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98章 打雪仗的结果

第398章 打雪仗的结果

按照通例,医举及第,即使是状元,最高也只能直接任命为从八品的太医丞,而且只能当医官,不能从政当地方官,可是,杜淹是御史大夫同时检校吏部尚书,从刚才这小伙计所说来看,这杜淹可谓权倾朝野,在他手里,可以直接任命为六品侍御医,而且不想当医官的话,甚至可以直接转行从政,当地方官。那这杜淹的保荐的确是价值不可估量的,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而对自己来说,却如烫手山芋,吃也吃不得,扔也不敢扔。

这些天自己无意中被卷进了这场政治斗争中,想起双方的狠辣,看看原来风光一时的甄氏兄弟也被打入死牢,想想杜淹能甘冒死亡的危险装死,这绝对是一只可怕之极的猛虎,这样的老虎屁股,还是不要**的好,还是趁早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时,听到门外传来白芷寒的脚步声,她肯定是看见小伙计出去了,所以回房来,左少阳急忙将房契和解状回执放入信封,折好塞进怀里。

门吱呀一声开了,白芷寒走了进来。见到左少阳阴着脸,不觉一怔,过来低声道:“少爷怎么了?”

左少阳勉力一笑:“我没事。”他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白芷寒,不能告诉任何人,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再想想吧,谋定而后动。现在先离开京城再说。于是道:“咱们去老爷那里,跟他说说事。”

白芷寒好生看了他几眼,轻轻点点头。没说别的。

左少阳带着白芷寒来到老爹左贵屋里,说第二天离开京城,他撒了个谎,说萧芸飞会在路上等他们。

左贵老爹对这位萧大哥还是很亲切的,若不是人家,自己一家人只怕饿死在饥荒中了,而且上次左少阳困在鬼谷峰顶,也是人家给救下来的。现在听说他会在路上等着,也怕耽误了时间,反正京城这边的事情已经拜托瞿老太爷和乔冠了,也快到年边了,这态度也表明得差不多了,便同意第二天启程回合州。

左少阳随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乔巧儿,乔巧儿的病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好转,疼痛比以前要减轻许多,要跟左少阳一起回合州,又担心父母不同意,便让左少阳跟她一起回家跟父母说。

这是左少阳第一次到乔家,乔家非常大,乔冠已经成亲,分家另过,乔家另外一个儿子常年在外跑买卖,家也安在外面,所以偌大的宅院便只有乔老爷夫妻和女儿乔巧儿住,还有一些丫鬟仆从。

乔巧儿单独住在后花园。这后花园非常大,比瞿家老宅还要大几倍,由于打理不过来,好多地方都空着,长满了杂草。

乔老爷夫妻本来是舍不得让女儿离开的,可是,女儿的病更重要,若是这期间留下,病情发生了变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便答应乔巧儿跟着左少阳回合州去过年。安排了一辆车和一个老妈子一个小丫鬟跟着。

左家雇了两辆马车,一辆是左贵和丁小三,一辆是左少阳和白芷寒,带着采购回来的年货。

瞿老太爷得了消息赶来送行,乔冠和乔老爷也来,摆了酒宴饯行,虽然左贵老爹说明了过完年还要回来继续打官司,但这饯行酒还是要喝的。

喝了饯行酒,左家两辆车和乔巧儿的车便出发了。

出了城门,乔巧儿赖着要到左少阳车上来跟他们坐一辆车。

好在左少阳的车也很宽大,三个人也不太拥挤,只是不方便跟白芷寒亲热了,乔巧儿还小,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也没考虑这么多,只是想跟左少阳在一起方便说话。

白芷寒帮着她把垫褥都拿了过来,她现在已经能斜躺着了,白芷寒铺了一个斜躺的软榻,让他斜躺着,自己和左少阳则盘膝坐在另一侧。

乔巧儿话很多,叽叽喳喳跟只可爱的小麻雀似的,一会说问这一会儿问那,掀开车帘往外看风景。遇到下雪,便探出脑袋去看雪景,伸手去接雪花玩。左少阳见她这样,想必是病痛之后憋久了,好不容易得机会出城,自然是看什么都新鲜。

离开京城数曰之后,左贵老爹问左少阳怎么还没见到萧芸飞,左少阳本来那也只是个借口,听老爹这么说起,便想插根树枝看看,是否能约到萧芸飞出现。

眼看快到合州石镜县了,还是没有萧芸飞的消息,左少阳都有些泄气了。左贵老爹问了几次,左少阳只说萧芸飞可能有别的事情耽搁了没来找自己。

这天在路上,下了好大一场雪,地上全白了,铺得跟厚棉絮似的,傍晚,他们在一家客栈住下。吃过晚饭,天色还早,在小乡镇里又不用宵禁,乔巧儿便嚷着要左少阳赔她去踏雪寻梅。

