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120章 一剑

第一百二十章 一剑

雪花纷飞,犹如飘絮一般,纷纷扬扬倾洒而下,天地之间皆是银装素裹,一片苍茫之色。

“呵!原来······已经到了冬天啦!”

秋去冬来,一片雪白的大地之上,弈倾天脚步轻轻踏在雪地之上,咯吱咯吱的声音,让得弈倾天心中微微泛起一丝波动。

花弄影美眸微眯着,看着眼前一片雪色,有些感慨的轻笑道:“时间过得真快,没想到,你只是领悟一个传承,居然就是花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弈倾天微微一笑,突然问道:“花弄影,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花弄影神色微微一愣,随即轻笑道:“当然可以!”

弈倾天目光微微闪了闪,笑道:“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多大岁数了呐!不知弄影姑娘可不可以告知小生你的芳龄?”

方才,弈倾天拉着花弄影出来的时候,已经有意识的替花弄影捏过骨了。

此刻,问出这话,也不过是为了确定一番而已。

“嗯?”,花弄影目光转过,看向弈倾天,睫毛扑闪扑闪着。

弈倾天坦然地对视着花弄影,眼中古井不波。

“咯咯!”,抿嘴一笑,花弄影恢复了往常的作风,娇媚一笑道:“弈弟弟,难道你不知道,随意地问女孩子的年龄,这可是很不礼貌的,你这般大咧咧地问我,这好吗?

还是说······弈弟弟,你想娶我来着,提前了解一下姐姐的生辰八字?”

弈倾天淡淡一笑,“你想歪了,我只是有一个疑问而已,你好歹也是魔族的少主,说你是天之骄女也是不为过的,而我,也能感受到你的武道天赋,绝对是惊艳绝伦的,

可是,你的这一切优势,好似和你的修为有些不搭配啊!”

花弄影的确切修为,弈倾天虽然不怎么确定,但是,若是说先前花弄影的修为,还能比得上弈倾天的话。

那么,经过几次提升,现在修为已经达到先天七重天的弈倾天,在修为上,绝对是已经将花弄影甩开了。

这可是有些不正常!

要知道,弈倾天满打满算,真正修炼的时间,也才只有半年时间而已,这半年的时间,弈倾天就是从毫无修为的一个废物,达到现在的先天七重天的一个小高手境界。

比之弈倾天,花弄影修炼的时间只会更长,资源更加丰富,天赋也是丝毫不低于弈倾天。

可是弈倾天半年时间就是完成了这般蜕变,花弄影的修为却是比他低,这个疑问,一直就是逗留在弈倾天心中。

这次分别在即,弈倾天心中忽然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花弄影面色微微僵硬,显然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会问这个问题,玉容之上微微迟疑,花弄影樱唇微动。

刚要说话,咻咻声便是接连响起,带起道道破风声。

随即,纯净一片如洗的天空,便是瞬间被遮天掩日的黑色掩盖住,点点猩红的血光,在黑雾中沉浮。

庞大的魔蝠群,瞬间就是将弈倾天两人包围住!

“少主,你没事吧!属下来迟了!”

伴随着一道有些急切的声音,展开巨大翼膜,腾飞而来的蝠王,瞬间就是浮现在弈倾天花弄影两人的天空之上。

同时,弈倾天的面容,瞬间就是映入蝠王眼中。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对于这个当初狠狠的坑过他的小子,蝠王可是一直就是咬牙切齿,时刻恨不得吃了他的。

被弈倾天活埋的那段经历,可谓是他一生之中,最为耻辱的一段经历。

“小子!居然是你!?老夫今天就要活活剐了你!”

此刻,再度见到弈倾天的身影,一股怒气猛然涌上大脑,蝠王招呼都是不打一个,翼膜震动,一个急速的俯冲,便是悍然向着弈倾天扑杀而来。

弈倾天眸子中闪烁着寒光,右手擎出背后长剑,脚下一个急冲,不退反进,迎向蝠王。

“瞬之步!”

白影急速一闪,在蝠王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剑器带起凛然的杀机,一道锋锐的光华,已然切割在蝠王的脖子上。

森冷的杀机,像是冰冷的针刺一般,狠狠扎在蝠王脖子之上。

心中寒意猛然升起,蝠王一声大喝,脖子上闪过一圈黑红色的罡气光圈。

铿锵有力的金属交击声随即猛然响起,带出璀璨绚丽的火花!

弈倾天手中长剑萦绕着转轮之力,压迫着蝠王的脖子,狠狠的划拉而过,最后,剑尖带出一缕淡淡的血花,飘洒而出。

“唉!即便是用上了转轮手的力量,但是,普通的剑器,还是对他们这些真罡强者,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方才若是用上逐日剑的话,这一下,即便不能割了这蝠王的头颅,也能让他身受重伤吧!”

与蝠王错身而过,弈倾天有些可惜的叹道,现在却是不适合再度袭杀回去。

一来,蝠王已经有了防备,弈倾天的元气虽然能够克制魔族,但是修为差距太大,弈倾天即便能够打败对方,那也不是一招一式之间就能完成的。

二来,蝠王有着飞翔的能力,弈倾天修为还未达到真灵之境,还不能飞行,这一点上要吃亏,蝠王若想跑,弈倾天也是拦不住对方的。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花弄影还在场,弈倾天要杀蝠王,最为蝠王的少主,花弄影一定会插手,而,弈倾天没把握······能稳赢花弄影······

“花弄影妹、妹!记得以后要是再见到我,可要叫我弈哥哥,而不是弈弟弟了,你这个只、有、十、五、岁、的、黄、毛、丫、头、片、子,再见了!”

心中恶趣味升起,弈倾天大笑一声。

一人一剑,带着璀璨的剑芒,瞬息间就是破开魔蝠群,白影在雪地之上踏雪无痕,几个闪烁,便是渐行渐远,消失在花弄影的视线中······

耳中回荡着弈倾天有些戏虐的笑声,花弄影玉容之上,不由泛起一丝娇媚的晕红之色,心中暗骂道:混蛋!居然敢叫我黄毛丫头片子!弈倾天,下次再见到你,我一定要狠狠教训你一顿。

想起先前弈倾天主动拉着她手,花弄影现在哪里还不清楚,弈倾天根本就是为了替自己摸骨,探一探自己的年龄。

虽然,其中可能也有担心她在传送阵受到伤害的一丝成分······

“怎么可能?!这个渣渣怎么能够伤到我?!”,伸手摸着脖子,温暖的感觉渗透到掌心,蝠王感受着脖子之上残留的锋锐剑气,不可置信的大声吼道。

血肉绽放的狰狞伤口,被寒风一吹,带起阵阵的刺疼,勾起蝠王心中久违的死亡触觉!

想起弈倾天刚才鬼魅急速的身法,蝠王心中再度一惊。

弈倾天这小子刚刚使出的身法,难道是瞬之步?

他怎么会瞬之步?难道······

而且,这小子的修为,怎么提升的这么快?

先前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先天一重天的渣渣,三月不见,他的修为,居然已经达到先天七重天了,他到底得到了何等的机遇?

不屑的瞥着愣神的蝠王,花弄影一摆手,冷冷道:“瞎叫唤什么!”

蝠王从愣神中回过神来,赶忙弓着身,恭敬地道:“少主,您失踪的这段时间,君王大人可是担心死了。”

“是吗?”,花弄影美眸向着弈倾天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冷冷道:“回去吧!看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计划执行的怎么样了······”