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11章 挑拨,裂缝

第一百一十一章 挑拨,裂缝

“呵呵!这般工于心计,手段又是这般狠辣······而且,居然领悟了两种大势,更是······衍武双修,这等妖孽般的成就,这是一个十五岁的先天娃娃能够干出来的事吗?”

封天都不可捉摸的一笑,有些意味深长地道:“这般性格,和叶师弟相比,可是一点都不像哦!”

“你说谁?叶无名?”

陷入震撼之中的王琨,猛然一抬头,震惊地道:“这搅风搅雨的小子,和叶无名什么关系?”

烈焰也是回过神来,紧盯着封天都,心中震撼之意却是久久不熄。

不说弈倾天救出四大宗门被围困之人之时,展现出来的智慧,单单是弈倾天以着先天修为就是领悟了两种大势,这种恐怖妖孽的天赋,简直就是为所未闻。

先天修为,领悟大势,这有可能吗?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那小子非但武道天赋绝佳,居然还兼修衍道,更是修炼有佛门的衍术。

难道这小子和佛门也有关系?

想到这里,烈焰心中的杀机猛然沸腾而起。

问剑宗和烈阳门可是世仇,问剑宗出了一个这般妖孽的天才,烈焰心中怎能不急?

此刻,再度听到那个久违的名字,烈焰心中更是泛起惊涛骇浪起来。

叶无名······那可是老一辈之中的一个传奇。

当年,若不是发生了那件事,叶无名怕是早就是超脱他们这片地界,冲上更高的天空了······

就在烈焰心中念头闪过的时候。

封天都有些笑意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个弈倾天,和叶师弟的关系可是非比寻常啊,弈倾天是一个天生弃儿,自小就是被叶师弟捡回收养,两人关系,怕是比起亲生父子还要亲。”

“呵呵!也不知道,我那可怜的叶师弟,知道他的宝贝徒弟如今陷入生死未卜的境地之后,会做出什么骇人的事来!”

说道这里,众人面色皆是一变。

叶无名心性大变之后,作风手段与以往的温文尔雅已经截然不同,以往这些对他熟悉至极的同辈人,现在也是捉摸不透这个家伙了。

若是叶无名知道自己的唯一弟子被人逼得生死未卜,众人想想,都是有些头皮发麻。

麻烦了!

青衫飘扬,神无情眸子中微微波动,“如今看来,小天对四大宗门非但没错,反而有着救命之恩,烈阳门和天岱山的弟子,这般污蔑小天,用意何在?”

羽青阳目光中闪烁着莫名的笑意,瞬间又是恢复正常,有些不满地道:“弈倾天对我们有救命之恩,这点却是不能抹杀。”

“但是,在魔族暗杀部队到来的时候,弈倾天孤立我们天、岱、山和烈阳门,让我们两大宗门遭受重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不能因为他有功,就无视他的罪过吧!”

“嗯?”神无情眉头轻挑,淡淡道:“你是在怪罪小天救了你吗?那要不要我帮你忙,给你一个了断啊。”

“哎呀!神无情,你都是前辈级别的人物了,怎么还和娃娃们较真,青阳也只是一时口不择言而已,可不是有意的。”

王琨微微一笑,身子挡在羽青阳身前。

笑嘻嘻得看着神无情,王琨话音一转,说道,“再说,在魔族袭击四大宗门的时候,那个弈倾天居然不事先通知我们天岱山,这点做得······可真是有些不厚道,好歹我们天岱山和你们问剑宗,也算是同、气、连、枝啊!”

微微有些责怪的话语说出口,王琨的面色也是有些冷然了,心中好似搁着一根针刺一般,时不时在心上扎上一下。

问剑宗,这是不把他们天岱山,当做自己人看待了吗?

这个念头在王琨心中悄然升起,无声无息······

羽青阳目光微微瞥了瞥面色有些不好看的王琨,隐秘地和烈飞云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眼中皆是流露出诡异的笑容,不可捉摸······

神无情淡淡的瞥了王琨一眼,丝毫不搭理对方,目光一转,便是看向焦天龙三人,“你们方才说,小天挟持着魔族少主替你们引开了追兵,之后,你们怎么和焦天龙混在一起了,而小天人哪?”

见到神无情如此无视自己,王琨眼中寒光微微闪过,不发一言,继续呆头呆脑的吧啦吧啦吸着烟斗,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焦天龙三人对视了一眼。

随即,焦天龙站出身来,有些恭敬地说道:“峰座大人,我和烈飞云几人也是在追杀魔族少主的路途中遇到的,至于,弈倾天,他人,已经和魔族少主同时进入迷魂谷中,不知所踪了······”

“什么?小天进入迷魂谷了?!”神无情淡然的玉容上猛然一阵慌乱,娇躯微微颤抖起来,“你再说一遍,小天真的进入这个绝地了?!”

看着隐隐间有些发怒的神无情,焦天龙咬咬牙,应道:“弈倾天确实已经进入迷魂谷中了······”

神无情冷冷道:“是你逼他进的!”

焦天龙额头之上爆出冷汗,“那个,这件事真不能怪我,魔族少主本来已经被我们围困住,但是,弈倾天那小子,却是帮助魔女脱逃,更是残忍地斩杀了李文雨,这种背叛人族背叛同门的行为······”

“够了!”,神无情紧握着玉手,泛白的骨节青气闪烁,“所以,你就不问是非,或者根本就是公报私仇,逼得小天进入迷魂谷!真是好啊!好一个焦天龙!”

“封天都,我今天要杀焦天龙,你有意见吗?”

神无情眸子煞气闪现,冷冷看着封天都。

封天都苦笑一声,有些无奈道:“无情,你就不能给为兄一点面子吗?这件事上,天龙做得也没错啊,帮助魔族少主脱逃,这个罪名可是不小,搞不好咱们问剑宗也会被拉下水的,你就不要意气用事了!”

“好!焦天龙,今天看在封天都的面子上,我就不杀你······”

“······但是,三月为期,若是三月后,小天仍旧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你就等着抹脖子吧!”

目光一转,神无情凤目含煞,“烈飞云羽青阳,你们两人同样如此!”

冷冷地抛下几句话,神无情身影一晃,青衫划过长空,瞬间就是飘荡进入迷魂谷中,显然仍旧是抱着一丝希望,寻找着弈倾天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