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63章 目的何在

第463章 目的何在

孙思邈愣了一下,盯着他,半晌,才缓缓道:……仲景以为,虚劳病乃虚劳得之!”

“老爷子您的理论,分仲景医圣的一样吗?”

孙思邈犹豫了一下,低沉的声音道:“不一样……”

“就是啊,老爷子这不是在改进和发展仲景医圣的医学吗?”,中医“肺痨”(肺结核)这个称呼,是宋朝之后才出现的。

在唐朝之前”对肺痨称为“尸注”,、“鬼注”以及“虚劳病”,等。汉朝之前,张仲景等医家认为肺痨是一种因为虚劳而得的慢性病,所以把肺痨称为“虚劳病”而晋代时期”才发现肺痨有强传染性,是一种传染病,而不是虚劳所得,那时候认为肺痨的传染源是尸体,所以才有“传尸”、“,尸注”,、“鬼注”的称呼。

到了唐初孙思邈,他则开天辟地地提出了肺痨是一种虫子导致的疾病,说“,劳热生虫在肺为病”,他把这种虫子叫“肺虫”,指出尸注是,“肺虫”导致的烈性传染病,不再墨守陈规地遵循仲景医圣等人以为的肺痨是虚劳而得的理论。这与现代医学认为的肺结核是结核杆菌导致传染很近似。

孙思邈对左少阳的问题有些张口结舌了”他以前并没有特别在意这个问题”也没有特别意识到自己的观点与张仲景的不同是在改进和发展张仲景的理论。听左少阳这么一说,猛然醒悟,不过,人总是这样的,有口人说家,无口说自己。也就是俗话说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人的通病,孙思邈这样的伟人也有难免落俗的时候。

所以”孙思邈撇开这个话题,冷冷道:“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中风,不是尸注!我不认为你的中风的观点比仲景医圣的更高明!”,左少阳毫不相让:“那为什么你们不能用便宜的方药治疗中风”而我却能?”,这句话立即击中了孙思邈的要害”他愣了,望着左少阳,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半晌,才缓缓道:“那好”你先说说你的责剂!”

左少阳摇头道:“抱歉,如果老爷子不能接受我的关于中风的病因病机论断”你就没办法接受我后面说到的辨证论治使用的方剂!就好像你先前说的,如果我做不到淡泊名利与世无争,就学不到你的长寿之术一样!”

孙思邈一双明眸盯着左少阳,终于缓缓道:“你这娃娃倒是很有胆略”说的也没错,行,先不学了,明日你也不用来拜师,等我先好好琢磨琢磨你说的话,若是觉得对了”再来找你说这件事!”,“随时恭候老爷子大驾。”

孙思邈起身出了后院,来到大堂,许胤宗在廖医监的屋里说话”听到孙思邈叫他,便撩门帘出来”本想开句玩笑”见两人都阴沉着脸,忙又不说了,拱拱手,两个老神医出了门,许胤宗上了自己的马车之后”孙思邈也跟着上了许胤宗的马车。

许胤宗见状便知道孙思邈有话想说,两人坐下,许胤宗笑道:,“孙老头”怎么了?这小娃娃要价太高,生意没谈成?”

“不是,小娃娃很好说话,我准备代师收徒,收他做我的师弟。只是”这小子真的太狂妄了,刚才竟然又说仲景医圣的不是!”,许胤宗一愣,随即哈哈哈大笑”笑声中多少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这小子可是个麻烦,肆意评判仲景医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我说过了,上次医举中他已经来了这么一手,要是引人注意,已经够了,现在又来这一手?呵呵”现在他入你师门,只怕,以后不会少给你惹麻烦哟!哈哈哈”

孙思邈瞪了他一眼:“不仅仅是给我惹麻烦的事情,他这样乱来,只怕脑袋上的乌纱帽保不了多久!不过,似乎这小子似乎不在乎这顶官帽”要不然,一定会很小心地说话的,只有真正醉心于医术的人”才会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

这句话说到了许胤宗心里去了,频频点头道:“我第一次听说他在医举考试里说仲景医圣的不是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小子是个真正的医者,要不然,就算再笨,也会知道在医举中不能这么写,会引起主考官的反感”会落第的,但这小子全然不顾,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杜淹推荐他,他胸有成竹不怕主考官不高兴,但是想想又不对,纵然有杜淹推荐他,他也该替杜淹着想啊,不能给杜淹增加麻烦才对。所以,他应该是真正这么想的,认为仲景医圣说的不对,而且正如你所说,他醉心医学,不在乎名利得失,所以才在医举试卷上这么写了。这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欣赏他,建议让他担任了医正。”,孙思邈点头道:“先前听你说了,我也觉得这小子有些胆量,今天听他说他本来就不想当这官,是他爹和别人唠唠叨叨反复说,他没办法才考的,他其实不想当官,今天这件事来看,他应该知道我能毁他的官途,但他却不在乎,还是说了,可见他是当真不在乎这个官。”

