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3章 角色转换

第四十三章 角色转换

“嗯!极有可能就是问剑宗的那群渣渣,他们本来就是和我们烈阳门是世仇,一个冲动截杀了我们的大少爷,也是很有可能的!”

“妈的!虽然大少爷死了,但是我们倒是难得快活了,不用拼死拼活的和那群狡诈的魔族打来打去,抓一个垃圾小子,的确是轻松多了!”

“放屁!你要知道,大少爷身边可是跟着黑伯那个家伙,黑伯的修为已经达到先天二重天了,可是还是栽在对方手里,对方的修为绝对要在先天二重天以上,你小子的修为才进入先天之境吧!居然敢说轻松多了!”

“呃?那个······刘少的实力不是已经达到先天二重天了嘛!小弟还要拜托刘少多多照顾呐!”

“放心!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多谢刘少了!”

那个叫做刘少的随意回应了一声,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块玉色罗盘,罗盘上一根指针微微晃动着,大概的指向着一个方向,正是指向弈倾天的所在范围。

看了一眼罗盘上的指针,刘树有些得意地道:“那小子怕是还不知道,咱们能够追踪到他的踪迹吧!有了这罗盘,他就是网中鱼,逃不出生天的。”

这玉色罗盘,乃是烈飞云为了能够更快的追查到弈倾天的下落,用了特殊手段,将只能通过血脉感应的追魂印,通过这罗盘也是能够感应到。

罗盘的指针方向,就是追魂印附身之人所在的方向,而且追魂印附身之人的血,能够使罗盘变色。

这一路来,刘树已经逮着不下十个人实验了,只是一个都不是,这点倒是让刘树有些苦恼。

就在此时。

“哗啦!”

灌木丛中猛然传来一阵轻响。

“是谁!给我滚出来!”

一声大喝,刘树拔出长剑,指着前方的灌木丛怒喝道。

“那个,这位师兄,师弟只是路过此地的而已!”弈倾天从灌木丛中闪身出来,有些惊惧得看着刘树说道。

“路过的?”眼神有些疑惑的在弈倾天身上扫了扫,察觉到弈倾天只有后天九重天修为,刘树明显就是松了口气。

“娘的!路过的,闹出动静干嘛!找死啊!”

“那个,这位师兄真是英明神武,刚刚师弟正是在里面方便,没想到师兄一眼就是看出来了,真是厉害啊!”有些敬佩得看着刘树,弈倾天有些呆呆得笑道,显得很是人畜无害!

“找死?找屎?哈哈!小子,算你识相!来,滴一滴血到这上面来!”刘树手持着罗盘,有些顺眼得看着弈倾天,说道。

“师兄,那个,我怕疼!”一副惧怕的样子看着罗盘,弈倾天有些退缩得道。

有些不耐烦,刘树眼神一狠,凶恶地道:“小子,要不要老子帮帮你啊!”

弈倾天是不是那个杀害烈行云的凶手?

当然不可能啦!

一个后天九重天的武者能够杀掉先天二重天的武者,这不是笑话吗?

刘树此刻的行为,也只是为无聊的追查的生活增添一丝乐趣而已,戏耍完了这个小子后,再宰了对方,那是多么的痛快啊!

这种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干了!

刘树有些戏谑的眼色不停得在弈倾天身上打着转。

好似被对方吓到了一般,弈倾天有些害怕的走到刘树跟前。

在刘树威胁的目光中轻轻划破指尖,肉疼的挤出一滴血,滴落在罗盘上。

“滴答!”

血滴滴落在罗盘上,轰然摔碎,开出血花!

玉色的罗盘光泽微微一闪,瞬息间就是变成了石头一般的灰色。

“咦?这罗盘不会坏了吧!”看着罗盘的颜色突然变化了,刘树神色微微一愣,有些疑惑地道。

就在刘树迟疑的片刻,一道璀璨的剑光,猛然就是在刘树眼前升腾而起。

剑光猛然划过那个先天一重天弟子的身体,断开对方的腰肢,随即势不可挡得继续杀向刘树。

杀气冲霄!

危机乍然闪现,致命的威胁、武者的本能让得刘树下意识的身体后仰开来。

只是,这个绝杀的机会是弈倾天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岂会让对方逃离开来。

“刺啦!”

剑光闪耀,一朵绚丽的血花猛然在刘树胸腹间绽放出来,鲜血瞬时飚射而出!

一招得手,弈倾天脚步不停,一手破山剑轰然砸落,一手金灵指辉煌激射。

劈山断岳的破山剑气,暗金色的光波,两种攻击不断的轰落在刘树的胸前,然后爆开!

刘树的身体被弈倾天紧紧贴着,瞬息间就是接连轰出几百米开外。

刘树整个胸腹被弈倾天密集如雨点般的轰击着,此刻已然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透过空洞,可以清晰的看见刘树背后的土地,煞是惊人!

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一脸冷笑之色的弈倾天,刘树有些艰难地道:“你就是杀了大少爷的凶手?是不是?”

冷笑地看着对方,弈倾天冷声道:“猜对了!不过没奖!”

一剑挥出,剑器划过对方脖颈,霎时一个含恨的头颅高高飞起,鲜血四溅开来。

“我恨啊!”

悔恨的余音,袅袅散开。

吹落剑上血珠,弈倾天弯腰在刘树的身体上一阵摸索,掏出一块玉片,随即脚步轻移,又是将先前掉落在地面上的罗盘捡了起来。

看着手中的两样东西,弈倾天微微沉思着。

“这玉片应该是信号弹之类的东西,我身上的追魂印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办法消除······”

看着手中的玉片,弈倾天微微沉思着,自从被追魂印附身后,弈倾天也是检查过自己身体的状况,只是半点发现都是没有。

现在的他消除不了追魂印,而手中的玉色罗盘又是能够指向他的方向,像刘树一般手持着罗盘的烈阳门弟子肯定不在少数。

现在的他,就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指引着烈阳门的弟子,不断地蜂拥而来。

“这种被动的局面可是有些不好啊!我要不要为你们准备一场丰盛的大餐呐?”

眼中寒光乍然闪现,弈倾天盯着地面上的刘树的尸体,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