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2章 神女无情

第二十二章 神女无情

三代看着弈倾天有些惊叹的目光,有些得意的介绍道。

光芒一闪,三代携着弈倾天,也不走山道,身体紧紧贴着山峰,几个纵跃间便是向着山顶纵跃而去。

片刻的时间,山顶的景象便是映入眼帘。

朴素至极的一座茅草屋孤零零的立在峰顶,四周篱笆围绕,不大的庭院中,盛开着各种不知名的植物花朵,一汪清泉微微盘旋在不远处。

整个神秀峰的峰顶,一派的自然农家景象!

没有辉煌宫殿,没有侍女护卫,就像是一处农家的居所一般,一切都是朴素宁静至极。

来到峰顶,弈倾天的心灵猛然就是放空了下来,好像是来到自己的归宿一般。

“生如浮萍,浮生若梦,梦到尽头,转眼成空······前辈,我们实在是不该打扰这里的主人的。”

眼前所见,让得弈倾天觉得,任何外来事物的到来都是对此地的亵渎,都是对那未曾蒙面的主人的不尊重。

这里本该就是一处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听闻弈倾天的话,三代面色诧异,刚要说话。

一道淡淡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

“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么多感叹!”

那声音就是这般突然的传出,但是却是一点就是不显得突兀,自然至极。

伴随着话音的传出,一道淡雅的身影便是缓缓浮现在弈倾天眼前,如同青莲盛开一般。

乍然见到眼前之人的面容,弈倾天神色不由一呆,半响才回过神来。

一袭青衫掩不住绝代风华,满头青丝随意飘散,一只竹钗轻轻束起。

素面朝天,不着一物,自有无双风姿。

来人居然是个风华绝代的倾城佳人!

有些尴尬的抹了抹鼻子,弈倾天瞥眼看向三代,却是发现三代一副戏谑的样子看着他,却是没有介绍对方的身份。

大咧咧的挥了挥手,三代笑道:“丫头,这个小子就交给你了!三天后我再来领货!”

说话间,三代的身影便是瞬息消逝,不见了踪影。

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三代消逝的方向,弈倾天转头看向眼前美丽的女子,笑道:“在下问剑宗外门弟子弈倾天,不知道这位师姐怎么称呼?”

听闻弈倾天的话,女子面色有些古怪的看了弈倾天几眼,随即又是恢复了平淡的模样。

“我叫神无情,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神无情淡淡的看了弈倾天几眼,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随即面色一缓,轻声道:“你说你叫弈倾天?可是叶无名······峰座的弟子?”

有些奇怪的看了几眼神无情,弈倾天开口道:“家师正是叶无名。无情师姐,你认识我师父!”

不知怎的,弈倾天觉得眼前的女子给自己一种很是亲切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亲人一般。

“算是认识吧!······你直接叫我无情姐吧!”

神无情看了看眼前身高已经和自己齐平的少年,语气微微一顿,就是接着说道:“说起来,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十几年前我们就已经见过了!”

“哦?”脑海中翻出封存的记忆,弈倾天却是怎么也找不到关于眼前女子的一丝印象,不由有些迷惑的看向对方。

“你五岁之前,一直就是陷入昏迷沉睡中,五岁后才苏醒过来的。五岁前,你便是一直和我生活在神秀峰的。”

神无情亲和的看了一眼一脸迷惑的弈倾天,柔声解释道。

“哦!”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弈倾天脸上难得的红了一下:“我听师父说过这件事,原先我还以为是神秀峰的师叔照顾了我五年,没想到原来是无情姐照顾了我五年!多谢了!”

听闻弈倾天的话,神无情的面上古怪之意再度一闪而过,随即衣袖轻轻一带,便是携着弈倾天进了茅屋。

屋内,只有简单的一床一桌一椅,除此之外再无摆设,朴素简单至极。

眼前简简单单的摆设,让得弈倾天微微有些诧异起来。

这样的屋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女孩子应该住的屋子,实在是简单至极了。

比起神无情来,弈倾天发现自己以前住的屋子,简直就是皇宫一般的富丽堂皇了。

真不知道,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是怎么忍受这清苦的生活的,亦或是对方根本就是在享受这样安静淡泊的生活?

“躺着吧,我替你瞧瞧伤势。”

柔和的看着弈倾天,神无情摆摆手让弈倾天躺下。

弈倾天顺从的躺了下来,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进鼻孔,让得弈倾天心神一静。

随即一股温和的气息缓缓从床下上涌,进入弈倾天的体内,在弈倾天体内盘旋转了几圈。

霎时一股昏昏沉沉的睡意便是上涌而来,弈倾天心念一动,眉头微微一皱。

刚要说话,神无情已经开口解释道:“这床乃是清灵木所制,有着极强的安魂之效。小天,你就先静心休息吧!”

