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23章 当个芝麻小医官

第423章 当个芝麻小医官

天还没亮,乔巧儿便小心翼翼爬起来了,左少阳连续两夜都没睡好,不过身边的人不在了,他立即便惊醒了,睡意朦胧望着西西索索穿衣服的乔巧儿,嘟哝道:“天还没亮呢,你干什么啊?”

“起床了,不能睡懒觉,老爷昨天都说了的。你在睡一会吧。”

左少阳坐了起来:“现在又还没有当官,起早贪黑的做什么啊?又没有啥事情,真想不透老爹这瞎折腾干什么。”

“嘘”乔巧儿忙伸小手堵住他的嘴,“别这么大声,老爷和小三、白姐姐他们都已经起来了,我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呢。”

“好好起吧,大眼瞪小眼,看他做什么。”

乔巧儿噗嗤一声笑了,凑过来吻了他一下:“现在养成早起的习惯,以后当了官,上朝还得五更天起床呢”

“上朝?五品以上的官才上朝,我可不指望能混到五品官,而且,就算有那命,也是猴年马月之后的事情了,这时候便早起做什么?只要不耽误公事就行了嘛。”

左少阳说着,也起身穿了衣服,乔巧儿开门出去,莲子已经在大堂收拾了,见门开了,跑了进来,先给左少阳打了热水洗簌,然后帮着乔巧儿梳妆。

收拾停当,白芷寒已经预备好了早餐,一家人坐下,把早餐吃了,然后左少阳推开窗户,坐在窗前,拿着一本医书,阴阳怪气地吟哦起来。

左贵老爹则坐在大堂前的廊下椅子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拿着左少阳写的那本医书看。

乔巧儿跟着白芷寒学针线活,两人在卧室里边做便轻轻说笑,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老爷和少爷。

快到中午时分,白芷寒都准备做饭去了,便听到门口传来曲鸣有些夸张的笑声:“少阳兄少阳兄在家吗?”啪啪的拍门声山响,“喜报来了”

丁小三急忙跑去开门,曲鸣腆着肥肚子,带着个小跟班大踏步走了进来。

左贵老爹喜上眉梢,忙起身下了台阶过来拱手施礼,曲鸣也忙还礼:“伯父好小侄来报喜来了”

左少阳忙从屋里出来,拱手道:“曲兄来了,什么喜报啊?”

“任官的喜报啊猜猜,你当了什么官?”

左少阳见他满面春风,笑道:“我可猜不着,不过既然是曲兄亲自来送的喜报,应该不会太差吧。”

“太医署医正虽然官品不大,只是从九品下,官品中最末一等,但是,作为医举及第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要知道,咱们同榜进士十个人,只有你我和你的师弟伍舒咱们三个任官呢。其余的人,只有榜眼邱一壶任了个从九品下的散官‘将仕郎’,他是第二名,当了个散官,还比不上你这第三名当哥职事官,更不用说其余的六个人,什么都没捞上这么想着,咱们就心安理得了。”

左少阳对当官没什么兴趣,但是只当了最末一等的官,多少有些出乎意料,毕竟自己是杜淹亲自推荐的,看来,还是自己那张卷子出了问题,影响了仕途。

左贵老爹刚开始也是微微有些失望,听到曲鸣后面的一番话,还真就心安理得了,捻着胡须微笑道:“呵呵,不错,科举及第任官,都是从底层做起的,没有谁及第就做大官的。一步步来嘛。”

左少阳有些紧张地问道:“伍舒当了什么官?”他并不是关心伍舒才有此疑问,伍舒这个进士可以说是自己帮他挣来的,伍舒医术平平,真要当了医官,只怕不是好事,而是伍舒也答应了不当医官的。现在听说他当了官,所以左少阳很是紧张。

曲鸣笑道:“这小子很有能耐的,不当医官了,不知走的什么门路,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竟然弄了个华州郑县县尉,这是京县的县尉,这品级可比外县的高,是个从八品下的职事官呢嘿嘿,想不到这小子还挺有能耐,考了个倒数第一,这官却爬到你头上去了。”

左少阳心里石头放了下来,只要不是当医官,当行政官员就与医术无关了,他才懒得管,他有能耐当什么官那是他的事。

曲鸣对左贵老爹满脸堆笑拱手道:“伯父,您老人家真是好本事,两个徒弟参加医举,两个及第,而且两个都当了官,早知道您这么有本事,我也去拜你为师了。”

“哈哈哈,”几句话说得左贵捻着胡须大笑,尽管这两人医术跟他没什么关系,但是到底是自己的徒弟,说出去还是很让人高兴的。也拱手道:“对了,状元郎高升何职啊?”

