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07章 开错了地方

第507章 开错了地方

老铃医左右看了看,低声到:“只有一个人点头之后,你们才可能在衢州开办医馆的。”?

“谁?”左少阳问道。?

“敖大夫!他是衢州药王,衢州各个医馆,绝大部分都是他开办的,或者是他的徒弟开办的,药材更是他一家经营,别人想办,没有他点头,医馆、药行都不行的。而他点头之后,开办了之后也要听他的,不听话的绝对开不走,连病患都不敢去看病的。”?

真凌子怒道:“这厮为何如此霸道?”?

“别的我也不知道,知道这么多,也不知对你们有没有帮助,告辞了!”说罢,老郎中提着两大包馒头急匆匆走了。?

左少阳目送他远去,沉声道:“一个人独断整个衢州医药行,这人该是如何的了得?”?

守通子道:“要不,师叔,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吧,看样子这敖大夫是个地头蛇,咱犯不着跟他顶。”?

左少阳问孙思邈道:“师兄,你觉得呢?”?

孙思邈捋着胡须沉吟道:“若是旁的地头蛇,倒也罢了,但是独霸医药,只怕受害的是老百姓,特别是穷苦百姓,既然咱们遇到了,还是要查查清楚,如果查清之后我们处理不了,可以返回苏州甚至到京城之后向皇上禀报,终能解决。”?

左少阳点头道:“师兄说得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有些闲事不该管,但有些闲事却是必须管!”?

“那好,咱们现在便去找那什么敖大夫去!”?

找敖大夫很容易,因为他是衢州大名人,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很快便问到了敖大夫的总医馆。——“傲世医馆”。?

这名字就透出一股的霸气。?

真渊子上前递了拜帖,拜贴上直接写得便是孙思邈和左少阳的名头。?

很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带着一大伙人,慌里慌张就出来了,拱手道:“抱歉抱歉,不知孙老神医和左大人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老朽敖风尘,不知哪位是孙老神医,还有左大人?”?

他们八个人中,年龄最老的自然是孙思邈,但是外表上孙思邈却比守通子和真渊子都看着年轻,这敖风尘眼睛一直看得是白胡子的守通子和真渊子,以为他们俩是孙思邈和左少阳。?

真渊子忙侧身介绍。敖风尘这才一拍脑门,连声说对不起,忙向孙思邈和左少阳拱手致意:“两位,请进……”?

左少阳一摆手,道:“不用!我们只想跟不敖大夫商量一件事。我们要在贵地开设一家医馆,是给老百姓送医送药的免费医馆,可是,我们满城都找了问了,却没有一家人愿意把店铺转让给我们,或者出租给我们。后来我们得到高人指点,才知道原来是敖大夫在后面呢,没有你的同意,谁也不能在衢州开药铺,我们不知道这个规矩,所以今日特来登门拜山,请敖大夫高抬贵手,让我们给衢州百姓做点事。”?

这一通话说得夹枪带棒的,听到敖大夫面红耳赤,连连躬身作揖:“误会,这是天大的误会。我从来不限制别人开设医馆,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开设的。”?

“是吗?那我们为何连一处药铺都找不到呢?”?

“这个,肯定是有什么地方误会了,孙老神医,左大夫,各位道长,还是到鄙铺坐下详谈,如果能有老朽帮忙的地方,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左少阳有些奇怪,想不到这敖大夫还是非常的谦恭的,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傲气,当下也把语气放缓了些,对孙思邈道:“师兄,咱们进去谈吗?”?

“行啊。”?

孙思邈点点头,迈步往里走。敖大夫急忙跟着,点头哈腰一脸崇敬,不停地说着对孙思邈医术的敬佩。看来这敖大夫对孙思邈不仅知道,而且满心敬仰。对于左少阳,也只是个五品官的礼貌尊敬。更多的是对孙思邈的看重。?

进了药铺,这药铺不是很大,也就跟京城的太医署的东南医馆差不多,病患很多,咳嗽的,的,喊痛的,伤胳膊断腿的,担架抬的,等各种人都有。?

敖大夫已经把他们领到了后花园花厅里,便又仆从捧上香茶。?

孙思邈摆手止住了敖大夫的滔滔江水一般的敬佩之词,道:“旁的不用说了,我们的来意你也知道了,不知能否帮我们买一处药铺?”?

“没问题,老朽在衢州医馆很多,老神医你们看中那一处,告诉我,我卖给你们就是了。”?