“这官小了点,他当然不怎么在乎,若是太医令之类的大一点的官,只怕他就不会这么不在乎了。要不,就是他觉得官太小了,想哗众取宠”知道你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所以当着你的面又批评仲景医圣,便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要不然,他用治疗中风的方剂跟你交换长寿术,直接把方剂告诉你就行了”何必东拉西扯扯上医圣去呢?这不是别有目的吗?”

孙思邈浓眉皱到一起,想了片刻,缓缓道:“我觉得不太像。”,“为什么?”

“他刚才说了,中风不是经络空虚风邪入中所致,仲景医圣和我们都错了”而是什么气血内虚之上”劳倦内伤,忧思恼怒,嗜食厚味诱发所致。还说如果我不能把这个观点纠正过来”跟我说了方剂也没用。我没办法理解,就不能很好地随证加减使用。如果他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应该用能讨好我的观点来顺着我说才对,而不是直截了当说仲景医圣我们关于中风的观点都是错的”这不是惹我生气吗?还有什么好感可言?所以,这说不通的,应该不是这个目的。”

许胤宗道:“那还有什么目的?难不成他还真认为仲景医圣的观点错了不成?”

孙思邈缓缓道:“如果真是这样呢?”,许胤宗一愣:,“孙老头,你不会中这小子邪了吧?也怀疑仲景医圣是错的?”,孙思邈只是下意识这么一闪念,在他们心目中,张仲景便是一座神,如同文草时毛〖主〗席在草命群众心中的的地位一般,每一句话都是真理,不可能有丝毫错误,所以,孙思邈笑了笑,道:“是啊,这小子也的歪论肯定是错的,可是,他为什么又能用便宜的方剂治好中风病症呢?这些病症都是经过核实的,的确是真的。”

“嗨!瞎猫还碰到死老鼠呢!或许正是这小子不知从哪里得了这么个偏方”能用便宜的药材治好中风,便生搬硬套,非要扯上仲景医圣的论断错误”以便标新立异、哗众取宠!”

孙思邈缓缓摇头:“看着又不太不像……”,“还不是装呗!算了,孙老头,这小子的谬论去想它做什么,你要真眼红那方子,我教你一个乖。”

“什刨”

“回头你去找他,不管他说什么,都点头打哈哈,等得了他的方半再说,这方子总不是假的吧?你用长寿术跟他换得,量他没胆子骗你。”

孙思邈又摇摇头:“不好”他说了,这治疗中风的方子不止一个,要分型论治,必须理解他的理论,才能真正使用这些方子,而不单单是一个方子那么简单。”

“这也好办啊,你先不说话,听他说,完完整整听了,拿回来”那些谬论不管他,那些有用的学了,不就行了嘛。你以前买方子,不也是这样的吗?难不成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还不是要拿回来自己删删减减?”

孙思邈还是摇头道:“我能感觉到这小郎中说的话不是瞎说,他的治疗中风的这一系列方药,都是建立在他这一套歪理上的,如果不能接受他这个理论,就的确不能学会他这些方药。”

“那你打算怎么办?找他听他说这套歪理?”

“自然不会,先缓缓,我脑子有些乱,想段时间再说,反正不着急。”

“那也行。”许胤宗道”“附片问题怎么办?”,“现在看来,这娃娃新法炮制的附片超量使用倒不会中毒”但是,疗效如果,目前只有少数个案证实了却是有疗效,但还没有的大大范围使用的验证,我的意思,是让太医署组织所属五个医馆和京城一些知名的私人医馆进行做专门药物适用,看看疗效到底如何,然后再做处理。

“这倒是个好主意,如果这附片真的有疗效,而超量使用也安全可靠,很多方剂都能安全地使用附片,那当真是病患的一个福音。

“是,所以这个测试一定要组织好,时间可以长一些,观察清楚之后,才好决定。”

“碎就确定半年时间吧。”,孙思邈点点头:“左少阳把附片的炮制方法独家卖给了合州恒昌药行,所以”得让恒昌药行到京城来开设药行”提供药材。不然没东西测试啊。”

许胤宗道:“也不知道当初左少阳卖给他这方子卖了多少钱,如果一旦确定以后采用这种新法炮制的附片”全国都得跟他恒昌药行买,他恒昌药行只靠这一味药的炮制批发出售就够他赚的脑满肠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