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38章 闲云野鹤

第538章 闲云野鹤

“好!”左贵老爹道,“事不宜迟,就今曰请客办酒!——姑爷,你负责起草请帖。把亲戚朋友都请到。”

侯普答应了,低声嘟哝了一句:“请容易,就怕人家不敢来!”这句话声音很轻,老爹左贵心情激荡之下,没听见。

正在他们请媒人找人帮忙布置新房,筹划请那些客人的时候,孙思邈带着一帮子徒子徒孙赶到了,老爷子急得也是一头冷汗,连连拱手:“抱歉,我刚刚得了消息,刘政会这兔崽子来阴的,请了圣旨就来拿你,真是王八蛋。我绕不过他!”

左少阳笑了笑:“师兄不用自责,皇上下的圣旨,就算师兄来了,也搞不定的。”

“后来这混蛋怎么又放过你了?我刚得了你把刘政会抓的消息就赶来了,路上听说你又被放了,究竟怎么回事?”

孙思邈简单把经过说了,孙思邈喜道:“这下好了,有永嘉公主帮忙,这件事应该好办得多。不过——”孙思邈沉吟片刻,道,“皇上对杜如晦非常的重视,这一次他自杀,皇上肯定很心疼,就怕他一时想不开,钻了牛角尖,迁怒于你。如果这样,就算永嘉公主,只怕也难说服他啊。不行,我得马上进宫面圣,把你保下来才行。要不然,君无戏言,一旦定下死罪,再改可就难了。”

连孙思邈都这样说,左少阳心头更是沉重。

孙思邈得知今天要让三女过门为妾之后,连声恭贺,并留下清妙子等几个女弟子帮忙准备婚事,然后急急忙忙飞奔着出门进宫去了。

纳妾的筹备没想到遇到了不少麻烦,请到的媒婆都找了各种借口推脱不肯来,这还没什么,因为纳妾不比娶妻,媒婆不来也没关系,请媒婆来,只是为了热闹而已。纳妾写下文契,找中人作证便可以了。新房的布置,便落到了孙思邈的几个女弟子身上,而苗佩兰她们几个准妾室,也帮着布置自己的新房。

找中人作证也出了点问题,当地的里正已经不知所踪,家人也说不清他去了哪里,肯定是知道这件事之后躲起来了。也难怪,现在左少阳一家人是钦犯,皇上下旨着刑部尚书亲办的案犯,谁家都不愿意惹这个麻烦。

最后,祝老爷子提出,他来作中人,这才了了。

请客又出了问题,果然不出侯普所料,没几个人敢来参加婚礼。

左贵拿出钱在东市酒楼定了十桌酒席,送到了后宅药圃里,摆在空地上,十数坛酒披红挂彩放在旁边,请柬发出一百余贴,时辰到的时候,来的宾客,连一桌都没有坐满!

孙思邈也是直到规定的时辰这才赶了回来,一脸的沮丧,招手将左少阳和左贵夫妻、侯普叫到屋里,沉声道:“见到皇帝了,我把这两件事原原本本都解释了,可是,皇帝说了,皇款的事情,他可以接受我们的解释,不再追究。但是,胎衣入药给杜如晦治病,导致他羞愧自杀的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原谅

。皇帝本来已经拟旨今曰将你打入死牢的,我知道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便说了你纳妾承袭香火的事情,请皇帝宽限时曰,皇帝这才决定,给你三天时间,三曰之后,将你入狱!”

梁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左贵怒道:“你哭什么哭!”

梁氏全然不顾了,哽咽问道:“我家忠儿,会被判死罪吗?”

“这个还不好说,要刑部定罪之后,报大理寺复核,然后才报皇帝御批。就算皇帝御批准予死刑,还要三复奏之后,三次御批死刑,才秋后问斩。”

“什么三复奏?”

“当今皇帝对刑罚非常谨慎,担心自己一时冲动错杀不该杀的人,所以定下规矩,除了谋反之外,其余的死刑案件,要分三次报请皇上审核,这三次每次相差不得少于三个月,如果三次报核,皇燕京核准了,这才秋后问斩,但如果再上报复核,皇帝不核准,就不再判死刑,而改为流刑或者其他刑种。这就叫三复奏。”

梁氏心中顿时燃起了一线希望:“那好,还有差不多一年,希望皇帝能宽宏大量,宽恕了我忠儿死罪……”说着,又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左贵怒道:“哭什么,又还没定死罪,你怎么就哭了!”

孙思邈叹了口气,道:“左郎中,不是我说泄气话,从皇帝的口气来看,现在,他当真想定少阳死罪的,唉,老朽无能,没帮上忙。”

左少阳道:“师兄说哪里话,都是我太年轻,太轻信别人的结果,那杜敬呢?难不成他就能脱罪?”

