢奢求其他”

“抱歉”左少阳冷声道,“我不想做官,更不想招惹当官的,尤其是高官,给御史大夫治病,可不是闹着玩的,两位老神医都没办法,特别是甄立言都说了这病没治,还往上凑,这不是找死吗?我是不会去的我也劝你不要去了,他若不给推荐,你另找别人,京城有的是名医的。”

伍舒苦着脸道:“可是麻烦已经惹下了,左兄,我也不想去,但杜大人家不会放过我的,而且,甄老神医叫我去我都不去,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啊?要不觉得我傲气德行无取,要不觉得我没本事……”

“那你觉得你有这本事吗?”

伍舒陪笑道:“小弟是没这本事,所以才来求左兄啊。”

“你不自量力,想出名我不拦着,不能得靠自己的本事——这件事我管不了,我也不想关,我自己的事情都够麻烦的了”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于老太医悔婚了,伯父他老人家气不过,虽说于家后面有人,于老太医的姐夫是刑部尚书刘大人,但是他还是气不过,坚持在京城打官司,当真令人敬佩。”伍舒仿佛已经抓住了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不过这次病的是御史大夫,如果咱们搞定了这件事,不就可以求御史大夫帮你搞定于老太医悔婚的事了吗?堂堂五品高官悔婚,御史大夫完全可以参他一本的,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他不就乖乖就范了吗?”

左少阳心头一动,这倒是个好主意,冷声道:“那我自己毛遂自荐上门治疗不就行了嘛,何必帮你?”

伍舒笑了:“左兄,说句得罪您的话,御史大夫是朝廷高官重臣,他的病,可不是随便哪个大夫郎中就能瞧的。要不皇上就不会钦点甄氏兄弟给他看病了。”

左少阳有些尴尬,这倒是实话,朝廷重臣都是由太医负责医治,外面的大夫郎中根本靠不上边,漫说是自己这样在京城名不见经传的小郎中了,就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大夫郎中,毛遂自荐,也不会获准给御史大夫治病的。

左少阳又道:“我可以去找甄老神医啊,把治病的方子告诉他。”

伍舒有几分得意笑道:“左兄,不是小弟说大话,要见甄权老神医可不是说见就能见着的,得花大价钱。为了给他投牒求荐,我可是不惜血本的,这才得他认真看了我的文章。甄老神医开医馆的都这么难见着,更不要说太常寺丞甄立言甄大人了,一般人更没办法见到他。就算见到了,他们又能轻易相信你的方子吗?”

左少阳又哑口无言了,这也是实话,为了见甄权,他跟甄权的儿子吵了一架,虽然通过乔巧儿的闺友甄瑶或许能想办法见到,但甄氏兄弟未必会相信自己的方子,甚至可能都没耐心听自己讲解治疗方案。这伍舒的文章之所以能得到甄权的重视,约见他,最关键的还是钱起了作用。

伍舒见左少阳有些心动,赶紧趁热打铁:“御史大夫杜淹杜大人权倾朝野,他是专门管百官的官,听说很有手段,而且铁面无私,只要他肯出面帮你查于老太医家为何悔婚,一定能办到也一定能帮你家打赢这场官司,把你的媳妇夺回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你跟我去——也只有跟我去,你才有机会试试看能不能救得杜大人,要是能救得他老人家,嘿嘿嘿,娶个媳妇算什么,你就等着飞黄腾达吧”

左少阳摇头道:“我还是不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