孙思邈拱手道:“如此多谢了,就南城的繁华路段那一家便挺好,我们开设医馆主要是给贫苦百姓免费治病,靠近贫苦百姓住的地方最好。”?

“没问题!”敖大夫一口答应了。“我马上拿房契来,马上交接!那里一应俱全,你们接手便可以开业。”?

当下,双方商定了价格,敖大夫的出价很公道,甚至可以说算得上很便宜,这又出孙思邈他们意料之外。当下敖大夫拿来文契,又找了当地里正作中人,当下签署转让文契。?

敖大夫又带着他们到医馆交接,清点财物。?

想不到事情竟然出奇的轻松便得到了解决,孙思邈和左少阳等人都是非常的意外。?

办完手续,医馆里有两辆马车,配有车夫,赶车来到扈财主家,把行李取了,运到了医馆。?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敖大夫还设宴款待孙思邈他们。?

喝完酒回到医馆,大家都很兴奋,坐在一起议论这几天的事情,多亏那老铃医指点了这条路,才顺利买到了医馆。但是,老铃医关于敖大夫的言论,多多少少有些偏激,让他们产生了一些误会。?

医馆开业了。?

按照以前办医馆的规矩,是先调查州里的贫困百姓,然后登记颁发免费医疗本,但是,衢州大大小小的官吏除了司兵之外,其余的全部都到州县治理防洪去了。不在府衙,没办法进行统计,只能先开着,边开边进行。?

他们已经想好了,对于那些明显是穷困百姓的,他们便实行免费医疗,而衣着华丽明显有钱的,就照常收费。?

尽管他们已经四处宣传,他们开办的赤脚医馆衢州分馆是给穷苦百姓送医送药的免费义诊医馆,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来他们医馆治病。?

开业了整整三天了,总共来看病的不到十个人!?

孙思邈和左少阳的本意是医馆开起来之后,他们就离开。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却没办法走了,得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为什么送医送药都没人愿意来。?

这得进行适当的调查了解才行。派出去调查的,自然是四个徒子徒孙。?

半天后,四个人都回来了,一脸的不信和惊讶。?

清妙子说道:“太师祖、太师叔祖,咱们这个医馆开得不是地方!”?

“什么意思?”孙思邈问。?

“给穷苦百姓免费送医送药,这个本地早就有了,咱们不是第一家。”?

“什么?”左少阳和孙思邈都很惊讶,“有免费医馆?在哪里?”?

“傲世医馆!”?

左少阳和孙思邈更是吃惊,这位他们心目中曾经的恶霸,怎么成了大善人了,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想的便是这肯定是因为他们来了,才故作姿态的。?

不料,清妙子说了一句话,把他们这种想法都打没了:“从咱们大唐建国以来,敖大夫在衢州给穷苦人看病,就从来不收钱,不仅送医送药,而且对生活特别穷困的,还要给钱给物的。”?

真渊子也道:“是啊,开始我不相信,问了好几家都是这么说的,我有点信了,就换了衣服化了装去傲世医馆求医,乘机看看究竟是不是这样,我在那找借口呆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便遇到十几个穷苦人看病不交钱的,免费领了药走了。而且,我仔细观察了这些人,表情都很自然,虽然很感激,但并不惊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了。”?

左少阳道:“这就说明,这件事肯定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当地百姓都已经习惯了。”?

孙思邈微笑道:“这敖大夫还真有点意思。”?

守通子问:“师父,那我们这医馆还开不开?”?

孙思邈摇头道:“还开什么?我们目的就是给人免费送医送药,扶助穷苦百姓,让他们生活的好一些的。现在这件事已经有人做了,我们没必要锦上添花,需要我们去雪中送炭的地方还多着呢。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开设吧。”?

“那这个医馆怎么办?”?

“重新卖给敖大夫啊。明日咱们登门拜访,跟敖大夫商量这件事。”?

商定之后,大家也就各自收拾行李,准备转地方了。?

在药铺还没有正式转让之前,还是要正常开门营业的。到傍晚的时候,有三个人求医。是一对父母带着一个老汉。那老汉不停地咳嗽,身子极度虚弱。但是,双手却是被紧紧绑着的。?

守通子急忙上前道:“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将老人家绑缚起来?”?

男子垂泪道:“没法子,家父得罪了山神,发疯了,如果不这样捆绑着,他发疯起来,谁也挡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