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11章 真正的医者

第411章 真正的医者

这老头为人十分谦和,结交朋友从来不在乎官职大小,而且特别喜欢管闲事,越老越像个孩子。干脆拿着左少阳的试卷找这老头请教去。

这件事必须把各种关系给老头说清楚,所以参加的人不能扩大,目前太医署只有自己知道左少阳是杜淹亲自推荐的,这件事不能扩散了,否则杜淹不高兴,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所以还是一个人去找他的话,按照他的办法来排名次定官职,将来有人怪罪,也好有个推诿的理由。

何泽为自己这个主意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立即吩咐转向,径直前往许胤宗家。

许胤宗毕竟都快满一百岁了,年岁太大,除了上朝是硬咬着牙去之外,已经不用去坐班工作了,除了偶尔有皇亲国戚请他诊病之外,散朝之后,实在没力气再出去串门,就在家里休息调养。所以到家里一般都能找到他。

到了许胤宗府邸,通报进去,很快传见。

大堂上,许胤宗歪着身子坐在软榻上,雪白如银的胡须一直飘到了肚脐处,神情也颇有几分疲倦,但瞧着何泽,依旧微笑着:“何大人,你可是稀客,你们太医署的官儿能到我这来光顾,当真是稀罕了,有什么难题要老头子帮忙出面么?”

这老头目光炯锐,而且一语道破此行的目的,弄得何泽老脸也微微有些发烫,讪讪地拱手道:“老大人安康,晚生在太医署,遇到诸多疑难,一直想着求教于老大人,只是见老大人年事已高,每每起意,又不忍前来打扰,今曰医举遇到一件大难题,绞尽脑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晚生迫于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来叨扰,还请老大人指点迷津为谢啊。”

何泽张口闭口以晚生自称,并没有说卑职,便表明不是公务上的请示,而是医者后辈向前辈请教了。

许胤宗都是老猴精了,如何听不出来,立即来了兴趣,老人就是这样,生怕人家说他老,生怕别人都不把他当回事,越是疑难问题让他帮忙解决,他就约有成就感,见何泽如此说话,便知道这绝对是天大的难题,不禁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手一摆,道:“客套话就别说了,干脆点,什么事?”

何泽苦着脸道:“医举中遇到一份试卷,先请老大人过目,然后晚生再说其中利害。”说罢,从袖笼之中取出左少阳那份试卷,恭恭敬敬双手捧着,送到了许胤宗面前。

许胤宗接过,看了那一笔字,笑了笑,摇摇头。然后一目十行浏览着。

突然,他的目光凝固了,停在了让何泽倍感头痛的那道题上。

看了一遍,他哼了一声,摇了摇头,想放下,却又拿了回来,凑近一点,看第二遍,又哼了一声。这一次,却不摇头了。目光扫了一眼试卷上的名字,愣了一下,然后把试卷凑近了看,都快凑到了鼻子前,似乎在闻上面的墨香似的。

半晌,他慢慢将试卷放在桌上,放得很慢,仿佛那是一块嫩豆腐。

然后,他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何泽,不说话。

何泽被他看得直发毛,许胤宗不说话,他也不敢说,皮笑肉不笑望着他。

好半天,许胤宗才缓缓道:“这个左少阳,虽然无知,却很有胆识!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单单是这句话,便让何泽放心了一大半。

何泽来之前最担心的,便是许胤宗一棍子打死,或者是全盘肯定,两者都不符合何泽的愿望,当然,许胤宗这样百岁老人,看事情都能从对错两方面分析问题,也就是都很讲究辩证法的,绝少可能全盘否定或者肯定的。这正是何泽希望的,也是他决定来找许胤宗的原因。他需要的不是全盘肯定或者否定,而是中庸之策,要的,只是他帮着出一个主意,——给左少阳第几名,让他当一个什么样的官,才能让双方都至少基本满意。

许胤宗挣扎着站了起来,何泽屁股动了动,本能地伸手想上前搀扶,可是见旁边的侍女都没有任何动作,突然想起这老头特别要强,最讨厌人家说他老,旁边的侍女想必知道他这脾气,所以看着他歪歪斜斜起来很费力,却不上前搀扶,自己切不可犯了他的大忌。急忙生生将两手缩了回来。

