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25章 搞什么名堂

第525章 搞什么名堂

“可是你还没看舌象,怎么就知道了呢。”

老者抬起头瞪眼瞧着他:“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

“你是!”,“这不结了!拿药去吧!”老者满脸不高兴,将处方扔给左少阳,又嘟哝了一句:“有钱赚还多事!~下一个!”,左少阳拿过药方扫了一眼,走到柜台帐房处,把处方递给他。

那帐房提笔标了各个药材的价格,在下面写了个总价,然后递给了旁边的伙计。

伙计在抓药,左少阳拿过那处方看了一眼:“上面标的药价好高啊,真要是自己掏钱,只怕买不起哟。”

“废话!”,伙计阴着脸道,“光是人参一味药,你够你要饭要一辈子的!药好了,拿走!”,伙计将药包扔给了左少阳。

左少阳冷冷道:“你有三味药拣错了!”

那伙计眼睛一瞪:“你说什么?”,左少阳把处方抖了抖:“这处方是旋覆代槠汤,其中的旋复huā、代槠石和人参三味药”可是刚才我看见你抓成了了桂枝、桑寄生和五加皮,要不要打开药包核对一下?”,伙计一听是个行家,有些慌了,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见他衣着褴褛,显然是个乞丐”立即声色俱厉吼道:“你说什么?什么拿错了?你想找麻烦是不是?给你一口饭吃,你还唧唧歪歪的,要想人参是吧?也不撤泡尿照照自己,是不是吃人参的料?喏”出院门往前一百步,有个茅厕,那有人屎!说不定就有吃了人参拉出来的屎,去找去吧!滚滚滚!”,左少阳将手中那六文钱重重拍在药柜上,嘭的一声”震得桌上药材乱蹦,把那伙计吓了一大跳,不仅是他”屋里所有的人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左少阳厉声道:“把你们掌柜的叫来!”,那伙计被左少阳的气势震住了,倒退了好几步。

刚才给左少阳开方的那大夫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哎哟,哪来的大尾巴蛆?在这撤野?来人!把他打了出去!”,“是!”几个维持秩序的店伙计捋胳膊瞪眼睛冲了过来。

左少阳抓起一根药柜旁边病患等抓药坐的高脚圆凳,抓住两只脚”猛喝一声”咔嚓一下,掰断了,劈头盖脸朝着那些冲过来的店伙计打去。

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这些伙计也是欺软怕硬的混混,又是冷不防之下”顿时被打得抱头鼠窜。

那叫嚷要把左少阳打了出去的大夫,也着实挨了几凳子,脑袋起了个大疙瘩”抱着头惨叫着蹲在了地上,柜台里的拣药的那伙计本来冲出来要打左少阳的,见状不妙,一缩脖子,躲到了人群后面,然后往后堂跑去。

大堂里被左少阳这一通乱打,顿时乱了套”人仰马翻”都退到了边上,候诊的那些排队病患也嗡嗡地退到了门外。

几个大胆的店伙计拿着凳子抵挡着左少阳,一边呵斥他赶紧住手,不然对他不客气。嘴上这么说,可是谁也不愿意上前跟发了疯一般的左少阳对打。

左少阳一边打一边狂吼:“马周!耶一壶!你们两个混蛋”还不滚出来见我!”

众人听他径直直呼总馆副会长和掌柜的名讳,还让两人出来见他,终于有些发觉这人说不定有些来头,都不敢乱咋呼了,只是一个劲往后退”免得被他的凳子砸中了脑袋。

正乱糟糟的,便听的有人喝道:“谁?谁在这里捣乱?”,众伙计急忙分开两边,从后面出来一个老者”稍稍有些驼背,一身锦袍,眼睛阴冷,正是被左少阳任命为赤脚医馆总馆的邸一壶”今科医举榜眼。

邱一壶瞅着左少阳,他脸上huā猫似的,一时认不出来,便厉声道:,“你是谁?想干什么?”,左少阳狠狠把凳子往邱一壶面前的地上一砸,啪的一声”碎成几块,邱一壶吓得原地蹦了起来,躲开了碎块,指着左少阳:“你!你个疯子……!”,“没错!老子就是疯了!一是被你们这些混蛋气疯了!”左少阳将头发往后一拢,抓起一个大夫桌上的茶壶,将茶水往脸上一淋,抹了一把,露出了本来面目,“邱一壶,看清楚,我是谁!”,邱一壶上前定睛一看,驻着的身子猛地一哆嗦:“啊?会长?你是左会长?”,“正是!”,“左年兄!真是你啊!你……,你怎么这身打扮?”

