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5章 林中恶兽

第515章 林中恶兽

很快,肉香四溢,闻着挺香的,可吃到嘴里,味道却不怎么样。外面的肉咸得要命,里面的肉却没有盐巴。归根结底,是肉切得太厚了。

可是切薄了之后,用树枝不好穿,而且很容易就烧焦了。得另外想个办法。

左少阳想到了以前在烧烤店吃烧烤,顿时有了主意,将炭火专门集中在一处,然后砍了一根竹子,破开削成竹签,穿着放在炭火上面烤。

这一次切薄了,又是慢慢烧烤肉的,盐水浸入了内部,吃起来果然味道多了。

吃完烧烤,他把剩下的獐子肉切成长条,挂在阴凉通风处。

左少阳正在晾獐子肉,身后传来萧芸飞欣喜的赞美声:“真香!你烤的獐子肉真不错!”

左少阳一回头,看见了萧芸飞蹲在火堆边,拿着烤好的獐子肉往嘴里送。不由笑了,走过来蹲下道:“好吃就多吃一点。”

萧芸飞眯着眼睛品味着,道:“烤得是不错了,可惜调料少了点,只有盐巴,应该再加些调料就好了。”

“我没有啊,我这就只有盐巴。”

“明天我给你带些来。而且,你烤得技术也还需要提高,烤得老了,嚼起来有些费劲。——行了,已经很不错了,咱们开始练功吧。”

“商量个事情行吗?”左少阳嘿嘿笑道。

“什么事?”

“你们是不是有一种叫点穴的功夫,很厉害的,我听说一点别人就不能动弹了。能不能教我?”左少阳对武侠片里高手点穴的本事一直非常的向往。

萧芸飞笑了:“这工夫你一时半刻可学不会,不过,既然你对点穴有兴趣,你又是学医的,对穴位本来就非常熟悉,我教你如何用金针当暗器打穴。好不好?”

“太好了!”左少阳喜道,“这玩意能把人定住吗?”

“定住不行,不过打准了,可以让人手脚身子酸软麻痹无力。——把金针给我。”

中医医者随身都带有金针针囊,左少阳忙接下递给她。

萧芸飞取出一根,道:“咱们来试试,你用最快的速度跑开,看我能不能射中你的穴道!”

“好!”左少阳也想看看这金针射穴的本事到底有多大,拔腿就跑,跑出十数步,便觉右腿猛地一麻,顿时往前扑到在草地上,由于冲力太大,往前冲出老远,一头撞在一棵树上。咚的一声,痛得他哎哟直叫。

萧芸飞一晃身便到了他身边,蹲下急切问道:“你怎么样了?”

“脑袋痛!”

萧芸飞扑哧一笑:“谁叫你朝树摔倒!”

“哼!你存心的,眼看着我朝着树跑,快到了,才射出金针,好让我脑袋撞树!”

萧芸飞咯咯笑着:“你可真会赖的。——觉得这门金针射穴功夫如何?”

“不错!我这条腿到现在还是酥麻的。”左少阳捧着那条右腿,查看中针的穴道,不偏不倚,正中髋部环跳穴!

他轻轻把金针拔了出来,赞道:“你可真厉害,那么远,射得这么准!只怕需要很强的指力才行哟。我能学会吗?”

萧芸飞嘻嘻一笑,伸手过去反掌一亮,手心里赫然一个银色的小管子:“喏,不是我指力够好,而是这玩意的功劳。”

“这是什么?”左少阳惊奇地接过来瞧着。

“是专门发射针类暗器的一种器物,是我从一个擅长制作各种奇异兵器的能工巧匠那偷来的。这管子里有一根机簧,能射出细小的金针,只不过,每次只能射一枚,然后要重新装填拉起机簧,才能射第二次,而且不能极远,十五步开外,就失去准头了。”

“近战已经足够了!这玩意真好!射中穴位,要酸麻好一阵子。”

“嗯,就把这东西送给你吧。这东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因为必须射中穴位才能令对方酸麻,穴位偏了就没用。当然,也可以用来射眼睛、太阳穴、咽喉等致命要害部位。你用的时候要留神,别误伤了好人。”

“放心,我会小心的。”

