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章 魔踪

第二十八章 魔踪

听着江不凡的话,弈倾天目光微微一闪,心中不由轻轻叹息了一声。

本来,弈倾天心中还是对于某人的到来有些期待的。

可是如今听到江不凡的这番话,弈倾天知道,李文雨是绝对不敢私自脱离叶非叶的队伍,中途来暗杀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弈倾天不由有些可惜起来,好好的一个拿来练手的免费先天强者,居然因为叶非叶的关系就是这般泡汤了。

江不凡看着弈倾天叹息的模样,还以为弈倾天了解到了叶非叶的恐怖,心中有些丧气。

拍拍弈倾天的肩膀,江不凡安慰道:“弈师弟啊!做人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不要妄想一步登天,你年纪还轻,将来一定能够超越叶师兄的,不用丧气!师兄相信你!”

若是让江不凡知道弈倾天现在心中的真实想法,不知道江不凡要作何感想了。

听到江不凡突然安慰着自己,弈倾天面色怪异的在江不凡身上停留了片刻,嘴唇微动,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

就在此时。

一道略显慌乱的声音猛然响起,打破了整个队伍的悠闲,让得气氛乍然紧绷起来。

“弈师弟,不好了!前面出现了大量的魔族!大家快逃啊!”

话音刚落,弈倾天猛然就是站起身来,脚步一晃,便是来到那位弟子面前。

“具体情况!”冷冷的盯着眼前被吓得脸色苍白的弟子,弈倾天冷声问道。

其他的外门弟子也是猛然一惊,纷纷站起身来,向着弈倾天聚集而来。

毕竟弈倾天可是他们这支队伍的队长,而且弈倾天的实力也是众人之中公认的第一,此刻遇到魔族,自然就是以着弈倾天马首是瞻了。

那位报消息的弟子被弈倾天冰冷的眼神盯着,心中一寒,霎时间,因为魔族的慌乱感倒是一下子去了七八分。

不敢多说废话,那位弟子赶忙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简短的说了一遍。

随着这位弟子的诉说,整个人群霎时就是开始窃窃私语起来,随即慢慢的就是突然安静下来,到的最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了。

就连听到消息的江不凡,面色也是开始流露出凝重之色,一张娃娃脸上,眉头开始紧皱起来。

安静的听完这位弟子的叙述,弈倾天不发一言,整个人都是安静地可怕!

众多的外门弟子可是有些犹豫的看着弈倾天。

最后,一个弟子犹豫半响,方才站了出来,有些迟疑地道:“弈师弟,据这位弟子所言,魔族对方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我们这些人去了,怕是给人家塞牙缝都是不够,不如我们就撤吧!”

说完话,说话的弟子偷偷瞄了弈倾天几眼。

“撤?”弈倾天面色冷的可怕。

那位弟子面色一喜,还以为弈倾天赞同了他的建议,语气猛然就是顺溜起来:“弈师弟也是认为大家该撤退?那咱们就撤退吧!”

冷眼看了对方一眼,弈倾天开口道:“魔族所在的那个庄子在哪里,你带路!”

伸手一指那位传来消息的弟子,弈倾天语气有些冰冷。

“弈师弟,不可冲动啊!那些凡人死就死了,我们不必在乎那些人的。为了那些蝼蚁一般的东西,把自己的命葬送了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砰!”

看都不看对方的嘴脸,弈倾天一掌猛然挥出。

霎时,说话的那位弟子,便是被弈倾天一掌轰出几十米开外。

那弟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弈倾天几眼,随即头一歪便是昏了过去。

弈倾天突然的出手,让得众多的外门弟子面色都是有些变化起来,面色皆是有些惊惧的看着弈倾天。

“记住!这次任务的队长是我,我要是再听到什么凡人蝼蚁之类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现在,你带路,出发!”冷眼扫视着众多的外门弟子,弈倾天冰冷的声音静静传出。

每一个被弈倾天扫到的人心中不由都是一寒。

一声令下,烟尘飞扬。

众多的外门弟子紧跟着弈倾天的步伐向着前方掠去。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弈倾天等人便是出现在一座小山坡上,在这个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山脚下的景象。

“就是这里?”

“弈师弟,魔族就在下面!”

微微探出头来,霎时漫天的黑色阴影便是突然映入眼帘,其他的外门弟子也是学着弈倾天,微微探出头,看着山脚下的景象。

当那漫山遍野的黑色映入众人的眼中时。

“嘶嘶!”

一阵抑制不住的倒吸气声猛然响起,周围的空气好似一瞬间就是被大家吸干了一般,一阵窒息感传来。

“娘的!这么多的魔族,这······这不是找死吗?”

目睹着这一幕的江不凡,面色也是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转眼看向不发一言的弈倾天,江不凡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弈师弟,我们还是先撤退吧!等找到其他宗门的弟子,或者找到叶非叶师兄的时候,大家再回来吧!”

山脚下漫山遍野的魔族,一眼扫去,数量怕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十倍以上,虽然不知道这些魔族的修为如何,但是光光想想这么多的数量,江不凡也是不由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江不凡的话一说出口,大家都是开始迎合起来。

在他们想来,弈倾天心中肯定也是有所畏惧的,只是碍于面子才没有说出撤退的话来。

现在撤退的话语由这位同是外门四秀的江不凡说出来,这可是弈倾天顺水推舟、借机下台的最佳机会,弈倾天那是不可能拒绝的。

众人低低的吵嚷声不断的回荡在这片空间,弈倾天却是一句话也是没说出来,整个人冷的可怕。

山脚下魔族的肆意狂笑,那些所谓的凡人的凄惨的哭声、哀嚎声、痛苦声、求饶声······

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深深的映入弈倾天的脑海中。

这一刻,天地好似突然消失了一般,弈倾天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自己的前世。

同样是一群手无寸铁的无辜人民!

同样是嚣张至极的残虐笑声!

同样的血流成河!

同样的漫山遍野的白骨森森!血流漂橹!

这一刻,前世今生的某些场景,好似突然重合到了一起一般。

让得弈倾天心中的杀意前所未有的暴涨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