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31章 笑里藏刀

第631章 笑里藏刀

“快躺下!”左少阳一脸关切,抢步上前,两手虚空作出要扶她的样子。闲云赶紧过去,把她按回**:“你躺着,我大哥好给你看病。”

武媚娘无力地躺回**。眼巴巴望着他。

左少阳在床边木凳是坐下,先端详了一下武媚娘的脸色,道:“把手伸出来,我摸摸脉。”

闲云赶紧帮着武媚娘把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放在床边,左少阳一手捻着黑胡须,一手轻轻搭在武媚娘的手腕上。

她的手腕也瘦得皮包骨了,轻轻一摸,便能感受到脉搏猛烈的搏动。而且手冷得跟一块冰似的。

左少阳让武媚娘换了一只手诊脉,接着,掀开床尾被子,露出她的秀莲,用手摸摸,也是冷如冰霜!

左少阳缓缓点头,盖好被子,道:“张开嘴,我看看舌头。”

武媚娘将干裂的嘴慢慢张开,轻轻吐出香舌。

左少阳瞧罢点点头,又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着手处滚烫。

左少阳捻着胡须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冷,口干苦,想喝水?”

武媚娘点点头。

“大便几天未行?”

“三天了……”

“小便应该是色红且短。对吧?”

“是,神医看得好准!”

“嗯,发烧几天了?”

“五天……”

“头应该感到昏痛,对吧?”

“是啊。”

“你口干苦而思饮,大便不通,小便红,舌苔白厚,脉弦而有力,身体高热,但却四肢逆冷,病邪已经内入很深,郁结脏腑。若是旁人,这病不好治。不过,既然我来了,这病还是无妨的。我保管给你治好。放心吧!”

一番软语温言,把个武媚娘说得眼泪汪汪,不停抽噎着谢谢。

左少阳又道:“唉,师太,请恕我直言,你这病纵然治好了,但心病如果治不好,那也是枉然啊。”

“啊?”武媚娘轻轻惊呼一声,“神医……,神医此话怎讲?”

左少阳瞧了一眼闲云:“妹子,你出去外面盯着些,我跟明空师太说几句话,然后再去拿药

。”

“好的。”闲云赶紧起身,走到门边,先开啦一条缝看看外面,见那几个尼姑离得远,这才闪身出门,把门拉上。

左少阳瞧着武媚娘的一张瘦得变形的俏脸,现在便近在眼前,可以仔细观瞧,这武媚娘眉目间果然媚到了极处,虽然重病卧床,但那娇弱弱的样子更是楚楚动人。若不是如此娇媚,又如何勾得李治神魂颠倒,将江山都拱手相让呢?

左少阳叹了一口气,道:“娘娘这肌体之病,我能治,可是,这心里的病,我却无能为力了。”

武媚娘啊了一声,望着他不语。

左少阳又长叹一声,道:“唉!娘娘,咱们打开窗户说亮话吧。我知道你是为了太子李治,才一病如斯,没错吧?”

武媚娘娇躯一颤,又轻轻啊了一声,惊慌失措地望着他。

“娘娘不必担心,说实话,我很同情你们。当时娘娘你跟皇后一起到合州寒舍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跟当时的晋王爷李治情投意合,所以,我冒昧地提出将女儿嫁给晋王爷。我也是刚刚从我妹子闲云哪里才猜到,你是因为我的女婿李治,才病成这样的。唉,当真是造化弄人,如果早知道,我万万不会提出这门婚事的了!”

左少阳说的倒是实话,当时他也是时间紧迫欠考虑,脱口而出的,如果慎重考虑,绝对不会让女儿冒这个天大的危险。

“神医,您……,我……”武媚娘仿佛偷嘴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了,一脸惶恐,又羞又愧,毕竟,自己的情郎李治,就是眼前这位神医的女婿。自己跟人家女婿勾勾搭搭的,人家还这么同情地帮着自己说话,当真让她羞愧难当。又害怕他把这件事告诉皇帝,那自己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想到这,又是是十分的害怕,娇躯因为逆冷和惊恐而簌簌发抖。

左少阳道:“你不用担心,我会为你们保密的。我现在才知道,你和太子李治相好,应该是在李治娶小女之前,情难禁,意难离,唉,问世间情是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啊!”

