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79章 与虎谋皮

第479章 与虎谋皮

杜如晦侧脸瞧着左少阳,道:“少阳君年纪轻轻,已经声名远播,假以时日,必能盖过令师兄了。”

孙思邈笑道:“杜宰相,你有所不知,不用假以时日,他现在的医术已经远胜于我了!嘿嘿嘿。”

左少阳心中叹服,别看孙思邈八九十岁高龄,又是誉满神州的老神医,如此虚怀若谷,敢于承认不足,甚至承认自己医术不如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等心胸,当真是令人敬佩的。

左少阳忙拱手道:“师兄太谦虚了,师兄的医术,举世无双,我便是拍马也追不上的。”

杜如晦微笑道:“若说名气,自然是你师兄高,放眼大唐,不知你师兄名气的,只怕很少了,这是他数十年巡医各地,给百姓治病换来的名气。不是靠一两个医案能挣得的。你的医术在某一方面可能盖过你的师兄,但是,整体医术上,特别是医德上,还需要向你师兄多多学习啊。咳咳……”

一席话当真是语重心长,说得左少阳连连点头,心想果然不愧为一代名相,忙躬身道:“是,多谢杜宰相指教,晚辈铭刻在心。”

说着话,来到了后院孙思邈住处的大堂。

杜如晦下了软榻,侍女搀扶着在椅子上坐下。杜如晦喘了几口气,道:“左公子,你想必也猜到了,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你来了……”

左少阳一摆手,道:“杜宰相,如果您是为杜淹的病来找我,就不用开口了,因为我是不会去的!按理说,医者眼中没有好人坏人,只有病人,又是杜宰相亲自上门开了口,这个面子我还是应该给的,他杜淹买官卖官,拉帮结伙这些事我都可以视而不见,他害死杜宰相您的亲兄弟,您都可以原谅他,我就更不会说什么,包括他指使亲兵卫队长企图杀害甄权老神医,我都可以不管,但是,他杜淹害死了牛把式,又企图用这件事栽赃陷害于我,并以此威胁让我去害死甄权老神医,否则就要杀我全家!他都要杀我全家了,我若还反过去给他治病,我成什么人了?这样以德报怨的事情我做不到!”

“这个,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咳咳咳……”

杜如晦情急之下,咳嗽顿时急了起来。用手帕捂着嘴,咳嗽无力,而且声音低而短,似乎非常的费力。好半天,这才慢慢停了,拿开手帕,一晃眼间,左少阳已经看见了手帕上有淡淡的红色,心头不禁一凛,仔细端详杜如晦的病容,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缓缓道:“这个不是误会,是我听他当面跟我说的。”

“这里面的事情,左公子,你不在其中,是不会明白的。咳咳……”

“好!就算他跟甄权他们有误会,就算他威胁要杀我全家只是开玩笑,那牛把式的事情又当如何?牛把式辛辛苦苦替他赶马车,因为他的蛮横强令翻了车,他却把罪过怪在牛把式身上,逼迫他攀供陷害工部员外郎萧海博,牛把式抵死不肯,差点被打死,还因此中风,病好一些,他却担心牛把式泄漏秘密,将他害死,栽赃于我,以此相逼,这笔帐该如何算?”

杜如晦叹了口气,道:“牛把式的事情,还是甄权老神医的事,现在大理寺还都在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有定论,若真是杜大人所为,自然有王法处置他的

。如果你不给他治病,他病死了,到最后又查清楚不是他的错,与他无关,那岂不是冤枉吗?”

左少阳摇头:“如果我是从别人那听来的,我可能不会就此相信,但是,这两件事都是我那晚上亲耳听他杜淹说的,而且,他还强迫我利用治病的机会整死甄权老神医,我拒绝了,所以才最终闹翻的。——好了,杜宰相,您不用说了,总之一句话,如果他能让牛把式能起死回生,我就去给他治病!”

杜如晦长叹一声,慢慢挣扎着站了起来,拱拱手:“既然不辞,那我就告辞了!咳咳……”说罢,在侍女搀扶下慢慢往外走。

左少阳道:“杜宰相请留步,你的病很重,如果信任晚辈,晚辈愿意替你医治。”

杜如晦站住了,缓缓回身望着他:“我的病你能治?”

“试试看吧。”

杜如晦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孙思邈,他这病包括孙思邈在内的很多名医都治过,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听左少阳这么说了,想起他这些天的惊人医案,心中不免多了几分希望,道:“好!多谢!”

