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45章 进退维谷

第445章 进退维谷

彭炳还以为是个奴婢,迈步便要往里进。左少阳却向彭炳介绍苗佩兰道:“大哥,这位是,是我干妹子,名叫苗佩兰。——兰儿,这位是我新结识的大哥,吏部侍郎彭炳彭大哥。你叫大哥就行了。”

彭炳赶紧一拱手:“原来是义妹啊!得罪了!咳咳咳……”

苗佩兰红着脸福了一礼。低声叫了句:“大哥。”

“嗯,好好!”彭炳拉着风箱一般哮喘着,迈步进了院子。

乔巧儿和白芷寒都出来了,左少阳一一作了介绍,相互见礼之后,三女见左少阳居然跟一个高官老者称兄道弟的,很是诧异。

简单看了家里情况之后,彭炳只想早点办完事,好让左少阳出发去华山挖药给自己治病,所以茶都顾不上喝,又跟左少阳来到后面看地形。

后面正在拆房子忙碌着,彭炳四处看过,摇头道:“兄弟买的地方的确太小了,咳咳咳……这么一小块地,能种得多少药材?你事你甭管了,呼哧呼哧……哥哥我来办,管教你满意就是。咳咳咳……”

这时候,工部负责设计的工匠已经赶来了,彭炳介绍之后,左少阳把自己对药铺的要求说了,那工匠倒是个行家里手,很快画出一张草图,根据左少阳的建议,又进行了一些修改。

设计好之后,彭炳叮嘱那工匠一定按最好的标准建造,征地拆迁速度要快,不必太计较价格,所有费用都由彭炳支出。那工匠连声答应。

办完这边的事,左少阳对彭炳拱手道:“那我就出发前往华山了,快的话,明天下午就能回来。”

“好,呼哧呼哧……,辛苦贤弟了!咳咳咳……”

彭炳已经吩咐几个亲信随从预备了好马,陪同左少阳上山挖药。左少阳回家换了一身轻便服装,跟乔巧儿他们说了,带上挖药的药锄背篓,也趁这个机会,挖一些当地药材回来,单来好移栽到药圃里。

左少阳这次上华山采挖药材,带上了松鼠黄球,这小家伙已经一岁了,身体虽然比以往大不了多少,但动作更加迅速,对付小毛贼是没有问题的。

左少阳把小松鼠放在腰间布带里,跟着彭炳的几个随从,纵马往城外疾驰。

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傍晚来到华山脚下,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第二天,左少阳让随从们等在客栈,自己背了药筐带着小松鼠上山。

说来也巧,现在是阳春三月,正是采挖华山参的最佳时节,只不过,华山地形险峻,采挖还是有一定的危险姓的。左少阳的确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用药,所以没有叫这些随从帮忙采挖。

他往山上爬了一个来时辰,在清幽幽的山岭间开始四处寻找。虽说这个时代还没人知道华山参的药用价值,所以没人采挖,但是,并不像野草那样随处可见,找了半天,终于在一处悬崖处发现了一棵,从地上植株外形上看没错。但是,要攀爬到那悬崖处,必须爬上数丈高的峭壁。

左少阳不是专门的采药工,他穿越过来附身的那位左忠,便是爬上山崖采药摔死的。自己可不想再重蹈覆辙,成为其他人穿越的替身。

自打上山来,左少阳便把小松鼠放出来溜达,这小松鼠颇通灵姓,何不让它咬着绳索爬上悬崖,栓在树上,然后自己拉着绳索上去?

左少阳兴致勃勃地试着让小松鼠充当先锋,可是,小松鼠到底不是人,听不懂人话的,不知道左少阳要他做什么,咬着那绳索在地上乱跑,总算知道是让它爬上石壁了,可却不知道把绳索拴在树上。

左少阳折腾了好半天,还是一点用的没有,只好放弃这个可笑的念头。但是这株华山参却是不能放弃的,可是好不容易发现了这一株,如何能轻易放弃,想了半天,终于决定亲自试试。

他将药筐背在背上,背筐里放着绳索和药锄,绳索是预备下来的时候用的,把绳索拴在上面的树枝或者石头上,顺着绳索便可以下来。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开始抓着悬崖的缝隙往上爬。

刚爬了两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吓得他一机灵,忙跳回地面,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一袭柳黄色长裙,袅袅娜娜站在一棵松树下,那张宜喜宜嗔,白腻如玉恍若透明的俏脸满是微笑,明眸流转,犹若清水。正是萧芸飞!

