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59章 平反

第559章 平反

美妇嫣然一笑,当真灿若春花:“皇帝,我瞧这孩子说的倒有些道理。”

李世民只好点头:“既然爱妃都说有理,那就准他不行大礼就是。”

听这美妇竟然向着自己说话,左少阳顿时对她心生好感起来,又瞧了一眼萧芸飞,却见萧芸飞正羞答答望着自己,二目一碰,急忙扭开头去,已是满脸红晕。

李世民道:“左爱卿,朕赦免你的死罪,是因为朕的爱妃和永嘉公主、飞阳公主为你说情,你还不上前叩谢她们活命之恩?”

“飞阳公主?”左少阳有些回味过来了,望向萧芸飞:“萧姐姐,你是飞阳公主?”

萧芸飞含羞点头:“我父皇新近册封的。”说罢,把双手放在那美妇双肩上,道:“少阳,这就是我娘,先前被掳去了突厥国,我父皇派大军击败突厥,迎回了我母亲。并册封为妃子了。”

左少阳这才知道,这位美妇,便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先后侍奉了七位皇帝的著名美女萧美娘!

李世民跟萧美娘是老相识,而且也有过眉目传情之时,只是李世民时运不济,眼睁睁看着请人被人强占,心中恨极,此番出兵突厥,其中目的之一便是为了这位萧美娘。萧美娘被突厥皇帝强行要走之后,李世民派李靖率军击败突厥,要迎回萧美娘。

永嘉公主因为没能说动皇上赦免左少阳罪过,同时发现没办法组织越狱救援,她知道皇兄李世民特别喜欢萧芸飞的母亲萧美娘,便立即飞骑告诉了萧芸飞。

当时萧芸飞正和母亲在突厥,萧芸飞立即向母亲诉说了全部事由,于是萧芸飞和萧美娘在李靖的护送下星夜兼程赶回京城。

李世民见到萧美娘,以前埋藏内心深处的情丝重新发芽开花,请为皇妃。萧美娘本来对李世民便心存好感,当即答应,并说了女儿萧芸飞与左少阳的恋情,向李世民求情宽恕左少阳。

昔日梦中情人第一次开口,李世民没办法拒绝,加之本来就爱惜左少阳的医术,他心中多少有些犹豫到底杀不杀左少阳,正好给了萧美娘一个顺水人情,但还是想给左少阳一个下马威,给杜如晦家和群臣一个交代,直到送上法场,这才下密旨法场准许削发替头。保住了左少阳一条性命。

能在第三次复奏之后保住性命,左少阳是大唐第一人。由此可见,这位美妃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

左少阳拱手:“多谢娘娘和两位公主替左某说情!”

李世民见他还是没有磕头谢恩,无奈地苦笑摇头,说道:“左爱卿上前听封!”

左少阳一摆手:“皇上,请恕我不能接受你的封赏。”

李世民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你都不知道朕要封赏你什么官,你就拒绝?”

“不管是什么官,哪怕是王侯将相,我都不能接受。”

“为何?”

“我已经死了,死人能当官吗?”

李世民愕然。

萧美娘扑哧一声笑了:“皇帝,既然他不想当官,就由着他好了,这一次死里逃生,当真可怜见的。”

李世民事事依着这位美妃,便点头道:“也罢,不当官也行。不过有件事得先处理。左爱卿,现在朕赦免你的死罪了,也杀了你的死对头杜敬,刘政会因为你拒绝医治,也在几天前病死了,现在,你能否帮刘政会和杜敬的家人医治尸注绝症呢?”

“不能!”左少阳摇头道。

李世民脸又阴沉下来了:“这又为何?莫非你当真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萧美娘微笑道:“皇上,他并非见死不救之人,他不愿意救治,必有他的道理。”

“朕就是要听听他这道理!”

望着李世民目光炯炯,左少阳并不畏惧,昂头道:“当初我救治杜宰相,说了他的病只能用女人的胎衣入药才行,他当时明确拒绝了,我便没有给他医治。后来我到衢州治病,杜敬派了管家来找到我,说他可以说服杜宰相用胎衣入药治病,我只需要用胎衣入药就行了,我也是救人心切,就轻信了杜敬的话,配药给他,想不到他竟然用这一招陷害我。以至于杜宰相自杀而亡。这件事我很痛心,但是,我扪心自问,纯粹是受人欺骗,本意是救人,为了救人而判我死罪,我不服。我不能戴着一个谋杀的罪名生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希望皇上能据实认定我的行为,宣告我无罪。否则,既然我已经背负了杀人罪名,我就不在乎再多谋杀几个,他们死不死都与我无关!我就死心塌地当一个见死不救之人!”

