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647章 尿炕

第647章 尿炕

不过,武媚娘已经拜左少阳是干爹,虽说干爹干女儿好多都是掩盖那种身份用的,但是他们俩却不是,武媚娘是真心的把左少阳当父亲看待,心中充满了敬爱的,既然是父女,也就不必避嫌了,所以才心安理得同一间屋子洗浴。

左少阳虽然也不是那种掩盖身份的目的,却是另有目的的,他的目的自然是用来掩饰将来整死武则天不让人怀疑,但是武媚娘倾国倾城之貌,脱光了在一间屋里洗浴,虽说隔了一个屏风,不让他动动心眼那是不现实的。

当然,左少阳没这心思,他现在只想如何整死武媚娘,对她隔着屏风洗浴的欲望萌动,只是人姓的自然反应。

他不能让这种反应持续下去,那会让他削弱杀意,而整死武媚娘是必须的!

所以,他在反应迅速升腾之前,立即运功,顿时心如止水,平静地看起书来。

不知过了多久,便听到身后香气扑鼻,脚步声细碎,慢慢走了过来,耳边传来武媚娘那甜腻腻的声音:“爹,还没睡呢?”

“嗯,”左少阳没有回头,“困了你先睡。”

“我还不睡,得等头发干了才能睡。”武媚娘在左少阳身边坐下,拿着火钳,将炉火拨大了,侧着头烤着头发,用手慢慢轻轻搓着。

两人谁也不说话,屋里静悄悄的,片刻,武媚娘道:“爹,帮我梳一下头,行吗?”

那什么带着撒娇,仿佛一个父母溺爱的孩子似的。

左少阳扭转身,不禁一呆,只见武媚娘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亵衣,浑圆的一对**高高耸起,形状完美,饱满如春桃似的,顶上那玫瑰色的**若隐若现。

若是左少阳没有运功,只怕当场就要出丑,好在他现在已经运功心静如水,这春色也就诱惑不了他了。他起身从**取了自己的夹袍,给她裹在身上抱住她的娇躯,柔声道:“你这孩子,穿这么少,当心着凉了!”

武媚娘吐吐舌头:“刚刚洗完澡,屋里炭火又生得旺旺的,一点都不冷。”

“那也不能太大意了。”

“哦——”武媚娘乖乖地把左少阳的夹袍裹紧了,歪身子靠在左少阳的膝盖上,把一头长发垂在他腿另一边。将手里梳子递给左少阳,大眼睛亮亮的。

左少阳笑了笑,放下医书,拿过梳子,轻轻给她梳理秀发。

武媚娘柔柔道:“小时候,我爹也是这样给我梳头的,可惜我刚懂事不久,我爹就去世了,想不到现在,我又有了一个疼爱爱我的父亲,依旧给我这样梳头,老天爷待我也不薄了!”

左少阳听她说的真诚,又笑了笑:“我可不会疼人,我很严厉的。”

“爹爹疼我,我心里都记着哩,都不知道怎么报答爹爹的疼爱。”

伸手帮她梳理后脖颈的头发,见她脖颈白腻,伸手摸了摸,心想,老子不要你报答,只要在你这里砍上这么一刀就行了。

他这一摸,武媚娘咯咯笑了起来,娇躯扭着几扭,腻声道:“好痒!”

左少阳轻轻打了她一下:“别乱动,要是掉进火盆里,烧成个丑妞,那可没人要了!”

武媚娘笑得花枝乱颤,趴在左少阳大腿上:“那我就不嫁了,一辈子守着爹爹!”

“真的?”左少阳笑道。

“嗯!”武媚娘抬眼望着他,眉目间满是浓浓的春色,“我真是这么想的,就怕爹爹有一天不要我了!”

说这话,眼睛幽幽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心头一凛,听她话中有话似的,莫非这精明的女子发现了什么吗?

不知怎的,左少阳心里有些发毛,瞧着她,想从她的凤目中看出一点什么来,可是只有浓浓的柔情,却没有一丝别的。

是她装得太好了,还是压根就是自己多想?

左少阳脑袋里电转一般迅速一搜,把这之前的种种手段想了一遍,觉得武媚娘无论如何不可能猜想到自己要对她下手。看来,还是自己有些做贼心虚。

左少阳嘿嘿干笑两声,伸手轻轻摸了摸她滑嫩的脸蛋:“爹怎么舍得让你陪着爹这老头一辈子呢!”

武媚娘用手贴着左少阳的手,歪着头感受着他手掌的温暖,微笑道:“什么老头,爹爹一点都不显老,真的,看着还就像我哥似的哩!”

