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03章 有心画影

第一百零三章 有心画影

弈倾天点点头,道:“我要找的,的确就是逐日追月两张神弓,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逐日弓应该就在上面的那片火海中,而追月弓应该就在下方的碧池中,只是,要吸收完这些冰火两极属性的无根之花,怕是有些困难······”

“喂!弈倾天,这就完了?”,花弄影猛地凑近弈倾天眼前,有些不满地说道,玉容之上一副受了欺骗的样子。

弈倾天抹了抹鼻子,轻笑道:“故事到这里就完了,接下里的事情,你自己猜猜,不就是知道了吗?”

说话间,弈倾天目光微微有些转开,心中暗道:真没想到,这丫的居然这般执拗,简直就是能够和悟红尘有的一拼了。

“哼!我说的不是这个故事!”,花弄影鼻子一皱,有些不满地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呐!现在不准转移话题,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看着目光透着执拗的花弄影,弈倾天双手一摊,无奈地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在幻境之中只看到这位前辈的幻影,然后,这位前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哪里还有其他的东西?你怎么就相信我呐!”

“装!再给我狠狠的装!”,花弄影眼神鄙夷地看着弈倾天,冷声道:“听你说了这个故事,想来,这迷魂谷中的迷神草,就是这位前辈的灵魂之力以及怨气所化,所以,才会吞噬那些负心男子的心魂,负心无心,无心无情,有心画影······”

“负心之人,进入迷魂谷之中,会被迷神草无声无息的吞噬心魂而死,而心死之人,就会被迷神草吞噬掉灵魂之中的情魂,虽然能够脱出迷魂谷,却是注定,这一辈子也只能是一个无情之人了。”

“有心画影······有情之人,在迷神草构建的幻境之中,会······看到自己这一辈子最深爱的女子的身影。”

“弈倾天,你现在说说看,我想知道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说完话,花弄影玉容之上微微透出一丝晕红之色,却是大胆毫不退缩地直直瞪视着弈倾天。

一颗芳心却是犹如打鼓一般,扑通扑通地跳着。

弈倾天眼睛微微眯起,凝视着花弄影娇媚的容颜。

半响,盯着她的目光,弈倾天轻声说道:“不信天命,事在人为!就算我真的在迷魂谷的幻境之中,看到了某人的身影,那也只是,这位前辈以着诡秘手段窥探我的记忆,从而勾勒出来的虚假画影而已,做不得真的!”

花弄影嗤笑一声:“不信天命?你自己就是处在天道之下,如何不信天命,怎能不信天命?”

“按照你的描述,和我自己的了解,这位前辈的修为,绝对是已经凝练大道规则,处在天痕大陆巅峰的修者,而且,她本人还是修为通天的衍道师。”

“她们这种存在,想要看透我们这些先天渣渣的一丝未来命运轨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弈倾天冷眼看着花弄影,冷声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世间最永恒的就是无常。”

“纵使这位前辈修为通天,能够看到我未来的一丝轨迹,可是,那也只是一个虚无缥缈大概率事件而已,谁又能确定,不经意的一丝变故不会导致整个结局发生变化呐!”

“命运,从来就是不可捉摸的,所以,我从来不信天命,只信自己。”

捏了捏手掌,弈倾天冷冷道:“命运只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心······仅此而已!”

“撇开这一切不谈,花弄影,你要知道,我们俩现在也只是······暂时的朋友关系而已。”

“他日,若是你还对问剑宗出手,我绝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我这般的关系,你认为我会将我看到的,可能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告诉你?我会傻到,把自己的弱点,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你面前?”

“若是你,你会吗?”

弈倾天逼视着花弄影,“你会告诉我,为什么迷魂谷对真罡真灵强者都是有效,而你,花弄影,却是能够安然无恙的,清醒地待在里面吗?”

“花弄影,你能告诉我吗?”

随着弈倾天的话音逐渐落下,花弄影的面色猛然惨白起来。

这一段时间与弈倾天的相处,几乎都是让她忘记了,她和弈倾天人魔有别的事实。

她一直想着,将弈倾天拉入他们魔族的阵营,可是,她却忘记了弈倾天本质上仍旧是一个人,一个土生土长的天痕大陆的土著。

而她花弄影所属的魔族,却是天魔的后代,那是一群,域外入侵天痕大陆的外来者!

人魔之间,那是生生世世的深仇大恨······不可化解!

“难道人魔之间就不能和平相处吗?”花弄影美眸中水雾迷蒙,眼眶微红。

弈倾天心中微微一痛,狠着心道:“人魔和平相处?万年的仇恨,伴随着的是尸山血海,积累下来的仇恨,早就是不死不休!你认为这种刻到骨子深处的仇恨,能够轻易的化解开来······”

“呵呵!除非,你们魔族能够退出天痕大陆,不然,人魔之间,只能存一,或者同归于尽·····”

花弄影泪眼婆娑,瞪着眼睛看着弈倾天,冷冷道:“你也是这般认为的,你也要对魔族斩尽杀绝!”

弈倾天深吸口气,淡淡道:“不是我要对魔族赶尽杀绝,而是,你们魔族逼着我,站到你们的对立面······”

“从这次的天荒山脉的行动来看,沉寂了许多年的魔族,现在已经开始有着大动作了,这不就是你们魔族,准备挑起战争的前兆吗?”

“而我们问剑宗,就是你的首要目标······你会放过问剑宗吗?或者说,你会放过月清影吗?”

花弄影银牙狠狠咬着下唇,心中阵阵疼痛,一字一顿地道:“不、会!”

“呵呵!好决绝的回答!”

弈倾天轻轻一笑,有些唏嘘道:“我这一辈子算是什么都没有,父母没有过,家也是一个遥远的词汇,我有的,只有养育我的师父,医治照顾我的······恩人,还有一些不多的朋友。”

“我能够握在手心里的,只有这些不多的东西了,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毁掉它,你花弄影不行,你们魔族不行,就连老天也是不行!”

“天若要破坏我心中的乐土,就算是废却阴阳,我弈倾天,也要乱了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