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章 反击

第二十六章 反击

冷眼看着李文雨,弈倾天毫不留情的反击道:“没爹没娘总比爹娘不是个东西好吧!”

李文雨面色一寒,冷冷的看着弈倾天,寒声道:“你在骂我?”

“不然你还以为我在夸奖你呐!”弈倾天轻蔑一笑,讥讽道。

“你确定?”说这句话时,李文雨眼中杀意暴涨,右手已然按在剑柄上了。

显然弈倾天若是再说上一句让他不顺耳的话,下一刻迎接弈倾天的将是无尽的攻击。

“你认为,人类能够生出你这种渣渣般的狗东西吗?”

随着弈倾天这句话的荡漾而出,四周猛然爆出一阵强烈的波动,磅礴的元气爆发而出。

一道人影猛然闪过,划过众人眼前,随即一道闪亮的剑光便是突然映入弈倾天的眼帘。

出手便是杀招!李文雨显然一开始就存了灭杀弈倾天的心思。

瞳孔乍然一缩,弈倾天脚步微微一踏,长剑瞬时就是滑落手心。

剑将出鞘!

“我也想看看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微微的低语声在弈倾天心中荡漾开来。

两股强悍的波动对抗开来,弈倾天的长剑已然半出鞘,露出嗜血的光芒。

就在此刻。

一道雄浑的掌力猛然袭出,化作一座庞大的元气山峰向着弈倾天两人悍然落下。

不论是弈倾天还是李文雨,两人的动作不由都是猛然一滞。

就在这眨眼间的空隙。

一道人影闪现,出现在弈倾天和李文雨的中间,双手携着庞然气势向着两旁猛然一拍。

“砰砰!”

霎时,一股压力猛然袭来,弈倾天和李文雨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是倒退开来。

脚步擦着地面退开几十米,弈倾天才稳住步伐,目光微微有些凝重的看向来人,这人不简单!

在对方方才的那一掌中,弈倾天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意味,那是破山剑中那股厚重的感觉。

这人居然也是领悟了破山剑的精髓,而且也是将剑法运用到掌法中,自创了类似弈倾天的破山掌的掌法!

这人出现后,不仅是方才出手的李文雨,就连所有一直在看着好戏的内门弟子,也是赶忙收起嘴角的戏谑笑意,有些恭敬的看着那道魁梧至极的身影,眼中隐隐间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惧之色。

一掌分开弈倾天和李文雨,那人目光向着四周一扫,在弈倾天和李文雨两人身上多停留了片刻。

随即粗犷的声音响起,那人开口说道:“怎么的,大家兴致这么好!没事找事自家人打着玩!还是马上就要和魔族交手了,大家心中激动,准备热热身!要不要我帮你们松松骨头,啊?一群不省事的小崽子!”

李文雨瞄了对方一眼,不敢答话,但是暗地里却是向着一旁的刘彦虎打了个眼色。

刘彦虎神色一愣,随即排开人群站了出来,带着哭腔道:“叶师兄,弈倾天这个小子太嚣张了,不仅无故对我出手,居然还辱骂李师兄的父母不是东西!叶师兄你可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

叶非叶在刘彦虎被削掉的嘴巴上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目光又是转向李文雨。

李文雨看到叶非叶的目光转向自己,眼中寒光闪过,有些狠毒地道:“叶师兄,父母比天大,若是叶师兄的父母被人侮辱,叶师兄肯定也是会教训对方一顿的吧!”

叶非叶目光微微一闪,看向弈倾天。

看了看叶非叶与魁梧身材不相符的清秀面孔,弈倾天耸耸肩,无语道:“难不成,李文雨你认为你父母是个东西!”

没有回答叶非叶,弈倾天讥讽的看向李文雨,不屑道。

他也是懒得解释事情的经过了。

“我父母当然是个东西······弈倾天你!”李文雨随口反击道,话说到一半,突然醒悟过来,不由面色恼怒的瞪着弈倾天。

就在此时。

“就是!李师兄的父母怎么会不是东西呐!肯定是个东西啦!”刘彦虎插嘴说道,却是没有发现他的话说出口后,李文雨本就是发黑的面色,隐隐间已经开始黑的发紫了。

“李文雨,你听,你再加上你的狗腿子,都是知道你的父母是个东西!这难不成还有假!”弈倾天双手微微一摊,有些无奈的笑道。

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刘彦虎,弈倾天嘴角挑起一抹戏谑的笑意:拍马屁拍到马蹄?

众人的面色也是有些古怪的看着场中的几人,最后在李文云和刘彦虎两人身上不停打转,嘴角一抽一抽的,显然大家都是在努力的压制着笑意。

叶非叶嘴角也是微微一撇,赶忙转移开话题道:“咳咳!大家不要闹了。这次的任务,想必大家都是已经知道了吧!这次任务分为外门和内门两个大队,每个队伍有一个队长。”

“此次我就是内门队伍的队长,同时也是内外门队伍的总负责人,大家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而外门的队长······”

叶非叶下巴抬了抬,点向弈倾天:“就是他了!”

“大家相互间交流一下,各自熟悉一下吧!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大家就出发吧!”

简略的说了一通,叶非叶目光在李文雨和弈倾天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若有深意地道:“内外门是分开执行任务的,个人不准私自离开各自的队伍!要是被我发现,别怪我不念同门之谊!”

最后一句杀气十足的话一说出口,李文雨的面色乍然便是变了,眼角不停的跳动着,有些不甘的瞪了弈倾天几眼。

叶非叶的这个决定,算是彻底断了李文雨离开队伍半路截杀弈倾天的心思。

弈倾天淡淡地看了李文雨一眼,随即便是闭目养神起来。

对方不来找他的麻烦便罢了,若是不知好歹的找上门来,弈倾天少不得让对方尝一尝被人践踏在脚下得到滋味,就像······往昔的弈倾天被李文云践踏在脚下一般。

不远处聚集在一起的外门弟子相互看了几眼,便是相拥着向着弈倾天聚集而来,此次弈倾天乃是他们的队长,他们可是不敢惹得弈倾天不高兴。

一盏茶的时间,眨眼间便是过去了。

大手一挥,一声令下,叶非叶一马当先向前飞奔而去,霎时风声四起,人影闪烁。众多的内门弟子,便是如同黄蜂出巢一般,瞬息间就是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看着远去的内门弟子,弈倾天淡淡地看了看背后的众多外门弟子,淡淡道:“我们也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