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4章 涌泉相报

第534章 涌泉相报

左少阳一骨碌爬了起来:“圣旨只让拿我一人,为什么要抓我的家人?”

刘政会冷笑道:“废话,不抓你的家人,我如何查清楚有没有同党?圣旨上已经说的很清楚,要将你家抄家法办,我不仅要抓你全家的人,还要抄你的家!带走!”

苗佩兰冲上去要抓刘政会,刘政会身边的侍卫早有防备,各挺刀剑刺向苗佩兰。

苗佩兰使出绝招泰山压顶和海底捞月,就听到当朗朗一连串脆响,侍卫们的刀剑全都被苗佩兰手中柴刀砸开了,可是就缓得这一缓,刘政会已经被其他护卫拉着退到了后面,身后几个刑部捕快已经展开了刑部的天罗地网阵,朝苗佩兰逼了过去。

左少阳知道这阵的厉害,别说苗佩兰了,就连武功高强的萧芸飞,也逃不脱这阵的缉拿。当下,长叹一声,道:“兰儿,不要打了,圣旨要抓咱们,打也没用!伤了人,反倒把罪给坐实了。”

苗佩兰略一迟疑,便已经被侍卫刀剑逼住了咽喉,卸了她手中柴刀。

当下,刑部捕快冲上来,给左少阳、左贵老爹、侯普等男人都戴了枷锁,女子没有戴,只是用刀剑押着,押出院子,押往刑部大牢。

左少阳低头看看脖子上的枷锁,这玩意在电视剧里经常看见,林冲就戴过,想不到自己穿越过来,竟然成了唐太宗李世民的阶下囚,也戴上了这木枷。这东西有二十来斤重,夹在脖子上沉甸甸的。两手也被夹着,还有铁链与脚镣相连。竟然是重刑犯才用的。

刘政会似乎故意想羞辱左少阳一家,让队伍慢慢前行,他自己则骑在高头大马上,挥动马鞭不停虚空抽击,像赶牲口一般往前赶着。HweiHwei

慢慢来到朱雀大街,在一个口,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刘政会更是得意,对围观的人群高声道:“这人名叫左少阳,是个大贪官,利用给御史大夫检校礼部尚书杜淹杜大人治病的机会,强取豪夺,侵占了杜大人无数钱财,巧立名目,搞什么赤脚医馆,说是要给穷苦百姓看病,其实只是名义上说得好听,实际上是用这个来大发横财,连皇上御赐的皇款都敢侵吞,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他还草菅人命,用女人的胎衣入药,采用欺骗手段,给当朝宰相杜如晦杜大人服用,杜宰相得知之后,羞愧难当,昨夜已经悬梁自尽了,杜宰相,那可是顶顶好的好人啊,你们说,他这等禽兽庸医,是不是其罪当诛?”

听了这话,便有一些游手好闲的开始起哄,嚷嚷着往里扔破鞋、烂菜,甚至石头。可是围观者很多人却脸现不忍之色,低着头,低声说着什么,有的甚至转身摇着头走开了。

刘政会见并没有引起围观百姓的群情激奋砸东西,很有些不解,又挥舞着皮鞭叫嚷着说了一遍。

这时,后面跟着的女眷中,一个老妇人突然冲了出来:“你胡说!左大夫是好人!他们一家都是好人!是治病救人舍己为人的好人!你这狗官,在这里血口喷人!”

左少阳可是李大娘嘴上兀自不停,继续叫着:“左大夫办赤脚医馆为穷苦百姓免费送医送药有什么错?他去了衢州好几个月,你们趁他不在京城,合起伙来欺负他,祸害他,把屎盆子尿罐子往他头上扣,栽赃陷害他!我知道为了什么,全京城百姓都知道为什么。只因为你婆娘的弟弟就是于老太医,他当初老着脸皮悔婚,不肯把孙女嫁给左大夫,左大夫把他告到了衙门,丢了他的面子,你这个姐夫就出来给他报仇。——你这是公报私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穿一条裤子,仗势欺人,把左大夫这样一心为咱穷苦百姓着想的好大夫往死里整!你们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闭嘴!给我狠狠地打!把这老妇一张嘴给我撕烂了!”