这倒是实话,左少阳练功之后,衰老几乎处于停滞状态,虽然四十多岁了,可是外贸却还是二十多岁似的。而武媚娘虽已二十七岁,但是她天生丽质,又善于保养,所以看着也就十七八岁,比左少阳略小一点。

“傻话!看着年轻,其实已经老了!你迟早还得嫁人的。”左少阳故作沉重地长叹一声。

武媚娘眼眸暗淡了,弯着双臂枕在下巴处,趴在左少阳的大腿上:“我是皇帝的才人,哪里还能再嫁人啊!”

“这个无妨,圣上已经说了,他的武才人已经被赐死,现在武媚娘只是我的女儿,他以后就管不着了。这意思不就是可以另嫁吗?”

武媚娘还是摇摇头:“就算他不找我麻烦了,可是只要知道我的背景的人,又有谁敢娶我?”

左少阳心想,这话倒也是,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你等不到再嫁那一天,就会死在老子手心里!嘴上依旧宽慰道:“在大唐或许没人敢娶你,咱们可以离开大唐啊,远远地嫁了,另过曰子去!”

武媚娘笑了,笑得很有些凄凉:“算了,我可不嫁给那些蛮夷,没得糟蹋了我的身子。就一辈子守着爹爹过,像现在般的快活,岂不是好吗?”

“唉,不说这些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武媚娘点点头,趴着他腿上也不说话了。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左少阳轻轻替她梳头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头发终于干了,左少阳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睡吧!”

“我睡哪里?”武媚娘顽皮地眨眨眼,冲着他嘻嘻笑道。

左少阳心头一荡,赶紧运功稳住心神,亲昵地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轻轻一拍:“你这孩子,自然是睡你的**了,难不成这么大了还想跟爹爹一起睡?”

武媚娘嘻嘻笑了笑,站起身把左少阳的夹袍脱了,走到自己床前,回眸一笑:“爹,我习惯不穿衣服睡觉的,我要脱衣服了!”

左少阳急忙扭转身过去。

就听见身后武媚娘咯咯笑着,西西索索的声音,很快,武媚娘道:“好了,爹爹也早点睡吧!”

左少阳这才回头过来,瞧了一眼,果然到床尾的挂衣服的屏风上,挂着武媚娘适才穿的那件薄如蝉翼的亵衣。这媚娘还真的是真空**啊?

左少阳又感到自己某个地方在蠢蠢欲动,他心中惊骇,在运功的状态下,还能触动生理反应,可见这武媚娘当真是妩媚诱人到了极致,赶紧起身,也匆匆脱了外衣,吹灭了灯,钻进了自己的被子。

这一夜,铁杵如柱。

五更天左少阳照例醒来,盘膝练功,快天亮时,缓缓收功,便听到有叫骂声。

他睁眼一看,天色刚亮,看看对面床,帷幔已经撩起,被子已经叠好,武媚娘衣衫整齐,正坐在窗台前,对着铜镜盘头。再听那声音,却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隔壁空着的,想必是昨夜已经住进了人家。

左少阳长长伸了个懒腰。武媚娘扭头笑道:“爹,醒了?刚才见你练功,没有吵到你吧?”

“没有,——隔壁在吵什么?”

“一个孩子好象尿炕了,父母在骂他呢。”

“呵呵,孩子尿炕那不是经常的事情嘛,有什么可骂的。”

“好象这个孩子天天尿炕,白天也尿在裤子里。我听她娘是这么骂的。真可怜!”

“哦?”左少阳捋了捋胡须,慢慢下了床,开始洗簌。

洗漱中,左少阳又听到隔壁一个女人尖着嗓子骂着:“一晚上尿三四泡,叫你起夜了还尿,你是不是存心的?你这败家货!”说着,大概是拧掐孩子,那小女孩哑着嗓子哭着,又不干大声哭,用手堵着嘴呜咽着。

那女人接着骂道:“晚上尿也就罢了,白天你也尿,裤子尿湿了也不说,想冻病了好不干活是不是?你这死妮子!说你有病,药也吃了一大堆怎么不见好?分明是故意跟老娘作对!今儿个就打死了你,老娘眼不见心不烦!”

说着,便是噼里啪啦的责打声,小女孩一边哭一边求饶,嘴里说着不敢了。

左少阳皱了皱眉,一撩衣袍,迈步出门,来到隔壁门口,只见一个大胖妇人正揪着一个干瘦女孩的头发,手里抡着一根扁担,朝女孩身上乱打。那女孩脑袋已经被打破了口子,鲜血流下枯黄的脸颊。用手慌乱地护在头顶,可是却挡不住那扁担带着哨音的责打。旁边一个男人蹲在炕边,笼着衣袖瞧着,神情很漠然。

“住手!”左少阳怒道,“你这么打孩子,难道要打死她吗?”

胖女人停住了手,扭头瞧去,只见一个年轻斯文的书生站在门口瞪眼瞧着自己,便叫道:“我自打我的闺女,关你什么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