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17章 传承,承诺

第一百一十七章 传承,承诺

弈倾天有些郁闷地摸了摸脑瓜子,有些无奈地道:“还请前辈解释一番。”

女子伸手指了指,仍旧浮在半空中的三色相思错,说道:“这相思错呈现三色,难道你就不疑问为什么会有三色吗?虽然,这点和你······”

“咳咳!”,弈倾天猛然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女子的话音。

眼角余光微微瞥了一旁面色没有变化的花弄影一眼,弈倾天接着说道:“前辈,这三色花,难道还有着不同的功用?”

看到弈倾天有些责怪的目光,女子目光转了转,笑道:“这三色花,都是针对灵魂之用,黑色花朵,乃是吞噬吸收之用,紫色花朵,乃是炼魂凝练之用,青色花朵,乃是滋魂养魄之用,

你只要将叶无名的情魂,收摄到这青色花朵之中,自然就是能够护住他的情魂不灭。”

闻言,弈倾天眉头不由一挑,脸上忽然现出不可捉摸的笑容,淡淡笑道:“这三色花,居然还有三种不同的效用······”

单手轻移,弈倾天将空中的相思错收摄到掌心之上。

心念一动,青色花朵之上便是飘荡而出一根青色细丝,蔓延连接到叶无名的情魂之上。

瞬间,叶无名的情魂便是化作一道流光,被吸进青色花朵之中,随即,相思错便是被弈倾天收入识海之中。

女子静静地看着弈倾天做完这件事,随即轻笑道:“这第一件事算是完了,现在,我就来说第二件事,你能够通过我的第二关考验,现在,自然就是能够获得我的真正传承,我现在就传你两门衍术。”

话音未落,女子纤纤玉指轻轻点出,落在弈倾天眉心。

瞬间,一股庞大的信息化作急流,不断涌进弈倾天脑海中,最后化作一个七色圆球,浮现在弈倾天识海之中。

做完这一切,女子的身影猛然显得更加虚幻了几分,摇摇欲坠,好似随时都是会消散开来一般,

弈倾天微微回过神来,看着女子这般模样,有些担忧的上前来。

女子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我传给你的,乃是我毕生最为得意的两门衍术绝学,这两门衍术博大精深,你一时间怕是也接受领悟不了,

所以,我将起封印起来,化作一个记忆球,存在你脑海中,这个记忆球,随着你的衍道修为提升,会逐渐溶解开来,到时候,你自然就是能够获得相应的一些感悟,

切记,衍道一途,不可贪心躁进,否则,灵魂受损,轻者记忆混乱,重者魂飞魄散!”

弈倾天面色一凛,应道:“前辈放心,晚辈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前辈,你······”

“呵呵!”,女子再度摆摆手,有些凄凉地笑道:“娃娃,老身这一辈子,到的今天,才算是真正被人关心了一回,

以往,身边众人对我极尽阿谀奉承,不是畏惧我的身份,就是忌惮我的实力,或者别有所图,就算是师父,她费尽心机培养我,也只是为了我能成为宗门的守护神,我是不是很可怜啊?”

弈倾天看着突然面露感伤之色的女子,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

这位前辈虽然修为通天,但是到头来,却是被自己深爱的男子在背后捅了一刀,这位前辈虽然苟延残喘活到现在,怕是和叶无名一般,心早就是死了。

她能够撑到现在,怕是也只是为了能够将她一身所学传承下去,证明她在这个世界存在过的痕迹,仅此而已······

女子眼中流露出感伤回忆之色,轻声笑道:“当年,我逃出来后,心中只有无尽的恨意,发誓杀尽天下负心之人,我费尽心力构建了迷魂谷,吸引着天下负心人来此······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心中的恨意却是越来越少了,最后,对那些负心人,我心中除了可怜他们,也只有替他们感到可悲了,

他们这些人,一生注定就是得不到真爱的,这样的人难道不可怜吗?”

弈倾天只有默然。

女子笑了笑,有些歉意地看着弈倾天,道:“娃娃,我有些对不住你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弈倾天看了看对方,淡笑道:“前辈所指,是不是替我找了一个庞大的势力做对手。”

“呃?你知道?”,女子显然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能够猜到这件事,不由有些错愕地问道。

弈倾天坦然一笑道:“在相思错引出天桥天梯出现的那时候,我就是已经有所猜测了,

前辈这样的一个衍武双修的天才人物,想来,应该不是孤家寡人般的存在,前辈的背后,肯定有着一个庞大的势力,

而当年负了前辈的那位男子,既然能够得到前辈的认可,想来,应该也是得到前辈背后势力的认可了,

这样一来,我学了前辈的衍术,我识海中的相思错,更是蕴含着前辈毕生的灵魂之力,前辈的气息,我这辈子算是沾染定了,

等我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自然就是能够遭遇到前辈背后势力之人,那时候,一旦被人察觉我是前辈的传人,怕是接下来,我就得面对无尽的追杀了吧!

其中,负了前辈的那位男子,肯定是不会放过我的,而前辈身后的势力,更是可能为了遮掩这段算是羞辱的往事,而要灭我这个知情者的口,这个未知的大敌可是不小啊!”

听着弈倾天一步一步的推测,女子面上逐渐升起恍然的笑意,最后,眼神定定地注视着弈倾天,开口道:“的确如此,那、那你恨我吗?”

“恨你?为什么要恨你?”,弈倾天淡淡一笑,嘴角挑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坦然道:“做人嘛!有付出才会有回报,

不劳而获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晚辈可是没那个指望,在接受前辈的传承的时候,我就是已经有着替自己找上一个大敌的打算,也当是激励自己进步的一个手段吧。”

目光一转,弈倾天眼中突然流露出森然的杀机,寒声道:“而且,就算是他们不找我,那个胆敢负了前辈,害的前辈,落得如此凄惨下场的负心汉,早晚一日,晚辈也是一定会拿他的项上人头来祭奠前辈的。”

森冷的杀机四散开来,女子却是犹如置身阳光之下一般,一片温暖!

“谢谢······谢谢你了,娃娃!”

温暖的气息散开,女子的残影笑看着弈倾天,随即化作漫天的星光碎片,飘散在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