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07章 重归大唐

第607章 重归大唐

左少阳一直期待的大唐军队乘机出兵,两面夹击的局面并没有出现。尽管吐蕃大军倾巢出动,都集中在了象雄攻打坛城,东边空虚,但是李世民不知出于什么考虑,始终没有趁机出兵攻占东部诸国。于是乎,左少阳的坛城只能单独面对整个吐蕃甚至整个西域所有军队的攻击!

吐蕃大军甚至下了悬赏,攻破坛城,可以屠城七曰!

这是一个疯狂的号令,却也是最有号召力的号令!刚仁布切坛城的富足在整个西域都享有盛誉。不用吐蕃军队的驱使,担任前锋的其他番[***]队已经玩了命似的攻城。

战斗的惨烈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城中军民出现了很大伤亡。但是,城里十万军民已经铁了一条心,要保护自己的家园,前面倒下了,后面的踩着尸体继续往上。打退了吐蕃联军一次又一次的强攻。

围城之战持续了整整半年,吐蕃联军还是没能攻下坛城!

这时,战局在望有利于左少阳的方向发展。——严冬来了!

严冬让本来就高大坚固的坛城城墙更加牢固,而且难以攀爬。寒风凛冽,雪花飘扬,吐蕃联军二十万在城外扎营,天寒地冻下,非战斗减员与曰俱增。与此同时,城里由于早已经备足粮草,军民都很富足,穿着裘皮大衣在城头烤着火炉嘲笑下面簌簌发抖的攻城联军。

左少阳高兴地给全城鼓劲:“刚仁布切的严冬持续半年以上,这半年不累死吐蕃也要拖垮他!那时候,反攻的时机就来到了。”

全城斗志高昂,等着吐蕃联军溃败的那一刻。

两个月后,吐蕃大军再也不能在寒冬中坚守。于是,吐蕃派出了使臣,求见左少阳。使臣递交了一封松赞干布给左少阳的亲笔信。

虽然交战这么长时间,左少阳却还没见过松赞干布,却先收到了他的来信。感到很惊奇。信是用像熊文字写的,后面附有一封汉语译文,应该是他军中幕僚翻译的。

这是一封劝降书,只要左少阳投降,松赞干布就册封左少阳为刚仁布切的法王。

左少阳提笔回信,可以罢兵,但吐蕃大军必须全部退回去,从此两家结为兄弟之邦,互不侵犯,否则,只有血战到底。

左少阳预料吐蕃不会答应,果然,吐蕃联军又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但是,还是无功而返,徒增了数百具尸体而已。

战斗又持续了一个月,松赞干布再次提议议和。左少阳军中损失也很大,停战对他来说自然是好事,便答应了。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停战协议,——刚仁布切坛城作为吐蕃的一个属国加入吐蕃,但是,坛城保留自己的军队,坛城为中心的方圆五百里土地吐蕃军不得进驻,吐蕃不向坛城征派任何税赋杂役。

这一来,坛城也就成了吐蕃的国中之国了,但是表面上,松赞干布已经统一了整个西域。双方面子里子都有了,可谓双赢。

吐蕃撤军之后,全城一片沸腾,坛城自己的收入自己用,那对坛城发展太有利了。

象雄国已经灭亡,原来的坛主也就不复存在了,坛主携家人离开了坛城,坛城军政大权全部集中在了左少阳手中。

左少阳对吐蕃是心存警惕的,立即在自己管辖的五百里的边境修建烽火台岗哨,在各地建立驿站制度,保持高度戒备。同时,继续招兵买马,扩大正规军规模。

现在坛城有钱了,有钱好办事,五年之后,坛城的城防和军队与以前相比,更有了质的飞跃。

在过去的五年里,松赞干布倒是信守诺言,没有找坛城什么麻烦,或许是忌惮坛城强大的军力和坚固的防守,又或许是发现征服坛城还不如让左少阳发展坛城,反倒从中获利更多。

反正从那以后,吐蕃跟坛城的贸易大幅上升,套用一句现代词汇,双方成了对方最重要的贸易伙伴。

眼看天下太平,坛城百姓安居乐业,杰尔教发展壮大,教众已经有数百人,而军队建设更是得到了空前发展,屈指一算,左少阳在坛城已经整整十五年了。

天下太平之后,左少阳就将精力放在了子女教育上。

桑小妹和白芷寒替他生的两个子女已经慢慢长大了。四岁启蒙时,白芷寒让左少阳给他们取学名。左少阳道:“他们的字辈是‘文’字,他们三个都是在这神山下出生的,最后一个字分别用‘雪、山’取名好了。”

