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1章 人间惨剧

第三十一章 人间惨剧

妩媚的笑声再度响起,可以想象的出笑声主人的动人风情。

“呵呵!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闲庭散步,杯血渴饮······”

轻声呢喃的笑声中,一道略显好奇的声音响起:“弈倾天吗?我发现我对你感兴趣了!”

妩媚至极的笑声微微荡漾开来,伴随着一抹紫红色的光华闪过,随即便是再度寂寥无声。

而地面上,问剑宗的那位弟子双眼睁得老大,喉咙中血液咕噜噜的不停冒出,片刻的时间便是将大地沾染浸透,一片血腥!

······

看着大家都是在处理着伤势,弈倾天眉头微微一皱,脚步微移,离开众人,独自一人静静地走在一片的废墟之中。

满目的血色破败,让得弈倾天心中微微有些沉重起来。

残垣断壁,哀嚎声不断的响起,受伤的、未受伤的都在痛哭着。

地面上尸体被撕裂开来,五脏六腑哗啦啦流了一地,肉体被啃食的痕迹触目惊心!

“这群混蛋!”

虽然,以前,弈倾天就是听说过人吃人的故事,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

如今,这种听闻中骇人的场景,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时,弈倾天心中却是没有作呕的呕吐感,只有无尽的杀意。

“难道魔族真的全部都是这样残忍的家伙吗?若真是如此,他日······定然覆灭了它!”

看着眼前的惨象,弈倾天心中暗暗低语道。

“爹!你醒醒啊!”

猛然,一声稚嫩的哭声,将弈倾天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循着哭声,弈倾天迈步走去。

“爹!你不要吓我,你醒醒啊!”

视线中,一个瘦弱的小孩,不停的摇着躺在地上的一人,沙哑的嗓子带起凄惨的哭声。

这里的哭声,将江不凡等人都是吸引了过来,看着眼前这幕,大家眼中都是猛然一热,热流在眼眶中打着转。

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弈倾天尽量将自己的脚步放缓,轻轻地拍了拍那个小孩的肩膀,有些不忍得道:“小兄弟!你父亲已经······过去了,你······”

说到这里,弈倾天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小孩子听到弈倾天的话,猛然转过头来看向弈倾天,被长发遮住的眼中流露出愤怒之色,好像弈倾天说他父亲死了,犯了天大的罪责一般。

但是,当他目光瞥到弈倾天腰间的一块白玉卡片后,面上却是不由猛然绽放出纯真的笑意。

赶忙爬到弈倾天跟前,那小孩子微微抬起头来,一双纯真的眸子中透出热切的光芒。

殷切的声音发颤地响起:“你是问剑宗的仙人,对吧!你一定是仙人!那样的白玉,我看见过!这位仙人哥哥,求求你救救我爹吧!你一定能够救活我爹爹的!大哥哥,你救救我爹爹吧!”

热切的呼声让得弈倾天面皮不停的**着,心中一阵憋闷。

目光看向那位躺在地上的中年人,弈倾天面上不忍之色浮现。

那位中年人背部朝上,身子微微拱起,好似要护着什么一般,他的整个背部已经被啃咬的面目全非,内脏已然浮现出来。

这样的伤······这样的伤,我怎么救得了啊!心中痛苦的抽搐着,弈倾天心中低声呢喃道。

微微闭眼,随即看着抓着自己腿脚的小孩子,面上挣扎了片刻,弈倾天方才嗓音干涩地说道:“小兄弟,你父亲已经······已经救不活了······”

看着弈倾天这位仙人哥哥面上的神色,伴随着弈倾天的话语传出,小孩子眼中刚刚升起的希望霎时就是破灭了,眼中光泽渐渐的黯淡下去。

“不!你骗我!我爹爹不会抛下我的,你不是仙人哥哥,你是坏人,你是大坏蛋!我咬死你!”

状若发狂,小孩子猛然扑到弈倾天身上,毫不留情地咬上弈倾天左手手掌,好像弈倾天就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血色弥漫,弈倾天面色微微**,看着左手掌不停涌出的血色,眼中却是罕见地流露出一丝化不开的哀伤。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对我们弈师弟······”

一位外门弟子看到弈倾天居然毫不运功,任由那个小孩子咬着手掌,脚步向前一踏,不由就是准备拉开对方。

弈倾天目光一转,制止住那位上前的弟子的动作。

接触到弈倾天有些不忍的眼神,众人不由都是开始沉默起来。

“啊啊啊!”

猛然推开弈倾天,那个小孩子跌落在地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放声大哭起来。

歇斯底里的哭声静静传出,在这片血色大地上微微荡漾开来。

这一刻,弈倾天眼中的泪珠再也抑制不住,滑落眼眶,顺着脸颊淌下两道热流。

弈倾天身后,众多的外门弟子也是猛然转过头去,不忍在看着这一幕。

低低的哽咽声响起,混合着小孩子凄厉的哭喊声,配合着眼前的修罗地狱,交织成世间百态!

直到哭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小孩子才慢慢的爬到自己爹爹身前,好似已经死心了一般,弓身将父亲的身体负在背上,随即一步一爬的拖拽着向着远处爬去。

孤零零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下,拉出长长的影子,显得孤单无助至极。

脚步一动,弈倾天走上前来,想要上前帮忙,却是被那小孩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脚步不由一滞,弈倾天心中暗叹一声,紧紧地跟在小孩子的身后。

艰难地爬到一处干净的所在,那小孩子轻柔的放下父亲的尸体,跪坐在地面上,帮着父亲整理了一下面容。

随即,微微低着头,伸出一双干瘦的小手,在地面上狠狠的挖着。

片刻的功夫,一双小手上便是血迹弥漫,布满狰狞的伤口。

额头上不停地冒着细密的汗珠,但是,那小孩子居然就这般忍着,一爪一爪的挖着。

弈倾天心中微微叹息一声,再也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就是要帮忙。

那小孩子好似知道弈倾天要帮忙一般,头一转,眼神凶狠地瞪着弈倾天,恶狠狠地道:“不要你帮忙!你过来,我就······我就咬死你!”

弈倾天脚步不停,淡淡道:“你要咬就咬吧!”

“你别以为我不敢咬你!”

说话间,那小孩子再度扑了上来,抓住弈倾天的左手,又是猛然一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