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41章 计划

第541章 计划

场中众人自然都没有离开的意思,这时候离开,那就太不给刘政会的面子了。

不过,随着陆续还有官员亲朋好友来吊唁,场中的人越来越多,便又一些人陆续离开了。

瞿兴和乔冠两人互看了一眼,都在暗自琢磨左少阳的话,特别是瞿老爷子,一张老脸涨红得跟猪肝似的,终于,一跺脚,转身从侧门走了。乔冠犹豫片刻,也跟着走了。

场中有知道左少阳医术的人,多少也听过左少阳曾说尸注可以在活人之间传染,想起左少阳的本事,又听他这么说了,反正自己的确跟他无冤无仇,也吊唁过了,不如就此回去,便悄悄走了。

当然,相当一部分官吏都没有走,其中不少人跟左少阳没什么仇怨,但是,这些人为了拍刘政会的马屁,都表示与左少阳这贼人势不两立,所以坚持守在灵堂上。

而那张沾着杜夫人痰液和血的手帕,便一直放在供桌上。

左少阳和左贵、苗佩兰回到了家里,刚进门,丁小三就着急地说道:“老爷、少爷,永嘉公主来了,在大堂跟老爷说话呢。我们去找你了,可不让进去。”

左少阳心中一喜,永嘉公主说不定能给自己带来好消息,正要迈步进去,又站住了,让父亲和苗佩兰跟着自己先到厨房,拿了消毒药水三人仔细洗手,洗完之后,这才来到前堂。

前院里,不少大内侍卫四周警戒,永嘉公主坐在大堂正当中,正在跟梁氏和侯普夫妻说话。乔巧儿、白芷寒和桑小妹在下首相陪。

见到左少阳带着桑小妹进来,永嘉公主板着脸没理他。

左贵老爹上前道:“草民左贵参见永嘉公主。”撩衣袍要跪倒磕头。永嘉公主忙道:“免礼!”

左少阳跟着抢步上前躬身施礼:“少阳参见公主。”

永嘉公主哼了一声:“你还认识我啊,我以为你转眼就把我给忘了呢。”

左少阳觉得这话说的很是别扭,忙陪笑道:“哪能呢,公主大恩,无时无刻不会忘记的。”

“既然不会忘记,如何纳妾不给我下帖子?”

左少阳这才明白,永嘉公主是生这个的气,忙长揖一礼:“真是对不住,是我疏忽了。”

“你不是疏忽,是故意的,想着我到底是皇亲国戚,你不好意思攀爬我这高枝,又或者恼恨我皇兄,连带我一起恨上了,所以才故意不给我下帖子,哼!”

左少阳他们当时的确想过给永嘉公主下帖子来着,只是,自己一个钦犯,给公主下帖子邀请参加婚礼,这说出去没得让人笑掉大牙,所以没有下帖子。想不到永嘉公主竟然当面说穿了,让他们很是有些尴尬。

左少阳又施礼道:“公主还请原谅,当真是疏忽了。”

永嘉公主没理他,招手把苗佩兰叫到身边,拉着手上下仔细看了,笑道:“哎哟,你们四个这模样都长得这么水灵俊俏,别说左少阳这些臭男人了,就算我这女人,看了也喜爱的禁不住掉口水呢。嘻嘻嘻。”

几句话说的四女面红耳赤,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永嘉公主又道:“你们成亲的大礼我没赶上,喜酒没得喝,这礼却是不能省的。”

说罢,从脖颈上取了一串乳白珍珠项链,从手腕上取下一枚祖母绿的手镯,从耳垂上取下一对夜明珠镶嵌的耳环,从腰间取下一块翡翠玉如意。分给共四女,道:“这些玩意就算我一点心意吧,你们收下。”

永嘉公主深得唐高宗李渊和唐太宗李世民的眷爱,父子俩四处征战,得到的各种珍宝,都要让永嘉公主先挑选她喜欢的,完了之后才收入宫中。所以,永嘉公主家中珍宝当真是不计其数,而她身上佩戴的,又是这些珍宝中的珍宝,更是十分珍贵的,每一件可以说都是价值连城的。

公主赏赐的东西,那是不能说不要的,所以四女都福礼谢过,各自接了。

永嘉公主道:“跟你们说句咱们姐妹的心里话,这男人啊,你别把他们当个宝,你要当他们是宝,他们就把你当成一根草!咱们女人要有女人的骨气,女人有了骨气,男人才重你。记住了吗?”

