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76章 西域番僧

第576章 西域番僧

李世民自然不可能预先知道后面这段历史,也不知道父亲李渊刺死儿子李泰,很可能会让大唐的历史改变。他瞧见左少阳目瞪口呆傻在哪里,不禁有些奇怪,问道:“左神医,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左少阳苦笑摇头,拱手道:“皇上,请允许我离开京城返回老家合州。”

李世民很有些奇怪:“你不在太子藏书阁看书了?”

“不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说实话,我很想家了。请皇帝准予我离京返家。”

左少阳之所以现在坚决要离开京城,是因为他得知李泰已经死了,那李世民后面的皇位很可能会落在太子李承乾的手里,而不是按照历史那样落在老实忠厚的李治手里。后面的历史很可能会出现不同于历史的新历史,这个历史会如何发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自己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为妙,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李世民道:“你如果执意要走,朕自然不留你。”

左少阳长揖一礼:“多谢皇上。”

“嗯,这一次,你做得很好,朕很满意,你想要朕赏赐你什么?说罢。”

“什么都不要,富贵荣华对我如浮云。我只要一身轻松,自由自在就好。”

李世民又好生看了他一眼:“看到你现在,到让朕想起了你的师兄孙思邈孙老神医。五年前他离开京城之后,就杳无音信了。朕多方派人寻找,都没能找到他,你可曾见过他吗?”

“没有,那以后我也再没有见过他。”

“嗯,这样吧,朕还是赏赐你一笔钱财,你自己不用,也可以拿去给穷苦百姓治病嘛。就像你师兄一样。”

左少阳摇头:“不用了,我给百姓治病,也只是尽我自己的能力,我有多大的能力给他们治病,就用多大的能力,而不再象以前那样刻意去想尽办法如何救治更多的人。”

“那好吧,”李世民迟疑片刻,又道:“皇后身体一直不好,朕很希望你能给她瞧瞧,帮她治治病,她可以说是朕的生命,如果她的病……,唉,朕都不敢设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说到后面,李世民话语哽咽了,眼圈也红了。

左少阳想不到李世民竟然如此性情,有些心软,想了想,道:“我写一个方子给皇上,是那天皇后发病时,我给她治疗时用的药丸的方子,还有化痰的土办法。如果皇后再出现那种情况,而太医又没有办法的时候,可以用这个法子试一试。”

李世民大喜,竟然起身拱手一礼:“多谢神医。请这里写方吧。”

左少阳老实不客气走到金丝楠龙案后面,撩衣袍坐在龙椅上,提起皇帝的御笔,笔走龙蛇写了一个方子,并在后面注明了用巴豆化痰的土办法。

左少阳将方子递给李世民,道:“这只是暂时缓解哮喘的药,不能根治的。只能解燃眉之急。”

李世民忙道:“神医何不留下根治之法?救我皇后一命呢?”

“很抱歉,不是我不愿意留,是我真的治不了皇后的病。”左少阳脸上尽可能露出坦诚的神情,郑重说道。

李世民神情黯然,缓缓点头:“好吧,只希望皇后吉人天相了。”

“会的。告辞了。”说罢,左少阳拱手一礼,转身往外就走。

“神医稍等!”李世民道,坐在龙案后,提笔写了一道圣谕,走过来递给了左少阳:“这东西你带在身上,你游医各地,或许什么时候会用得着。”

左少阳接过,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从三品以下地方诸官吏,皆听从合州左忠少阳调遣。违者以抗旨论。”

按照唐朝官制,地方官里级别最高的是刺史,上州的刺史也就是从三品。李世民这道圣旨,赋予了左少阳调遣地方所有官吏的权力,这个权力类似于巡视地方的钦差大臣了。虽然本身没有职权,但是违者以抗旨论,这一条便赋予了他巨大的权力。当然,这个权力只是调动地方行政官员的权力,不包括调动军队的权力。

左少阳立即明白了,李世民给自己这道圣旨,不给自己封官,却给了一个比地方从三品刺史更高的权力,甚至直接用皇权作为自己权力的后盾。他这样做,目的自然是讨好自己,为以后请自己给皇后治病打埋伏。

左少阳微笑摇头,将圣旨递回给李世民:“皇上,你给我这个没用的,我说了,富贵荣华,包括权势,对我都是浮云。我游医天下,也只是尽我所能办我自己能办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调动这些地方官,也不想去招惹他们。”

