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33章 人算天算

第633章 人算天算

如果武才人拜左少阳为义父,这对他倒是一件好事,自己跟左少阳这关系也就更近了一层。如何更加密切两家的关系,是他现在非常重视的问题。为此不惜把妹妹、女儿都嫁到左家,还让儿子娶了左家女儿。现在自己的才人拜左少阳为义父,只会让这层关系亲上加亲。所以皇帝听了反而欢喜。

左少阳笑了:“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想让你将来对我这义女好一些。”

皇帝笑道:“行啊,要不我还是下旨把她召回里来?”

“这倒不着急,先让她呆在感业寺修习佛法好了。要招她回宫,等你道术修炼有成再说。现在女人太多了,会耽误你的修炼。”

皇帝点头道:“好,将来我道术有成,再宣他回宫就是。”

随即,李世民召集朝中大臣,宣布自己要跟随师兄到华山修炼半年,其间由太子李治暂理朝政。长孙无忌从旁辅佐。除非发生大的战争,否则任何事情都不能进山禀报。耽误皇帝清修者,一律处斩

这一年来,皇帝整日沉迷道术,日常朝野事务大多让长孙无忌等大臣帮着料理了,现在皇帝提出进山修炼,虽然事出突然,却还是没有让长孙无忌等人太过意外。

散朝之后,临时摄政的太子李治立即让兵部尚书派出兵马对皇帝要去的华山进行警戒,并连夜搜山,确保皇帝安全。又着令大内侍卫总管带着数十名武功高绝者,假扮樵夫等在山上暗中保护皇帝和岳丈左少阳。

长孙皇后得知此事,也慌了神,忙着给皇帝他们预备了十几大车的用具。这一通忙下来,便到了下午了。长孙皇后跟左少阳商量第二天一早再出发,左少阳担心夜长梦多,生怕病重的武媚娘通过太子找到自己要求治病,那就麻烦了,所以坚持立即出发。长孙皇后无奈,只好同意。

这件事非常隐秘,只有皇后、太子和朝中几位大臣知道。连负责封山的官员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封山搜山。

左少阳他们来到华山脚下时,天已经黑了。

左少阳指着跟来的十多辆大车,问皇帝道:“你打算自己把十几车东西扛山上吗?”

李世民笑了:“我不让他们准备,他们非要,行,按照师兄的要求,我只带需要的东西就是。”

说罢,李世民取了弓箭和一柄长剑,背了一袋干粮,扛着装着锅碗瓢盆和油盐的口袋,迈步往华山上走。

左少阳这才笑了。领着李世民上山。

来之前太子询问修行的地点时,左少阳没有说前一次他和闲云修炼的依云寺附近,因为哪里有宝藏,担心被搜山的官军搜出来,所以另外指了一处山峰,距离哪里百余里,也是很险要的所在。

李世民虽然是马背皇帝,但是毕竟养尊处优二十多年,而且已经五十多岁,修炼那强身健体的道术时间也不长,所以爬了一小半山,便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

左少**本不给他休息的时间,自己很轻松地往山上走,皇帝后面咬牙跟着,李世民也是个不服输的人,虽然累得喘气跟老牛似的,却始终没有提出歇息片刻的要求。

一直爬到半夜,左少阳这才悠闲地开口道:“行了,咱们就在这歇息一晚,明早再走。”

皇帝一屁股坐在草丛里,四仰八叉躺着,全身跟散了架似的,不停喘气,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左少阳也不管他,自己 两棵树之间拉了一个吊床,躺在上面,从树梢望着漫天的星斗,调侃道:“师弟,在山里修炼,还是比你的御花园辛苦吧?想不想打退堂鼓啊?你的兵甲就在山下,回头很容易的。”

一听这话,李世民一骨碌爬了起来,二话不说,从背包里取出吊床,也在学着左少阳的样子,在两棵树之间捆好,爬了上去,想翻身躺好,可是吊床一翻,咕咚一声,掉下了吊床。

左少阳哈哈大笑:“师弟,看来,你还得从怎么睡觉开始学哟”