许胤宗拄着拐杖,在屋里走着,拐杖咄咄地撞击着地面,仿佛在给他心中的思索打节拍。慢慢说着:“这小郎中的说法,粗一看,似乎很是荒唐,可是细细一想,倒也耐人寻味。白虎汤是甘寒重剂,主治阳明热盛,充斥表里,纵观《伤寒论》,白虎汤证所治的也都是‘表里俱热’,此处突然出现白虎汤证治疗表有热,里有寒,看起来的确有些矛盾之处。白虎汤证脉浮滑,似乎应为里热炽盛之像,但白虎汤证并非一成不变的,病程发展,便会出现脉伏、肢体厥冷的真热假寒证。热极汗多,肌腠疏松,盛极反寒,出现表有热,里有寒,并不足怪。”

何泽频频点头:“老大人所言极是,晚生也是这么想的。”

“医圣仲景的《伤寒论》,乃方家经典,前辈诸医均奉若神明,论断若真有缪误,数百年为何无人质疑?临证用方为何无贻误病情之事?——仲景组方,法度严谨,字字珠玑,只怕不是用前后推导便可断言缪误的!”

“是啊,晚生也是这么想的。左少阳这小辈太也狂妄了。”

许胤宗缓缓摇头:“不能这么说,《伤寒论》白虎汤证这一条,从来没有人质疑过,都奉为经典,一字不差地死背,也一字不差地践行。这个小郎中,竟然在医举考试中公开质疑了这个问题,虽有些牵强附会,但是,单单是他不顾及第与否,不管仕途名利,一心只想着‘医’,就足以说明他是真正的医者,便不能用‘狂妄’二字评判!”

“是是!”何泽忙躬身拱手答应。这句话,也让何泽放心了,至少让左少阳及第,不会违背这老头的心意。后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许胤宗又拿起那份试卷看了一遍,雪白的吊脚眉抖了几抖,笑道:“单单是这一点,应该还不会让你为难到求我帮忙的地步。说罢,其中有何为难之处?”

“这个……”何泽瞧了一眼许胤宗身边的侍女。

许胤宗会意,挥了挥手,所有侍女都退出了门外,把门掩上了。

何泽忙拱手道:“事关重大,晚生无礼,还请老大人见谅。”

“无妨,你说吧。”

“是这样的,这小郎中左少阳的父亲也是一个郎中,在合州开了一家药铺,叫贵芝堂。去年赵王爷领兵征战合州时,这小郎中立有战功,赵王爷亲自册封他为‘拥军楷模’,去年秋天,他父子进京,为了给这小郎中说一房门当户对的媳妇,在相亲时,他们给女家就出示了赵王爷的亲笔题词。不知怎么的,连着三家都是定了亲就悔婚了,最后一家便是于老太医。这左郎中很是气愤,就状告于老太医到了长安县衙。”

“哦……”许胤宗笑了,“原来是这件事啊,我也听说了,说于老太医惹了一个乡下楞头郎中,缠着打官司,搞得焦头烂额的,却不知其中还有这等曲折。这于老太医有些小心眼,只怕这件事不会善罢甘休。他姐夫是刑部尚书刘政会,而这左少阳又是赵王爷册封的什么楷模,两边的确都不太好得罪。”

何泽讪讪笑道:“赵王爷并未帮小郎中出面,他领军征战突厥去了,现在在后面给小郎中撑腰的,另有一位大人。”

“哦?嘿嘿,想不到这小郎中狗屎运还不错,暗中又遇贵人相助,谁啊?”

“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杜大人!”

许胤宗愣了一下:“杜淹?”说了这个名字,他浓浓的白眉皱得更紧了。

“是。左少阳没有参加医举县试和州试,是杜大人亲自保荐,直接参加的会试。”

许胤宗缓缓点头:“我明白了,杜淹可不是好惹的,这老家伙比于老太医还要小心眼,又特别护短,不给他的面子,只怕你这太医令的官就要当到头了。”

何泽嘿嘿干笑:“说句老实话,这两位大人,晚生是一个都惹不起的,要是左少阳试卷不出篓子,这件事倒也好办,偏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晚生历练太差,不知该如何是好,特来想老大人求教。”

许胤宗拿着左少阳那份试卷,又看了一遍,仰着脑袋望着天,也不知在想什么。

何泽不敢打扰,紧张地盯着他。

好半晌,许胤宗又把脑袋低了下来,摇摇头,仿佛在自言自语:“我一直在回忆自己以往白虎汤证的医案,思前想后,似乎没有遇到过表热里寒的证象,都是表里俱热的,——何大人,你呢?”

原来这许胤宗虽然批驳了左少阳试卷上的话,可是心头却一直隐隐不安,不知不觉又琢磨起左少阳的论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