四女都不约而同望向左少阳,红着脸点点头。

永嘉公主道:“行了,我有事跟你们老爷和你们相公说,你们都先退下吧。”

大堂上,除了左贵和左少阳,其余的人都退出了大堂外,把门关上了。

永嘉公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黯然道:“对不起,我找了皇兄和父皇,他们俩都说这件事我不要管,必须依律处断,我……,我很无能,没帮上你的忙。”

左少阳一颗心沉到了低。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公主,你已经尽力了,我很感激。”

“不行!”永嘉公主站起身,在屋里转了两圈,站住了,咬牙切齿低声道:“我绝对不能让你死!那我如何给她交代?她会伤心死的!”

左少阳自然知道,永嘉公主说的她,是她亲堂姐妹萧芸飞,两人发小在一起,萧芸飞临走托付永嘉公主关照自己,如果自己被皇帝砍头了,将来怎么跟萧芸飞交代。

可是,皇帝的旨意,又有谁能够抗拒?

左少阳无语。左贵则充满希望地瞧着永嘉公主。

永嘉公主转了几圈之后,终于一咬牙,道:“我已经想到一个应对之策,所以来找你们商量,你们看是否可行?”

左贵老爹赶紧拱手道:“公主请说!”

永嘉公主对左少阳道:“我皇兄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刑部判你的死罪的,不过,死罪有三复奏,一年之内,要三次报请核准,这一年,我再慢慢磨我皇兄,让他赦免你的罪责,只要绕你死罪,我们就好办了。”

左少阳自然知道,以永嘉公主的本事,就算判流三千里,也一样能如同到了家一样的舒坦。

左贵老爹使劲咽了一声口水,紧张地问道:“那要是三次复奏,皇燕京核准了呢?”

永嘉公主一咬牙:“要是我皇兄把死刑核准了,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我不说,你们应该也知道!”

左贵和左少阳互视了一眼,一起低声道:“越狱?”

“对!”永嘉公主狠狠道,“无论如何,我绝不能让你死!哪怕帮你越狱,送你海阔天空飞去,都不能让你死!”

左少阳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是啊,一年之后,三复奏的时候,她应该回来了,有她在,会好办多的。”

“用不着她!”永嘉公主非常自信,“我的人比她能耐大的多的是。你就放心好了。”

左少阳道:“那是,公主身边,自然是能人云集的。”

“不客气说,那还真是的。”

“我越狱,我父母妻子亲人怎么办?”左少阳问出了心中最担忧的问题,这个问题同时也是左贵老爹最担心的,所以连连点头,一起望向永嘉公主。

公主瞧了瞧他们,有几分得意地笑道:“这我已经想好了,只需你们点头便可。”

“公主请说!”

“送你们到高丽去!”

“高丽?”

左贵老爹和左少阳一起问道。

“是,高丽与我大唐交好,我可以安排你们去那里避难。你们意下如何?”

左少阳学历史知道,唐朝多次对朝鲜(当时分为高丽、百济和新罗三个国家)用兵,那里将会是个战火纷飞的地方,唐朝多次击败高丽,躲到那里只怕将来还会被抓回来。相对而言,东瀛小曰本在唐朝时候倒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大唐军队只跟小曰本的海军打过一仗,全歼小曰本海军,不过,没有踏上小曰本的本土,所以,躲在那里倒是不错,在唐朝,小曰本很多人到大唐留学,而大批大唐子民也移民小曰本,经商做生意的,入朝为官的,或者开荒种地传宗接代的等等,他们带去了先进的大唐文明,得到当地官府百姓的欢迎。最著名的当属唐朝高僧鉴真了。在整个大唐数百年历史里,中曰之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和平相处的。所以,在那里应该比在战乱频发的高丽安全。

左少阳道:“公主与倭国关系如何?”倭国就是小曰本在唐初的称呼。

“挺好的啊,怎么,你想去倭国?”

