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05章 教针灸

第405章 教针灸

桑娃子是高位截瘫导致的性功能障碍,但是现在来看,障碍并不完全,是可以有办法治愈的。

用什么办法呢?

左少阳在脑海里把所有的办法都思索了一遍,突然眼睛一亮,想起来在京城看的老神医甄立言的医书,就是甄瑶抄出来给他看的那一本,上面有治疗**的针灸方法和一些经验方。

医学史上,甄氏兄弟的医学非常高明,尤其擅长针灸,曾著有《针经钞》三卷、《针方》等针灸著作传世。他六十年行医心得上写的东西,肯定是最精华的东西,那这套针灸治疗**的办法和方剂或许能管用。

想到这里,左少阳道:“我在京城新近学了一套针灸针法,和几个方子,可以给桑大哥试试,不过我以前没试过,不知道管不管用。”

黄芹喜道:“太好了可是,明天你就要进京了,那么怎么办?”

“我今晚上教你好了。你来帮他治。”

“啊?”黄芹吓了一跳,“我,我不懂医术的。”

“你放心,我教你,这套针法并不难,你肯定能学会。其实学针灸不太难,掌握要领了,很快就能学会,我们马上回去,把桑娃子抬到我家里来,我连夜教你,我跟你说要领,让你你练习一夜,只练这一套针法,别的不用学,没问题的,而且,针灸的几处穴道都是在下阴,没有胸腹空腔,也没有重要脏器,所以就算刺太深,也不会危及生命,尽管放心地学,放心地用就是。辅助用药我开了方子给你,你照方抓药就行了。”

黄芹很为难:“我……,我能学会吗?”

“放心走咱们试试看,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为了你自己的幸福,你必须下决心学会并把他这病治好”

左少阳后面这句话,顿时让黄芹坚定了信心,的确,现在左少阳要进京赶考,有左少阳这个名师,自己一定能学会。当下道:“好我跟你学,他现在这样子有我的错,我帮他治好,也算对得起他了。”

“正是这话——走,回吧,这河边好冷的。”

黄芹笑了,两人离开河边回到茶肆。

左少阳把这件事说了,桑娃子一听还有希望让自己性功能恢复,顿时兴奋不已,躺在**连连给左少阳拱手致谢。桑老爹和桑小妹都很是高兴,这也就意味着桑家有希望延续香火了。

可是,又听说是左少阳教黄芹给桑娃子用针灸治病,顿时又担心起来,特别是桑娃子,紧张地问这样会不会搞得自己命都没了,桑老爹也很担心。桑小妹知道左少阳不会拿桑娃子的性命开玩笑,心中笃定,反而劝老爹和哥哥。

左少阳说了这套针法穴位不会损害重要脏器,所以不会害及生命,而且这套针法很容易学,另外还要辅助汤药的,桑老爹和桑娃子这才放心。

因为马上要宵禁了,学这针灸又不是一时半会能学会的,所以得把人抬到左府去,今晚就住在左府,方便教授针灸。

左少阳帮着他们用门板把桑娃子抬到了自己家,安排了几间房给他们住,立即开始教授黄芹这套针灸。

他还是简单介绍了针灸的基本原理,常用手法,主要穴位,进针行针的要领等。然后先自己演练一遍,再让黄芹施针。

刚开始桑娃子很紧张,可是,他已经高位截瘫,下半截已经没有了痛感,所以针扎在身上,压根没有任何感觉,好象扎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似的,加之听左少阳说了这几个穴位都不在胸腹空腔,里面也没有重要内脏器官,不会害及生命,便逐渐放心了。

桑小妹反复联系,一直练了大半夜,终于将这套针法谙熟于心,所有要领都记牢了,穴位也认得很准,手法都很到位了,左少阳很满意,这才结束。

桑老爹和桑小妹知道之后都很高兴,但是左少阳告诉他们,治疗这个病不要想一蹴而就,恐怕需要长时间的治疗,当然,也可能经历了长时间治疗之后也没有效果,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用。

但是黄芹坚信一定有用,他对左少阳的医术充满了信心,而且,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坚持,自己后半身的幸福,就奇托在这小小的金针上了,只有治好了桑娃子的性无能,才能帮他另找一个媳妇,自己才能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

第二天一大早,左家人就要出发了。

桑小妹和黄芹先帮着桑老爹把桑娃子送回了家,然后才来给左少阳送行。

这一次来送行的更多,除了祝药柜、余掌柜、倪大夫这些亲朋之外,县尉樊黑脸也来了,不过,令左家受宠若惊的,是钱县令竟然也来了,他来了,那衙门同僚自然也跟着来了,他们都来了,那县里的乡绅自然也都要来的。搞得简直比官员升迁还要热闹。

左贵老爹结结巴巴地跟县令表示感谢,他搞不懂为什么县令会带着同僚来送行,左少阳却明白,这只怕又是那个神秘的幕后人物的威力。钱县令上次主动出面劝阻自己跟白芷寒的婚事,也是这个幕后人物的结果,现在他又特意来送行,充分说明这个幕后人物不简单。

到底是谁呢?

