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2章 冰冷的心

第六十二章 冰冷的心

“你不能这样!弈师兄,我们,我们天岱山,可是和你们问剑宗是联盟,两大宗门同气连枝,应该互相帮助的才对啊!”

亲眼见到腐尸屈辱的在弈倾天面前低头,燕屠夫心中不由一阵咯噔,心中知道这个弈倾天不是外在表现的这般简单。

此刻见到弈倾天几句话之间,就是将自己等人的性命交代到腐尸手中,心中不由万分焦急后悔起来,也顾不得脸面,燕屠夫只能低头认错了,就连弈师兄都是叫了出来。

低个头,若是能够换一条命,那也是值了!

燕屠夫的话一说出口后,天岱山的众人也是哭哭咧咧地向着弈倾天认错。

眼前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心中却是泛起了不同的感觉。

问剑众人心中不由都是一阵快意,方才天岱山众人的临阵倒戈,可是让问剑众人对他们,昔日的这个所谓盟友,印象差到极点了。

此刻,见到他们在弈倾天身前,磕头认错的可怜虫模样,众人心中都是暗骂一声活该!

月清影清冷的目光,在弈倾天身上微微顿了顿,再看了看天岱山的众人,眸子中不由泛起一丝担忧之色来,心中暗道:天岱山和问剑宗一向就是同盟的关系,只是经过这件事后,无论弈师弟杀或是不杀这些人,怕是两大宗门之间的关系,都是不会再和以往一般亲密无间了。

腐尸看了看倒地磕头的天岱山众人,目光瞄了瞄弈倾天,有些小心翼翼地道:“弈倾天,这些人还杀不杀?”

现在这种局面,他也是不知道该不该杀了,若是杀了,弈倾天突然反悔起来,自己岂不是要倒霉了,所以还是问清楚的好。

弈倾天冷眼看着目露期待之色,齐齐注视着自己的天岱山众人,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我只给你半刻钟的时间,若是到时候,这些人你还没有解决掉,那你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冷漠的话语,像是寒冬腊月里的大雪一般,轰然洒落在众人心中,让得天岱山的众人面色,霎时就是惨白起来。

而腐尸的脸上却是狰狞一笑,吸收这些人的精华之力后,说不得他的实力就能再度上升一个档次,到那时弈倾天还能不能压制住他,犹未可知!

只要能够有一线生机,谁会放弃?

燕屠夫面色一白,有些恨声道:“弈倾天,你不能这样做,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天岱山和你们问剑宗决裂吗?”

“决裂?”弈倾天嗤笑一声,有些不屑道:“就凭你,就想让两大宗门决裂?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而且,就算是两大宗门决裂······那又关我何事!”

那又关我何事!

讽刺声像是冰冷刀锋一般,狠狠在众人心中划过,闻者皆是一片心寒!

“嘿嘿!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再挣扎了,早些让我吃了,免得多受痛苦!”腐尸阴冷笑道,身子一动,便是向着天岱山的众人扑杀过去。

“啊啊啊!”

天岱山众人心中本来就是胆寒至极,此刻乍然被腐尸偷袭,瞬息间,接连就是有着几位弟子身体猛然爆裂开来,化作血雾散开。

腥风飘过,霎时血雨飞洒开来,惨叫声连绵不绝。

这一刻,腐尸为了尽快的恢复实力,却是没有再慢腾腾的和天岱山的众人纠缠。

双掌接连杀了几人后,只见腐尸悍然插入天岱山弟子的队伍,身体猛然一震,随即,他的整个身体便是诡异得分解开来,化作无数的黑色飞虫,散入天岱山的队伍中。

“嗡嗡!”

黑色飞虫像是蝗虫过境一般,在人群中肆虐着,霎时间,天岱山的众人便是被成千上万的飞虫纠缠着。

几息的时间过后,就有弟子,一个不注意,被飞虫从耳鼻之中狠狠钻入,刹那的时间过后,便是化作一具惨白的枯骨跌落在地。

“咔嚓!”

枯骨掉落在地,猛然就是散落一地碎裂开来,触目惊心!

眼前这幕残忍的场景映入众人眼中,不仅是被追杀的天岱山弟子心中胆寒,就算是问剑宗的弟子,脸色也是猛然惨白起来。

这会儿,他们才是明白,先前这个腐尸追杀他们,根本就是没有使出全力,根本就是在玩弄他们。

若是先前,腐尸就是用出这招,怕是他们早就是和地上之人一般,化作枯骨了,想到这里,众人心中不由庆幸万分。

燕屠夫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弟子被啃食的只剩下白骨,心中一阵惊惧之意闪过,眼中恨色闪过,“弈倾天!你这个魔道之人,居然用出这样残忍的手段杀害同道中人,你······你不得好死!”

说话间,燕屠夫目光一转,却是看向了月清影,“月师妹,师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师兄做牛做马,一定报答你的恩情的,师兄真的知道错了!”

燕屠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着,向月清影道歉着,他也是知道,弈倾天恐怕是不会搭理他们,所以就是转移目标,开始向月清影求情起来,女人一向不是比较心软吗?

就在燕屠夫说话间,天岱山又是有着两人死在腐尸手中,此刻,天岱山剩下的弟子,只有寥寥的十几人了,可谓是凄惨至极。

月清影看着眼前的场景,目光中微微泛起不忍之色,燕屠夫注意到月清影眼中的不忍之色,不由更加拼命的哭泣起来。

其他天岱山的弟子心中惧怕至极,都是像小孩子一般,哗啦啦的哭了起来。

月清影看向身前的弈倾天,有些迟疑道:“弈师弟,天岱山一向就是和我们问剑宗同气连枝,这次他们虽然做的不对,但是我们总归没有多大的损失,而他们也算是受到教训了,不如就放了他们吧!”

弈倾天微微撇过头,静静凝视着月清影清冷如广寒仙子般的面容,直到对方眼中泛起羞恼之色,两片脸颊上升起淡淡的红晕,方才转开目光。

轻笑一声,弈倾天道:“宗门之人一向就是传闻,月师姐就像是一座冰山一般的冷美人,只可远观而不可接近,可是谁又能想到,冰美人般的月师姐也是有着一副菩萨心肠呐!”

声音猛然一寒,弈倾天冷声道:“月师姐仅仅只是被我紧盯了一会儿,就是感觉受到侵犯一般,可是······这又算得了什么?月师姐有没有想过,若是方才我没有现身,元气消耗一空的你,一个毫无反抗之力,一个我见犹怜的美人,这样的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燕屠夫会是像我一样,只是看上你几眼,盯到你脸红了,就放过你?你自己相信吗?到时候,你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你自己应该清楚吧!”

“有菩萨心肠是好事,但是应该用在正确的人身上!不然,还不如让自己的同情之心被狗吃了,免得害人害己!”

冷冷的话音荡漾开来,让得月清影心中一寒,嘴唇微微颤抖着,却是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