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25章 惊变

第625章惊变

他抓了一只猴子,将猴子两只手反绑,用小布团塞住鼻孔,用竹筒做的简易打气筒将一个袋子都打满了空气,把袋子背在猴子背上用绳子捆好,将软管塞进嘴里然后用布条将猴子口鼻全部封住。再用布条紧紧把猴子的眼部蒙住勒紧,这样猴子没法睁眼。

猴子开始很不习惯,片刻就知道用管子呼吸了,左少阳将猴子用绳子捆了再次放进山洞,然后用石块敲击洞壁恐吓。这一次很顺利,猴子一直往里窜。

这一次,绳子放出二三四十丈,终于停下来了。左少阳开始扯动绳子,便感觉那猴子拼命挣扎,却并不往里再走,估计应该是到头了。

一直等了一盏茶工夫,左少阳开始往回收绳子,最终将猴子拉了出来。猴子活蹦乱跳的,扯掉眼罩,眼睛瞪得溜圆咕噜噜转,给他吃的,能准确抓到东西!

试验成功了!闭眼瘴气不能损害眼睛!左少阳很是高兴。

他又抓了一只猴子,用两只猴子做先导。先取下刚才那猴子身上的空气袋,重新打满空气,背在猴子背上,重新绑好,捆扎好猴子的口鼻和眼睛。另一个空气袋背在自己背上。软管含在嘴里。然后用小布团将自己鼻孔塞住,用布条把眼睛蒙住,另一只猴子则什么安全措施都没有。让两只猴子在前面探路,左少阳敲击山洞石壁催促猴子牵着自己摸索往里走。

山洞进去是往下的,沿途都是高低不平的岩石,但一直往下。没带空气袋的猴子往里走了十数丈,突然躺在地上不动了。左少阳踢了猴子一脚,猴子还是一动不动。他蹲下身摸索,发现这里空间比较大,地上有好些骨架子,从摸索的骨架形状来看,有人的骨头,也有动物的骨头!而且人的骨头都是早已经枯干的白骨,动物的骨头有的却还有尚未完全腐烂的皮肉,应该是最近误入山洞被毒死的。

那人的骨头呢?莫非是开凿这山洞的工匠被杀人灭口毒死在了这里?以杜淹的手段,这肯定做得出来。

另一只戴了空气袋的猴子继续往里走。

再往里走,又成了上坡了,一直往上。终于,猴子停了下来,左少阳的脚也踢到了什么东西。

他慢慢蹲下来摸索着,摸到了一口箱子!

左少阳狂喜,若不是嘴里还含着管子,真想大叫起来。他先沿着洞壁把前后左右都摸了一遍,发现这是个石洞,大概有篮球场那么大,但是石壁很尖锐,似乎是被人为开凿的!里面整整齐齐堆满了铁皮箱子!

是什么玩意呢?左少阳很想看看,要是能取下眼罩就好了。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有毒的瘴气。他不敢冒险,决定先用猴子试试。

他收回绳子,摸到了猴子,将它眼睛的布条扯掉。

猴子并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拉它它依旧乖乖跟着走,停下来就蹲在那不动。

闲云的师父说,当时她被瘴气毒瞎眼睛的时候,眼睛烧灼一般的刺痛。如果这里面有瘴气,那猴子肯定受不了。现在猴子一点都没有痛苦的感觉,说明眼睛可以适应里面的空气。

那这里的空气能不能呼吸呢?

左少阳又扯掉了猴子口鼻的布条,取下空气袋软管。猴子吱吱叫了几声,似乎很舒畅。还是没有痛苦的挣扎。拉着它依旧能走动。还能快活地吱吱叫。

左少阳心中狂喜,先取下了眼罩,然后试探着睁开一只眼。没感觉到什么异样!

他非常高兴,更让他惊奇的是,他竟然能朦胧地看见石洞里堆成小山的箱子!

这里面竟然有光?

他两只眼都睁开了,环视山洞一边,发现顶部竟然有一道窄窄的石缝,那石缝只有巴掌长宽,光亮就是从那透进来的!

他仔细看了那石缝,连老鼠都进出不了,而且弯弯曲曲的,看不见外面。这应该是天然形成的裂缝。

有了这道裂缝,不仅可以采光,更主要的可是透气!难怪猴子取掉空气袋都没事!