左少阳百思不得其解。

这次进京,本来乔巧儿还是要跟左少阳坐一辆车,可是又不能留着苗佩兰单独一辆车,而且左贵老爹已经反复强调,左少阳跟苗佩兰不能老在一起,要避嫌,所以,乔巧儿只好跟苗佩兰坐一辆车,左少阳跟白芷寒坐一辆。

一路上,左少阳还是遇到寺庙就打听,在寺庙门口插树枝,但是,还是没有任何萧芸飞的消息。

就这样一路无话,这一日来到了京城。

路上冰雪,走得比较慢,还遇到了官道垮塌,被迫绕道,花了十几天才终于赶到了京城。

到京城的时候,只有三天就会试了。正好来得及。

乔巧儿对京城很熟,带着他们直接去御史大夫杜淹酬谢给左少阳的那栋新宅院。这宅院在青龙坊。进了里坊,里面住家到还不错,也就是一般百姓家,却也不是贫民窟。按照房契注明的四至方位,他们找到了左少阳的新宅院。

到了宅院门口,马车停下,左少阳下了车,抬头一看,这宅院墙很高,墙面的青砖、墙上的琉璃瓦,黝黑大门,门上的金辉兽面铺首挂着的铜环,全都是崭新的,连地上的青石板都光可鉴人。显然,这宅院刚刚建成不久。

门两边没有石狮子,门楣上也没有牌匾,丁小三上前拍门,片刻,房门便打开了,一个老婆子站在门后,警惕地盯着他们。

丁小三问道:“老人家,你是做什么的?”

“老身是看院子的,你们是……?”

“我们少爷名叫左忠左少阳,是这个宅院的主人。”然后从左少阳手里接过房契,递给那老婆子。

老婆子看了一眼,顿时满脸喜色,忙不迭出门过来给左少阳福礼:“是少爷啊,老身是临时负责照看这宅子,等新主人来。呵呵。”

左少阳拱手道:“辛苦了。你先带我们看看宅子吧。”

那老婆婆带着左少阳他们把宅院看了一遍,众人都很是有些失望。

这宅院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四合院民居,里面陈设也很一般。

进门是个天井,正中一个大瓮,盛满了清水,是消防用的,上面已经结冰了。迎面三间正堂,一明两暗,正中一间是会客大堂,左边是书房,右边是主卧,两边数间厢房,是客房和厨房,倒厅则是门房、储物室和茅厕。

唯一让左少阳感到一点惊喜的,是正堂后面有一块空地,种着一丛翠竹还有一株芭蕉,此刻隆冬,挂满了星星点点的霜雪。从书房推窗望外,便能看见这一丛幽绿。

众人都以为朝廷大官赠送给左少阳的宅院应该不会差,却没想到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处民居,好在地处繁华闹市,这一点还算不错。

左少阳本来让左贵老爹住正堂主卧的,可左贵老爹说他等左少阳科举完了和打完悔婚官司就回合州了,不在这久住,还是让左少阳和白芷寒住正堂主卧,免得搬来搬去的麻烦。

左少阳拗不过父亲,只好照办了。

苗佩兰倒是很喜欢这个宅院,比她们在老槐村的房舍要强上百倍了,只是,他现在还不是左家人,为了避嫌,不至于影响左少阳的仕途,所以还不能住进这宅院里来,只能跟乔巧儿住乔家。

老妇拿着清单一一清点财物清楚之后,便交了钥匙要走。左少阳另外给了她一吊钱的辛苦费,老妇连声感谢,兴冲冲告辞走了。

伍舒也原以为是一栋大宅院,所以想着也住在一起,方便一起参加科考,但见这宅子如此普通,也就不提了,带着书童就近找了一家上等客栈住下。

左少阳他们又送乔巧儿和苗佩兰回家,乔家在长安城的东北角富人区,要从南面到北面,坐马车都要好半天。

乔老爷夫妻见女儿的病进一步好转很是高兴,连声感激,对苗佩兰入住当然也很欢迎。还要预备了酒宴款待左贵父子,左贵却拒绝了,一家四口告辞离开,乔老爷也没有强留,吩咐儿子送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