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1章 三个条件

第481章 三个条件

回到后院,孙思邈瞧了左少阳一眼,摇摇头,什么也没

说,背着手回自己屋去了。

左少阳很是郁闷,他不知道事情怎么搞成这样。只不过是

一味药,却上升到了吃人肉的地步,搞得有些不愉快。

想了想,也觉无奈,回到屋里,盘膝坐在蒲团上,看孙思

邈博道书。

第二天凌晨,左少阳在后院跟孙思邈练道术,正练得起

劲,二徒弟孙守行进来,小心翼翼道:“父亲,宰相大人杜如

晦来了,求见您和师叔。”

按照规矩,在孙思邈练功的时候,是不准外人打扰的,但

是,因为来的是当朝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重量R权

臣,所以孙守行也不敢怠慢,还是硬着头皮进来通报了。

左少阳问道:“他说了有什么事吗?

“说是杜淹杜大人的事情。”

左少阳道:“你去问他,如果碎官和散财运两个要求不能

完全做到,就不用来跟我说什么了。因为这两个条件没得商

量若是都答应了,就请他中午再来,反正那杜淹的病一时车

会还死不了

孙守行忙答应了,退了出去。

孙思邈捻着胡须点头笑道:“不为权势所动,嗯,有点感

觉了。一个修道之人,要能把权贵和普通百姓没有区分地对

待,那才真正到了超然物外的地步,才算得上登堂入室了。

左少阳呵呵笑道:“说实话,我不是存心想这样对待宰相

大人,而是不想浪费这宝贵的时间。一天只有这两个时辰可以

修炼吐纳术的。

“嗯,这也不错,有这种抓紧时间修炼的想法,便有了成

功的希望了。好,咱们继续修炼。”

很快,两人又肩入到道术吐纳功的物我两忘境界里了。

一直到晨时毕,两人这才收功,出来后院。

院门口,停着杜如晦那乘软榻,杜如晦斜靠在椅子上,腿

上搭着一床薄薄的锦被,身子困顿,已经昏昏睡着了。

孙思邈眉头一皱,瞪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孙守行:“怎么搞

的?为何不把杜宰相抬到屋里歇息?要在这风口上等?

孙守行惶恐道:“说了,是杜宰相他不愿意去,说要等在

这里,方显诚意……”

正说着话,杜如晦已经睁开7眼睛,瞧见他们,勉力一

笑,轻咳着道:“抱歉,我竞睡着了。实在失礼。咳咳……

“杜宰相如此,倒叫我们兄弟二人汗颜了,杜宰相请

侧身让到一边。随从们用软塌将他抬进了后院。来到孙思邈

的住处,依旧在大堂落座。

左少阳瞧着一脸病容的杜如晦,也不说话,等着他先开

杜如晦美具L不停咳嗽,似乎想用这点时间琢磨一下该如何

开口似的,终于咳嗽停止了,缓缓道:“左公子,昨晚上,我

跟家叔聊了半夜,他对公子的三个条件,嗯……,都做了回

复。第一个条件自首,他说了,是公子误会了,他没有指使任

何人杀害牛把式,他那时候病情已经很重,说了什么不妥的

话,都记不得了,只希望你能不要在意,他可以以人格担保,

平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更不要说谋害别人性命

了。

左少阳冷笑:“你相信吗?”

“我信”杜如晦很认真地回答。

左少阳愣了一下:“他害死了你的亲兄弟,这不是害人又

是什么?你还相信他?”

杜如晦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返件事……,公子有所不

知,其中有些隐情,不能全性他…·”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还能有什么隐情?”

“唉,涉及家丑,就不好说了,总之,这件事,大家都有

责任,不能把责任全推倒他身上去。运也是为什么我愿意帮他

的原因。”

左少阳有些傻眼了,的确是这样,鞋子好不好看大家都知

道,但是,合不合脚,便只有自己知道了。杜淹进谗言害死自

己的亲侄儿,如果没有理由,是根本不可能的。而这个理由,

杜如晦不肯说,就没人知道,刚才杜如晦只说了其中有隐情,

大家都有责任,不能只怪杜淹,那应该是真的,如果全部都是

杜淹的错,杜如晦乃当朝宰相,应该不会帮他这么说话的。

左少阳道:“好,你们的家事我可以不问,甚至甄权他们

之间的恩怨也可以不理,但是,牛把式的死又是怎么回事?他

能解释吗?”

