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07章 坚持真理的代价

第407章 坚持真理的代价

左少阳对苗佩兰道:“好不容易到京城了,就歇歇呗,干嘛那么辛苦?叫仆从帮忙开垦就行了嘛。”

苗佩兰微笑摇摇头:“让我闲坐着,我闷得慌,所以才这么早就做这些事。”

乔巧儿吐了吐舌头,笑道:“哥哥,兰儿姐姐闲不住,你让她闲着,那是故意折磨她呢。她住进来之后,便把住处上下都打扫了一遍,还是闲得慌,就嚷嚷着要把后花园空地开垦出来。我可拗不过她。”

“那行啊,我跟你们一起收拾园子。”说着捋着衣袖就要动手。

苗佩兰笑吟吟拦住了他:“你赶紧给巧儿复诊吧,完了好回去温习功课,马上就要医举考试了哩,老爷要是知道你在这干这种事,只怕会怪罪我们俩耽误了你的。反正也没多少活,还有好些天呢,我们慢慢做就行了。”

“这话到也是,那好吧。不让你们两为难。”

左少阳给乔巧儿复诊,病情进一步好转,不需要更改用方。又说了几句闲话,便被二女退了出来。只好苦笑摇头,乘车返回家中。

终于,科举考试的那一天来到了。

唐初科举考试只考一天,日出开考,日落结束。一大早,天还没亮,贡院门口便是人山人海的了。唐初科举开的科目有六个,各科取贡生的名额是按照全国各州的等级分的,上州三人,下州一人,平均两人,全国有三百余个州,所以汇聚京城参加会试的全国贡生有将近四千人,加上陪考的家属,难怪人山人海了。

科举每科及第名额不等,秀才、明经、进士等科目一般为十五人,而明算、医术等杂流科目则取十人、五人不等,算下来,每科平均的进士及第名额是十人左右,也就是说,将近四千人,要争夺的一百个及第名额,这竞争不可谓不激烈了。

医科及第人数为十人,左少阳及第还是很有信心的。左贵老爹、丁小三和白芷寒都来陪考,乔冠和瞿老太爷也一大早就来了,左少阳这场医举考试,与他们也是息息相关的,自然很是关心的了。

白芷寒除了给他准备装着笔墨砚台的书袋之外,还替他准备好了一个黄铜暖炉,还有一小袋的炭火,到时候带进贡院取暖用的。不过,满场五六千贡生中,绝大部分都是穷学生,只能笼着衣袖在寒风中簌簌发抖,别说暖炉了,好多连身上的夹袍里面连丝棉都没有。看着让人可怜。

伍舒自然没有来,他请的那位替考郎中拿着他的文解来了。两人还别说,相貌还真有几分想象,或许是找人特意打扮了的。田少爷,还有康玄胡,也都等在这里。

东方露出了鱼肚白,贡院大门打开了。一众人排着长队拿着文解回执一个个鱼贯而入,进了贡院。

贡院里有专门官员检查考生带入贡院的暖炉、书袋、食物等等,另有专门的官员核对文解考生相貌特征,若明显不符的,则请到一边详加核对。

替伍舒替考的那位遇到了一点麻烦,因为脸型有些不像,被请到了一边,但是符合的官员看了之后,也没多问,就把他放行了。

左少阳不知道伍舒是否花了钱买通关系,不过他能顺利进入贡院就好,好歹自己这一场科举还是因为他歪打正着把抄袭自己文章送到御史大夫杜淹那里,这才引出后面这么多事情来,也才有自己参加科举考试。

进去之后左少阳便有些傻眼了,原以为京城的专门考试的贡院应该设置不错,没想到,却是跟牲口马厩一般一排排的小*平房,每一间都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搁一根凳子一张桌子,一个马桶,就塞得慢慢的了。比合州的贡院小多了。可能是人太多的缘故,而且这房间不想合州那样有半个门,这连门都没有,后面还有一间窗户,说是窗户却没有窗扇,只是一个四方窟窿,估计是为了方便监考官从后面监视考生是否作弊。

