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4章 三首诗

第454章 三首诗

“是”左少阳答应了,起身正要离开,又被杜淹叫住了,盯着他缓缓道:“听说你在青楼墙上提了一首诗,以前相亲的时候,也曾写了两首诗用以考问女方才学,可有此事?”

左少阳有些意外,不知道杜淹突然问起这件事所为何故,躬身道:“是,卑职莽撞……”

“知道莽撞就好”杜淹沉声道,“《世说新语》中那荀奉倩,大好男儿,本应当报效国家,名垂青史,却为了一介女流而死,这等惹人耻笑的蠢人,你该写诗唾弃他才对,你却大加赞赏,还说什么‘不辞冰雪为卿热’,这等儿女情长,如果堪当大任?”

左少阳顿时明白了,原来杜淹是说的这个,也不愿意跟他争辩,但更不愿意把这认为是自己的错误。闷声不响站在那。

杜淹鼻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道:“你若只是个读书人,写出这等无聊词句倒也罢了,只不过让人笑话几句,可是,你现在是官,只要好好干,将来前程似锦所以,任何事都要小心,不可留人话柄,否则等你官当大了,便会有人拿这些事说事总会多多少少影响你的仕途。何苦逞一时的痛快?”

左少阳还是闷声不响。

“还有那一首墙上的诗,什么‘十年一觉长安梦,赢得青楼’,这诗让人看了会对你有什么印象?只会说你是个浪子一个落魄江湖的浪子,一个整天只知道混迹青楼的无形浪子,对你仕途有何益处?——本官已经命人将你写在墙上那首诗词涂掉了,也不许青楼女子再唱这首诗,还有你那首赞叹荀奉倩的词。以后若有人问起,你最好断然否认这两首诗词是你写的”

若是倒退一年,左少阳肯定会跟杜淹顶撞起来,只是,经过这一年的磨练,左少阳变得冷静了很多,眼前这位朝廷权臣,自己最好不要逞一时口舌之快惹恼他,否则当不了官到还是小事,只怕招来祸害。本想闷声不理,只当没听见。可眼角瞧见杜淹正阴着脸盯着自己的反应,只要低声说了句“是”

杜淹脸色稍稍缓和,道:“你这三首诗里,还就那首题写长安早朝的写得不错,本官很欣赏,已经推荐给一些人鉴赏指点,给你扬名。你现在需要的是名气,有了名气,你才能给更多的人治病。”

杜淹在唐初算得上是个有名的诗人了,因为很有诗才,深得唐太宗的欣赏,经常找他吟诗作赋,唐诗名句“结交澹若水,履道直如弦”便是出自他之手。能被他推崇的诗词,自然是绝佳的了,加上他的身份地位,自然更能引人重视,所以能想象左少阳的这首诗很很快众人皆知的。

对左少阳来说,名气本身不重要,但是作为一个郎中,只有名气大了,才有更多的人来找自己看病,也才会有人重视自己的医学论断。这倒是个好事。忙抬起头拱手道:“多谢大人提携。”

杜淹点点头,捻着胡须道:“从这三首诗来看,你诗才很不错,若当初本官知道,倒是可以推荐你参加秀才科考试的,不过,能题诗作赋的人朝廷有的是,而真正医术高明者,却是少之又少,所以,你继续在行医上发展,或许比你靠诗才从政更合适。要知道,凭借高明医术,一样可以当上高官,一样能得到皇上的重视,那时候只要你有治国安邦之才,同样可以成为国家的栋梁。本官很看好你,也有意栽培你,所以才好意提醒你这些,以后事事留心,稳稳做事。不要辜负了本官的期望”

左少阳答应了一声是。

不过,他是没兴趣成为栋梁的,也没存这指望,贞观之治中,能治国安邦的大臣多如牛毛,哪就轮到自己了?自己当初也没学过大唐的利弊得失,一门心思都在医学上,所以,就算让自己当了宰相,只怕也提不出比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这些名相更好的办法来,所以,还是安安心心当一位郎中的好,治病救人才是正道。

杜淹瞧着左少阳,心想自己这番话,若是其他有意仕途的官儿听了,不喜得抓耳捞腮的才怪了,偏偏他平静如水,仿佛不是说的自己的事似的,有些无奈,心中暗叹,这小子胸无大志,对当官没什么兴趣,别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哟。心中烦闷,摆摆手,示意让他出去,再不看他,凝神埋头继续写起奏折来。

左少阳忙躬身一礼,然后退了出去。

来到花厅,左少阳提笔写了一付方子,交给冷队正,然后告辞出了杜淹府邸。

他刚走到门口候客厅,从里面钻出几个人来,喜滋滋拱手道:“左大人,您忙完了吗?我们老爷等着您呢”

左少阳一看,却是上次跟着自己去华山的那几个彭炳的侍从。便道:“走吧”

一行人急匆匆来到彭炳的府邸。刚刚传报上去,便立即传见。

彭炳见到左少阳,跟杜淹的反应完全两个极端,杜淹是淡淡的甚至有些冷俊,而杜淹则是极度的热情,抓住左少阳的两手不停摇晃:“贤弟你可回来了,老哥真担心你出事了呢,你在山上没事吧?”

