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4章 阴谋

第十四章 阴谋

弈倾天有所不知,他的一封挑战书惹起的风波,不仅是波及到广大的外门弟子,就连内门都是被渲染到。

毕竟,弈倾天和照天翼的名头都是不小,在整个问剑宗都是极其响亮的。

弈倾天,天生绝脉!

师父乃是四峰座之一的叶无名!

这其中任何一项都是可以让问剑宗的每个弟子牢牢记住这个名字。

更不要说弈倾天以着黑马之姿横空出世,在问剑塔搅动一番风雨!

大家想不对他关注都是不可以!

至于照天翼,外门四秀排名第三,也是天才人物。

这两人的生死决斗,岂能不让人关注!

······

内门。

一处装饰华丽精美的所在。

被弈倾天废了丹田的李文云躺在**,全身被黑色的粘稠药膏涂满,像是一个巨大的虫茧一般。

李文云的旁边站着一个青年男子,男子样貌和李文云有着七分相似。

想来应该就是李文云那个身处内门的哥哥,李文雨。

此刻,李文雨正一脸阴沉地看着躺在**的弟弟,目中杀机沸腾。

“大哥,我要弈倾天那小子死无葬身之地!你要帮我!”

突地,躺在**的李文云开口道,眼角余光瞥着李文雨,狠辣地道。

闻言,李文雨深深吸了口气,眼中阴狠之色弥漫:“小弟,你现在好好的养伤,至于其他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会让弈倾天知道得罪我的代价的!”

“养伤?我的伤还有希望复原吗?”

有些绝望的呢喃道,李文云面上猛然变得狰狞万分起来,脸上青筋爆出,嘶吼道:“弈倾天,我要杀了你!!!”

旁边的李文雨看着小弟发疯的模样,眼角不由狠狠的抽搐了几番,眼中的杀机却是更加浓郁了几分。

离开屋子,李文雨招手唤来一个弟子,面色冷漠地道:“替我将照天翼找来,就说我李文雨有急事找他!立刻马上!”

那位弟子看了看李文雨面上的阴沉之色,不敢多话,应了一声,脚步一转,便是急匆匆的向着外门的方向而去了。

“弈倾天,我虽然不能亲自出手对付你这个渣渣,原本还想要等你进入内门的时候,再折磨你。没想到你这么急着求死,那我就让照天翼好好的陪你玩玩!”

目光遥遥注视着外门的方向,李文雨好似看到弈倾天悲惨的下场一般,阴森冷笑起来。

片刻的时间过去后。

照天翼便是急忙的赶了过来,照天翼平时和李文雨便是交好,再加上照天翼也是有着焦天龙的那层关系,所以平时照天翼和李文雨的关系也是相当融洽。

进入庭院后,照天翼鼻子微微嗅了嗅,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屋内一眼,轻笑道:“不知雨少找我有何事,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小弟一定义不容辞!”

李文雨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些,淡淡道:“听说,外门有个找死的家伙不自量力,居然向你下了生死决斗的挑战书!狗儿扑腾的太厉害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照天翼面色一沉,阴狠地笑道:“那就斩断他的狗腿,剁了他的爪牙,看他还怎么折腾!”

李文雨面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轻柔的笑道:“我不要他死,我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雨少放心,这点事我还是能够办到的,再说我也是被称为天才的人,如今看到自己头上居然突然出现了一个被人家阿谀奉承为妖孽的人,我的心里可也不是滋味啊!而且,我是最见不得有人爬到我的头顶的。所以,只有将对方拽下来了!”

狠辣一笑,照天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些渴望的道。

一旁的李文云静静的看着他,随即伸手便是拿出一个白玉透明小瓶,里面一粒鲜红如血的丹药滴溜溜的在里面打着转。

照天翼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李文雨手心中的丹药,目光一转,看向李文雨,有些疑惑的道:“雨少,这丹药?”

“这是爆气丹!后天九重天巅峰的武者服用它后,修为能够短暂提升到先天之境!”

看着目光疑惑的照天翼,李文雨解释道,面色一狠:“外界将那小子传的神乎其神的,以防万一,这里丹药你带着,生死台上也好有个后手!”

弈倾天!就算你能够越三级挑战。可是后天之境和先天之境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你能够跨越这条鸿沟吗?

李文雨心中暗暗道。

“雨少,对付那个小废物,哪里需要这样的丹药······”

照天翼摆摆手便是准备拒绝,但是看到李文雨面上不容置疑的神色,却是硬生生的将后头的话给咽了下去。

有些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照天翼有些不快,轻声应道:“好吧!”

