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3章 说不清

第483章 说不清

杜如晦频频点头:……很不错,那你准备派谁参加呢?”

左少阳道:“我不参加,为了避嫌,同时,我要行医,也没空的,这种事得找个专门人士来才行。”说到这,眼珠一转,道:“如果可以,我姐夫倒是不错,他在合州就是衙门负责管钱谷的,他来管账我放心。另外一个,我想想再说。”

“嗯,这基金会的钱都拿来赈济灾民吗?”,“那倒不一定,只要是公益性质,服务民众的,我觉得都可以。”

孙思邈在一旁插话道:“除了赈济灾民之外,还可以救济那些拿不出钱来治病的人,补贴药费,让大家有病能治。”

左少阳眼睛一亮,心想对啊!赈济灾民有朝廷,这方面自己能起的作用比较小。但是,如果用这笔钱来搞l个红十字基金会”用来解决贫困百姓的医疗问题,只怕更有意义。当下喜道:“师兄这个建议很好,这笔钱是给杜淹治病换来的,应该用于给天下贫困百姓治病用。就搞个……,嗯,医疗基金好了!不要直接给钱,那这个钱在各地开设药铺医馆,给那些贫困百姓提供免费医疗!让老百姓生病了能看得起病!”

中医治病使用的药材大多很便宜,而且那时候没有现代化的昂贵治疗手段,所以看病花费并不贵,对于小康之家以上的人家,看病的钱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对于低收入的普通百姓,家里有个长期病号,那长期吃药还是要吃穷的。而对于贫困之家,养家糊口都成问题”根本没钱看病。这种医馆主要针对低收入和贫困人群的。

孙思邈想不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得到了左少阳的赞同,也很高兴,不过”他一直不怎么相信杜淹会真的拿出钱来,所以,现在边去筹划这种事情,有点做梦娶媳妇的意思,但见左少阳如此热心,也不忍破坏他的兴致。便只是微笑点头。

杜淹道:“现在说妥了,咱们去给家叔治病吧?”,“好!”左少阳答应道。

孙思邈也想瞧瞧热闹的,所以跟着前往。三人乘车来到杜淹府邸,左少阳以为这一辈子再不会来这里,想不到又来了。

杜寅几兄弟见左少阳来了”都是惊喜交加,忙不迭过来打躬作揖。左少阳也懒得理他们,径直来到了杜淹的卧室。

杜淹躺在**”一动不动”杜寅在一旁低声道:“父亲,左公子来了。”

杜淹浮肿的身子动了动,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瞧见左少阳”竟然微微一笑,他虚肿的脸已经很难看了,加上这诡秘的微笑,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左少阳也不多说”坐下诊脉望舌,掀开被子看了看,又捏了捏他的手脚”问了一些自觉症状,心中已经了然,说道,“这个病我可以治,但是,我不能开方”你们得到我家里来,拿药。我煎好了给你们。”

杜淹孱弱的声音道:“左公子,老朽先前莽撞”说话不中听之处,还请海涵,实在不是老朽本意。你先前提出的三个条件”除了第一个自首”老朽的确没有指使人杀害牛把式和甄氏兄弟”不存在自首之外,辞官和散财,老朽都答应了。我侄儿宰相杜大人也做了保。这风毒水肿之证”你就给老朽治断了根吧。再不要让老朽受这等折磨了。”

左少阳冷笑一声,道:“早先我就说了”你这病没办法断根的。特别是你依旧勾心斗角煞费苦心搞坏事,就更没这可能。”

“那……,这方子能否给我,以后再犯”也可以自己照方抓药啊。一公子,我已经辞官,而且把差不多全部家财都捐了出来,再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你就可怜可怜我,留个方子给我保命吧。”

旁边杜寅也道:“是啊,左公子,家父毕生钱财全部捐献,换一个保命的方子,也不为过啊。”

左少阳眼珠转了几转,一一从几人脸上扫过,淡淡一笑,道:,“行,既然你们这么说了,也对,你不当官了,没钱了,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威胁了,用不着担心”这么多钱,买一个保命的方子,倒也可以了。我就把这方子写给你们。不过,病症千变万化,没有包治百病的方子的,这方子这次有用,将来未必就一定有用,还得随证加减调整用方才行。”

“我们明白的。多谢!”,左少阳提笔写了一道方子”只是对上次的方子随证进行了加减”看着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递给杜寅的时候,杜寅都直犯嘀咕:“这方子……”跟您上次留下的方子差不多啊。能否治好家父的病呢?这次的病可跟上次的不一样。”

“不相信我,又何必请我来?”左少阳冷冷道。杜寅这时候可不敢得罪他,忙低三下四地陪着不是。左少阳道:“这剂药连吃七天,应该就会大好,那时候我再来复诊,调整用药。”

“是是,多谢!”