左少阳惊喜交加:“萧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怕你被华山的老虎吃了,所以跟着啊。”

左少阳取下背筐,上前两步道:“原来你一直跟着我的啊,我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你到华山来,是来挖药给那礼部侍郎彭炳治病的吗?”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什么,人家刻意巴结你,还能有什么呢?”

左少阳听她话中有话,不觉一愣,道:“你跟我来,不是为了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吧?”

萧芸飞背着手走到悬崖边,仰头望了一眼山崖上那株华山参,道:“你想摘它,是吗?”

“是,我正要爬上去,你就来了。”

“咱们先挖药材,然后边找药材边聊吧。”

“行!”左少阳嘿嘿道,“你武功高,能不能帮我爬上去把它挖下来呢?”

萧芸飞瞧了他一眼,俏然笑道:“自己想要的东西,自然是自己亲自去拿的。放心,有我在,摔不死你。”

左少阳讪讪笑了笑,这话到也是,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让女孩子替自己爬峭壁去挖药材,太也不成话了,既然她在一旁掠阵,那倒不妨了,想到这,左少阳重新把背篓背在背上,冲着萧芸飞笑了笑,抓住石缝墙壁,一步一步往上爬。

这山崖很是陡峭,近乎垂直了,好在有不少缝隙,还有生长在石缝里的树枝和野草可供着手,加上下面有身轻如燕的萧芸飞在保驾,心中更是有底。

慢慢往上爬了大概一丈多高了,停下歇口气,抬头一看,长着华山参的那块突出的悬崖马上就要到了,心中暗喜,笑道:“其实也不难嘛,萧姐姐……!”他扭头往下一看,不仅愣了,山岩下空空荡荡的,并没有萧芸飞的影子。

左少阳顿时感到两脚发软,手心冒汗,后脊梁都是冷飕飕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萧姐姐!你在哪里?”

“我在上面!”头顶传来萧芸飞轻轻的笑声。

左少阳惊喜交加,抬头一看,那块山崖处探出一张俏脸,正是萧芸飞:“加油!马上到了!”

“哎呀,你什么时候到了上面了?我怎么没看见?”

萧芸飞轻声笑道:“要是让你都能看见,我还能当飞贼嘛!”

“那倒也是。”说着话,左少阳又小心翼翼往上爬着,终于,攀上了那块突出的悬崖。

这块突出的岩石并不大,两人在上面还有些拥挤,左少阳放下背篓,从里面取出药锄,小心地把那一棵华山参挖了出来,放进了背篓里。说道:“咱们下去吧!”

“好!”

左少阳见萧芸飞站在那里背着手微笑地瞧着他,并没有带他下去的意思,便从背篓里取出绳索,在悬崖上找栓绳子的地方。在下面看着悬崖上有树枝冒出来,想着可以把绳索拴在这上面的,现在上来了才发现,根本没办法栓,因为树枝太细了,吃不住力,而石头也没有可以栓绳子的地方。拿着绳索陪笑道:“萧姐姐,你帮我抓着绳子,放我下去。好吗?”

“那我怎么下去?”萧芸飞嫣然一笑。

“你,你不是高来高去的飞贼嘛,能上来还不能下去?”

“你刚才也自己上来了,怎么自己不能下去?”

左少阳一愣,拎着那一卷绳索讪讪道:“这上面没有栓绳索的地方,就这样下去太危险了。”

“是啊,有时候为了某个目的,往高处爬,想着爬上去还能下来,可是上去之后才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左少阳听她话中有话,略一沉吟,便明白了,道:“萧姐姐是借这件事告诉我,我在吏部侍郎的事上做错了吗?”

萧芸飞背着手,望着远处云雾飘渺的山崖:“我不敢指点你什么,我也不是官场上的人,不知道官场到底怎么样,我只是觉得,很多事情到了某个地步,往往便身不由己了,就好比这攀爬山崖,我在下面给你鼓励,给你支持,所以你平安地上来了,如果上来之后不再帮你,你便进退两难。”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能否说明白一点。”

萧芸飞扭头瞧了他一眼:“你当真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

“我发觉我有些身不由己了。”

“是,越是这样,就越不能随波逐流。”

“这个我明白,我也知道,吏部侍郎帮我修建药圃,跟我称兄道弟,是想拉拢我,可是我真的需要一个药圃,种很多现在没有的药材。而这个是我用替他治病换来的,帮他把病治好,保住他的乌纱帽,他给我的药资,所以我不觉得欠他什么。”

萧芸飞笑道:“我只是提醒你,以后跟他们打交道留心一些。免得到时候进退维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