“是啊,隔着重洋,更安全一些。”

“这倒也是,没问题,我来安排。不过现在还没必要立即离开,等大理寺上报死刑,如果我皇兄第一次核准死刑,我就开始安排你们走。这之前,我会先把那边的去处安排妥当的。尽管放心。”

“最好不要跟倭国的皇室有什么关系,免得节外生枝。”

永嘉公主笑道:“你是担心我皇兄指令倭国皇室交人,对吧?嗯,这个当然是必须考虑的。我已经想好了,隐姓埋名过去,那边接应的人甚至都不知道你们的身份,因为我自己是不会出面的,我让别人出面,他们就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了。过去之后,我会送你们一大笔钱,足够你们在那边生活的,经商也好,买地收租也好,怎么都行啊。你们走了之后,如果我皇兄二复奏还是核准了,我就安排左公子越狱,再送他来倭国与你们团聚。”

左贵老爹忙起身长揖一礼:“多谢公主厚赐。活命之恩,永生不忘!”

“老人家不必多礼。但愿我们这些预先考虑都是多余的,到时候大理寺上奏死刑,皇兄改了主意,不予核准,那就皆大欢喜了。毕竟,留在我大唐总比去倭国的好。”

永嘉公主这话是实情,唐朝时期,大唐是世界文明的中心之一,跟小曰本相比,就如同今天的美国跟朝鲜相比。但是,相对自由而言,奢华富足的生活已经不很重要了。

永嘉公主又道:“明曰一早,刑部就会来带你走,不过,我已经求得我父皇,对你善待,不戴刑具,关押在专门的软禁钦犯院子里,有读力的院子,活动自由得多,还可以带一名妻妾伺候。你可以带你需要的生活用具和书籍进去,还有专门厨房可以自己做饭。”

左少阳哈哈笑了:“那么逍遥自在啊?多谢公主,就算我死,也知足了。”

“胡说!我是绝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行,多谢公主。”

说妥之后,永嘉公主便起驾告辞回去了。

左少阳又回到后院跟四女在大**继续他们的云雨之恋,同时为香火而努力。直到第二天早上。

左少阳实在不忍心把几个晚上没有睡好的四女叫醒,但是时间不等人,还是只能这样做。

四女都被叫醒了,光着身子围在他身边望着他。

左少阳叹了口气,道:“等一会,刑部会来人把我带走。”

“到哪里去?”乔巧儿慌乱地问道。

“自然是去死牢了。”左少阳勉力一笑。

啊?!

四女虽然知道这一天恐怕不能避免,但是,最后的希望永嘉公主难道没有起作用?左少阳看出了她们心中所想,道:“永嘉公主已经尽力了,皇帝不同意,执意要定我死罪。不过,你们放心,永嘉公主说了,她不会让我死的,她已经有了安排。”

“什么安排?能管用吗?”苗佩兰着急地问道。

“具体什么安排,还不能说,总之一句话,你们到时候听从永嘉公主的安排,我们一定能团圆的。”

“可是,你在死牢里,一个人,怎么办啊。”桑小妹都快哭了。

左少阳笑道:“放心,永嘉公主已经安排了一个很舒适的小院子,我不会受到任何虐待,而且,还能在大牢里自由活动,而且,还可以让你们中的一个陪在我身边。”

“真的?”四女苦楚中有了一点喜悦,可是,到底忧心夫君会不会被处死。想笑都笑不出来。

左少阳点头,正要说话,这时,门外莲子慌慌张张的声音道:“少爷!外面来了很多官兵,说是来抓你的,让你赶紧去前堂。”

该来的终于来了。

左少阳尽量让自己露出笑容,问道:“你们谁愿意陪我蹲死牢?”

“我!”四女异口同声叫道。

既然乔巧儿都说要去,其他三女便黯然低下了头。

乔巧儿想了想,道:“要不,还是从她们三人中选一个吧,我太小了,一时半会只怕怀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