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章 坑杀

第五十五章 坑杀

良久,一个颤抖的声音方才惊惧的响起:“刚刚是哪个家伙,说这小子能够在山壁上奔跑的?娘的!这乌鸦嘴叫唤的好啊!”

方才那位说这话的弟子面色猛然一白,随即便是感觉到,无数道目光火辣辣的投射到他身上,好似都是能够将他的身体刺穿一般。

“回头再找你算账!”烈飞云恶狠狠地瞪了那个弟子一眼,发泄着心中的憋屈之气。

就在此时,山顶上,弈倾天有些戏谑的声音再度传来,轰然在众人耳边炸响。

“喂!烈飞云,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追杀了我这么久,今天,小爷就给你们送上一份大礼!你们可不要不喜欢哦!”

荡漾开来的声音在半山腰不停回荡开来,让得烈飞云等人面色都是不由一变,这小子要干嘛?

就在众人疑惑不安的心态中,上方,弈倾天的声音再度悠悠的传出,响彻天地!

“地破天惊!”

一声冷喝,刹那间,烈飞云等人便是感觉到上方猛然一阵剧烈的波动传来。

烈飞云面色猛然大变,大喝道:“不好!那小子在炸山!”

如今他们都像是蜗牛一般紧贴着山壁,弈倾天在山顶上炸山,岂不是要将他们全部给活活砸死,再活埋了!

烈飞云的话音还未落下,无数的巨石便是铺天盖地的轰然砸落下来。

霎时间,白天变黑夜,无数的碎石像是一大片的乌云一般笼罩而下。

众人直直感觉到天好像都是塌了一般。

看着头顶上轰然砸落的巨石,众人心中一阵绝望,在这个高度,弈倾天又是炸塌了半边山,这不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吗?

烈飞云目露惊骇之色,脚步猛然踏着山壁之上,身子高高跃起,滑落到弈倾天先前开辟的山洞中。

“轰隆隆!”

山顶上,弈倾天接连放出三招地破天惊,直到将半边山崖都是轰落了,方才停了下来。

砸吧砸吧着嘴巴,弈倾天有些唏嘘道:“半边山都是炸毁了,不知道能不能将这些家伙全部砸死?”

嘻嘻一笑,弈倾天身影猛然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身影。

这次坑了烈飞云等人一把,虽然不知道烈飞云会不会被自己坑死,但是,弈倾天却是可以确定其他人怕是活不了了。

也就是说,经过这次变故,即便是烈飞云能够活下来,烈飞云也只是······一个光杆司令了。

“想要我的命!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勇气!”冷然的呢喃声微微荡漾在空气中。

就在弈倾天离开山顶半刻钟后,半边废墟的碎石猛然一阵翻动。

“砰!”

随着砰然一声炸响,一道狼狈的身影猛然跃了出来,全身血迹斑斑,不是烈飞云还能是谁。

只是,此刻的烈飞云早就是没有先前的霸气和风度,一声长袍破破烂烂地披在身上,鼻青脸肿,混合着血迹弥漫在脸庞上。

看着四周的一片废墟,烈飞云面皮不停地抽搐着,眼前的景象让他明白,他的这支队伍,除了他以外,怕是已然全部尽数覆灭了。

眼中杀机沸腾,烈飞云看着弈倾天远去的方向,咬牙切齿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死定了!不杀你,我烈飞云誓不为人!!!”

怒吼声震荡开来,在天空中久久回荡着。

就在此刻,天空中猛然传来几声爆响,烟花四散开来,瞬息间便是在天空中形成几个巨大的图案。

一把长剑斜斜指向天空,好似要是刺破天穹一般,与长剑遥遥相对着,一座巨山升腾而起,镇压四方,与剑、山三足鼎立的乃是一个佛光万丈的佛陀,普照人间。

三种图案发出白黑金三色,映照着整个天荡山脉的天空都是一片光亮。

烈飞云抬头看了看空中的三色图案,心中猛然一惊,有些惊疑不定地道:“问剑宗、天岱山以及烂柯寺同时发出召集信号,难道出了什么事吗?”

“烈阳门的内门弟子,现在只剩我一个人了······既然他们三个宗门发出召集信号,我不凡先去看看,那个小子应该也是这三个宗门其中之一的弟子,他一定也会去的,老子就守株待兔,到时候,老子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微微低语声传开,烈飞云身影一动,便是向着信号发射地急速掠了过去,霎时间便是消失不见了身影。

而在烈飞云出发,向着三个宗门信号发射地聚集而来的时候,其他分布在天荡山脉四方的四大宗门弟子,也是纷纷动身,急速向着同一个方向掠了过去。

三大宗门居然会同时发出聚集信号,难道三大宗门遭遇了什么大劫?

就在召集信号发出的那一刻,一处隐秘的所在,花弄影妩媚的面容闪现,一双秋水明眸微微注视着天空之上渐渐散去的三大图案,嘴角流露出一丝魅惑之意。

“感受到威胁,三大宗门都是开始聚集起来了吗?嘻嘻!这可真是符合我的心愿了!”

勾人心魄的动人声音缓缓响起,花弄影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之色。

随即柳眉却是微微蹙起,花弄影有些疑惑道:“怎么只有问剑宗、天岱山以及烂柯寺这三大宗门的信号发出,烈阳门的人马呐?难不成······”

想到某种可能,花弄影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半响才轻轻呢喃道:“烈阳门的人没有来,是因为你的原因吗······弈弟弟,看来姐姐还是小瞧你了,真期待你的再次出现啊!”

弈倾天杀了烈行云,并且被追魂印附身的事,花弄影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今,既然烈阳门的人没有出现,显然就是还在追杀弈倾天,或者已经······被弈倾天团灭了。

脸上妩媚之色一闪而过,花弄影面色瞬息又是一正,玉手一翻,一面通体黑色、样式古朴的镜子便是在她手心浮现出来。

黑色光镜甫一出现,便是不停的震荡起来,好似受到某种感应一般。

花弄影双手轻轻舞动,霎时,道道复杂的印诀翻飞而出,落到黑镜镜面上,直到黑镜的波动停止了,花弄影才停下手中印诀。

光洁的额头上微微泣出一些香汗,花弄影俏脸上难得的显出一缕凝重之色,低低沉吟道:“水魔镜已经发出这样强烈的波动了吗?看来,先前得到的消息不差,她果然是在四大宗门之中,这次一定要夺回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