这句名言出自后世宋金时期,武媚娘哪里听过,这将男女之情刻画入木三分的名言,武媚娘听在耳里,想起自己跟李治生生死死相思相恋,落得身形憔悴,一病恹恹。不禁怔怔地落下泪来。

左少阳便是要先进行攻心战,换取武媚娘的高度信任,然后再下手,对方就防不胜防,到死都不会想到是自己下手。这才是万全之策。毕竟武媚娘手段太厉害太毒辣了,自己不能不比她更卑鄙,才能出奇制胜。

左少阳一脸沮丧,摇着头,悲声道:“娘娘,小女现下已经嫁给太子,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要悔婚已是不能。但是,眼看着你们两如此情深,我又实在不忍心棒打鸳鸯。我也是个姓情中人,但是事关女儿终身,又不能不想,权衡之下,如果娘娘愿意在将来跟了太子之后,能关照小女一二,我愿足矣!若娘娘答应了,我愿助娘娘一臂之力,让娘娘得偿所愿。”

左少阳跟皇后、皇帝约法三章,其中包括让皇帝下旨将武媚娘等人送到感业寺出家,这件事只有皇帝、皇后和左少阳自己三人知道,其余人并不知情,所以武媚娘根本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左少阳搞的鬼,又惊又喜又羞又愧之下,掀开被子,挣扎着爬起身来,在床头跪倒磕头:“多谢神医!媚娘无地自容……”

左少阳瞧着武媚娘给自己磕头,心中有几分得意,脸上却是十分惶恐状,双手虚空相搀:“娘娘请起,这可万万使不得

!——娘娘是答应了?”

武媚娘柔荑指天,信誓旦旦赌咒发誓:“若媚娘有那一天,一定将令嫒当作亲姐妹看待,她是大,我是小,若有半点对令嫒不敬,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左少阳见她这真诚样,心想,若是旁人,铁石心肠也会感动的,可是偏偏遇到老子,已经知道你娃儿狠毒,诡计多端,两面三刀,阳奉阴违,老子要是相信你的誓言,那才是他奶奶的天大的傻瓜!

他心里发狠,脸上却是感激涕零的模样,连连拱手作揖:“多谢娘娘,以后小女就多多依仗娘娘了。”

武媚娘眼泪汪汪望着左少阳,她知道,眼前这位神医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听说最近又治好了皇帝绝症,如果他肯帮忙,或许真能得偿所愿。武媚娘当机立断,磕头哀声道:“神医,即使如此,媚娘就拜神医为义父,文芝便是我的亲妹子!义父在上,请受小女一拜!”

说罢,咚咚磕头有声。

左少阳一愣,心念如电,毕竟武媚娘是皇帝的小老婆,杀掉她得想万全之策,不能引起皇帝的怀疑,不然皇帝可不会放过凶手的。现在武媚娘拜自己为义父,将来下手杀掉她,就更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如此正合自己的心意。

他随即捻着胡须呵呵笑道:“好好!好女儿!为父又多了一个女儿,这样最好不过了。你们姐妹以后共侍一夫,相互帮村,为父也就放心了。”

“是,女儿谨遵父亲教诲……”

武媚娘又磕了几个头,她病情极其沉重,刚才只是强撑,十几个头刻下来,顿时便觉天昏地暗,眼前金星乱冒,身上又是火炉又是冰水似的,身子一歪,软倒在床榻之上。

左少阳赶紧将她搀扶躺好,拉过被子给他盖好。道:“行了,别的事你不用考虑,为父先帮你把病治好,你这样病歪歪的,太子看了不得心疼死。

其实,这个阶段的武媚娘还只是个普通的女子,还没有被权力锁诱惑,她真正开始向往权力并为此不惜一切代价的时候,是在李治当了皇帝,而她又成了李治的昭仪之后。所以,武媚娘听着左少阳这体贴的话,禁不住又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连连点头:“多谢父亲。”

她把义父改成父亲,更是亲切了一层。

左少阳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别担心,安心养病,有为父在,天大的难事,为父也帮你摆平!”

