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6章 萝卜青菜

第536章 萝卜青菜

刘政会这才知道刚才给自己擦血的是左少阳,他也不卖这个面子,此刻舌头剧痛,连话都不利索,挣扎着爬起来呜咽道:“公主如此对待……老臣,老臣不服!一定要找……太上皇……讨个公道!”

永嘉公主冷笑:“我知道你是恶人,恶人先告状嘛,不过,嘻嘻,我也是恶人,我会先在你前头去找父皇告状的,咱们看谁告得过谁!”

刘政会也是一时气话,一听便知道自己没办法跟公主斗的,毕竟人家是君,自己再有功劳也只是臣。君要臣死,臣都不得不死,更何况只是打一顿。这个状是告不赢的了,太上皇李渊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把永嘉公主打一顿屁股,自己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刘政会无处申冤,不由悲从中生,跪在地上呜咽起来。

永嘉公主呸了一声,道:“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当街哭鼻子,丢不丢人?”

刘政会道:“老臣奉旨查办左少阳侵吞皇款、欺瞒用药逼死杜宰相一案,却被公主如此对待,老臣感到心寒!”

“我当你在办什么惊天谋反大案的,这么个破案子,也用得着如此大动干戈,把人家一家老小当街游街示众吗?用得着戴枷锁带镣铐吗?”

“公主,这不是一般寻常的案件啊,他侵吞的可是皇上御赐用于给百姓治病的皇款!他欺瞒用药,逼死的可是当朝宰相!”

“侵吞皇款?我听说左公子刚刚从衢州回来,他在衢州去了好几个月,怎么侵吞皇款?显然有人栽赃,就算他主谋的,不就是吃了点钱吗?我告诉你,左公子要用钱,只要招呼一声,金山银山都有人会给他送来!用得着贪墨你们这么点臭钱?至于逼死杜宰相,更好笑,那杜如晦一个死脑筋,我听说左公子要用女人的胎衣入药治他的病,他嫌我们女人胎衣脏,死活不肯吃,女人胎衣怎么了?他不就是裹着胎衣从他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吗?没有胎衣,有他杜如晦吗?这种人,死了活该!还连累左公子,哼!若不是他自己上吊了,我正想找上门抽他耳刮子呢!”

刘政会老脸涨红,捂着肿得老高的嘴脸,瞧着永嘉公主。

永嘉公主冷笑:“怎么,我说错了吗?这件事说破天,也不能这样对待左公子。”

刘政会从怀里摸出圣旨,苦着脸道:“可是,皇上下旨命老臣查办这件案子,老臣如何交代啊。”

永嘉公主一把将圣旨夺了过来,皱着眉扫了一眼,想了想,道:“我找皇兄说这件事去!你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在我皇兄新的圣旨没有下来之前,你不准动左公子和他家人,否则,嘿嘿,我就整死你!”

最后这一句,说得咬牙切齿,刘政会知道,永嘉公主心狠手辣京城出了名的,不少名门之后甚至功臣,撞在他手里,被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不禁心底打了个寒颤。他虽然不怕死,那也是在敌军阵前,为国捐躯,要是这么窝囊地死在公主手里,而且是因为不听公主的话造成的,那可死得太冤了。

所以,刘政会只好苦着脸答应。跪着磕了两个头,这才爬起来,牵着马带着兵甲往前走,走出一段路了,这才爬上马背,灰溜溜地走了。

左少阳瞧着他的背影,肚子里冷笑:既然你要整死我一家人,别怪我要你的老命!

永嘉公主道:“行了,你们回去吧,我得赶紧进宫找我皇兄和父皇说这件事去,别让他赶在头里了。”

左少阳长揖一礼:“多谢公主!”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萧姐姐好了。是她叮嘱我留意你这边,有什么事帮你一把的。”

左少阳这才知道,原来是萧芸飞走之前叮嘱永嘉公主关照自己,要不然,这一次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永嘉公主咯咯娇笑,上下打量着左少阳:“看那死妮子把你说得上了天,喜欢的跟什么宝贝似的,我瞧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嘛,太也文弱了,跟我的郎君伟岸魁梧相比,颇有不如,也就是那死妮子喜欢你这样的,风吹都倒的白脸书生!咯咯咯”

听她这话,左少阳才知道这永嘉公主喜欢的是身体健硕的肌肉男,不禁笑得很是尴尬:“罗卜青菜嘛。”

“是啊,幸亏你只是青菜,若是罗卜,我要喜欢上了,跟她抢,那可没劲。咯咯咯,我走了!你们也回去吧。放心,我在你宅院外面安插有人盯着的,有什么事就大叫,他们会来护卫的。”

