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91章 怪兽猫咪

第591章 怪兽猫咪

姑娘?左少阳心里好笑,不会给自己几个美女作为交换吧?

果然不出所料,从后堂出来的是五个年轻的少女,低着头,垂着手。

看身材,十八妙龄无丑女,个个都很窈窕,看脸蛋,却看不见,低着头的,而且一个个面无表情,跟木头似的。

酋长道:“法王,这些是我的女奴,都很不错的,一共五个,都还是姑娘,嘿嘿,我知道你们汉人很想要姑娘的,都给你了,你帮我做法事,行吗?”

这酋长嘴里的姑娘,想必就是处女的意思,只是不会表达,左少阳笑道:“多谢酋长厚赐,咱们先说说要做什么法事吧?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再说。”

酋长大喜,桌子一拍道:“走,咱们现在就去!”

“去哪里?”

“去看我的宝贝!”

“酋长大人的宝贝?哦,是酋长的爱妾生病了吗?”

酋长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没错,是我的爱妾生病了,一头长毛的爱妾!”

“长毛的爱妾?”左少阳愕然,心想难道是酋长的爱妾出现了返祖现象?这个很麻烦。先看看再说。

一行人跟着酋长来到后堂一处小院落,这小院落铁门紧闭,只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的咆哮,那声音低沉威武,有点像老虎,又有点像黑熊。

难道是酋长的什么动物生病了要自己医治吗?左少阳更是头大,给人治病他在行,可是给动物治病,他可没学过兽医。

院门的锁打开了,酋长腆着肚子,摸了摸光头,瞧了左少阳一眼,然后轻轻地推开房门。

便在这时,一阵狂风扑来,吓得酋长一个倒退,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边几个兵甲急忙将弯刀对准门里面,也是一脸的惊恐。

左少阳被那一阵狂风吹得鼻子一皱,因为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抬眼望去,吓了一跳。只见院子里一头黑狗熊一般的猛兽,头上和脖子上的鬃毛直愣愣立着,使得它的脑袋更大,一双小豆眼睛放着寒光,直勾勾盯着左少阳,一张血盆大口张着,不停地往外流着恶臭的唾液。一条通红的大舌头耷拉在嘴边,两只前爪肉垫厚实,长着几根尖利的爪子,提起来搭在胸前,又猛地往前一扑。无奈脖颈上拴着一根小孩胳膊粗细的铁链。一头拴在它脖颈上,另一头,拴在一根半截埋在地下的合抱粗细的大铁桩子上。

这怪兽似曾相识,很像在电视电影和报刊杂志上的猛犬藏獒!

可是左少阳看见的藏獒个头要比这个小得多,这家伙四脚着地站着,后背都超过人的腰部了,人立而起的时候,能轻易把爪子搭在诚仁的脑袋顶上。

除了个头,这长相也要凶猛得多,那张血盆大口,张开了能把诚仁的一颗脑袋塞进去。

左少阳觉得,这家伙应该叫怪兽更恰当!

虽然脖颈上系着铁链,但是怪兽猛扑过来的气势,仍然让人心惊胆颤。连旁边的达龙辛都脸上变色了,梅朵更是惊得下意识躲到了左少阳身后,却忘了她自己的武功比左少阳高得多。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不是因为他是个女人,而左少阳是个男人,在场的男人多了去了,梅朵却只躲到了左少阳身后,那是因为在她心目中,左少阳的法力高深,足以保护她的平安。

左少阳没有动,甚至没有表现出什么惊恐的神色,只因为他经历了生死,眼睁睁看着屠刀朝自己脑袋落下,那以后,他就已经超越了生死,或者说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酋长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大着胆子冲着那怪兽轻声细语道:“宝贝!是爸爸啊,不许凶!听爸爸的……”

刚说到这,那怪兽又是一个虎扑,砰的一声,拉得脖颈后的铁链笔直,拴着铁链的铁桩子猛地一晃,仿佛要从地上拔出来似的。吓得酋长一猫腰,也躲到了左少阳身后了。

左少阳笑道:“酋长大人,您让我来给您这头……,呃,宠物做法事,是吗?”

“对对!”酋长连声道:“这是我在山上打猎数年前,发现的,一个小崽子,我养着它了,抱回来,它对我很客气,天天我们睡一起。我骑着它,他不咬我,只听我的话,打猎,我说话,它一口就能把一只大狼咬死,脑袋没有了!嘿嘿,可是不知怎么了,今年,它脾气坏得很,两个月前,他还咬断了手,我仆从的,差点咬死他了,一只手断了。后来又咬伤了人,好几个,我儿子给咬了,差一点。我让土堡的巫师做法,也被咬了。你给做法吧?”