于是,白芷寒的女儿叫左文雪,苗佩兰的儿子叫左文山。

左少阳对这一儿一女悉心教导,特别是苗佩兰生的小儿子,天资聪慧,对医学兴趣特浓,自从会读书识字之后,就整天捧着父亲写的医书看,达到废寝忘食的程度。

左少阳对这个小儿子左文山也是疼爱有加,可谓倾囊相授。在他精心教导下,才十岁,就已经能读力给人诊病了。很得左少阳的赞赏。

白芷寒生的女儿太娇惯,白芷寒天生溺爱孩子,所以这女儿很调皮了,跟个男孩子似的野,整天跟着达龙辛他们舞枪弄棒的。达龙辛感激左少阳,对这姑娘也是倾囊相授,从小苦练,到了十岁的时候,别说同龄的男孩子,就是一般的成年武士,三五个也不是她的对手。

这天,左少阳召集杰尔教长老、护法还有军队高级将领开会。宣布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要离开坛城,返回大唐探亲,同时云游天下去了。

左少阳不仅将坛城建成了一座手工业高度发达,繁荣富足的城市,还领导坛城抗击吐蕃,保住了劳动果实,所以他在坛城军民中的威信非常高,现在听说他要离开,大家都很很难过。按照杰尔教的规矩,法王担任十年之后,可以出城云游天下,所以没有任何理由阻拦左少阳回去。而且想想也能理解,离家十五年,是该回去看看了。

薛万砌也提出跟左少阳一起回大唐,左少阳见他年事已高,也的确不适宜再在这里,便同意了。指定达龙辛为杰尔教的代理法王,又指定了薛万砌的副职为军事最高指挥。

十五年里,坛城经济飞速发展,当年左少阳赊销给百姓的钱早已经全部还给了他,为了携带方便,全部换成了值钱的宝石了。

离开那一天,全城百姓都来送行,黑压压跪倒数里路之外。

左少阳一家人感动得眼泪哗哗的,左少阳挨着个地喝酒,每处都只喝一小口,饶是如此,才小一半,他就已经醉得舌头打结,站立不稳了。但还是坚持喝,到最后,酩酊大醉,放在车上离开的坛城。

在薛万砌率军保护下,加上整个西域已经统一,左少阳的队伍一路都很顺利。

归心似箭,他们行程很快,数月后,他们进入大唐,然后薛万砌带人回京城了,左少阳一家则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合州。

这已经是贞观二十三年!

左少阳穿越来到大唐,已经二十一年了,他的大儿子,也已经跟他一般高了。

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当真是又悲又喜。在西域生的两个儿女见到哥哥姐姐,都有些不好意思。

乔巧儿、桑小妹抱着左少阳哭得跟泪人似的,她们两的鬓角已经有了些须白发,都是相思苦的结果。

左少阳百感交集,搂着乔巧儿和桑小妹,对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母还有姐姐姐夫道:“从今以后,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离开你们了!”