李世民爬起来,站在吊床前想了想,试探着跟背越式跳高似的纵身一跃,仰面躺在吊**,这一次。吊床狠劲晃动了好几下,却没有再翻倒。

皇帝得意地笑道:“怎么样?师兄,别小看我,想当年,我也是吃过苦的人”

“是吗?后面的苦可还多着呢。慢慢来睡觉”说罢,酣然入睡。

皇帝仰望着树梢间的星空,耳听着深夜山林的各种奇怪的声响,现在已经是深秋,一阵寒风吹来,一背汗水冷飕飕的很不舒服。他本来想换一身衣服,可是带上来的 衣服不多,总共只有两套,换了可就没了。而明天还要爬山,又是一身臭汗,不如到了地方再换。

可是这冷飕飕的很不舒服,皇帝默运返虚吐纳术,很快,身体暖和起来,后背的汗水也蒸发干了,全身舒坦。

这还是他第一次用道术来御寒,发觉有效之后,更是高兴,又默默练了一会,神清气爽,心满意足之中,也安然入睡。

第二天五更,两人几乎都是同时醒过来,皇帝毕竟也修炼了大半年道术了,所以也养成了习惯。

两人都默不作声下了吊床,在草地上盘膝,开始修炼返虚吐纳术。

两个时辰之后,收功,收拾行囊,又继续往山顶攀爬。

快到山顶了,左少阳让皇帝先找他自己修炼的地方。皇帝找了一个浅浅的山洞作为修行处。左少阳在距离他数百丈的山上找了一处,搭建了一个四面畅通的草棚。

从这天起,两人分开修炼。皇帝李世民的适应能力非常强,竟然很快适应了山林修炼的日子,这让左少阳很是惊讶。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春节又到了。修道之人是不过节的,不过,春节这天,左少阳和皇帝还是聚在一起烤鹿肉喝了一壶酒,算是过了节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他们上山已经五个月了

左少阳估计,武媚娘肯定已经中毒而死,只是,皇帝已经下旨,除了发生战争,其余的事情一律不许上山禀报,所以这个消息也没有传到山上来。

左少阳很开心,武媚娘一死,自己的女儿就安全了,天下也就太平了,大唐李氏一族也不会被当了女皇的武则天跟杀鸡宰羊似的赶尽杀绝了。当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一天,左少阳正在兴致勃勃地山上狩猎,听到有轻微的穿越灌木树林的声音。

这些日子来,虽然也有假扮樵夫的大内侍卫在附近转悠,但是距离他们都很远,生怕打扰皇帝修炼。而这一次,已经贴近到十数丈,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这行走的声音,不是皇帝李世民。

这座山峰四下里都被御林军重重围住了,没有人能上得来。所以这人不可能是当地村民。

难道是敌人?

不像因为天下太平,并没有什么叛军了,而且,来人只有一个。

左少阳静静等着。

终于,那人出现在了数步远的树丛里,是一个樵夫摸样的中年人,那人见到左少阳,面现喜色,快步上前,跪倒磕头:“神医可找到你了”

“你是谁?”左少阳道。

“小的是太子东宫的侍卫,奉太子之命,有一封紧急书信交给神医。”

左少阳心头一动,太子的人?书信?会是什么呢?武媚娘算起来已经在两个月前就中毒死了,太子这时候派人来找自己,应该不是为了她的事情,难道是女儿出事了吗?