根据文解上的编号,左少阳找到了自己的考舍,进去之后坐下,把暖炉放在桌下,脱了鞋,踩在黄铜暖炉上,腿上再搭一条薄被,便全身乱洋洋的了。

他取过书袋,将文房三宝(不准带纸,试卷和稿纸由考场统一发放,所以文房四宝只有三宝)放在桌上,拿过水壶到了一点水在砚台上,开始研墨。

每一排考舍都有两三名监考官来回走动监视,大声说着贡院考场纪律,用警惕的目光盯着一个个考生,好象他们都在准备作弊似的。

晨时正,考试开始。

清脆的云扳在贡院上空回荡,监考官吏开始发放试卷。

左少阳这是第二次参加贡举考试,已经不怎么紧张了,拿到试卷看了一遍,题目出得很活,考的主要是考生对《伤寒论》等几部医学典籍某些问题的理解,而不是像县试、州试时那样多限于对医学典籍内容了解程度的考察。从类比角度看,县试、州试有点象高考和本科考试,而会试则像研究生考试了。考的是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和观点。

左少阳答题前面的都很顺利,写到对《伤寒论》白虎汤证的理解时,遇到了麻烦。

这道题是先默写出《伤寒论》中关于太阳伤寒因误治,转化为白虎加人参汤证,以及白虎汤的禁例的条文,然后进行分析评述。

《伤寒论》左少阳是烂熟于胸了的,默写出来之后,中规中矩地开始逐条评述对条文的理解。可是写到地一百七十六条的时候,卡壳了。

这一条有个错误,一个被后世公认的确实存在的错误。

《伤寒论》第一百七十六条原文是“伤寒脉浮滑,以此表有热,里有寒,白虎汤主之。”但是,《伤寒论》前面条文已经明确说了,热结在里,表里俱热者,白虎汤主之,而且还强调了,其表不解,不可与白虎汤,也就是说,白虎汤证应当是表里俱热,而不是一百七十六条的“表有热,里有寒”,后面这种症状《伤寒论》阳明证时说了,应当用四逆汤,少阴证的里寒外热,用通脉四逆汤。所以,《伤寒论》这一条肯定写错了。

但是,这个错误最早是在宋朝校正《伤寒论》时才发现的,后世医家也认为这个条文有错误,但是,对于错在哪里,意见不一,比如宋朝林亿说应当是“表有寒,里有热”,而《医宗金鉴》认为应该是“表里俱热”,现代研究认为,后者更符合临床症候。

左少阳为难的是,这个错误在唐朝没有人发现,如果是一般的学术交流也就没问题,直接说出正确的观点就行了。但是现在是科举,是考试,而自己是考生,当时大家都认为这是医学经典《伤寒论》上面的话,那绝对是真理,字字珠玑的,不可能有半点错误,如果自己在考试的时候提出医学经典著作《伤寒论》上有这个错误,得考虑这样做行不行,有没有好处。

坚持真理没错,但是,坚持真理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好比布鲁诺坚持太阳中心说,反对当时盛行的地球中心说,最后被活活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自己现在如果在答卷中写明《伤寒论》有错误,不是“表有热,里有寒”,而应当是“表有热,里也有热”。或许不会像哥白尼那样被烧死,但是,只怕肯定会影响自己的医举成绩。

质疑权威可不是好玩的,弄不好就会被权威的拥护者踩扁。这不仅仅是一道题的错误,而是对权威的尊重问题,是原则问题,有可能不是丧失这道题的得分,而是丧失自己整个医举的得分

左少阳把笔放在了笔架上,很苦恼地思索着怎么办。

最稳妥的是,将错就错,照葫芦画瓢。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这一部分不答或者含含糊糊避重就轻地回答。但是,这有一个麻烦,这一次参加医举考试的,全国有六百人左右,都是各地选出的精英,只取其中十个及第进士,自己这道题不回答或者答得不好,只怕很难跻身前十名,那落榜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自己医举成绩太差,就算有御史大夫的保荐,也不一定能及第通过的。

左少阳把所有的题都答完了,只剩这道题,坐在哪里发呆。

科举是不允许提前交卷提前离场的,就怕影响别人,就算做完了,也要等到最后统一交卷。左少阳上午就把其他的题都写完了,而且是打了草稿之后,一笔一划工工整整誊抄上去的。这叫展卷,卷面干净很重要。

可是,望着那空着的一百七十六条论述,他从早上想到下午,还是想不到半点头绪。

这天没有下雪,但是没有太阳,而且还刮起了寒风,呜呜的,由于前几天的雪很大,地上还有厚厚的积雪,刮风之后更是寒冷。左少阳虽然有暖炉,除了能烘烤到的腿脚和手之外,烤不到的身上、脸上,也是冷冰冰的,中午吃东西的时候都嚼不动。因为脸和嘴都冻麻了,得不停地用暖和的手去搓才行。

贡院有提醒时刻的云扳响,距离交卷只有一个时辰了,左少阳还是没有下决心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