说话间,照天翼接过李文雨手中的丹药,随意的揣进了怀里。

李文雨看到照天翼面上的不快之色,面色一沉,冷冷道:“你先退下去吧!”

李文雨毫不客气的话让照天翼面色陡然一变。

如此颐指气使的神态,搞的好像老子是你的手下一般。

照天翼心中微微有些气愤,但是却是没有表现出来,脚步一转便是离开了。

不屑的瞥了一眼照天翼离去的背影,李文雨面露讥讽之色:“什么个东西!要不是看在你和焦天龙那个老家伙有些关系,你以为老子会和你交往!给脸不要脸!”

外门四秀?

一个被人家越三级挑战的家伙,居然还位列外门第三?

看来这一届的外门四秀含水量很大啊!

外门四秀?简直就是一个四个笑话!

心中不屑,李文雨甩甩衣袖扬长而去。

此刻,不仅是李文雨这样的内门弟子在针对着弈倾天。

焦飞虎的父亲,外门首席长老,焦天龙此刻也是在做着阴谋打算。

当看到断了一臂的焦飞虎的凄惨模样,焦天龙当时就是恨不得立马就是宰了弈倾天。

但是,一想到弈倾天的师父叶无名,焦天龙心中的杀意便是瞬息冷却下来。

宗门的规矩和叶无名的威慑,都是不允许他亲自动手对付弈倾天,不过好在弈倾天随后就是下了生死挑战书。

而这次的决斗主持人就是外门首席长老,也就是他。

照天翼若是能够对付的来弈倾天,那就一切都好。

若是对付不了,他也是有着法子折腾弈倾天!

一张阴谋的大网无声无息地向着弈倾天网罗下来。

最终结局,会是网束缚住了鱼儿?还是鱼儿挣破了丝网,吓到了捕鱼人呐!

······

有所期待,时间自然就是过得很慢。

三日的等待对于许多人来说是种煎熬,大家都是巴不得三天时间眨眼就是过去,好让他们看上一场难得的盛宴。

而当事人的弈倾天,自从发出一封挑战书后,便是难得再见到他的身影,只是偶尔的看到他进出问剑塔!

时间像是流水一般,缓缓流淌。

三日的时间终于一晃而过。

挑战的时间也终于到了。

朝阳升起。

宽广的生死台,由于大片大片的光芒映照,显露出一股诡异的色彩。

郁结残留在细缝中的血渍,为生死台增添了几分的阴森恐怖!

此刻,生死台的四周早就是聚集了许多的弟子,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叽叽呱呱的议论着。

话题无非是充满着对今日的决战的期待以及胜负猜测之类的。

某一刻,人群的喧哗声陡然一静。

拥挤的人群自动分开一条宽广的大道,露出道路尽头的一个青年身影来。

来人不是别人,真是今日的两位主角之一,照天翼。

无声的气势破开人群,照天翼面色高傲的迈步从人群中走过,身姿一个优雅的跃起,腾身便是上了生死台。

俊朗的面孔,再加上卓绝不凡的实力,霎时就是引动一大批的女弟子的欢呼声,个个都是面色羞红,目光躲闪的看着照天翼,如水的眸子里含情脉脉。

照天翼享受着这种被拥戴的感觉,嘴角不由挑起一个高傲的弧度,心中暗道:弈倾天,今日,我就让你在万人瞩目之下,被我狠狠击败!让众人知道我才是天之骄子,而你只是躺在地上的一坨烂泥!烂泥就该被人践踏!

片刻的时间过去后,人群中霎时又是传来一阵更为热烈的**。

喧哗声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哗啦啦的冒了出来。

“内门的师兄怎么也是来了?难不成是弈倾天那个家伙找来的帮手?”

“你逗逼吗?就弈倾天那个家伙,能找到内门师兄来撑场子!看清楚了,那可是李文雨师兄!”

“李文雨师兄,李文云的哥哥?”

“现在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吧!”

“听闻,几天前弈倾天废了李文云的丹田,看来李文雨师兄来这里,也是针对弈倾天的了。”

“嘿嘿!弈倾天这小子真是自作孽,得罪了这么多的人,今日他是必死无疑!”

众人叽叽喳喳的议论的时候。

生死台上的照天翼,面色有些阴沉的看着那道突然间夺去他所有光环的身影,想到几天前李文雨对待他的那副讨厌神情,心中暗道:早晚我会超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