杜寅忙把方子交给仆从拿去拣药煎熬。左少阳道:“这七天之内”希望你们能把答应的事做好,不要再过问朝政。至于家财”请列一个详细的清单给我”我们成立一个基金会,将财产转移给基金会管理。”

“基金会?”杜淹和几个儿子自然也不明白。左少阳和杜如晦便把基金会的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

“好,这法子好,那我拿出全部家财,也有了个明确的去处,心里也就踏实了。钱财乃身外之物,老朽这把年纪,留着也没用了,儿女都大了,也用不着我照应他们。我这就让他们登记造册,然后把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移交给你,把所有店铺和田产都过户到你的名下”,“不不!不走过户到我名下,好象我为了这笔钱才给你治病似的。走过户到基金会的名下。”

“基金会的名下?”杜淹茫然了,浮肿的眼帘面呈一条缝,瞧着杜如晦。杜如晦自然也搞不懂。

基金会在现代民法里是一种拟制人格的法人,可以拥有财产,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可以以法人的名义对外从事民事活动。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一种法律制度。左少阳给他们耐心地解释什么是法人,为什么一个组织可以当作一个人来看待”他有什么样的权利和义务。

见他们难以理解,左少阳又拿出衙门的财产来说事,说了半天”杜如晦他们还是不懂,因为古代没有财产登记制度,也没有什么房产证之类的,衙门的东西是皇上的。归于个人,并不存在集体个有这种制度。

家庭财产也是这样”实行嫡长子继承制”也就是说,理论上,所有的家庭财产都是属于家长所有的,也是归于个人。不存在由某个组织享有财产所有权的问题。

所以,尽管左少阳打了很多比方,找了很多例子,说得他口干舌燥,杜淹和杜如晦等人还是一脸茫然。

这也难怪,唐朝商人的地位非常低下,连做生意都被圈定在固定的东市、西市里,而且进行时间上的限制,对商人也有种种歧视制度”商品经济不发达,自然不可能产生民事法人制度。脑袋里也就更没有法人的概念”也不可能理解和接受这种制度的。左少阳彻底泄气了,他两手一摊,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

杜淹是不敢乱说的”这时候生怕惹恼了左少阳”到底是自己的性命要紧”拿出巨额钱财,目的就是这个,不能把主要目的给破坏了。所以瞧着杜如晦,让他拿主意。

杜如晦道:“方才左公子你说的,成立一个基金会对财产进行管理,这个我听懂了,就是让大家一起拿主意”不要独断专行嘛,这没问题,只是,这财产,你说归基金会所有,把田产这些都过户到基金会名下,这就不能理解了,照我说”还是划归一个人名下才行,由他来掌管,这个基金会的人,帮着一起出出主意,群策群力嘛。左少阳苦笑,感情自己前面说的都白费了,本来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委员会管理制,成了一个人说了算,其他人帮着出主意的首长负责制或者说是主人幕僚制。如果连杜如晦这号称神童的超级知识分子都不能理解的这种法律制度,那就别指望别人能理解了。

想想也是,千百年来帝王君主制都是讲的一言堂,在朝廷,皇帝说了算,在衙门,刺史、县令说了算,在家里,家长说了算。整个社会都是一种一言堂的制度格局”民主制度那时候恐怕连萌芽都没有。人们都已经习惯了服从,听从上司的指派,自己拿主意自己当家作主,还没这个习惯。左严阳费了一番口舌之后”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叹了口气,道:,“行,那你们说,这些财产该怎么办?划归谁的名下?”

杜寅小心翼翼瞧了一眼左少阳,陪着笑道:“这些东西,要不就不过户了”依旧还是落在我们杜家,如何用度”左公子你说了算,啊不,还有那个基金会,你们说了算。如何?”

见左少阳的脸立即沉了下来,躺在**的杜淹忙孱弱的声音道:“胡说!不过户,那叫什么散财?还是把田产、房舍等等都过户到左公子名下的好,由左公子支配,反正我也有人在基金会里,账目清楚明白的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