“没事。”左少阳便又把自己那掉进山洞的故事说了一遍,彭炳连声埋怨他既然能放出小松鼠送方子,就该说说自己的方位,让大家好前往解救。

左少阳听他说话已经不怎么咳喘了,道:“大人的病如何了?”

“差不多好了”彭炳喜滋滋道:“我那天早上吃了你让小松鼠带来的药,到了下午,说话便已经不怎么咳喘了,我当即赶到皇宫面圣,还荒腔走调地给皇上唱了一支我们老家的歌子,又在大殿里绕着圈跑了好几圈,也不喘也不咳,嘿嘿,皇上很满意,问我找的谁看得病,我就把你好生夸赞了一番呢”

左少阳一听,中国最著名的皇帝之一的唐太宗李世民,竟然夸赞自己医术,高兴的咧着嘴笑了:“皇上说什么没有啊?”

“说了,说你年纪轻轻医术便如此高明,假以时日,一定能成为一代名医的。”

左少阳顿时感到全身骨头都仿佛轻了几两似的,傻兮兮乐呵呵笑道:“多谢大哥。”

“谢我做什么,我该谢谢你才对,若不是你的灵丹妙药立竿见影,我只怕这会子官帽已经丢了,正打点行李准备回老家呢。哈哈哈”

说道高兴处,彭炳仰天大笑。可笑声随即便被一连串的咳嗽打断了。

彭炳这一次咳得脸都红了,弯着腰十分痛苦地回到椅子上坐下,旁边侍女赶紧过来帮着扶胸捶背,良久放歇。

彭炳疑惑地望着左少阳,那眼神分明再说,我这病不是已经差不多好了吗,怎么又剧烈咳嗽起来了?

左少阳道:“大哥,那华山参止咳平喘只能短期见效,只能让大哥暂时不咳喘,并不能彻底根治大哥的病,所以,从今天起,愚弟会下方用药给大哥系统治疗哮喘咳嗽的。等彻底治好了,就不会再咳喘了。”

彭炳明白了,连连点头:“有劳贤弟,那大概要多久?”

“大哥这病已经拖了数年,短期内不可能彻底治愈的,需要长时间用药,可能三五个月吧,才能治好。”

“那这几个月里,早朝怎么办?皇上要召见我怎么办?”

“放心,我给你配药里加入了华山参了,这三五个月里,你应该不会再出现以往那种剧烈咳喘,另外,我会给大哥用华山参为主药,配些药丸给大哥带在身边备急,遇到感觉哮喘咳嗽加重时,便吃上两丸,可是暂时定喘止咳,不至于让皇上疑虑。”

彭炳喜不自胜,连声道:“太好了我这病就拜托贤弟了。——对了,你在华山这几天,你药圃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买了地,正在拆房围院子,挖池塘。具体你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找工部的监工说,我已经告诉他们,不用考虑费用,一切用最好的修”

左少阳忙道:“那倒不必,也就是个药圃,又不是御花园,用不着太好的东西,不然浪费了。”

“不,越是药圃这种东西,就越要用好的,只有药材弄好了,才能给人治病啊。”

“这倒也是,那就多谢大哥了”

“自家兄弟,不必客气”

左少阳重新给彭炳诊查一番之后,根据这一个多月的辩证,开了一个药方,其中附片用量比前一次的四十钱更重,用了五十钱当然,这五十钱都是自己从合州带来的新附片。

从彭炳家出来,左少阳这才返回家里。

乔巧儿围着左少阳又说又笑,苗佩兰和白芷寒却只是远远站着瞧着他笑,左少阳知道,她们两还没有嫁给自己,特别是白芷寒,还是奴婢身份,所以没想像乔巧儿那样亲热。

左少阳想到后面看看药圃建设情况,三女这些天也一直在担忧左少阳,哪里有心情管药圃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去过,便跟着一起来到后院,彭炳派来的监工见他来了,急忙上前迎接,陪着笑领着他把工地看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