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14章 空手套白狼

第一百一十四章 空手套白狼

“真的?”花弄影见弈倾天不像开玩笑,有些不确定道:“你只要我的瞬之步,就肯交换追月?”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千真万确!”,弈倾天淡淡一笑,随即摊摊手,无奈道:“不过,如果你不想换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看你的······”

话音刚落一半,花弄影便是急忙呼喝道:“换!换!傻子才不换呐!”

说着话,花弄影玉手一翻,一本薄薄的白玉书册,便是浮现在花弄影掌心中,书册封面之上瞬之步三个黑色字体,像是水流一般晃动着,显得很是灵活至极。

“嗯!”,弈倾天摸了摸鼻子,轻笑道:“好吧!看在你这么喜欢追月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和你换吧!”

弈倾天将手中的追月神弓递给花弄影,顺手接过花弄影手中的白玉书册。

花弄影赶忙接过追月,玉手不停地在弓身之上不停抚摸着,美眸之中的雀跃之色,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啧啧!真是不错啊!炼制神弓的材料不说乃是绝顶的,光是炼制这张神弓的锻造师,也看得出算是一个大师,真是大手笔啊!”

弈倾天心中有些好笑地瞥了花弄影一眼,心中暗道:不知道她知道了真相,会不会砍死我,嗯!要不要告诉她呐?

玩弄了一番手中追月,花弄影目光转向弈倾天,微微晕红的俏脸之上喜色残留着,不肯褪去。

“弈倾天,那个······”,花弄影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弈倾天。

显然,以着一门瞬之步就换取这种等级的神弓,花弄影心中也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弈倾天的。

弈倾天心中了然,虽是暗暗发笑,面上却是一派正经,轻笑道:“你不用不好意思,东西的价值对于不同人来说,衡量标准也是不同。在我心中,这瞬之步比起追月神弓,价值要高上许多了,所以,你不用介怀。”

花弄影目光定定地看了看弈倾天。

随即单手一翻,又是拿出一本白玉书册来,花弄影笑道:“的确如此,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亏欠你,这样吧······这里还有一门武学,名叫瞬流剑,算是和瞬之步配套的一门攻击武学,现在也一并送给你吧!”

弈倾天目光微微一闪,摸了摸鼻子,笑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拳拳盛意,那我就不拒绝了!”

伸手接过花弄影手中的书册,弈倾天单手一翻,便是将两本书册收进虚空戒之中。

目光闪了闪,弈倾天忽然轻笑道:“花弄影,我想告诉你一个事实,要不要听?”

“嗯?什么事实?”,花弄影眼光忽闪忽闪得看着弈倾天,心中猛然升起一阵不妙得感觉来,好像自己上当了······

弈倾天嘴角忽的划出一个弧度,戏虐地笑道:“那个,我可以说,这追月神弓,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吗?就算你不拿武学来交换,我也是会无偿赠送给你的,怎么样?”

花弄影嘴角微微抽搐,心中的不妙之感越来越是强烈,“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弈倾天捏了捏眉心,轻笑道:“之前在迷魂谷之中,这位前辈就是和我说过,逐日追月两张神弓,我若是能够收服,只能取其一,另一张神弓,她已经说了让我送给你,我也答应了,

言必信行必果,我答应了的事,自然就是会做到,所以说这张追月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随着弈倾天话音的落下,花弄影粉脸已经煞气密布了,咬牙切齿得瞪着弈倾天,“弈倾天,你做得真好啊!我说······你丫的,怎么一下子就是变得这么大方,而且还是、还是对我这么大方,

原来,你丫的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拿我的东西来换我的东西,还让我白白感动了一番,你真是······好得很啊!”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红,随即却是坦然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刚才可是一直就是我在拼死拼活,血都是吐了几碗了,在你这里取点报酬,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应该的事情嘛!做人别太小气嘛!”

花弄影柳眉一竖,“不要和我说话!我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弈倾天一笑而过,这点小事,花弄影还不至于和他闹翻。

只是对于心高气傲的她来说,被弈倾天又坑了一次,花弄影心中郁闷,有些接受不了而已。

虽然,弈倾天也是被她坑过几次。

目光盯视着手中的逐日,弈倾天嘴角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指尖轻划,一缕血色闪过,一滴血珠悬浮在半空之中。

弈倾天十指掐诀,瞬时,道道光泽从弈倾天手中飞射而出,流光溢彩,化作片片蝴蝶一般,飞舞映入血珠之中。

最后,化作一个诡异的符文,密布在芥子般大小的血珠之中,闪烁着烈焰般的光芒。

见到这一幕,弈倾天心中一喜。

手中印诀收起,单手一拍,霎时,血珠便是激射到逐日弓身上,一个闪烁便是没入弓身之中,不见了踪迹。

一种若有若无的血脉相连的感觉从逐日上波动开来,荡漾在弈倾天心中,同时,一缕信息也是忽的闪现在弈倾天脑海中。

“现在算是初步炼化逐日了,以后随着修为增长,才能慢慢彻底炼化这张神弓,不过现在也算是很好了······”

弈倾天微微笑看着手掌长弓,心念一动,逐日神弓一阵变幻,像是烈焰一般渐渐扭曲开来,如同融化的金属一般,变成一滩岩浆一般漂浮在空中。

随着弈倾天心中的不停勾勒,一把古朴的长剑,便是渐渐浮现在长空之中。

剑身上下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微微泛着火气的剑身内部好似流淌着火热的岩浆一般,流转之间,煞是绚丽。

弈倾天有些满意地看着变化而出的逐日,心念一动,便是收起长剑。

目光转向花弄影,弈倾天目光不由微微一闪。

只见,花弄影手中的追月神弓,此刻也是化作一把纤细秀气的女式长剑,泛着蓝芒的剑身,配合着时不时溢出的寒气,丝毫就是不弱于弈倾天的追日。

百无聊赖的花弄影,好似才发现弈倾天一般,得意地看着弈倾天,花弄影调侃笑道:“哎呀!弈弟弟,你到现在才炼化完啊?姐姐还以为你眨眼之间就是能炼化结束呐,

毕竟,你可是和这位前辈一样,是天上皓月一般的天才,姐姐只是映衬的繁星而已,怎么?姐姐这个繁星都是早早结束炼化了,你这个明月当空的大天才,怎么到现在才结束炼化啊!”

弈倾天微微一笑,知道花弄影心中还是有些不爽,此刻只是在发泄而已,也就懒得理她。

就在此时,一道有些调皮的笑声,却是无端的响起,让得弈倾天花弄影两人脸色一变。

“你这个女娃娃,怎的这般记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