说罢,永嘉公主在李公公搀扶下上了轿子,乘轿带着侍卫走了。

围观的百姓都各自偷偷散了,谁也不敢上来跟左少阳打招呼,不为别的,知道左少阳是永嘉公主的人之后,这些人对永嘉公主的名声太知道了,这叫惹不起躲得起。连牛老太都尴尬地笑笑,带着儿子媳妇走了。

左少阳见围观的人都各自散了,心中感激,还是拱手相送,等人都走光了,这才和家人往回走。

母亲梁氏吓坏了,一直在默默流泪,左贵老爹送走永嘉公主之后,也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苗佩兰和草儿一边一个搀扶着李大娘,慢慢往回走。

身后不远处,几个换了便装的兵甲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躲躲闪闪地跟着他们一直到了左家大院,然后躲在了暗处监视着。

左家人知道这些是刘政会派来的暗探,监视他们的,心中都沉甸甸的。好在刚才永嘉公主也说了,在左家附近,她也安排了人手盯着的,倒也不用太担心。

回到大院,不约而同在大堂坐下,白芷寒拿来伤药给李大娘包扎伤口,梁氏拉着她一个劲感谢她那种时候还能站出来给左家说话,以后要拿她当姐妹看待。李大娘连说不敢当。

左少阳让白芷寒舀了一盆水端来,拿了消毒药水过来,仔细洗了手,又用清水冲洗之后,这才坐回椅子上。

众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洗手,也没心思问,现在一心只在这件案子上了。

左贵老爹道:“京城……,到底不是我们呆的地方,等这件事了了,咱们还是,回合州吧。”

苗佩兰嘴春动了动,本来想说左少阳已经答应了事情完了离开京城的,可是她生性腼腆,话到嘴边还是没把说出来。

侯普叹了口气,道:“怕只怕,皇帝不让我们走啊。”

茴香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便在这时,就听到院门拍得山响,众人都吃了一惊。互看了一眼。苗佩兰抓起柴刀,快步过去,问道:“谁啊?”

“是我,苗姐姐,我是桑小妹啊。”

桑小妹!

苗佩兰急忙拉开门闩,桑小妹一阵风似的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祝药柜父子。

桑小妹冲进院子,便看见大堂上坐着的众人,这才两手撑着膝盖,呼哧呼哧拼命喘着粗气:“左大哥,你们,没事吧?”

茴香苦笑:“没事?现在暂时没事,谁知道后面该死的刘尚书想做什么!”

桑小妹上了台阶,对左贵老爹和梁氏福礼,然后站在了左少阳身边,握着他的胳膊,喘息着问道:“左大哥,到底怎么回事?我,我刚听说了,才跑来。”

左少阳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的,放心吧。”

“我听说,你用药错了,逼死了朝廷宰相,皇上下令拿你……,我,我都要急死了!”说着话,眼圈儿泪珠滚滚。

“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正商量这事怎么办呢。”

桑小妹抹了一把眼泪,赶紧收住了哭声。

祝药柜对左贵老爹等人见礼,关切地问道:“没什么事吧?刚刚听说你们被抓走了,才着急忙慌地跑来。到底怎么回事?”

左贵老爹让祝药柜父子坐下,把经过简单说了,问侯普道:“刚才你说,皇上可能不会让我们走,却是为何?”

侯普叹了口气:“这一次,死的是宰相杜如晦!我听说,房谋杜断,杜如晦跟房玄龄是皇帝的左膀右臂,这一次大郎治病,用了胎衣这个杜如晦最忌讳的药,杜如晦因此羞愧自尽,皇帝震怒,虽然有永嘉公主、孙老神医帮忙说情,只怕皇帝盛怒之下,这一关还是难过去的,如何处断,不得而知啊。”

听了这话,梁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对左贵老爹道:“老爷,这个怎么办?他们要是把忠儿砍头,那可怎么办?”

左少阳故作轻松状,笑道:“没事,娘,还不至于这么倒霉,永嘉公主和孙老神医的面子皇上多少是要给的,而且,我已经明确告诉过杜宰相了,他是自尽的,说到底我是为了给他治病。再说了,皇上到底是圣明的君主,不会如此迁怒旁人的。所以,应该不会砍我的头的。”

这番宽慰多少让梁氏感觉好了一些,虽然知道这肯定是儿子宽慰自己的。张皇道:“可是,如果判个什么流刑,流放到千里之外,我的儿,那可怎么活啊!”

侯普心中知道,这一次只怕不是流刑的问题,左少阳弄不好难逃一死,但却不好把心里担忧说出来,只能跟着宽慰道:“大郎说得有理。咱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了,皇上应该会对这件事有个公平的处断的,不能让好人吃亏。这件事摆明了是有人在后面搞鬼!一旦查出来,皇上会酌情处理的。”

左贵老爹频频点头,捋着胡须道:“是谁在后面害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