左少阳听他颠三倒四说了这一大通,大致知道了这是酋长从山上捡回来的宠物,估计是当地藏獒跟其他猛兽杂交剩下的怪兽。以前好端端的,不知道今年怎么回事,连续咬伤多人,酋长把它当儿子看,可是这个儿子连老子都不认了,还扑过来咬他,要不是系着链子,已经伤到了。

左少阳估计了一下怪兽脖子上那根铁链最远能达到的位置,然后一直走到那位置边。

怪兽发狂一般要扑咬他,两人只相距不到一尺。怪兽嘴里喷出的恶气令人作呕,左少阳却弯下腰,饶有兴趣地瞧着这怪兽。

砰砰砰,怪兽每往前扑击一次,就扯动身后的铁链系的桩子晃动一次,怪兽的目光也更凶悍一分。梅朵在他身后急声说着什么,达龙辛翻译说道:“法王,小心危险,梅朵说您不能再往前了。”

左少阳笑了笑:“无妨!它不会伤害我的。”

说罢,左少阳从怀里取出一只鹿皮手套戴上,然后摸出一个小瓷瓶,到了一些水在手心里,慢慢往怪兽的血盆大口伸了过去。

梅朵吓得花容失色,想把左少阳往后拉,但是,现在可不比开始,那时候不知道左少阳法力高强,而且左少阳那时候一直想逃走,梅朵才不得已拉着他,现在不一样了,梅朵对左少阳心存敬畏之情,又已经肯定他不会再跑,现在也不是要跑,所以手伸出去了,却没有拉他。

左少阳的手刚好勾着那怪兽的舌头,怪兽又粗又长的舌头往前一探,哧溜一声,将左少阳手心里的水卷在舌头上收回了嘴里,砸吧了一下,觉得好象味道不太好,咚咚往后退了两步。又喷了几个响鼻,用肥厚的前爪不停挠着口鼻,时不时翻着怪眼瞧左少阳,片刻,索姓趴在地上,两只前爪耷拉在鼻子上,不是揉揉,又翻着怪眼瞧他。

左少阳低头一看,吓了一跳,戴着的鹿皮手套一层全都没了,露出了一个大窟窿!

想必这怪兽的舌头跟狗熊一样生有倒钩!幸亏自己长了个心眼,没有将手直接伸过去给它舔,要不然,只怕手掌就剩一副骨架了!

左少阳嘴里暗叫侥幸,咕噜了几句,见那怪兽老老实实趴着,想了想,背着手往前跨出了一步。

“法王!”梅朵他们几个异口同声叫道,“法王回来!危险!”

回来过去这些简单的藏语左少阳已经学会了,知道他们什么,回过头,冲着梅朵他们笑了笑,又往前跨出了一步。

酋长也急声道:“法王小心呐!这家伙现在不听话,发起疯来不得了的。”

左少阳笑了:“放心,他现在已经比小猫咪还乖了,不,信你瞧!”说着,左少阳已经走到了那怪兽身边,伸手过去,轻轻抚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那怪兽扬起头看着他,突然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左少阳一声吼叫,喷出的气息吹得左少阳头发乱飞。

这一下,惊得梅朵挺弯刀就要冲上去,却被达龙辛一把抓住了:“别着急!怪兽没有想伤害法王!”

梅朵定睛一看,果然,那怪兽只是张大嘴对着左少阳,却没有咬他的意思。左少阳嘴里叽里咕噜说着汉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左少阳半蹲着身子,把脑袋往怪兽嘴里伸,这下子,众人更是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左少阳的脑袋在怪兽嘴里转了一会,然后退了出来,拍了拍怪兽的头,又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笑吟吟走了回来。

眼看着这头疯狂的怪兽竟然在左少阳面前服服帖帖,酋长眼睛都瞪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这一切,忙问道:“法王,你看我这宝贝……?”

“放心,我给它做个小手术,他就会重新变得乖乖的,跟温顺的小猫咪一样了。”

“多谢!多谢法王了!”酋长大喜过望,自然又把左少阳所说的手术听成了法术了。连连打躬作揖表示感谢。

左少阳在购买药材的时候,还买了一个出诊箱,当然,里面的药材和器械都换成了自己以前常用的那些了。左少阳吩咐梅朵把自己的出诊箱拿来,然后对众人道:“你们都出去,我要给他动手术,你们到院子外面等着吧。”

原来法王要念咒施法,酋长等人都这么想,一起退到了院子外。卢镖头到底是要负责法王的安全的,担心地低声道:“法王,行不行啊?要不要我在一旁给你掠阵?”

左少阳嘿嘿一笑:“你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