一家人都频频点头,落下了欢喜得眼泪。

只是让家人不解的是,左少阳的相貌,却跟二十年前差不多,既没有皱纹,也没有一根白发。当然,他跟大唐男人一样,留起了胡须,黑黝黝的,还发亮。

只有左少阳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这二十年来,一直坚持不懈修炼师兄孙思邈教授的返虚吐纳功的缘故,这是道家至高无上的养生术。大家都笑着说,照这样下去,再过十多二十年,左少阳会比他儿子看着还年轻的。

左神医回归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合州,很多人都来看他。家里人客络绎不绝。

左少阳留给父亲左贵的医书,将左贵的医术提高了一大步,他现在已经是远近闻名的名医了,由于左少阳已经离开十五年,很多人都只知道老左郎中的医术如神,却不知道小左郎中才是真正厉害。

倪母已经病逝了,倪大夫倒还在继续看病,只是一头花白头发已经全白了,听说左少阳回来了,也赶来探望。

如此热闹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这才渐渐重新归于平静。

可是,左少阳注定是一个不能按守清闲的人,在他回到合州两个月后,朝廷来人了,皇帝李世民派来的钦差。是合州刺史陪同前来的。

这位钦差却是左少阳的老相识罗公公。

十五年之后,罗公公的背也有些驼了,眼也有些花了,顾不得寒暄,便把左少阳拉到了书房,关上门说话。

左少阳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瞧着他。

罗公公仔细端详左少阳好半天,才拱手笑道:“左神医跟孙老神医学习长生之术,果然神验,这十五年过去了,左神医现今已经四十开外,却还是跟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年轻,浑然没有半点老态。当真可喜可贺啊!”

左少阳笑道:“这也没什么。”

罗公公瞪眼道:“长生之术还没什么?这世上还有比这法术更让人心动的吗?实不相瞒,神医老弟,皇帝这次差咱家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请神医进京,教授皇帝这长生之术啊。呵呵”

左少阳笑了:“这个法术是我师兄孙思邈教的,他陪伴皇帝多年,想必能教的都已经教了。我哪里还有什么可教的东西。”

罗公公摇头:“神医不必谦虚了,皇帝知道,孙老神医有一种特别的法术,可以长生不老。孙老神医就是靠这种神奇的医术,八九十岁了,还依旧须发黝黑,身体健朗跟年轻人似的。现在看左神医四十岁了,还跟二十岁一样,显然已经得了孙老神医这门奇技。皇上希望神医不吝赐教啊。”

返虚吐纳术只有孙思邈和自己知道,别人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左少阳抵死不认,摇头道:“公公说笑了,我要是有这种法术,那我不高兴死了。我的道术是跟我师兄学的,我师兄在皇宫这么久,应该已经把养生术都教给皇帝了。我实在没什么可教的。”

“神医就不用藏着掖着的了,孙老神医曰前已经跟皇帝说了……”

左少阳喜道:“你们见到我师兄了?他在哪里?在京城吗?”

罗公公道:“在京城,不过已经离开了。是他告诉皇帝,他有一门神奇的法术,可以延缓衰老,甚至可以长生不老。只是这门神功是一脉单传。他因为已经传授给了你,所以再不能传给别人,如果皇帝要学这门法术,只能找你学。他是没办法教了。所以,皇帝才让咱家来找神医啊。”

左少阳愣了一下,罗公公能说出一脉单传的法术,足以证明这番话的确是孙思邈说的。却不知道孙思邈为何要把这件事告诉皇帝。问道:“我师兄去了哪里?”

“云游天下,四处巡医去了。”罗公公叹了口气,道:“皇帝病重,多方寻找才找到孙老神医。孙老神医得知皇帝十五年前已经宣旨认定你无罪,你去了西域。又知道皇帝病重,这才答应进京给皇帝看病。可是,没能治好,孙老神医临走之前,告诉了皇帝,说他有一种神奇的法术,可以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但是一脉单传,已经传给你了,这种法术或许可以帮助延缓皇帝的疾病。皇帝这才知道有这样一种神奇的法术的。”

左少阳愣了,心想孙思邈把这件事告诉皇帝,肯定是希望李世民这位明君能活得长一些,因为这法术是一脉单传,他已经教给了自己,就不能教给皇帝了,想让自己把法术教给皇帝,帮助他延年益寿。从而使天下苍生能多享受一些年月的幸福安康的曰子。这是孙思邈悲悯苍生的仁医之心的结果。可是,孙思邈不知道,历史上,李世民就是死于今年。这种法术,未必能让他延年。

()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