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章 惹怒

第三十七章 惹怒

听到弈倾天的话,花弄影螓首微微抬起,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前的弈倾天,诱人的嘴角却是挑起了一抹戏弄之色。

眸子转向瑟瑟的躲在自己身旁的小孩子,花弄影轻声低语了一声,却是低不可闻······

脚步一转,花弄影娇躯一扭,便是轻松写意地带着那小孩子飞退开来,哪里还有方才那副受重伤的样子。

只是花弄影的飘然姿态,弈倾天却是没有看到。

此刻,弈倾天接连挥出十几掌后,黑伯的剑气也是被弈倾天消磨的一干二净。

黑伯不甘得看了毫发无伤的弈倾天一眼,随即便是砰然倒地,溅起一地得血花!

而江不凡等人,也是将烈行云一行人顺利解决完毕,除了烈行云外,其他烈阳门弟子都是被问剑宗弟子斩杀了。

问剑宗和烈阳门本来就是仇敌,碰到了就是不死不休的杀戮,根本就是没必要客气。

若不是方才烈行云自曝身份的时候,说到他乃是烈阳门门主烈焰的长子,众人顾忌到他父亲的身份,怕是烈行云也是和其他的烈阳门弟子一个下场了。

“弈师弟!这小子怎么办?”

江不凡带着众人向着弈倾天走来,视线扫到地面上躺着的黑伯时,面上不由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心中暗道:弈师弟的实力居然又有所提升,以着后天实力击杀先天修者,啧啧!这份战绩足以羞辱死内门的那群天之骄子啊!

烈行云被江不凡提在手里,面上却是毫无惊慌之色,不停的叫嚷着:“小子!你犯下死罪了,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出现,也是救不了你了!”

看到烈行云这小子仍旧是看不清形势,叽里呱啦的乱叫嚷,弈倾天不由感到一阵好笑,戏谑地看着烈行云,轻笑道:“哦!不知道小子我怎么就犯下了死罪!”

烈行云得意得看着弈倾天,张狂得笑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弈倾天有些无语得看了烈行云一眼,无语得道:“烈大公子一开始不就是介绍了吗?烈阳门门主烈焰的长子,啧啧!真是好吓人的身份啊!”

“嘿嘿!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怎么办吧!”

烈行云目光有些贪婪的在花弄影身上不停的扫荡着,嘴角挂着****得笑容:“将这位美女送给小爷玩玩,我就放过你们了!”

让人生厌的目光在花弄影身上停留着,让得花弄影面色猛然一寒,眼中的杀机再度一闪而逝。

看了看身前的弈倾天,花弄影的面色又是恢复了平静,古井不波!

“啊呀呀!这可不行!”弈倾天摇摇头,有些无语得道:“烈大公子,我不是早说了嘛!这位姑娘可是和我们萍水相逢,她的事我可是做不了主的!”

烈行云眼中火热之色弥漫,随即看向弈倾天,叫嚷道:“不是还有你吗?你难道不会替我将她抓了?黑伯都是能够击伤她,能够杀了黑伯的你自然也是可以做到的了!”

烈行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落在弈倾天眼中,让得弈倾天面上不由流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心中暗道:这些宗门的天之骄子难道都是这副逗逼样子吗?那也太无趣了吧!

戏谑一笑,弈倾天淡淡道:“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的、烈、大、公、子!”

“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听出弈倾天话语中的戏谑之意,烈行云有些迷惑的看着弈倾天,随即有些不耐烦得道。

他还等着享用美人呐!这小子怎么这么唧唧歪歪的!

看着烈行云到现在还是这幅迷糊的样子,弈倾天等人都是不由有些好笑起来。

其中一位弟子,施施然地拿出先前被自己隐藏的白玉卡片,手持着白玉卡片在烈行云眼前不停的晃荡着,戏谑的笑着:“小子!仔细看看吧······现在知道爷爷们是什么人了吧!”

烈行云目光随着那卡片微微转动,记忆深处某些片段渐渐的浮现出来。

半响,烈行云猛然尖声叫道:“你们是问剑宗的渣渣!该死的问剑渣渣们,你们竟然敢抓我,我父亲他日一定会灭了你们问剑宗的!”

知道了弈倾天等人的身份,烈行云猛然就是显得怒不可遏,怒声骂道。

听着这小子不知死活的叫嚣着,弈倾天脚微微一抬,猛然就是一脚踹在烈行云脸上。

将烈行云狠狠踢飞开来,弈倾天冷声讽刺道:“不知死活的家伙,到了现在居然还敢这般张狂,若不是看在你有一个好爹的份上,今天老子就把你切成几百片!”

这小子被自己等人抓住了,居然还敢这般光明正大的威胁自己,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被弈倾天一脚踹飞,烈行云张嘴便是吐出一口淤血,混杂着几颗碎裂的牙齿。

“小子!你敢动我?!你死定了!不仅你死定了,你家人也死定了!”

咬牙切齿地看着弈倾天,烈行云眼神怨毒的看着弈倾天,这个渣渣一样的东西居然敢动手打他?

微微舔了舔嘴唇,看着弈倾天,烈行云有些贪婪地阴笑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姐姐妹妹,老子一定让她们······呃!”

话音还未落下,弈倾天手中一抹璀璨的剑光猛然就是闪现。

“噗!”

血花乍现,人影闪过,烈行云再度被弈倾天狠狠踹飞。

而烈行云的一条大腿霎时便是从身体上分离开来,飞舞出去。

“啊!疼死我啦!······臭小子,你······你死定了!”

脸色惨白,烈行云抱着血流如注的大腿,眼神怨毒中夹杂着惊惧的看着弈倾天。

这小子居然敢废了他一条腿,难道他不怕我父亲的报复吗?

自从烈行云出生以来,每次惹祸,遇到难以抗衡的敌人,只要曝出自己烈焰长子的身份,任谁都是得给他三分面子,在他面前服软的。

今日碰到弈倾天这个家伙,居然如此反常,非但胆敢揍他,居然还废了他一条腿!

烈行云第一次发现,他父亲的身份也有不管用的时候了。

目光冰冷的看着烈行云,弈倾天一声冷笑:“我死不死,你这个垃圾注定是看不到了,因为······今天你就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