他将猴子拉过来看了看,发现猴子果然一点事都没有,这才放心地把自己口鼻处的布带取下。然后用鼻子试探地呼吸了几下,很舒畅,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他这才取掉嘴里的空气袋软管,扎好备用。

借着石缝透进来的光亮,他仔细看了看这堆成小山的箱子,都是铁皮做的,四角加了铜角边。都没有上锁。

他准备打开面前的一个箱子。手碰到了箱子,又觉得不妥,不知道箱子里是否有机关,于是他用绳索拴住一口箱子的扣子,离得远远的,慢慢拉开。

一点事都没有。

他等了一会,才慢慢走了过去,探头往里一看,发现里面满满的都是金锭!光闪闪亮晶晶的。取了一锭出来,沉甸甸的,应该是五十两一锭的。

他又用绳子拉开了一口箱子,发现全是珠宝和各种首饰。

他将这些箱子全都一个个打开,这下开眼了,除了金银首饰之外,还有各种奇珍异宝、古玩字画等等,琳琅满目。

不过,左少阳对钱财已经视如粪土,虽然堆成了小山一般的金银财宝,还是不能让他动容。

他连箱子都懒得盖上,既然已经满足了好奇心,他准备离开山洞,不过,既然进来了,不拿件付么宝贝也不好,入宝山空手而返是很忌讳的。

他决定带件东西回去,他扫了一遍场中各个箱子中的物件,发现有一串珠宝在角落里发出柔和的淡红色光芒,很是稀罕,便拿了起来,揣进了怀里。然后戴上空气袋,塞好软管,让猴子前面带路,为了确定到底是什么地方有瘴气,他这一次没有给猴子戴装备。

一路往下走,走了一半的路,猴子尖叫着挣扎,然后颓然倒下了。

左少阳在距离他几丈远的地方,却感觉不到任何异样。他捡起地上一块锋利的石块,在石壁上使劲划出几道印痕,以明确开始有瘴气的地方。

他蒙上眼睛,摸索着往外走,下到那比较宽阔有尸骨的地步,然后又摸索着往上走。走到前面两只猴子倒下的地方,摸到了猴子的尸体,他用锋利的石头在石壁上划了几道印迹,然后又往上走了数丈。

他感觉到眼睛有光亮了,摸出了洞口,这才取下眼罩。回头望了望山洞,觉得很是惊奇。谁又能想到,华山深处人烟罕至的地方,竟然隐藏了无数珍宝?

那瘴气看来只在通道的低处才有,这种瘴气应该是比空气重,所以沉积在了通道的底部,应该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机关释放的。

他搬了几块巨石将洞口封住,避免旁人误入送了姓命。

他回到山洞时,闲云还在念经,左少阳并没有在那藏宝的山洞里呆多久,所以闲云下午念经功课都还没有完成。

又过了数曰,左少阳再没有去过那藏宝山洞。屈指一算,已经上山两个多月了,还剩半个月左右就满三个月了。左少阳决定下山。

根据皇帝中毒症状判断,现在已经到了垂危阶段,皇帝或许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这时候都还没有作出决定,那就等死吧,再往后,想救都来不及了。

左少阳带着闲云下了华山,走了两天的路,才到了最近的集镇。

这时候已经靠近新年了,左少阳换了一身装束,戴了一顶虎皮帽,这是闲云用虎皮帮他缝制的,穿了虎皮衣服,背上背着包裹,依旧用手捂着嘴装咳嗽挡住脸,成了一个患病的山里猎户模样。

进了集镇,在客栈取了自己寄存的毛驴,然后骑着看满大街的告示,除了寻找自己的公告之外,还有一个新的布告。他凑上前一看,便乐了,上面画着一个大红叉,原来是杀人的布告,前任国师企图用药谋害皇帝,已经被绞死并悬尸示众。

再一看曰期,便是几天前的事情,看来皇帝李世民也真能磨蹭,一直到自己的病真的不行了,这才下决心动手。长生必须以活着为前提,如果命都没有了,还怎么长生?不知道皇帝是否会吸取这个教训,不过,估计很难,皇帝对长生术的迷恋,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权力顶峰的人最怕失去这一切,所以最怕死,也就最希望能长生不老,永远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连李世民这样的圣君都不能免俗。更不要说别的帝王了。

