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8章 第三方

第四十八章 第三方

双掌不要命的向着天空中不断的鼓动拍击,唐青四人运转起全身功力,道道雄浑的掌力接连不断的拍出,阻挡着弈倾天的地破天惊之招。

只是所有掌力,片刻间皆是······破!

地破天惊!

天亦可破,何况凡人之力!

“轰!”

“啊!”

剑山降临,狠狠的轰击在水面上,狂暴的水浪冲天激起,随即轰然砸落,爆出惊天动地的爆碎声。

而唐青四人的惨叫声也是不断传出,瞬息间又是消散开来,再也听不到一丝声音了!

脚尖轻轻点在冲天的浪花上,弈倾天身影一个旋转,便是飘然降落到地面上,目光一扫被血迹染红的湖泊,弈倾天左手指尖微微舞动。

“金灵指!”

一声轻喝,霎时,道道暗金色的光波便是毫不留情地激射而出,对着湖中漂浮的几人掠了过去。

“咻咻!”

“啊!”

眼睁睁的看着光波在自己等人眼中逐渐的放大,唐青等人却是丝毫都是动不了身体了,弈倾天的一招地破天惊已然将他们重伤。

光波瞬息间便是洞穿唐青几人脑袋,带出一缕绚丽的血花,道道急促的惨叫声,刚刚升起便是湮灭无声了。

破风声响起,弈倾天再也没有看湖面一眼,脚步一闪,便是向着问天军坠落的地点掠了过去。

树丛中,一身狼狈的问天军,隔着草丛看着向着自己这个方向掠过来的弈倾天,心中不由一寒,待到弈倾天走近时,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孔闪现在问天军眼中。

一缕错愕之色渐渐的爬上了问天军的面上,顽固着不肯散去。

“是你?!怎么会是你!?”

一声不可置信的尖叫声响起,问天军顾不得自己一身的狼狈,从草丛中闪身出来,目光有些呆滞得看着弈倾天。

这个被自己戏弄的猎物居然反扑了自己?

伤了自己,杀了唐青他们,这小子······他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实力?

种种疑问在问天军脑海中一闪而过。

只是弈倾天注定是不会给他解答的了。

淡淡一笑,弈倾天温和地笑道:“怎么,你不是很想要见到我吗?这会儿见到我了,怎么又是这幅鬼表情。”

犹若书生一般温和的笑意,映照在问天军的瞳孔中,却是让得问天军整个人都是不停的颤抖起来,一股寒意在心底无端的上升而已,瞬息间就是遍布了全身。

脚步微微后撤,问天军面上肌肉狠狠抽搐着,此刻,心中哪里还有杀弈倾天的念头,现在,他是巴不得自己能够多生两条腿,好远离这个死神。

面上寒光乍然闪过,弈倾天冷笑一声:“还想逃吗?”

右手一挥,长剑瞬息就是带着寒光点向问天军的头颅,杀意沸腾!

这个家伙,可是一直追杀了自己几个时辰,让自己狼狈逃窜的家伙,不宰了对方,怎么对得起他对自己的厚待呐。

而且自己的一气化三清,也是被对方知道了。

今日,说什么也得将这个小子给杀了!

浓重的杀意如同腊月寒霜一般,向着问天军笼罩而来。

全身汗毛乍然束起,问天军忍着身体内不断传来的剧痛,方才为了脱离弈倾天的杀招,他自残一招,受的伤可是不轻。

“砰!”

脚步在地面上狠狠一踏,问天军的身体猛然就是飞速倒射开来,满路的荆棘不断地在他身体上划过,带起点点血花,火辣的刺痛感不断的上升到脑海中,但是此刻问天军却是一点都是顾不得的了。

“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冷冷得看着惊慌失措的问天军,弈倾天眼中寒光乍然闪过。

现在问天军的狼狈,不就是先前弈倾天狼狈的真实写照吗?

手中长剑稳稳的向前递出,一点寒光在问天军的瞳孔中渐渐放大。

“刺啦!”

血花飚射而出,弈倾天手中长剑随意一带,铿锵一声便是收入剑鞘中。

“我不甘心啊!我恨啊!”

一声懊悔至极的声音静静传出,随即问天军的身体砰然倒地,溅起一地血花!

先天三重天的问天军,死!

平静的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问天军,弈倾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显得很是人畜无害,眼中深处却是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寒光。

“问天军的死只是一个开始,后头,我可是为你们准备了大餐呐······”

冷冷的话音微微荡漾开来,弈倾天面上却是仍旧一副淡笑的模样。

就在此时,一道沙哑的声音猛然响起,让得弈倾天心中猛然一惊。

“嘿嘿!少年人,果真不错!难怪我家少主会让老夫来会会你!”

略显阴狠的声音传出,弈倾天瞳孔微微一缩,长剑一滑,再度落入手中。

紧紧握着剑柄,弈倾天这才缓慢的转过身来,看向来人。

只见来人装扮怪异至极,整个身体被一匹巨大的黑布包裹住,遮掩的密密实实,不露分毫。

可是,即便对方整个身体都是处在黑布的笼罩下,以着弈倾天灵敏的精神力,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一股难以掩饰的邪恶气息,以及······一股腐烂恶臭的气息。

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你家少主?”

剑半出鞘,弈倾天淡淡的盯着眼前之人,冷冷问道。

这人身上的气息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正派人士应该拥有的,虽然弈倾天没有见过其他三大宗门的修者,但是弈倾天可以百分之九十地确定这人不是其他三大宗门之人。

所以,弈倾天一开口便是问出你家少主这个问题,而不是其他的问题。

黑衣人好似对弈倾天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有些疑惑,沙哑着嗓子笑道:“哦?你家少主?难道你不认为我是奉烈飞云的命令来杀你的?”

“你会是吗?”讥讽的眼光瞥视着对方,弈倾天不屑的嗤笑一声:“若是先前我还有些不确定你是不是烈飞云派来的,那么现在我可以肯定,你绝对不是烈飞云派来的!”

好似被弈倾天的讥讽的眼光刺伤了一般,黑衣人掩盖在黑布后的一双眼睛猛然绽放出绿幽幽的光芒。

“嗤啦!”

点点幽绿的光芒透过黑布射出,霎时空气中便是传出阵阵嗤啦声。

身体一震,弈倾天瞳孔微微一缩,心中大惊:这人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