萧芸飞教了他使用方法,很快便学会了,装了金针尝试着射,这跟手枪不一样,手枪还可以进行相对比较精确的瞄准,这金针筒子,只能估摸着大致方向。发射这个东西的准确度可就比手枪射击更难。练了一个时辰,他也只能把金针射中十步开外的碗口粗的大树。

萧芸飞告诉他这个要数年时间反复长时间练习才行。左少阳听得很泄气,不过,在这深山老林里,修炼之余没什么事干,正好可以练习。

萧芸飞对他勤奋修炼,还学会了烧烤吃肉很满意,走的时候,又给了他一个吻做奖赏。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这大半个月里,左少阳每天修炼之余,便是练习拳法和这金针射穴。然后便是想着法狩猎,山里的野味他差不多都吃过了。

这大半个月的修炼,使他的返虚吐纳功有了长足的进步,感到身轻体健,头脑也灵光多了,他甚至能靠自己的功力长啸一分钟以上。

这天晚上,左少阳正躺在草棚的吊**,突然,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哼哼声和枯枝碎裂的声音!

这声音虽然还离得远,也非常的轻微,但立即让左少阳警觉了,猛地坐了起来。

他在森林里住了大半个月,猎杀了不少动物,唯有两种动物,他没敢碰,遇见了也赶紧绕开躲。这两种动物,一种便是山中之王老虎,另一种,便是野猪!

野猪虽然只是食草动物,但是,他的攻击力却是惊人的,特别是受伤的野猪,其可怕之处绝对不亚于一头猛虎!当然,左少阳没有见过受伤的猛虎是如何攻击人的,但是,他听过太多关于野猪可怕的传说,在不缺食物的情况下,他不愿意去惹。

现在,他听到的,便是一头野猪鼻孔发出的哼哼声!

从枯枝断裂声来看,这头野猪个头应该很大,才能踩断那么粗的树枝。前些天打猎,他遇到过几次野猪,个头有大有小,大的跟小牛犊似的。这一头,只怕是他见过的最多的一头了。

而且,从越来越近的声音判断,野猪前进的方向,正是自己这边!

这个茅草房太简陋,用树皮和稻草夹成的墙壁根本抵挡不住野猪的进攻。躲在屋里也不是办法,如果野猪拱进来,那可就成了瓮中捉鳖无处可逃了。所以,左少阳第一个念头便是上树!

他前几次躲开野猪和老虎,也是用上树这一招,一般说来,野猪和老虎这些猛兽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除非人不知好歹去招惹它们,左少阳不想做这样的人。

他立即翻身下来吊床,抹黑取下墙上的弩,本来想穿靴子的,因为靴子里有短剑,可是,听声音野猪已经很近了,来不及了。

他抽出靴筒里清媚子给的那把短剑,拉开柴门,走到了外面。

月色很好,照得地上明晃晃的。

修炼道术之后,他的目力比以前也强了很多,借着明亮的月光,他清楚地看见了不远处树林间,野猪那黑漆漆的跟牛犊一般的壮实身影!

野猪听到了柴门打开的吱呀声,停住了,小圆眼睛死死盯着左少阳。

双方距离只有十几步!

而距离左少阳最近的一棵树也有十几步!

他立即朝那棵树飞奔而去,而这时,野猪也动了,发出重重的哼哼声,脚步声如同擂鼓一般咚咚的,直直地朝他冲了过来!

左少阳手里拿着短剑和弩。这种情况下,只靠脚是没办法爬树的,情况已经非常紧急,他来不及将弩背在背上,先保命要紧!当机立断,他扔掉了手里的弩和短剑,幸亏睡觉他脱了鞋,是光着脚丫子的,方便爬树。

冲到树下,往上一纵,抱住了大树树干,快速往上爬。

刚爬了没两下,便听咚的一声闷响,这棵大树被重重地撞了一下,震得左少阳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了,他并不停留,一个劲往上爬,终于抓住了最下面的一根树枝。

大树砰砰地把猛烈地撞击着,左少阳骑在了树枝上,双手抱着树枝,才不至于掉下树去。

这树枝距离地面已经有丈许,野猪是咬不到自己的,只要坚持住,就算野猪不走,守在树下,只要能坚持到黄昏,萧芸飞来了,以她的武功,应该能搞定这只野猪的。

可是,树下的野猪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这个希望,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撞击着这棵海碗粗的大树,大树猛烈地摇晃着,左少阳死死搂着大树,期待着这野猪精疲力竭的时候。

可是,这野猪似乎并没有出现丝毫的力竭之象,连续撞击没有把左少阳摇下树,他更狂暴起来了,哼哼几声之后,便把头一低,狂拱起大树来。

这下大树没有剧烈摇晃了,而是开始在这头硕大的野猪狂拱下簌簌发抖起来!