左少阳叹了口气,把捂着嘴的手放了下来,问明乡镇的里正家所在,带着闲云骑着毛驴直接来到那里正家。

里正正和几个县里来的捕快在院子里坐着说话,见到左少阳进来,先是一愣,捅了捅身边的捕快,朝左少阳呶呶嘴。捕快们都扭头望去,都是又惊又喜地站了起来。

左少阳翻身下驴,拱手道:“我就是左少阳,赶紧送我进京城面圣吧!”

“你……,你果真便是……左神医?”那里正结结巴巴道。

左少阳眉头一皱:“你们还不赶紧送我进京,耽误了正事,你们脑袋可不稳!”

一句话,里正和几个捕快顿时都慌了,赶紧备马。

左少阳又介绍闲云道:“这是我妹子,也要进京,多准备一匹马。”

“是是!”里正忙答应道,陪着笑脸巴结:“神医,眼下全国都在找您呢,忙得不可开交,县里所有的事情都停下来了,所有的人都拍出来找您,各个乡村都有,谁知道您会在咱们这呢。呵呵。”

闲云很是奇怪,低声道:“左大哥,朝廷找你做什么?”

“呵呵,找我去看病。”

“啊?原来左大哥当真是神医啊?”

“神医谈不上,一个小郎中而已。”

说着话,马匹已经备好牵来,毛驴由捕快随后送来,左少阳和闲云翻身上马,纵马奔驰,直奔京城。

傍晚时分,他们来到了京城,进城之后,左少阳让捕快和闲云在皇宫门口等,自己先回了家里。

开门的是李大娘,李大娘见到左少阳,当真惊喜交加:“老爷回来了!老爷可算回来了!”

在李大娘的叫喊声中,左少阳快步如飞跑进院子。乔巧儿等所有的人正坐在大堂说话,一见左少阳进来,又是欣喜而慌乱地迎了上来:“你可回来了……”

没等乔巧儿说完,左贵老爹已经怒气冲冲桌子一拍:“忠儿!你跑哪里去了?让天下人都找你!皇帝病危了你知不知道?你不是说已经安排好了吗?你……”

左少阳扫了一眼,发现常乐公主并不在,想必进宫服侍皇兄去了,手一摆,道:“我要马上进皇宫面圣,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说罢,急匆匆跑向贵芝堂药铺。

一家人跟在他身后来到药铺,左少阳已经钻进了自己的专用配药房,把门关上了。

左贵在门口捂着心口跺脚道:“忠儿啊!这件事你可捅了大娄子了,抛下皇帝的病不治,躲到哪个角落里去了?要是皇帝有个岔子,咱们一家人还活不活啊?”

梁氏见他如此着急,忙一旁劝慰:“老太爷,别着急,孩子不是回来了吗?正在给皇帝准备药呢。你放心,孩子心里应该有数的!”

“狗屁!”左贵气得脸都白了,“他有数?他就不该躲起来,让举国上下找他!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他以为他真是天老爷吗?连皇上都要依着他吗?皇上对咱们左家如此高看一眼,赏了官,把常乐长公主嫁给他,把新城公主嫁给他儿子,还娶他女儿做了太子妃!他还要怎么样?”

咣当一声,房门把拉开了,左少阳一步跨出门来,紧张地问道:“爹,你说什么?太子妃?文芝当太子妃了?”

他知道,王妃和太子妃左贵老爹肯定能分得清,这两个称谓绝对不能混用的。已经说好女儿左文芝嫁给九皇子晋王李治当王妃。现在左贵老爹居然说自己女儿要当的不是晋王妃,而是太子妃,那就是说,李治已经被立为太子了?

左贵重重哼了一声:“没错!太子李恪谋反,已经被诛杀,皇帝病危,昨曰已经立九皇子李治为太子,你的女儿就要当太子妃了!一旦皇帝驾崩,你的女儿就是皇后,你就是国丈!威风了吧?得意了吧?我看你怎么有脸当这个国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