闻言,弈倾天的眉头不由舒展开来,安心的昏睡过去。

就连他也是好奇至极,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位初见的无情姐这般信任。

看着睡过去的弈倾天,神无情面色又是恢复了淡淡的模样。

拢在衣袖中的玉手皓腕轻轻探出,神无情剑指平平伸出,霎时一点璀璨至极的翠绿光华便是浮现出来,在指尖微微闪耀。

一股草木清香的淡雅气息,霎时便是笼罩整个屋子,一片生机盎然!

指尖轻点,神无情瞬息间就是在弈倾天身上接连点了九下。

九指点下,神无情便是静静的待在一片。

而弈倾天的身体上却是猛然一阵闪耀,瞬息就是被翠绿色光芒掩盖。

片刻的时间过后,弈倾天整个人便是完全变成碧绿色,微微漂浮在空中。

整个身体更是呈现透明之色,宛若一块玲珑剔透的美玉一般。

身体呈现透明之色,弈倾天体内的情况瞬息间就是映入神无情的眼中。

当瞧见弈倾天体内碎裂的经脉时,神无情一向古井不波的绝美脸庞上渐渐的爬上了一丝惊讶。

“小天的天生绝脉居然转变成了碎脉?还有这股雄浑的元气波动又是怎么回事?”

黛眉微微蹙着,神无情看着弈倾天体内碎裂的经脉,面色微微有些变化。

玉手轻轻探出,随即一股更为璀璨夺目的绿色光华便是升腾而起,布满神无情的手掌。

手掌紧紧贴在弈倾天的丹田处,神无情面色一动,随即浩瀚的元气便是不断涌入弈倾天的体内。

绿色光华涌进弈倾天体内,却是开始修复起弈倾天体内的碎脉起来,一截截断开的经脉在神无情奇异的元气作用下,慢慢接连起来。

就在大功即将告成的时候。

一阵剧烈的波动猛然传出,随即在神无情微微变化的神色中,一股庞大的吸力猛然从弈倾天体内传出。

犹如鲸吞一般,神无情体内的元气,霎时就是源源不断的涌入弈倾天的体内。

到得此刻,神无情的面色终于有些大变起来。

掌力微吐,便是准备震开弈倾天的身体。

只是此刻,弈倾天的身体和她的手掌就如两块磁铁一般,紧紧吸附在一起,哪里分得开。

若是神无情修为全部爆开,说不得就能分开两人。

只是以着弈倾天低下的修为,势必承受不住神无情的元气波动,到那时弈倾天怕是必死无疑。

面色微微有些迟疑,神无情看着眼前少年安静平和的面容,依稀间有着往昔的一丝痕迹,只是现在已经开始脱去稚嫩,显得有些成熟起来了。

微微叹了口气,神无情面色不动,手掌紧紧贴着弈倾天的丹田,居然就是这样任弈倾天吸收起她的元气来。

此刻,发生在外面的事情,弈倾天完全就是不知道。

在神无情修复弈倾天的碎脉的时候,弈倾天识海中的太极图便是蠢蠢欲动起来。

修炼太极玄心诀的条件,便是拥有天生绝脉,然后被废成为碎脉,只有满足这两样条件才能修行。

如今,神无情不知就里,以为弈倾天的伤势就是经脉被废,所以一开始就是修复弈倾天的碎脉。

感受到弈倾天经脉不断被修复,又有着变成天生绝脉的趋势,弈倾天脑海中的太极图立马就是爆发了。

若是太极图能够说话,铁定就是开骂了:老子好不容易找了个适合修炼太极玄心诀的主人,你居然想给老子将他废了!看老子不吸干你的元气!

在太极图看来,修复弈倾天的碎脉岂不就是废了弈倾天吗?

鲸吞的吸收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算是神无情的修为极高,并且体质特殊,此刻也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砰!”

一声崩裂的响声猛然传出。

透过弈倾天透明的身体,神无情清晰的可以看见,弈倾天身体内已经修复的经脉再度一寸寸的断裂开来,化作一段段碎片,盘根错节在弈倾天体内。

而此时神无情一身的修为也是被太极图吸得干干净净,一滴不留!

失去神无情元气的支持,弈倾天的身体猛然掉落下来,平摊在**。

元气消耗一空,再加上看到弈倾天好不容易就是修复好的经脉再度断裂开来,神无情心口一闷,张口猛然就是喷出一口血来。

眼前猛然一黑,神无情霎时便是软绵绵的倒在**,趴在了弈倾天的胸口昏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