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0章 烈飞云

第四十章 烈飞云

紧紧抓着花弄影的衣服,那个小孩子有些瑟瑟地道:“花姐姐,仙人哥哥是不是生我气了,他走的时候,都是没有和我打招呼,只是······我真的很怕他嘛!他杀人了······我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就是害怕······”

语无伦次的说着话,说着说着,小孩子的语调便是有些哽咽起来,眸子中热泪更是哗哗的流了下来。

小孩子稀里哗啦的哭泣声,让得众人心中的憋闷之感再度浓了几分。

花弄影看了看身后小叫花子一般的小孩子,伸出手拨开遮住他面容的长发,拿出手帕替他抹了抹面上的脏乱。

霎时间,一张清秀的小脸便是映入花弄影的眸子中,显得很是楚楚可怜。

花弄影眼色微微有些怪异地看了对方一眼,语气稍稍有些柔和得道:“你仙人哥哥不和你打招呼,是不想让你替他担心,可不是生你气了,小花猫!”

语气有些哽咽,小孩子有些怀疑得看着花弄影,道:“真的?仙人哥哥没有生我气?你不骗我?”

看到眼前小孩子眼中浓浓的不信任之色,花弄影脸上的柔和之色不由有些僵硬起来,半响,美眸微瞪,恶狠狠地道:“你个小屁孩,姐姐骗你有什么好处,你又不能给姐姐暖床!要骗,我也该骗你的仙人哥哥啊!”

“不要脸!你······你不知羞!”

听到花弄影肆无忌惮的调笑声,那小孩子脸上猛然浮现出朵朵红晕,有些不知所措地骂道,随即却是嘟着嘴不满地辩驳道:“还有,我可不是小孩子,我都十三岁了!”

“哦!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要不要姐姐摸摸。”调笑得看着小孩子,花弄影有些戏谑得道。

“我······我不和你说了!”微微有些懊恼的声音静静回荡在破庙内,却是显得很是女孩子气。

“你不理我啦,姐姐真是太伤心了,唉!那我找你仙人哥哥玩去了。”

······

破庙中发生的事,离开的弈倾天却是不知道了。

离开破庙后,弈倾天便是一路向着天荡山脉内奔驰而去。

弈倾天既然选择了历练,自然就是来到逃窜的魔族最多的地方,天荒山脉!

“希望大家能够平平安安的和叶师兄汇合。”心中低语,弈倾天脑海中念头转动着。

弈倾天选择独自一人离开,和问剑宗的众人分开,乃是他思量许久才下的决定的。

如今,他被追魂印附上,若是不和问剑宗众人分开的话,怕是他就得连累他们这支队伍注定被人灭亡了。

而且,诛魔第一战也是让弈倾天明白了,他和众人待在一起对众人、对他自己都是着实有些不利。

现在的他,极其需要的是生死历练,只有将自己置身于生死之地,如此才能最大限度的开发他的潜能。

但是和问剑宗的众人待在一起,顾及到众人的实力问题,弈倾天少不得就是会束手束脚,这样一来,自然就是缺少了生死历练的意义。

而大家若是和他一起冒险,怕是对大家也是不利。

诛魔第一战,问剑宗弟子,可是一下子就是损失了三分之一!

这个教训,弈倾天可是一直就是记在心里的。

所以,弈倾天毅然的就是选择离开,独自一人历练!

身影在山林之中掠过,弈倾天身姿矫捷的在一颗颗参天大树之间纵跃着。

眼中精光闪烁,弈倾天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进入天荒山脉之后,情况不比在山脉外了。

在这里,不仅要面对四处逃窜隐藏着的凶狠魔族,提防对方偷袭,天荒山脉内部的土著妖兽,也是他无时无刻不得不注意的。

天荒山脉中的妖兽可不是普通的野兽,有些实力高深的妖兽,实力足以抗衡先天强者,甚至是真罡强者。

一个不小心,就算是先天修为的武者,怕是也会成为妖兽的腹中美餐,含恨而死!

山林中阵阵的妖兽嘶吼声不断的传开,震得山林中树木不停的摇晃。

“吼吼!”

妖兽有些忌惮的吼声,不断传进弈倾天的耳中,盖过了周围其他妖兽的嚎叫声,让得弈倾天的目光不由微微一闪,这种声音······是妖兽的示威警告吗?

有人正在和妖兽对峙?

视线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弈倾天身影一动,便是如同浮光掠影一般飘荡而去。

会是魔族吗?还是宗门弟子?

心中念头微微转过,弈倾天的身影霎时就是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就在弈倾天离开原地,向着远处奔去的时候。

一处空旷的所在,三千尺飞流直直铺下,像是一条白色匹练一般挂在山崖上。

“轰隆!”

直直落下的水流轰击而下,砸在峡谷中,霎时惊起无数的白色浪花,煞是绚丽!

而在这壮观的山崖下,一道魁梧的身影,却是立在瀑布轰击形成的湖泊中,双脚如同生根一般直直扎在湖中。

“喝!给我碎!”

魁梧身材的男子发出一声爆喝声,随即,一双肌肉爆出的双臂猛然举起,一把阔剑横空扫出。

随着男子一剑扫出,一道刺眼的光芒猛然闪现,随即只见一道大。日。如。轮的光球猛然在阔剑的剑尖浮现,在剑尖不停的跳动着。

“给我去!”

伴随着男子的话语声,光球猛然飞射开来,像是一个炮弹一般逆着瀑布的方向直直上冲。

“轰隆!”

轰隆一声爆响,光球与瀑布猛然摩擦着,随后轰然一声就是爆裂开来。

“嗤嗤!”

水汽弥漫,瀑布的整个下方都是被烈日蒸发开来,化作水汽弥漫开来。

上方的水流轰然砸下,却是被下方的水汽蒸腾着,一时间整个瀑布,像是被男子一剑给截断开了一般,界限分明的成了两部分。

如同冰水滴落在火红的铁块一般的嗤嗤声,持续了足足片刻时间,方才停息下来。

失去下方水汽的支持,上方的瀑布猛然就是坠落下来,轰然摔碎在地面上,声势惊人!

“二少爷威武!一招隔断瀑布,二少爷的这招烈日剑怕是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了!”

目光有些震撼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个声音带着崇拜敬佩响起。

魁梧男子转过身来,随意披上一件红色长袍,傲气道:“哼!今日我的烈阳剑大成,我看叶非叶那小子还怎么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