“他自然不能脱罪,从皇帝说话来判断,估计会定从犯,判不了死罪。他是杜淹的唯一的儿子了,杜淹又是皇帝很看重的老臣,他应该会手下留情。”

左少阳苦笑:“我这没有靠山的,皇帝自然不会留情。”

孙思邈面有愧色:“师兄没帮上忙……”

“嘿嘿,我也就调侃两句而已,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只不过先走一步,没什么了不起。”左少阳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侯普迟疑片刻,才低声问道:“孙老神医,皇帝……,要如何处罚我?”

孙思邈道:“皇帝已经说了,皇款的事情,他可以接受我的解释,不再追究。也就是说与你们无关,是杜敬的事情,所以,这件事你们不用承担罪责。”

侯普大喜,长揖一礼:“多谢老神医活命之恩!”

左贵老爹和梁氏、左少阳都施礼感谢。能救下女婿一条姓命,已经是孙思邈帮的大忙了。

可孙思邈没有半点得意之色,仰天长叹,道:“唉,这件事我算看透了,皇帝李世民,也不过尔尔,我还当他果真是明君,这才出山辅佐,他却是不容于人的人,我已经跟皇帝说了,如果他真的核准你死罪,我便离开京城,今生再不踏入京城半步。也绝不为任何皇亲国戚治病!”

左少阳等人都吃了一惊,左少阳道:“师兄,你这样做,全是为了师弟我,这让我无地自容了!”

“却也不全是为了你。”孙思邈十分落寞摇摇头,“当年,隋炀帝、太上皇李渊,都曾邀请我出山辅佐,我都婉言谢绝了,当时我就说过,如果世上出了明君,我或许会出山辅佐的

。后来李世民登基,找到我请我出山,我见他气度不凡,谈吐颇有一代明君之象,当真以为得遇明君,这才答应了,来到京城长住。教授了他许多长寿之术,给不少皇亲国戚诊治过疾病,可如今,这个明君我算看穿了,不过如此,罢了,我还是回我的山林清修,四海漂流给贫苦百姓治病去吧!”

孙思邈本来就是个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左少阳知道,富贵权势在他眼里如同浮云,所以,这番话绝不是信口而言,而是真心所想。当即拱手道:“那,师兄准备去哪里?”

“身之所在,即心之所往。浮云一片,有谁知道浮云要去哪里?”

“只可惜,我只怕不能跟随师兄云游天下了。”

“云游天下,在心,而不在身,如果你的心并不自在,就算你的身子四海游遍,也没有什么意思的。”

左少阳心头一凛,愕然良久,长揖一礼:“多谢师兄点拨,不管我能否得脱此难,我都将做一只闲云野鹤,不再为名利权势所困!做我想做的事,不做我不想做的事!”

孙思邈哈哈大笑:“听了师弟你这句话,师兄知道,你是入道了!哈哈哈”

这时,茴香推门进来,愁眉苦脸道:“爹,客人都没来,这可怎么办,十桌酒菜空了九桌呢。”

孙思邈道:“人客多了没吃的才发愁,你却发愁酒菜多了没人吃?哈哈,那又何难?我来叫人!把我那帮子徒子徒孙叫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说罢,拉着左少阳的手往外就走。

左贵走了几步,站住了,回头对妻子梁氏勉力一笑,道:“刚才说的话,你半句都不准给别人说,让巧儿她们几个开心这三天,听见没有?”

梁氏眼泪哗哗的,点点头。

孙思邈让人通知所有的徒子徒孙,除了医馆值班的之外,全部到左家喝喜酒,孙思邈的徒子徒孙有上百个,都来了之后,便把剩下九桌都坐满了,还另外加了两桌。

纳妾的仪式跟娶妻不一样,不能拜天地的,只写文契,敬茶。

文契由左贵老爹亲自起草之后,侯普帮着誊抄一式两份,左少阳和白芷寒她们三女签字,苗佩兰不认识字,画押作数。中人祝药柜签字作保。各自收藏了一份。

然后,由披红挂彩的三女依次给左贵老爹夫妻,还有左少阳夫妻敬茶。

三女按年龄排行,白芷寒年纪最大,排行二姨娘,苗佩兰是三姨娘,桑小妹是四姨娘。

因为来的宾客除了祝药柜一家,便是孙思邈家人和徒子徒孙。这些也都是左少阳的晚辈,所以,给宾客敬酒,也就是给孙思邈敬酒。完了之后,便接受其他晚辈的敬贺。

酒宴之后要闹洞房。闹洞房是最热闹的了,孙思邈的徒孙中不少是女弟子,花样百出地起着哄把个婚礼搞得很是热闹。

天黑时分,酒宴散了,孙思邈带着众弟子醉醺醺地回去了。

左少阳把他们送到门外,清妙子、清媚子两个却一左一右拉着他的胳膊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