兵甲们把李大娘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李大娘全然不顾,依旧声嘶力竭叫喊着:“你这狗官,你打死我吧!我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你!狗官!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狗官!……”

“反了反了打!给我往死里打!”刘政会何曾被人当街辱骂过,气得七窍生烟,连声怒喝。

兵甲们手脚顿时加重了,只几下,便把李大娘打得昏死过去了。叫骂声这才戛然而止。

左少阳戴着枷锁,又把几个兵甲抓着,虽然连声叫住手,可是谁又理他?眼睁睁看着李大娘被打昏过去,却半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路边围观众人都面现不忍之色。可是,面对兵甲的刀剑,都是敢怒不敢言。

突然,路边人群中挤出一个老妇,后面跟着一对中年夫妇,跪在路边给刘政会磕头,哀声道:“大老爷,会不会是弄错了?左大夫真的是好人啊,他给穷苦百姓治病,不仅不收药钱,而且医术高明,救治过不少百姓啊,民妇的丈夫就是承蒙左大夫救治,才得以活命的呀。虽然他后来死了,是被别人给害死的,我们还是承他的情啊!大老爷,求求你好生查一下,肯定有**害左大夫,您要为他做主啊……!”

这位农妇,正是左少阳救治过的那位鼻血流血不止,丈夫患了中风的牛把式的妻子牛老太和他的儿子儿媳!她们家就住在附近,听到这消息,着急忙慌跑来,见到左家的惨象,心如刀绞,终于大着胆子出来求情。

刘政会怒道:“你这妇人,左少阳就是用这些小恩小惠,博得你们的好感,以便隐瞒他的罪恶!你们休要替他说话,快快去吧!”

牛老太依旧跪在地上,磕头不已,口中哀求连连。

这时,四周一些衣着简朴的百姓,也纷纷下跪,口中哀声道:

“左大夫是个好人啊,赤脚医馆给我爹治病,一文不取,要不是赤脚医馆,我爹已经死了!”

“我娘也是赤脚医馆治好的。不仅没有要药,还送钱送衣呢。”

“我儿子是左大夫亲自治好的。”

“大老爷,肯定是有人陷害左大夫!”

“给左大夫申冤哦!……”

刘政会见跪得人越来越多,哀求声此起彼伏,不禁更是恼怒,呵斥道:“都起来,赶紧离开!再不离去者,本官便把他当同党一并拿下!”

古代百姓虽然惧官,却也懂得法不责众的道理,眼见场中已经有上百人跪倒,那些受过左家恩惠的,或者心里为左家叫屈的但是胆子小的百姓,也都有了胆量,也跟着下跪哀求起来,因为左少阳家住的是南城的平民区,所以围观的百姓大多是穷苦人,都有亲戚朋友或多或少得到过赤脚医馆的免费医治,而同情弱者又是人的天性,特别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郎中,举家被抓,又是因为看病引起的,又知道他们得罪了这位刑部尚书大人的妻弟,对方在公报私仇,刚才又看见李大娘为了帮左家说话,竟然被掌嘴打得昏死过去,更是同情心大起,所以,有了人带头,便都稀里哗啦跪倒一大片。纷纷磕头哀求。

左少阳眼眶都湿润了,想不到,关键的时候,还是这些穷苦百姓替自己说话!自己给他们也就病,只不过是滴水之恩,可是,他们却敢于阻挡官军替自己跪下求情,甚至不怕按同党株连入狱,当真是以涌泉相报了。以前自己再辛苦,再劳累,此刻想想也是值得的了。

眼望着四周一大片跪倒给自己求情的百姓,左少阳对着牛老太她们众人,也双膝跪倒,拱手哽咽道:“牛老太,诸位相亲,多谢!多谢你们了!”

左贵老爹等人包括乔巧儿等女眷,也都跟着跪下给那些跪倒求情的百姓们磕头感谢。

刘政会气得暴跳,跪倒的群众已经把路堵住了,走不了,气得他皮鞭在空中唰地一抡,照着左少阳的脑袋便抽了下去!

空中电光火石飞来一枚小石子,正中刘政会的皮鞭,啪的一声,竟然将皮鞭凌空打断!

刘政会鞭子抽了一个空,大吃一惊,**战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刘政会左手拉紧马缰绳,顺着石头打来的方向定睛瞧去,这才发现不远处的街口,停着一顶金黄色的小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