“小侄惭愧,承蒙抬爱,恭任东宫药藏局正八品上的药藏丞。”

左贵老爹脸上顿时现出羡慕之色,甚至有些许的嫉妒,能在太子身边做事,那可是无上荣耀的了,更何况还是正八品上的医官,这恐怕是医举及第一般能任命的极限了。不过想想又平衡了,人家好歹是四品高官的公子,又是医举状元。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左贵老爹道:“忠儿,赶紧叫曲公子坐啊,坐下慢慢聊。”

曲鸣忙道:“不坐了,伯父,小侄也是来报个喜的,马上要回去,家人还都不知道呢。就先到你们这来了。——对了少阳兄,你得赶紧去吏部领委任状,同时面见吏部侍郎彭炳彭大人表表谢意。”

左贵老爹道:“对对,赶紧的为父陪你去咱们都去”这是头等大事,自然是必须参与的,当下带着礼金,带着白芷寒等家里所有人,分成两辆马车赶往吏部。

到了吏部门口,门禁只让左少阳进去,其余人只能在门房候客厅等候。

左少阳拿着老爹左贵给的送礼答谢的银两,按照指引,先来到了考功司领取了自己的委任状,还有官袍官帽官靴。

唐初轿子还是皇室专用物品,只有皇帝和嫔妃才能享用,就算是宰相,也只能骑马,不能坐轿,所以官轿那时候还远未普及。有品的官员都能分到一匹以上的官马,相当于现在的领导干部的配车。

左少阳领的是一匹黑炭马,一身的黑毛油光铮亮的。牵着出来,左贵老爹他们都乐了。丁小三忙上前帮着牵马。白芷寒接过他的官服。又看了他的委任状,都是兴高采烈的。

然后,左少阳要去拜见吏部侍郎,还要送上礼物。

来到吏部侍郎彭炳的公署大院外,候客厅里等着求见的进士不少,一个个都面色紧张同时也很兴奋。排着队等着吏部侍郎大人的接见。

左少阳将拜帖地上,礼金奉上。然后也坐着等。没想到,没一盏茶的工夫,传事官便出来叫道:“侍郎大人有令,医举探花左忠少阳晋见”

一众人等都很惊讶望着他,他最后来,却第一个进去,不知道有多大的势力。

左少阳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很不习惯这种官场做派,微微皱了皱眉,起身整了整衣冠,众目睽睽之下,迈步跟着进了院子,穿过长长的青石甬道,来到正堂,门上挂着厚厚的门帘,侍从让他稍候,挑门帘进去,片刻出来了,说道:“左大人请进”

左少阳跨步进去,只见大堂里布局精美,正中一张金丝楠木几案后面坐着一个老者,手里拿着一张帖子在看,张口抬肩呼哧呼哧不停哮喘着,还不时爆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咳嗽声。

左少阳等他稍定,才躬身施礼,说了几句感谢栽培的话,吏部侍郎彭炳勉力一笑,示意让他坐下。

左少阳在旁边交椅上坐下,彭炳呼哧呼哧喘着说道:“你是杜大人亲自推荐的贡生,只要不出篓子,咳咳咳……,你是稳居状元的,但是,不知为何,你却在试卷里抨击仲景医圣。这是犯了大忌的,若是旁人,呼哧呼哧……,是绝对不能及第的,你应该是万幸了。而你这张试卷,也给太医署提了一个老大的难题,咳咳咳……,他们是思前想后,这才举荐你担任太医正一职。这也是看在杜大人的面子上了。本官咳咳咳……,说给你听,是要你记住杜大人的恩德。呼哧呼哧……,”

吏部侍郎是吏部尚书的副职,也就是说,这彭炳是杜淹的副手,吏部的具体事务其实都是由这位侍郎负责的。杜淹推荐左少阳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

左少阳很费劲地听完他的话,才知道果然是自己那份试卷出了问题,拱手道:“学生谨记。”

彭炳又是哮喘又是咳嗽,一边摇头道:“你不该再自称学生了,该自称呼,咳咳咳……,自称卑职。从今天起,你就是官了。呼哧呼哧……,处处都要以一个官的身份自律了。咳咳咳……”

“是”

“太医署在京城有五个医馆,分你到东南医馆任职,咳咳咳……,该医馆太医监廖大人是京城名医,你要好好与他……,呼哧呼哧……”

说到这,彭炳哮喘咳嗽更厉害,弯着腰,喉中哮鸣如吼,还不时呛咳,连呼吸都连不上了,不停往条案旁的痰盂里吐着口痰。

因为要跟左少阳说私密的事情,所以仆从侍者都出去了,屋里就他们两人,左少阳抢步上前,低声道:“大人,你的哮喘咳嗽很严重,若不及时治疗,只怕会窒息的,要不要我帮你用针灸止哮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