“你敢要挟朕?朕可以赦免你,也可以再把你送回法场!”李世民怒道。

苗佩兰本来很害怕躲在了左少阳身后,听到这话,感觉不妙,下意识一晃身,护在了左少阳面前,捏着拳头,冲着李世民怒目而视。

李世民刚才没有仔细看这姑娘,见此情景,倒是一愣,好生看了看苗佩兰。淡淡一笑:“你的妾室倒也勇敢。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苗佩兰,皇帝,你要杀我老爷,先得杀了我!”

“兰儿别担心!皇帝不会杀我的。”左少阳低声道,晃身闪出苗佩兰身后,对皇帝李世民道:“我不是要挟,我说的是实话。你要我给他们看病,我同意,交换条件是你要根据事实认定我无罪。否则,我没必要听你的话。因为,我的医术是我自己学来的,不是皇帝你给的,你虽然是皇帝,也没有权力指令我必须给某人看病,因为我已经不是你的臣子。我自己的医术,我想给谁看病就给谁看病,我不高兴的人,我就不看,就这么简单!”

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李世民说话,可左少阳这话听着虽然很无礼,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李世民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却一时找不到言辞来反驳。

萧美娘笑了:“皇上,臣妾觉得他说得在理,皇上也是因为太过伤心杜宰相的死,话又说回来,就算没有这件事,杜宰相不肯吃杜公子的药,那也是必死无疑的,太医不也说了,他绝对活不过去年冬天的。人才难得,杜公子医术如此神奇,那是千年也不会出一个的呀!”

这句话说到了李世民心坎上,李世民三次核准左少阳的死罪,其实都是心存犹豫的,便是因为左少阳的医术太过神奇了,这样的人才,整个太医署太医加起来也比不上,刚才他本来想任命左少阳为贴身御医的,便是出于对人才难得的考虑。

虽然他极度痛心杜如晦的死,曾经决意杀掉左少阳对杜如晦报仇,但是,时隔将近一年之后,他的仇恨毕竟淡了不少,对左少阳的才能的赏识开始逐渐占了上风,爱才之意已经让他心存犹豫。加上萧美娘和永嘉公主的耳边风说情,到底决定赦免左少阳,但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好歹,直到送上法场,才下旨削发替头,想吓他个半死,也算出一口心中恶气。没想到这一吓,把左少阳原本宽厚仁慈的心境,吓成了软硬不吃的铁石心肠。

现在这情景,认定左少阳无罪,不仅可以让他救治杜敬和刘政会的家人,还能笼络人心,将这盖世神医收为己用,死者毕竟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已经下旨准许削发替头,明眼人已经知道自己是想保他性命了,又何必一定要在乎这罪名呢,杜如晦到底是自杀而死,不是被人所杀,已经杀掉一个杜敬,也算有个交代了。何不借坡下驴,给了萧美娘一个面子,讨得美人欢心,也是好的。

想到这,李世民笑了:“好!朕爱惜你一身本事,就下旨定你无罪,并任命你为贴身御医,伴随朕左右,如何?”

左少阳笑了,拱手道:“多谢了,认定我无罪就可以了,至于贴身御医,还是免了吧。我已经是死人一个,孤魂野鬼,在阎罗殿可以呆,皇宫却是不能呆的。”

李世民皱了皱眉头,瞧向萧美娘。

萧美娘嫣然一笑,对李世民道:“皇帝,既然左公子无意仕途,就不用强留了吧,将来若有什么事情找到公子,公子应该不会推脱的。——对吧左公子?”

左少阳感激地笑了笑,点头道:“天底下谁的话我都可以不听,但娘娘有命,少阳莫敢不从!”

李世民本来想让萧美娘劝说左少阳留下,想不到萧美娘却帮着左少阳说话让他不留,而左少阳更绝,在他眼中,自己这堂堂大唐皇帝的命令竟然可以不顾,而只说遵从萧美娘的话,这让李世民很是有些尴尬。

萧美娘岔开话题,问道:“左公子今后有何打算呢?”

左少阳握住了苗佩兰的手,道:“我将带着我的兰儿,还有我新收的徒弟,东渡倭国,跟我家人团聚。”

永嘉公主一直不说话,直到此刻,才好奇地问了句:“没听说你收了徒弟啊,这一年你一直在死牢,如何收了徒弟了?”

“是宰相杜如晦的儿子杜铭,我一直跟他治病,他非常喜欢医术,人很聪明,又很勤奋,而且非常仗义,不畏生死,很合我的心意,更何况,他父亲的死,多多少少于我有关,我心中到底是愧疚的,所以,我想好生教导他,使他成为一代名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