“嗯!”武媚娘不听话的泪水滚滚而落,心中对左少阳当真是感激涕零。

左少阳道:“我这次带的药里有专治你这种四肢逆冷的‘四逆散’,等一会我交给闲云,让她带回来给你服用。吃几剂就能好。这病比较好治,只是你的身体极度虚弱,得尽快调理好。你让闲云帮你去药铺买些朱砂,调水喝,这玩意可以说包治百病,特别适合你这种体弱多病的身体,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好东西。你平常记着吃。”

朱砂也叫丹砂,在古代,认为它“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认为它是无毒而且能延年益寿的仙药。《神农本草经》把它列为所有药品中的第一味药,说它“主身体五脏百病,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杀精魁邪恶鬼。久服,通神明,不老。”古代炼丹师炼制长生不老丹,最主要的配药就是朱砂。

其实,朱砂是一种无机汞化合物,汞与人体蛋白质中巯基有特别的亲和力,高浓度时,可抑制多种酶的活姓,使代谢发生障碍,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所以朱砂是有毒的。长期服用,即使剂量小,也会蓄积中毒,最终死亡。

左少阳推荐让武媚娘服用朱砂,是不露痕迹杀人的一着狠招。因为当时的人并不知道朱砂有毒,反而认为朱砂能包治百病,能延年益寿,包括武媚娘,也是知道的,听神医推荐自己服用朱砂,自然以为是真心为自己好,却哪里知道,这位穿越过来的神医,让她吃的是裹着糖衣的毒药,是要她的命的。

当然,左少阳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将来免遭这位女皇的毒手。虽然现在武则天赌咒发誓要跟左少阳的女儿左文芝姐妹相待,还磕头拜左少阳为义父,但是,左少阳知道,武则天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下得了手杀掉,更不要说对义父的女儿了。左少阳自然不会相信鳄鱼的眼泪。

武媚娘听了连连点头:“是,谢谢父亲。”

左少阳道:“等你病好一些了,可以写信让闲云送到我哪里来,我替你转交给太子。好吗?”

“嗯!”武媚娘感激的眼泪哗哗的,不停点着头:“多谢父亲!”

“咱们都是父女了,自家人。这谢字就不要再说了。不然反而分生了。”

“好的。”武媚娘更是感动,“媚娘能有父亲疼爱,今生足矣!”

左少阳心中冷笑,少来这一套糖衣炮弹,老子杀你是杀定了!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消瘦的香肩:“好了,为父走了。你好生养病,按时吃药,很快就会好的。有什么事可以让闲云来告诉我。”

“是!父亲慢走!”

左少阳把闲云叫了进来,告诉他,明空已经拜自己为父。闲云很是惊讶,不过左少阳能把她送到皇家寺庙里出家,这已经说明左少阳非等闲之辈,而在感业寺出家的女子,都是皇亲国戚或者朝廷重臣的亲眷,这明空说不定也是想攀上左少阳这棵大树,所以认为义父,因此闲云有些惊讶,却没有特别的意外。

闲云是左少阳的妹子,本来该叫姨的,但是出家人不持俗家辈份,所以依旧称呼法号。

两人依旧翻窗出去,翻过围墙,先后离开了感业寺。

左少阳从马车药箱里取了四逆散给了闲云,又叮嘱她给明空买朱砂每天按时服用,可以治病强身。闲云郑重地答应了。

三天后,闲云又来到了左少阳的贵芝堂。

左少阳忙把她领到厢房里关上门,闲云喜滋滋道:“大哥,你的医术当真神验,人家说我还不信,现在眼见为实,这才信了!嘻嘻”

左少阳笑道:“是不是明空的病好些了。”

“已经大好了,才吃了三天药,就已经能下床了。主持不知道你给明空看病的事情,还冷笑说明空这不是故意装病吗?见没好处,自己就起来了!我们也懒得理她。”

“太好了,朱砂买了给她吃了吗?”

“已经买了,当天就开始吃了。明空说这东西挺灵验的,吃了果然精神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