这棵大树如果野猪硬撞,是不太可能撞断的,但是,如果用拱,那就惨了,野猪的长嘴和獠牙,用不了多久便会把这棵大树拱翻!

左少阳心里直叫苦,真想臭骂一顿这野猪为何挑自己寻晦气,低着头瞧,月光下,突然发现这野猪屁股上插有一样明晃晃的长东西,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柄长剑!

野猪屁股上查了一把剑?这野猪原来受伤了?难怪看见自己就发狂。左少阳心中更是连连叫苦,怎么遇到了这么一头受伤的硕大野猪?谁伤了他,要自己来跟着倒霉!

在野猪的狂拱之下,大树开始倾斜!

左少阳紧张地思索着对策,手里什么兵刃都没有,想反抗都没办法。突然,他想到了怀里的金针暗器发射筒!

这个金针筒随时都装有一枚金针的,便是以防万一,从怀里摸了出来,在大树的猛烈摇晃中,指着野猪脑袋,寻找着它眼睛的部位,按动了机簧。

野猪的脑袋好象被一只巨大的黑手狠狠往地上一按,随即猛地跳了起来,月光下,能清楚地看见他的一只小圆眼睛已经被左少阳发射的金针射瞎!

野猪变得更是狂野,而那棵大树已经被它拱得差不多要倒了,野猪猛烈晃动着脑袋,扑过来,再次狂暴地拱撬着大树。

左少阳想从取出金针针囊装填,可是大树猛烈摇晃,并大幅度倾斜,马上要到了,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完成这个动作。就在这时,借着月光,他看见了树下自己扔下的弩和短剑!

垂死挣扎也得拼了,现在不是它死,就是自己亡!

左少阳把暗器塞进怀里,顺着树杆往下爬,趁着野猪发狂一般低着头猛拱树杆似,他溜到了几乎靠近了野猪的脑袋,连野猪粗重的呼吸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他猛地往前扑出,着地一滚,顺便抓住了地上的弩,旋即有一个滚翻,滚出数步,爬起来就往茅草房跑。

那野猪立即感觉到了,猛回头,小圆眼睛死死瞪着左少阳,一扭身,飞快地朝着他追了过去!

左少阳不及回头,他已经冲到了茅草房下,将手中弩扔上低矮的房顶,随时纵身跃起,要去抓那横出的房梁木头,不料,他修炼道术之后,身轻体健,这一纵竟然跃起多高,他要抓的横梁竟然到了肚子以下,抓是不能抓住了,结果成了趴在房顶上,而且是扑上去趴着的,这重重一撞,震房顶树枝稻草吩咐落下。

也正是这纵身一跃,让他躲过了野猪随即冲过来的致命一击!

这野猪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红了眼,这一冲,没有撞到左少阳,而是冲进了屋子里。

左少阳赶紧把双腿收了上去,骑在横梁上,抓过弩,不停穿着粗气,紧张地盯着下面。

那野猪冲进屋里,发现没有人,立即又冲了出来,便发现了坐在房顶上的左少阳,立即开始狂拱茅草房的桩子。

这茅草房根本不足以抵御野猪的攻势,必须当机立断,左少阳一手抓住横梁,单手持弩,对准野猪脑袋,嘭的一箭射出。

可惜,野猪在猛烈地连续撞击房的柱子,这种来回冲击让他的箭尽管距离很近,却还是没能射中要害,这一箭,射入了野猪的脊背。

脊背是野猪皮最厚实的地方,所以尽管弩的劲道很强劲,却还是没能重伤野猪,反倒让野猪更加发狂,冲击更加猛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