左少阳见她已经能比较轻松地拄着拐杖行走了,便同意了,带着白芷寒,陪着她慢慢出了小镇,在小镇外的山丘上四处游逛。

可惜,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株梅树,风景也一无可取之处,三人都很扫兴。

乔巧儿眼珠一转,望着路边一棵小数上的积雪,哇的叫了一声:“好漂亮的雪啊!”伸手过去捧了一把,那在手里看着。左少阳和白芷寒也弯腰去看路边树枝上的白雪。

便在这时,乔巧儿很快捏了一个雪球,嘭的一声,砸在左少阳的后脖颈上!啪的一声散开,掉入左少阳的脖领里,冰得他直跳。乔巧儿乐得拍手咯咯笑。

“好啊你,敢偷袭我?”左少阳抓起一把雪,捏了个雪球,朝乔巧儿砸去,他不好砸乔巧儿的脸,这一雪球就砸低了,咚的一下,正砸在乔巧儿已经隆起的酥胸上。

乔巧儿啊了一声,俏脸都羞红了。左少阳这才觉得不妥,也讪讪的不好意思。

乔巧儿抓起一团雪,揉紧了,扬手要砸左少阳,左少阳抬手防备,乔巧儿眼珠一转,却突然转身砸向白芷寒。可白芷寒也早有防备,闪身躲开。

左少阳为了掩饰刚才的尴尬,也抓了一把雪,趁她只顾躲闪乔巧儿的雪团之际,直接放在了她的头顶上。

啊!好冷!

白芷寒跳着抖落头上脖颈上的雪,一不留神,啪的一声,挨了乔巧儿一雪团。

“你们两合伙欺负我!哼!”白芷寒抓了一团雪,朝乔巧儿还击。

三个笑着打雪仗,噼噼啪啪的,没一会,三人头上身上都挂满了碎雪。

到最后,白芷寒咯咯咯笑着摆手躲着:“好了好了不打了,身上脖子里都是雪了,再闹要着凉的!”

左少阳和乔巧儿这才笑着住手,各自脱衣衫抖身上的雪。

左少阳也脱了棉夹袄抖雪,吧嗒一下,一个信封从夹袄里掉到了雪地上,左少阳只顾抖雪,一时没有瞧见。

旁边的乔巧儿却看见了,眼珠一转,瞧瞧弯腰拣了起来,见信封上没写字,很是好奇,抽出里面的两张纸,展开了一瞧:“哇!哥哥,你要参加科举啊?怎么都不告诉我们一声!”

白芷寒又惊又喜,跑了过来,凑上去一看,是一份尚书省出具的参加全国医举会试的解状回执,取解地却是京城,疑惑问道:“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等左少阳回答,乔巧儿瞧见了那张房契,又哇地叫了一声:“还有一栋宅院呢!让我瞧瞧,呃,这宅子小了点,我看看是在哪里的,啊?是青龙坊啊?挺不错的嘛,那里虽然贫穷人家比较多,但是风景很美的!”

左少阳对京城的一百多个里坊名称不熟悉,也不知道这青龙坊在什么地方,不过听乔巧儿说这话,似乎是个贫民区。

古代讲究坐北朝南,所以城市里北边住的一般都是显贵,南边住的一般都是平民。京城长安也是这样,皇城和宫城都在北边,城的东北和西北住的都是达官显贵,甄氏兄弟、乔家、瞿老太爷家,都住在这两个地方。而东市、西市以南的南城,则是平民区。

杜淹赠送给左少阳的这栋住宅,是在长安的东南角,一般来说,城楼边的里坊属于平民区的平民区,他这房屋所在的里坊,距离城郭比较远,而且就在京城长安有名的曲江池旁,风景秀丽,所以在平民区里算是比较好的。

曲江池是长安城一个很大的湖,一小半在城里,一大半在城外。曲江就流经青龙坊,注入有名的游览胜地曲江池。

左少阳一事不知如何解释,所以没及时回答白芷寒的问题,白芷寒又问道:“少爷,这宅子是您买的吗?”

左少阳笑了笑,心里盘算片刻,轻描淡写道:“不是,只因前些天,有位朝廷大员生病,我给他治好了,他高兴之下,又赏识我的医术,所以推荐我参加医举,还送了我这栋宅子。”

“啊?这么大方啊?这大官是谁啊?这么有钱?”

“嗯……,人家不让说出去,反正是个大官。我说了不要的。”

乔巧儿奇道:“人家送你的东西,为啥不要?——这医举你不会也不想去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