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01章 故事

第一百零一章 故事

星河倒转,天翻地覆。

刚刚一脚踏入黑洞漩涡之中,一阵翻江倒海的感觉,便是猛然袭上弈倾天的心头,绵绵不绝的眩晕感传来,像是海浪一般。

弈倾天心念一动,刚要催动清心咒,一具温软的娇躯便是猛然贴近自己,拦腰狠狠抱住了自己。

柔如无骨的身姿紧紧贴着弈倾天的胸膛,阵阵玫瑰花香微微飘荡,萦绕在弈倾天鼻端,弈倾天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一些画面,气息猛然一阵波动。

“呼呼!”

深呼一口气,压下有些杂乱的念头,弈倾天并指点在额头。

金色卍字印记旋转而出,浮现在额头上,佛光荡漾而出,普照在弈倾天身体四周。

霎时,一阵清心静神的气息透体而入,因为传送而带来的眩晕感,也是逐渐消散开来。

“咚!”

片刻时间过后,无尽的黑暗便是猛然映入弈倾天的眼帘,随即脚踏实地的感觉便是再度传来。

弈倾天脚步踏实地面,剑指点出,一点辉煌的金芒闪现,犹如指尖升起一轮曜日一般,将四周照的犹如白昼。

“嗯?这里是······”

弈倾天凝神看着眼前所见的一幕,心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四周的环境在金芒的照耀下,纤毫毕现,弈倾天花弄影两人现在所处的地方,却是一个巨大的山洞。

黑暗的山洞,好似因为弈倾天一点金芒的照耀,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亮起了两色光芒。

弈倾天身处在山洞之中,最先见到的景象,便是山洞中央的一个巨大的碧池。

清澈见底的水池中,漂浮盛开着多多瑰丽的冰晶花,三片青色广大的叶子托起冰蓝色的花朵。

金芒的刺激下,花朵之上,璀璨的蓝芒散发而出,映照着整个山洞底部,都是有些蓝汪汪的。

寒气微微散开,弈倾天剑眉微挑,视线移开,投射到山洞的上空。

和山洞底部的幽寒不同,山洞的顶端却是一片炽热,烈火的气息不断冲击下来,一片诡异。

无数的花朵,如同火焰一般,漂浮在山洞的顶端,犹如空中花园一般,煞是壮观。

弈倾天目光注视着山洞顶端,心中微微波动起来,无论是地面上的冰晶花,还是山洞上面的火焰花,都是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元气波动。

“果真是难得的天才地宝啊!不知道,这些花朵能不能够吞食,要是能够吞食炼化的话,不知道我的修为······能够突破到何种境界?”

弈倾天微微有些干涩着嗓子轻声低语道。

“哦!这里居然会有无根之花,真是奇异啊!”

花弄影好似才从眩晕中清醒过来一般,螓首微挑,看着头顶上的火焰花,玉容之上现出诧异之色。

乍闻言,弈倾天心中一动,轻声道:“无根之花?这就是上面那花的名称吗?”

花弄影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得意的看着弈倾天,笑道:“无根之花可不是单单只是指一种花,而是一类花的总称。”

“无根之花,既无根,自然也是不需要特殊土壤培育的,无根之花乃是天地之间,一些奇异的灵气灵物,经过成千上万年时间的积累,慢慢汇聚而形成的。”

“真要说起来,它们不算是真正的天才地宝,因为,它们只是单纯到极点的一种能量凝聚体而已。”

“哦!”,弈倾天轻笑道:“这山洞之中呈现冰火两重天的诡异景象,而且也是形成了冰火两种属性的无根花,数量又是如此之多,想来······那两件东西,果真是在这里了。”

“嗯?”,花弄影柳眉一挑,道:“什么东西?难道······”

弈倾天微微一笑,瞥了花弄影一眼,道:“先前在迷魂谷中,我陷入幻阵的时候,在幻阵中见到了一位前辈,也就是迷魂谷的制造者······通过她的考验后,我便是获得了一些信息,算是那位前辈对我的奖励吧!”

“此处山洞,乃是那位前辈的一处传承之地,这里面,有那位前辈留下的两件兵器,此次我进来这里,就是为了取走那两件兵器的。”

“前辈?”,花弄影面色微微变化,有些好奇的看着弈倾天,“先前,一直就是听你说什么前辈,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呐!”

弈倾天眼色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坐在一块石头上,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在幻境中发生了什么事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吧!”

一听弈倾天要解开这个秘密,花弄影神色不由微微一震,面上流露出期盼之色的看着弈倾天。

“只是那位前辈自己的一个故事而已,你用得着这般吗?”,看着花弄影有些期待的神色,弈倾天有些不自然地轻笑道。

避开花弄影的目光,弈倾天轻声接着说道。

“很多年前,这位前辈遇到一个苦恋着她的男子,那男子武道天赋虽然算是不错,不过比起前辈来说,却是要差上许多,犹如云泥之别。”

“而且,这位前辈非但武道天赋绝佳,就连衍道天赋,都是当世罕见之辈,这样的一个天之骄女,骄傲的如同天鹅一般的存在,哪里会看得上那样的一个癞蛤蟆。”

花弄影点点头,有些感同身受地道:“那个男子一定伤心死了,就像我一样。”

弈倾天瞥了花弄影一眼,疑惑道:“那男子追不到自己心爱的女神,伤心是自然的,关你什么事?”

花弄影指指弈倾天,然后再指指自己,委屈道:“你不觉得,我两现在的关系和这位前辈以及那个男子很像吗?你也是衍武双修的天之骄子,而我就是一个苦恋你的丑小鸭,你这个天骄,一点都是看不上我,难道我不该伤心?”

闻言,弈倾天嘴角猛然一抽,有些无奈道:“你堂堂的魔族少主,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丑小鸭,你丫的也太谦虚了吧!不是我看不上你,怕是你看不上我吧!”

花弄影面色一正,坚定道:“放心,弈弟弟,你要是追我,姐姐我一定不会看不上你的。”

弈倾天一翻白眼,懒得搭理她。

顿了顿,弈倾天接着说道:“常言道皇天不负有心人,再铁石心肠的女子,也是怕痴心男子不停的纠缠的,这位前辈在那个男子痴情的追求之下,终于沦陷了。”

“而······幸福来临的同时,伴随而来的伤害,也是无声无息的降临了。”

花弄影面色微微一变,道:“接下来,不会就是那个男子负了这位前辈,始乱终弃了吧!”

弈倾天轻轻一笑,有些飘渺地道:“人世间的丑恶,岂是我们简简单单就能想象的,这位前辈遭遇的,可不只是简单的抛弃,抛弃相对于这位前辈的悲惨遭遇,只能说······那是一种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