“这件事,他说了,大理寺正在查,如果查出是他指使杀

的人,不用自首,他立即自尽以谢天下。”

左少阳又是一愣,笑道:“他如此胸有成竹,想必是已经

做好了万全之策了,攻守同盟,毁灭罪证,都能做到,大理

寺还能查出什么来?哼好,这件事我说了,可以等大理寺的

结果,再来跟他理论。

杜如晦稍稍舒了口气,道:“关于辞官这件事,家叔说没

有任何问题。他年岁已高,其实早就不想干了,只是皇上一直

不让他隐退,既然现在亍治病有碍,那是坚决要辞职的。昨夜

得知此事之后,已经立即写了一份辞职奏折,上报皇上了。只

等皇上恩准,便辞官为民,在家静心养病了。”

左少阳哑然失笑:“这杜淹当真会踢球,把球踢给皇上,

他明明知道他是朝廷重臣,皇上绝对不会轻易让他退隐的,特

别是皇上刚刚登基没两年,更需要运帮老臣辅佐,如何能轻易

准许他辞官呢?绝真是绝了哈哈哈”

杜如晦等他笑完,才轻咳着慢慢说道:“左公子,家叔身

居高位,的确不是说辞职就能辞职的,得皇上准许才行,就好

比是我,我的病早就很严重了,我几次跟皇上请辞,但皇上都

没有答应,甚至孙老神医他们几个都三番五次给皇上进言,说

我这病只能在家静养,再不能操劳,可是皇上却还是以江山社

稷为重,将我留下。为了请辞之事,我甚至在家静卧数月不

朝,皇上几次亲来探望,却还是执意不肯让我辞官。这件事你

可以问令师兄,便可知我没有说谎。”

孙思邈在一旁频频点头:“杜宰相是没有说谎,这件事我

可以作证,他的确请辞了好几次,甚至不上朝在家静养,只是

皇上一直不肯恩准他辞官。”

左少阳冷笑道:“我不管皇上是否准许,他以后再不理朝

政就行了,几个月算什么?几年十几年,后半生就窝家里了,

手脚是自己的,我就不信皇上会帮着他的手脚让他去当官?”

“这个没问题。杜如晦道,“家叔已经说了,他这一次

既然辞官了,就再不理朝政,一心只在家中养病,颐养天年便

了。左公子可以从旁监督的。”

左少阳想不到他答应如此干脆,不觉愣了一下,道:“那

散财呢?”

“这个就更没问题了”杜如晦道,“家叔说,钱财乃身

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他的几个子

女都已经成家立业,能养活他们自己了,这些钱财他原本就打

算将来捐出来做善事的,也不给予女们。既然左公子要求他将

家财捐给朝廷,用来赈济灾民,当真宅心仁厚,他断没有不罔

意之理,所以没有什么问题。”

左少阳又是一愣,想不到杜淹竟然愿意把全部家财的九戌

五交给自己用来赈灾济民。一时搞不懂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了,望向孙思邈。

孙思邈也很意外,他原以为杜淹绝对不会同意这几个条件

的,没想到竟然答应了。瞧着左少阳”微笑摇了摇头,表示他

也不能理解。

杜如晦道:“只是,家叔有个疑问,想请教左公子,若有

失礼,还请谅解。”

左少阳冷笑道:“我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把钱财交出来的,

说罢,还又想玩什么花样。”

“不是的。杜如晦很认真地说道,“家叔只是想知道,

左公子如何管理这笔钱?如何赈灾济民?

左少阳愣了一下,他到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便

道:“这个嘛,反正是交给朝廷,看朝廷如何用度便是,反正

我是不会贪墨他这些钱财的。”

“这个自然,不过,这到底不是一笔小数,若真能用到赈

灾济民方面,家叔便是荡尽家产,也是毫不犹豫的。只是,

如果把钱财这么交给朝廷,说句实在话,现在朝廷宵小实在太

多,只怕这些钱十成能有一成用到百姓手里便已经相当不错

了。所以,这笔钱如果不能好生管理,白白便宜了那帮子贪

官污吏。还请公子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便可将钱财移交给公

子。

左少阳冷笑:“万全之策?我要是想不出来这万全之策,

又或者我的办法他始终认为不是万全之策,岂不是找了个借口

不散财了?

“家叔应该不是这等找借口推诿之人,这个我可以担保。

只要公子想出一个办法,能让我觉得合适,我便可以说服家叔

认可公子的办法。

“这个……,我还没好好想。反正肯定有办法就是。一

一他到底有有多少家产?能拿来多少给我赈灾?还需要如此郑

重?”

一旁的孙思邈点点头,心想这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杜淹将

大部分钱财转移了,只留一小部分,那这散财也就是面子上的

事情了。起不到打击他经济基础的真正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