李世民没有接,道:“朕知道神医如闲云野鹤,只愿游戏人生,所以才写了这道圣旨而不封官给神医,为的是给神医权力而又不过神医责任,若真遇到事情需要动用地方官府力量,便把他拿出来,若没有,便放着,谁也不知道,也不会对神医游医造成半点影响,也没人来打扰神医的云游。这只是以防万一用得着罢了。”

“我没有用得着地方官府出面的事情。”

“这可难保,譬如遇到人间不平事,甚至涉及神医亲人的,便可动用这圣旨,讨得一个公道。岂不是好事一件?——你放心,神医不愿意做的事情,朕绝不勉强!”

听李世民这么一说,左少阳到有些心动了,是啊,这世道,自己不惹别人,难保别人不会来招惹自己和家人。又或者真遇到不平事,自己想管,那时候这圣旨便能派上用场,李世民也说得对,真不想用,不拿出来就是了,备着总是没坏处的。而且李世民已经强调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勉强的,那以后皇后生病了,自己不愿意给她治疗,皇帝也不会强迫自己必须治。这就免除了后顾之忧。

想到这,左少阳收回圣旨,折好了揣进怀里,拱手道:“既然如此,就多谢皇帝了。”

“什么时候神医想回来藏书阁看书,随时欢迎。”

“好的,多谢!”

——————————————————

左少阳让人通知萧芸飞准备离开京城返回合州,萧芸飞答应了,说再陪母亲一晚,明日一早离开京城。

左少阳也不好强求人家现在就离开京城回去,他一刻也不想在皇宫里带着,总觉得危机四伏,所以告诉萧芸飞,自己带着小杜铭先离开了皇宫,在家里等她,萧芸飞答应了。

左少阳和小杜铭回到南城的家里,生火做饭,正忙碌着,有人敲门。

小杜铭跑去应门,院门打开,门外是一个胖乎乎的老者,大热的天头上还带着一个棉幞头,穿着一身夹袍,半边袖子脱了,斜斜地系在肩胯处。同时,肩膀上还斜斜地挎着一个褡裢,鼓鼓的,里面好象装满了东西。脸上笑眯眯的望着小杜铭。

这胖老者身后还跟着四个年轻人,三男一女,看神情有些紧张,不停地左顾右盼。

小杜铭见他们相貌不太像中土人士,心生警惕,用脚抵着门,问道:“你们找谁?”

“请问小哥,左少阳左先生是否住在贵处?”

这人说话强调有些生硬,不过言语间倒还很客气。小杜铭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你是谁?找我师父做什么?”

那胖老者笑容更欢了:“小哥原来是左先生的高徒,失敬失敬。老衲来自西域,千里迢迢特来拜会尊师,不知小哥能否行个方便,给老衲通报一声。”

小杜铭一听是个出家人,脸色顿时和缓了下来,道:“大师请稍候,我去通报。”说罢,转身跑进了厨房。

左少阳一听有西域来的喇嘛找自己,很是奇怪,自己从来没有跟这些人打过交道,难道是来求医的吗?

左少阳快步出了厨房门,来到大门口,拱手道:“我就是左少阳,几位大师,找我有事吗?”

那旁老者赶紧双掌合十,说道:“原来尊驾就是左少阳左先生,真是太好了,老衲师兄弟几个,有要事跟先生商议。”

“哦?什么事?”

“这个,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能否……?”说罢,胖老者往院子里看了看。

左少阳皱了皱眉,想着人家千里迢迢从西域赶来,说不定当真有什么急事,就听听好了,于是侧开身,将几人让进了院子里,领着他们来到了大堂上,分宾主落座。小杜铭泡茶。

左少阳又瞧着那老者:“现在可以说了吗?”

胖老者小心翼翼道:“请问左先生四年前可是在合州居住?”

“是啊,合州是我老家,怎么了?”

胖老者跟其他几人互视了一眼,都缓缓点头,脸色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左少阳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奇怪。

胖老者又道:“合州有座清风寺,方丈法名智空,先生应该认识吧?”

“认识,他们寺庙就在我家后面不远的巷子里。我经常去哪里随喜,跟方丈很熟。”

胖老者兴奋得直搓手:“太好了,我们刚刚从合州赶来,此前曾拜会过智空大师。他说,你手中有一串五眼六通佛珠,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