“嘿嘿,若不是这身打扮,还发现不了你们干的好事!”

“这个……,会长息怒”容一壶稍候禀报。诸位,这是咱们赤脚医馆的会长,五品朝散大夫左忠少阳大人!还不赶紧过来见礼!”,就听得咣当声连接响起,却是那些刚才叫嚣着跟左少阳对打的店伙计扔掉了手里的凳子,跪在地上磕头:“小人有眼无珠,请会长大人恕算!”,先前骂左少阳的那伙计早已经抖得更筛糠似的,跪在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劲狂扇自己的耳光。

那先前给左少阳开方子看病的大夫头上挨了左少阳几下,本来就有些发蒙,一听这话,差点栽倒,苦着脸过来拱手;“对……,对不起会长大人,小人,小人不知道是您,冲撞了您,小人该死。”

左少阳一把抓起药柜上的处方单:,“我问你,你开的这是什么方子?”

“是,是旋覆代槠汤……”,……”,“是治什么的?”

“治……,治胃气虚弱证的。”

“我说我心口痛,你却给我和胃药,是何道理?”

“这个……,小的该死!小的乱开的。”

“为什么要乱开药?我若是真有病,岂不是被你这草菅人命的庸医害死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请会长夹人恕罪!”,左少阳当头给了他一脚。又转身怒日圆瞪瞧着那抓药的伙计:“你为什么不按照处方抓药?为什么不按照处方上的要求给我人参?”

那伙计已经把自己的脸打得跟猪头似的了,哪里还答得出话来。

邱一壶老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在旁边只会说会长息怒,年兄息怒。

“息怒?这种事我还要息怒,那不知道有多少贫苦病患要死在你们手里!”,左少阳一指满场二十几个大夫,吼道:“这些人我不好说个个都没有认真看病,但我敢说,这些排队进来的病患,十个有九个不是真正的病人!他们来,不是要看病,而是要领药!、领了药,跑去街那边超低价卖给于老太医的,于氏医馆,!一副三十文的药,只卖五文!这是一个卖药的乞丐亲口告诉我的,我开始还不愿意相信,真正体验一回,才知道是真的!我问你,邱一壶,这件事你知不知道?于氏医馆跟你们到底有什么勾结?”,一听说这个疯子原来是赤脚医馆的会长,而且还是朝廷的五品官员,那些假病患们一个个都悄悄地溜走了,还剩下几个真的来求医的贫困病患,病怏怏歪在哪里瞧着,神情淡漠。

邱一壶躬身拱手,额头冷汗直流”“会长息怒,请后堂歇息,容一壶禀教……”

“不用你禀报!”左少阳抓起药柜上那张处方:“这就是你要禀报的内容!这包药药价只有三十文,可是标注的药价却是六十文!用这六十文入账是吧?差价三十文呢?难怪人家骂我们中饱私囊!我原先还气人家污蔑,现在才知道是真的,是你们这么一堆蛀虫在这里帮我中饱私囊!马周呢?他不敢来见我吗?”,“马副会长…………,到西北灵州开设分馆去了,还没回来呢。”

“什么时候去了的?”

“您走了没多久,他就去了。”

“谁让他去的?我不是让他代管全局吗?”,“这个……,会长请后院会客厅用茶,待老朽作详细禀报。”

“好!给我派人去通知三个分馆,除了急诊和危重病患之外,其余的诊病拿药都立即停止,等待我的命令!”左少阳怒不可遏吼道。

“是是!”邱一壶从来还没有见过左少阳如此盛怒,当真有些吓坏了。立即派人去通知三个医馆。

左少阳又道:“还有,立即通知基金会所有成员开会!把三个京城分馆的馆长和帐房把所有账目全部带来参加会议,我不要听你一个人说,我要知道全部!我要知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是是!”邱一壶又赶紧派人去通知基金会的其他成员。

基金会的副会长马周到灵州去了,名誉会长杜淹已经成了植物人。名誉会长甄权和会员甄立言,还有退隐户部员外郎胡仁,都出去开办分馆去了。这五个人缺席,其余的人很快便赶到了总馆后院大堂。

进门之后,见到左少阳,这些人来之前已经得到通报,把左少阳暴跳如雷大打出手的事情说了,各人心中忐忑,进门之后,见左少阳铁青着脸,一言不发,便都各自落座,低着头谁也不敢吭气。

等人到齐了,左少阳已经到用这段时间尽量把心中的怒气平息了一些,环视了一周,冷冷道:“说罢,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谁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