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06章 箭

第106章 箭

弈倾天的这招柔字诀,对于花弄影来说,着实不算是陌生的。

当初,弈倾天就是用这招将猝不及防的她心脉震伤,之后更是利用这招封住了她的功力,让花弄影一时间,也是没有法子破开那层诡异的力量束缚。

柔字诀的诡异难缠,花弄影自然是清楚万分的。

之前,弈倾天用柔字诀震伤影子首领之后,影子首领曾经追问过弈倾天,他的这招柔字诀来历。

当时,弈倾天只说这是他根据前辈之人的武学,自创的一招。

花弄影初时还不在意,如今,见到弈倾天在短短时间内,居然将柔字诀威力再度提升几分,花弄影心中不由微微泛起波澜来。

天梯之上的弈倾天,却是不知道花弄影此刻的心思。

弈倾天身处天梯之上,感受着绵绵不绝的寒气,化作纯粹的能量涌入丹田,体内元气的波动越来越强烈。

更是感应到,自己在这种环境的压迫之下,对八极封天的感悟越来越深刻,弈倾天心中喜意不由蔓延开来。

双掌轻轻舞动,弈倾天全身气息如水波流动一般,荡漾开来。

柔字诀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至极的挥洒而出,犹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一波一波的荡漾而出。

就在此时。

天梯之下,碧池中的冰晶花,好似感应到了弈倾天无意间的挑衅一般。

蓝芒闪烁之间,一朵冰晶花像是花灯一般,缓缓升起,渐渐的旋转开来。

片片冰蓝色的花瓣,随着冰晶花的旋转,逐渐的脱离开花枝,像是花雨一般,螺旋升腾而上,席卷着风暴,冲向天梯之上的弈倾天。

天梯之下,注视着这一幕的花弄影,瞳孔猛然一缩,急声提醒道:“弈倾天,小心!”

急急地话音,刚刚落下,尖锐的破风声,便是接连响起。

娇嫩美丽的蓝色花瓣,此刻却是好像成了致命的凶器一般。

高速旋转的花瓣,在半空猛然一滞,随即以着更快的速度,像是疾雷一般,带着炫目的蓝芒,破空袭杀向弈倾天,寒气四射!

得到花弄影的提醒,弈倾天心神一震,头一低,便是看到直直逼杀向自己的蓝光。

心神一凛,感受到蓝芒之中蕴含的浓郁寒气,弈倾天丝毫不敢大意,左掌微摆,掌心柔字诀萦绕,向下轻柔一拍,道道无形的力量,像是音波之力一般,席卷而出,轰然撞上绚丽的蓝芒。

蓝光猛然一阻,现出花瓣的原形出来,在半空之中一滞,便是碎裂开来,化作点点荧光散开。

弈倾天冷然看着这一幕,左手柔字诀不断挥出,震碎片片花瓣,同手右手不断的挥洒而出,将击碎开来的花瓣摄取到自己体内,吸收炼化开来。

半空中,冰晶花仍旧是在不断的飞升而上,随即散开,化作片片花朵,带着寒气激射而出,绵绵不绝地攻击向弈倾天。

挥手再次震碎一片花瓣,弈倾天面色一凛,轻声呢喃道:“这些花瓣的威力,好像越来越强大了,这一次的攻击,应该已经达到先天二重天修者的全力一击了吧!”

就在弈倾天自言自语之间,天梯之下,变化再度升起。

碧池之中的冰晶花,好似感应到这般的手段奈何不了弈倾天,朵朵漂浮的冰晶花,居然不再上升,花朵在碧池之中一阵变幻,眨眼间就是化作了一支支的寒冰箭。

冰箭通体呈现冰蓝之色,箭身之上,更是布满诡异复杂的蓝色条纹,像是绽开的花朵一般,渗入箭身之内。

尖锐的箭头闪烁着幽蓝之色,泛着摄人心魄的寒光!

瞬息的时间,整个碧池之中,全部的冰晶花,便是统统化作诡异的寒冰箭,遥遥指向天梯之上的弈倾天。

“咻咻!”

尖锐的破风声再度响起,蓝色幽光割裂长空,带着慑人的幽蓝,向着弈倾天暴掠而出。

“砰!”

巨大的冲击力压迫而来,弈倾天面色一变,猛然一掌抬起,风雷一般压向爆射而来的冰箭。

箭头带着幽蓝光泽,华丽丽的轰落在弈倾天的掌心,压迫着黑色元气,带起一阵肉眼可见的黑色凹弧。

随即,轰然破碎开来!

“哼!咚咚!”

掌心柔字诀瞬间被破,弈倾天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脚步微微一晃,踩着天梯倒退几步开来。

伸手抹去嘴角泣出的一缕血迹,弈倾天眼神凝重地看着眼前的攻势,头皮微微有些发麻起来。

先前的花瓣攻击,相比于方才那一枝冰箭的攻击,两者威力,根本就不是可以同日而语的,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这招的实力已经超出我太多了看来,想要一次性的登上天桥,有些不现实了,好在这天梯不限制登梯的次数,而我每一次登梯都能吸收到一部分的寒气力量,这般累积下去,我的实力不停的增长,总有能够抗衡住这攻击的时候。”

“嗯!现在还是先下去吧!”

心中念头闪过,弈倾天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脚步一顿,便是准备下天梯。

就在此时,弈倾天面色猛然一变,站在天梯上的身子微微一颤。

一层薄薄的蓝色光膜,突然浮现出来,出现在弈倾天倒退开来的身子背后。

蓝膜之上流光溢彩,光波闪烁,弈倾天倒退开来的身子,受到这层光膜的阻拦,瞬间就是再也难以退开一步了。

感受着身后的强大阻力,弈倾天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丝苦笑,“娘的!居然把我的后路给封死了,这是准备要玩死我的节奏吗?前辈你也太狠了吧!”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容不得弈倾天在自怨自艾,天梯之下,冰箭已然再度临身。

弈倾天眼见这一幕,心中不由无奈一叹,身体微微一弓,随即便是暴掠而出,速度顷刻间就是已然达到最大的限度。

想要避开这些纠缠不休的冰箭,只能以着最快的速度通过这天梯。

至于步入天梯后面的台阶上,会引发什么样的变故,却不是此刻弈倾天要考虑的了。

就在弈倾天身子暴掠而出的同时,天梯之上,火焰的海洋一阵翻腾,随即,朵朵烈焰花便是化作烈焰箭,通体萦绕着灼人的红芒,由上而下爆射而出。

火海之中,刹那之间,绵绵不绝的烈焰箭像是雨点一般,蜂拥而下!

脚掌踏着天梯,阵阵寒气透体而入。

弈倾天抬头看了看头顶之上的烈焰箭,炽热的火焰不断的逼近,弈倾天额头上不由泣出一层豆大的汗珠。

嘴角微微**,弈倾天有些骂娘地呢喃道:“冰火两重天?前辈我很想问你一句,你丫的想让我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