杜如晦慢慢走回来,在椅子上重新坐下,将手放在桌上。左少阳提腕诊脉望舌,沉吟片刻,道:“杜宰相这病,乃是传尸!”

杜如晦缓缓点头。

传尸就是唐朝人对肺痨的称呼,因为当时的医者已经发现了这种病的传染性,但是,认为传染源是尸体,是染病的人死之后,通过尸体发生的一种传染。所以叫传尸,也叫尸注。

肺痨也就是肺结核,是长期困扰医学界的老大难问题,直到二战结束的1945年,链霉素的问世,才使得肺结核不再是不治之症。随后出现的大量抗生素以及化疗药物,使人类对抗肺结核有了强有力的武器,加上预防手段卡介苗的问世,肺结核染病率大幅下降。

在当代,中医治疗肺结核主要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进行,效果很明显。现代医学研究显示,中药黄连、黄芩、银花、连翘、夏枯草、猫爪草、苦参等,对结核杆菌都有不同程度的抑制和杀灭作用,针对性地采用新配方研制的中药方剂,完全治愈肺结核的病案报道也日渐增多,同样也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左少阳背过现代医学研究发展的治疗肺结核的纯中医的药方,但是,现在社会对这种病大多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所以,纯粹的中医治疗他只是在报端医学杂志上见到过,而没有亲自实践治疗过。

现在,面对杜如晦的肺结核病,他能用的,只有中医手段了。

孙思邈听左少阳一语道破这种病,不禁喜上眉梢,瞧着他问道:“传尸这种病,你也会治?”

左少阳现在可不敢说大话,尤其是治疗的病患是当朝宰相

!堂堂的蔡国公。更不能乱说了,沉吟片刻,实话实说道:“我师父曾经教过我治疗这种病的方子,不过,我从没有治过,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

杜如晦轻轻咳嗽着,道:“无妨!反正我这病,孙老神医、许老神医,还有甄氏兄弟都瞧过,都没有治好,你治不好也没事,治好了,算帮我捡回一条命,就死马当作活马医好了。”

杜如晦身为宰相,能这么说,左少阳心中大定,拱手道:“晚辈一定尽力!”

孙思邈心里半天都不相信左少阳能治传尸这种病,所以,也不存多少指望。听杜如晦这么说了,也就为左少阳放心了。

杜如晦想了想,又道:“左公子,我有一个提议,希望你能答应。”

“杜宰相请说。”

杜如晦拱手道:“我相信老弟能治好我这病,你能否将救我这一命,换作救家叔一命?”

左少阳阴着脸道:“杜宰相的意思是……?”

“你说除非牛把式复活才能给杜淹治病,人死不能复生,牛把式是无论如何活不回来了。所以,咱们就一命换一命。你不用给我治了,给我叔叔杜淹治病,就算是治好我的病了。我一样的承你的情。只要我能做到的任何事情,我都一定帮你做到,算作回报,如何?”

左少阳盯着他,缓缓道:“杜宰相,你这主意实在不怎么样。要知道,你没有用什么命来跟我换命,绕这个弯子,绕不昏我的。不过,我很敬佩您,不顾个人安危,只想着别人,特别是杜淹曾害死了你的亲兄弟,你却还愿意拿自己的命换他的命,当真令人感叹。”

杜如晦喜道:“这么说,你同意了?”

左少阳摇头道:“我说了,你们两的病治不治,给谁治,都是我自己决定的,而不是你的权利,如果愿意,我可以同时给你们两个人治,也可以给你们中的一个治,当然,我也可以两个都不治,不存在一命换一命的问题。”

杜如晦尴尬地笑了笑:“是啊,是我想偏了。抱歉。”

左少阳见他如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想了想,道:“既然杜宰相如此宽宏大量,那好,我也给他一条生路。只要他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他治病。”

杜如晦大喜:“你说,不管是什么事,我一定劝他答应!”

“第一、辞掉所有官职!第二、将所有财产的九成五上缴国库用于赈灾;第三、去跟皇上自首!坦白交代他的所有罪行!包括他指使杀害牛把式的事,还有他企图杀害老神医甄氏兄弟的事!这三个条件他要是都做到了,我就给他治病!”

听到左少阳提出的这三个条件,孙思邈哈哈大笑:“师弟,你让杜淹辞官、散财和自首,这无异于与虎谋皮啊!”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