左少阳一颗心马上抽紧了,赶紧一把接过信,撕开了匆匆一看,是女儿有事,不过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女儿怀孕了

那就是说,自己要当外公了,而且,孙子是太子李治的嫡长子,将来很可能会是下一任皇帝哟

自己的孙子要当皇帝了左少阳乐得合不拢嘴。那侍卫见左少阳咧着嘴开心地笑了,也跟着陪笑。

左少阳接着往下看,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了。

武媚娘没死

信中说,自从左少阳跟着皇帝进山修炼之后,武媚娘思念义父,茶饭不思,忧郁成疾。李治让太医署太医诊治,竟然医药罔效。最后派出义父高足侍御医杜铭诊治,也没有效果。无奈之下,本想进山求义父诊治,又担心打扰义父清修。遂请左家幼子左文山前往诊治,数剂汤药,竟然大好。再调理月余,便已经痊愈了太子已经下旨任命左文山为东宫药藏局侍医。封中散大夫。目前,武媚娘现在身体康健,只是很牵挂义父,希望能保重贵体云云。

左少阳看罢书信,简直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的小儿子这时候跑出来逞能,竟然把武媚娘的中毒给治好了还当上了太子的正五品上的侍医。

小儿子左文山从小跟随左少阳身边学医,比杜铭跟师的事情要长得多,而且对医学天分很高,左少阳可谓倾囊相授,包括很多药品的毒性,都告诉了他,其中就包括朱砂等汞中毒的治疗

左少阳想不到千算万算,竟然没有算到自己的年仅十一岁的小儿子会捣乱

这下麻烦了,既然小儿子会治朱砂中毒,就算武媚娘不知道她的病是朱砂引起的,将来中毒之后,再找小儿子医治,还是会药到毒除的。起不到杀死武媚娘的作用

看来,得想个新招对付武媚娘了。

左少阳让那内侍先回去,第二天同一时间再到这里来拿回信。

内侍走了,左少阳很郁闷地上了一棵大树,坐在树桠上想这件事。

最好是让她不露痕迹地死掉可是怎么才不露痕迹呢?用药物?虽然还有不少药实际上有毒,而古人不知道有毒的。但是,现在小儿子横插一脚,成了太子的侍医,他已经尽得自己真传,无论自己用哪一种药,他都能治好的。所以,用药已经不可能达到目的。

把太子私通武媚娘的事情告诉皇帝?这一招很狠毒,皇帝知道了,很可能会杀掉yin乱后宫的武媚娘,但是,太子只怕也不保。那自己女儿可就成寡妇了。现在女儿又怀了太子的孩子,难道要让孩子一出世就没爹吗?

不能一拍两散,还得另外想办法。

派出杀手杀掉武媚娘?这一招倒也可行,现在武媚娘在寺庙里,也比较容易成功,但是,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一旦这件事让皇帝或者太子知道了,那可是擦不干净的屁股

左少阳很苦恼,教会了徒弟,自己这师父做事就被束手束脚的了。这可如何是好?

左少阳想了一天一夜,也没想到好的办法。只有见机行事了,最好把武媚娘想个什么办法弄回来,然后找她的毛病,让皇帝干掉她。人无完人,毛病总能找到,自己又是他的义父,可以靠近她,更能找到毛病。

左少阳有些觉得脸上发烫,他以前都是治病救人,这一次却要想法子杀人,一次杀不了还要杀第二次、第三次,这太违背他信奉的医德了,但是,没办法,为了自己女儿将来的幸福和安全,只能杀掉武则天

他提笔写了一封回信,假惺惺说自己很担心义女武媚娘的身体,还说如果武媚娘身体康复了,那朱砂就可以不吃了,反正中了毒儿子也能解,也就没必要再让她吃下去,免得到时候武媚娘反复中毒,引起怀疑,反倒弄巧成拙。次日将信交给了那内侍。

数日后,半年修行终于完结。皇帝和左少阳两人下了华山,早已经等候在下面的太子李治、长孙皇后和朝廷重臣们等可谓望眼欲穿。终于看见两个野人似的下来,皇后等人又是高兴,又是心酸,泪哗哗迎了上去,也不顾旁人在侧,抱着就哭。

这半年里,太子李治治理国家很是勤恳,诸事处理都十分妥帖,皇帝听了频频点头,对李治赞许有加,声称以后他每年都要进山修炼半年,这期间仍由太子李治料理国事。

这让左少阳暗自焦急,得加快速度,尽早找到武媚娘的毛病,把她干掉,这才能安享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